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24章 建議與抉擇
  “這個嘛……不知林二哥又是什么意見呢?”熊戰并沒有一口應下夏木靑的提議,而是猶豫著轉問林峰。

  林峰聞言,先是一怔,隨即清了清嗓子,說道:“既是已經摸清了對方虛實,且木青會長又為我們這一方提供了大批量的瘋魔丹,想來也是時候跟他們來一場生死決戰了,不過……”

  “不過什么?林二當家。”夏木靑抬了抬眼皮,笑看林峰。

  林峰很是不自然的梗了梗脖子,“不過嘛,我們這次帶來的兵馬也已基本耗盡,接下來是不是也該輪到木青會長和海棠姑娘出一出力了呢。如果二位也肯出全力的話,估計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時辰,我們就可以凱旋而歸。”

  “好!我們這邊沒問題!”

  還沒等夏木靑接茬,忽有一女子搶先開了口。

  話畢,隨手扯下蒙在臉上的面巾,露出一張姣好的容顏。

  不是花海棠又是誰!

  “呵呵,既然是海棠姑娘都發話了,那我們這邊自然也是沒問題的。”

  跟著,夏木靑笑呵呵地又補上一句,而那一雙色瞇瞇的眼睛,卻是自始至終都在端詳著另一匹馬背上的蒙面女子。

  只是,那蒙面女子卻好似很厭惡他這副自大狂妄而又故作清高的紈绔嘴臉,旋即一勒馬韁,便是一人一馬率先沖向陣前。

  見狀,花海棠也只是回以夏木靑一個假惺惺的微笑,緊隨其后也率領本部人馬沖將出去。

  待那一路風塵消散過后,夏木靑有些嫌棄的用一只手掌在自己口鼻間扇了扇,偏頭跟林峰和熊戰低聲耳語了幾句,卻見林峰和熊戰二人的臉色瞬間大變,而后也是很自覺地分頭帶隊,率領著所有剩余殘部發起沖鋒。

  這時,夏木靑綻放在臉上的笑容不禁是越發燦爛了,而追隨在其身后的二人,則也是各自亮出真容。

  正是夏夜與夏安。

  夏夜對此倒是沒多問什么,但夏安可就沒他這般沉得住氣了,當即便有些好奇地問道:“木青,適才你都和他倆說了什么?看他二人的反應,似乎都對你說過的話很忌憚啊。”

  夏木靑也不藏著掖著,便如實相告,“其實也沒說什么,只不過是拆穿了他二人的虛假身份而已。”

  “拆穿了他二人的虛假身份?”

  這下,不僅僅是夏安感到迷茫,就連夏夜也是一頭霧水。

  “不錯!正是拆穿了他二人的虛假身份。”

  夏木靑信誓旦旦的說著,“一個人的容貌或許可以發生改變,但性格跟秉性,卻是絕不會變的。打從我們離開海沙幫營地之時,我的直覺就告訴我,這二人有問題,后又經過這一路上的觀察和試探,也讓我越來越肯定了這一直覺。之所以并未急于拆穿他二人,只因時機還尚未成熟,不過現在嘛,倒是不必再陪他們演下去了。”

  “哦?那要是照你這么說,那個肖老大打從一開始就是在同我們虛與委蛇嘍?”夏安略一思忖,再次發問。

  夏木靑點頭,笑道:“呵呵,自古真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既是他們不仁在先,還有什么精誠合作可談。所以,我方才便跟他二位說,如若他們這兩個冒名頂替的家伙不主動一點發起沖鋒,那可就休要怪我們青幫兄弟們臨陣脫逃,日后,即便是肖老大怪罪下來,想必也怪罪不到我們頭上吧?結果……”

  話到此處,還沒等夏木靑把話說完,夏安便是急切地搶過了話頭,“結果,他們就只能是灰溜溜地妥協了唄!哈哈哈,木青啊木青,你這一招將計就計,用的可實在是高明至極啊!”

  “呵呵,過獎了。”

  一直以來,夏木靑都對自己的智慧跟謀略自詡高人一等,這會兒又得到了好兄弟的贊許,自然是心情大好。

  不過偏生就在這時,夏夜卻是掃了他的興,“木青啊,如此一來,你可有考慮過肖老大究竟是何意圖?”

  “他究竟是何意圖,這對我們重要么?”夏木靑臉色一沉,反問夏夜。

  夏夜想了想,不卑不亢的回道:“如果是肖老大打算坐山觀虎斗、坐收漁翁之利,那我們接下來又當作何打算呢。若我們就這么公然違背盟約,任憑海沙幫和花海棠的人馬沖鋒陷陣去送死,回頭就算是肖老大說不出什么,可花海棠那一邊,我們總是要給出個解釋的吧。再者,若真如你之前預料的一般,方子墨和金石正躲在暗處,隨時準備伺機而動,那我們這一方的贏面可并不大啊。到時候,萬一真要是暴露了我們的身份,待到回去以后,可不僅僅是你一人要受到門規嚴懲,甚至就連整個青幫的兄弟們都要跟著受到牽連。木青!你這一回玩的可是有點太大啦,可一定要做好通盤考慮啊。”

  “阿安,你覺得呢?”

  在聽過夏夜的一番見地后,夏木靑似是聽到了什么有意思的趣事,竟忽然笑了。

  而夏安則是想也不想的給出了自己的建議,“要是依我看來呀,目前我們都已經走到這一步,難道還有后退的余地么?莫不如所幸就玩一次大的!真要是方子墨和金石也敢自討沒趣地來橫插一杠,大不了連他們也一塊都給做了,屆時,昆侖四杰也就只剩下木青這一位,日后,何愁宗門那些個老頑固對木青不器重。”

  “阿安!你……”

  在聽了夏安的這一番無腦進言,夏夜著實是被氣得不輕。

  可卻讓他萬沒想到,就連遇事向來沉穩的夏木靑竟也跟著犯起了糊涂,“阿夜,雖說阿安的建議確實是有些莽撞跟沖動,不過我倒是覺得,咱們未嘗不可一試。”

  “木青!”

  夏夜本欲及時糾正這一瘋狂念頭的滋生,結果卻被夏木靑再次打斷了他后面要說的話,“阿夜,正所謂無毒不丈夫,我輩修行中人要想出人頭地,非但要擁有大機緣和大氣運,還需要靠我們自己去爭取、去拼搏,你二位可都是我夏木靑最信得過的好兄弟,難道就不希望陪我一起去見證未來的輝煌么?!”

  聞言,夏安看向他的眼神是愈發炙熱了,而夏夜看向他的眼神中,雖也充斥著些許對未來的憧憬,但更多的,卻是無奈跟擔憂。

  要說夏木靑是個胸懷大志之人,他二位都是知道的。

  可讓他二位都沒想到的是,自己這位好兄弟竟如此充滿野心,且這么快就要付之于行動。

  須知,方子墨、金石和珈藍可都是跟他一樣、頭頂著榮耀光環的昆侖四杰之一,倘若這三位率領的墨幫、石幫和珈藍會精英也都參與進來,到時候,姑且不把瘋魔巨人一方的戰力計算在內,恐也沒幾分勝算吧?

  那么,他的底氣又是從何而來呢?

  “木青,可否跟我們說一下你的詳細計劃?”

  夏夜沉默了半晌,終是沒能忍住心中憂慮,問出了這么一句。

  而夏木靑卻只是回以他一個自信的微笑,便把目光投向了陣前遠方。

  倒不是信不過這兩位同自己打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只因這本以為毫無懸念的戰局,竟又在這個時候掀起了新一輪風波。

  那是一陣陣頗為熟悉的箭雨,精準度極高,且殺傷力極強,落地之后,霎時間崩裂出大面積的灼燒火焰,僅僅只是幾個照面的功夫,便已令得己方傷亡慘重,哀嚎聲四起。

  “那是……”

  夏木靑掛在面龐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狠厲之色。

  不錯,那正是財神幫和山河會從象城內雇傭來的十六名神射手射出的箭雨。

  除此之外,由珈藍、方子墨和金石率領的本公會精英也加入了戰斗,這才導致原本勝利在望的大好局面發生了大逆轉。

  饒是那些個不畏生死的馬前卒,一個個都已服用過‘瘋魔丹’,戰斗力徒增了數倍不止,可在這樣一股恐怖力量的沖擊下,仍是興不起多大風浪來,就如同是一根根脆弱的稻草,被無情地收割著生命。

  “木青,你真的已經做好準備與他們一戰了么?!”

  望著遠方陣前突如其來上演的大逆轉,夏夜握了握拳頭,給出了最后提醒。

  卻見夏木靑微瞇起雙眼,只留下一句‘青幫的兄弟們就交給你們倆了’,便飛身而起,直沖陣前,那一副盛氣凌人的氣勢,就連夏夜和夏安都是第一次見到,不禁把他二人都給震住了。

  僅憑一己之力,竟要去迎戰昆侖四杰中的三位,這又是何等的自信!

  莫非,他們這位好兄弟的修為已然突破到元嬰境?

  還是……保留了其他什么后手呢?

  便在他二人妄自出神之時,夏木靑已然是現身在遠方陣前。

  他手持一把上品靈劍,長發飄逸,氣質冷峻,宛若一位絕世強者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卑微眾生。

  旋即,珈藍、方子墨和金石也都是紛紛從各自陣營中緩緩升空。

  四人四劍對峙當空,盡管還尚未交手,但從他們各自面龐上的凝重神情來看,便足以看得出,他們對這一戰都是極為重視、不容有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