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18章 人性的考驗
  “怎么!你小子這是后悔了?還是被嚇傻了?之前不是還挺囂張的么!”

  肖劍似是對接下來這場毫無懸念地戰斗根本沒放在心上,高高在上的姿態也尤為狂妄自大,“小子,可別說我沒給過你機會,就沖著你小子有種敢來偷營的這份魄力,不妨考慮加入海沙幫,如何?日后跟著我們吃香的、喝辣的,豈不快哉!”

  “哦?肖老大既然如此看重我,不妨將你的位置讓出來,日后就由我來統領這海沙幫的兄弟們,怎樣?”

  突然,看似正在思考事情中的楊洛終于開口,不過他這話里話外的意思,卻怎么都讓人聽不出是在服軟,反倒更像是對某人奚落、嘲諷自己的一種回應跟發聲。

  而在聽了他的這一番話后,肖劍不由是頓時火冒三丈,干脆也不再假裝仁義的偽裝下去,當即便對林峰和熊戰以及身后那雙頭火靈蛇下達了指令,“立刻送他們上路!”

  有了這頭堪堪完成二次進化的雙頭火靈蛇助陣,林峰和熊戰的信心也可謂是大增。

  隨著肖劍的一聲令下,他二人也不作何猶豫,直接是沖向了楊洛。

  而那頭雙頭火靈蛇,盡管在反應上稍稍遲緩一些,但其動作卻是相當敏捷,雙頭同時吐了吐鮮紅的信子,而后也是一個俯沖,直奔楊洛兜頭咬下,其速度之快,甚至還要比林峰和熊戰二人的攻勢后發先至。

  可就在下一刻,竟然發生了詭異一幕。

  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原以為即將會上演的一場無情廝殺卻并沒有上演。

  雙頭火靈蛇、林峰和熊戰以及楊洛身邊的兩位幫手,竟在一瞬間全都憑空消失不見,就只剩下目瞪口呆的肖劍和一臉冷笑的楊洛。

  “這……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劍發呆了半晌,才向楊洛開口詢問,那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充分暴露出了他此刻內心受到的沖擊有多么巨大。

  而楊洛卻是學著林峰適才的口吻,只向他回了句,‘你想知道的未免也太多了!’便是一步步向其逼近,那一副鎮定自若的神態,就仿佛吃定了對手一般,讓得修為本要高過楊洛的肖劍也不由是心生膽怯之意。

  而就在肖劍轉身欲逃之際,卻發現身體已然被一股神識鎖定,然后就只覺得眼前一花,整個人就已出現在一座依山傍水的院落內。

  “小子,你這又是用的什么邪魔外道?!”

  他先是撕心裂肺的沖著楊洛的背影嘶吼了一聲,跟著才神情一滯,發現了當空正在激戰的三頭妖獸。

  其中一頭,可不正是雙頭火靈蛇。

  至于另外兩頭,一頭也是威風凜凜的蛇類妖獸,一頭竟是渾身繚繞著炙熱火焰的神鳥鳳凰,想來應該就是他之前見過的小男孩和那少女吧。

  與此同時,他的眼角余光也發現了跟自己一樣、都被定身在原地一動不能動的林峰和熊戰,直到此時此刻,才讓他后知后覺,這個少年深藏不露的后手竟有如此強大與可怕!

  且不說這兩頭可以隨意幻化成人形并已修煉出妖域空間的極品妖獸有多么難得,單是站在那小子身邊、仙風道骨的老者,估摸著就是一位極其恐怖的存在。不然,憑借自己三弟熊戰的修為,又怎會也被定身在此,無法動彈分毫?

  能將一位金丹境修為的修士控制在股掌之間,那又將是一位多么恐怖的至強者才能做到?

  想一想就不免令人心悸!

  再看向半空中基本已接近尾聲的妖獸大戰,他的一顆心也不由是徹底涼透了。

  本以為己方的雙頭火靈蛇已然達到相當于人類修士元嬰境初期修為的實力,在戰力上,必定不是一般妖獸能與之匹敵,可卻不成想,當下竟然同時遇上兩頭極品妖獸,尤其是那一頭鳳凰神鳥,與生俱來就對蛇類有著一定克制與壓制的優勢,而今,再加上另一頭靈蛇王的助戰,簡直就是讓得己方的雙頭火靈蛇完全喪失了戰斗信心,只有苦苦支撐的份。

  對于任何一頭妖獸而言,能在叢林法則中活下來,才是它們唯一信奉的生存之道。

  而且,它們往往對于敵我雙方的優勢與劣勢也是極為敏感,一旦在交戰中落了下風,或是遇到了戰力強過自己的對手,立刻就會生出逃走的念頭,絕不會戀戰,除非是遇到了某種極特殊情況,才會非得拼個你死我活不可,就像現在一樣。

  其實呢,當雙頭火靈蛇意識到對方竟有兩頭戰力不弱于自己的同類向自己發動攻勢時,原本也沒打算戀戰,怎奈對方釋放出的妖域空間卻是相當難纏。

  其中一頭以毒瘴來遮蔽視覺,并以毒素來麻痹感知,對此,同為蛇類的它雖是不懼,但也在或閃避、或出擊的動作上受到了不小阻礙。

  而另一頭,則是以縱橫交錯的火網來攻向自己。

  起初時,它本以為同修火屬性的自己應當可以從容面對這張火網,可在經過幾次嘗試后,卻是落得個遍體鱗傷。

  那一道道看似沒什么威力的火線,竟然并非是認知中的凡火,而是隱藏了無形而又霸道的灼燒力道,另外,那一張火網鋪開得也是越來越大,到最后甚至已是連成了一片汪洋火海。

  漸漸地,接連遭受重創的它也已隱隱意識到,自己恐要在今天這場交戰中有性命之憂。

  雖說它的求生欲望很強,拼盡了全力想要為自己撕開一條生的出口,可奈何今兒遇到的對手實在是太過難纏,就好像跟自己有世仇一般,非要將其置于死地不可。

  待到后來,它的神志也已在不知不覺地消耗中模糊不清,遭受的重創也一次次越來越頻繁,維持現狀都已是奢望,就更不要想著絕地逢生了。

  最后,它只覺得自己的腦袋猛然遭到一記重創,跟著所有意識和思維似乎全都被這一下給抽空,再后面發生的事,它也就什么都不記得了。

  至于再后面發生的事,其實也無非就是被蛇小寶施以手段給鎮壓、帶走了唄!

  “哎!本以為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沒想到竟這么毫無懸念的就結束了。”

  望著蛇小寶和黑鴉大獲全勝后遠遠離去的背影,楊洛有些意猶未盡地感嘆了這么一句,隨即才徑自向著被定在當院、猶如三根木樁般的肖劍、林峰、熊戰三人走去。

  藥康并沒有轉過身來,也沒有離去的意思,就那么背負著雙手,以一副世外高人的偉岸身姿佇立在那里。

  這不禁讓得楊洛的底氣更充足了許多。

  眼下,他即將要面對的可是兇名在外、實力彪悍的三位悍匪,尤其熊戰的一身修為,甚至有可能已然達到金丹境中期或后期,連珈藍與其硬拼一記,都受了不輕的內傷,這要是沒有大師兄在一旁為自己護法,還真是有些危險呢。

  “前輩,敢問這位前輩,不知可是晚輩三人何時做過什么讓您不滿意的事?或是沖撞過您?還請前輩寬宏大量,給我們兄弟三人指引一條生路啊。”

  在經過一番自認為縝密的思忖后,肖劍仍是認為眼下這位仙風道骨的老人家才是擁有絕對話語權的存在,只要自己能憑借三寸不爛之色將其說服,那這個楊洛也必然會聽之任之。

  只可惜他千算萬算,卻還是算漏了一點,這位老人家跟楊洛之間又是什么關系呢?

  見藥康遲遲都沒給出回應,肖劍懸著的一顆心不由是有些慌了,本欲再次開口說些什么,卻見楊洛已來到自己三人近前,然后沖著自己露出一個很勉強的微笑,說道:“肖老大,其實有些事跟我談也是一樣的。”

  肖劍微微一怔,似是對楊洛露出的笑容感到有些恐懼,又似是對楊洛肯以這么平易近人的態度跟自己談條件感到很意外,但在經過短暫的遲疑后,他還是抱有幾分幻想的問了句,“你……你又打算如何才肯放過我們?”

  “當然是等價交換嘍。”

  楊洛笑得更燦爛了,“據我說知,在你們手中珍藏有一件天地至寶,名曰肉靈芝,哦對了,好像也俗稱為太歲,只要你們有誰肯愿意交出此物,或可保住你們其中一人的性命。”

  “若是交出此物,就只能保住我們中一人的性命么?”

  肖劍直視著楊洛,言語間似是存有討價還價的嫌疑。

  不過呢,楊洛卻是將這一嫌疑直接扼殺在搖籃之中,“怎么!你這是想要跟我討價還價?可別怪我沒給過你機會!”

  見肖劍仍是有些猶豫不決,跟著他又惺惺作態地補上一劑猛藥,“罷了罷了,就知道你們三兄弟是一條心的,江湖中行走,講的就是義氣二字嘛,兄弟一場,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的,我又何必枉做小人,拆散你們兄弟間的這份深情大義呢。”

  說完,便從乾坤袋中取出一把鋒利的法劍,想也不想的刺向肖劍胸膛。

  “等等!先等等!”

  肖劍頓時被嚇得臉色一片慘白,連忙叫停。

  “怎么?莫非你這么快又改變主意啦?”楊洛略帶幾許戲謔地問他。

  肖劍連忙點頭,正色道:“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既然小兄弟肯給機會,我肖劍又怎會不識抬舉呢。”

  “哦?那這么說來,你是愿意交出肉靈芝嘍?”

  “嗯嗯嗯,我愿意!”

  楊洛挑了挑眉毛,隨即又一臉輕松地問他,“可是讓我很好奇地是,你又打算以此物來保住你們三人中誰的性命呢?”

  這個問題可是很具有考驗性,考驗的既是生死,也是人性。

  而此時的林峰和熊戰盡管什么都沒說,但從各自神情間也能隱約看得出,他二人對肖劍接下來的回答還都是很在意的。

  只不過往往在有些時候,人性就是如此現實,當面對切身利益得失時,興許還會選擇退讓,但在面對生死存亡時,卻只能是做出自私的選擇了。

  畢竟,生命就只有一次,要是連命都沒了,還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呢?

  臉面、羞恥、仁義、金錢、美女等等,只要還能活著,所有這一切身外之物,或許還都有希望失而復得吧!

  “我選擇……我自己!”

  當即,肖劍幾乎是不加任何思考的給出答案。

  在生與死的選擇前,他終究是沒能經得起人性的考驗。

  而林峰和熊戰在聽了他給出的這個答案之后,倒也并沒有表現出多么傷感、失望、憤怒亦或是不甘等負面情緒,恰恰相反,他二人始終緊鎖的眉頭反而是一下舒展開來,就仿佛徹底釋然一般。

  在這一刻,他們似乎想通了很多東西。

  他二人捫心自問,如果是換成自己,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

  人性,本來就是經不起考驗的。

  那么肖劍會做出如此背信棄義的選擇,又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呢?!

  他二人是真的真的釋然了,同時也徹底明悟了,如果還有來生,但愿不要再和這樣的人成為兄弟才好吧。

  難道說……死亡就真的令人那么恐懼么?

  恐懼到可以喪失理性和人性?

  恐懼到可以出賣兄弟、背信棄義?

  如果說只是因為活下來,連最后這點尊嚴都可以失去,那么如此茍延殘喘的活著,又還有什么意義呢?

  盡管他二人表面上看似無動于衷,可實則內心深處卻是冰冷的、失望的、不甘的,但他們又能有什么轍呢?總不能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反咬自己大哥一口,因此而導致他們三兄弟一同去赴死吧?

  那樣一來,他們的良心又何安吶?

  算了,不是有那么句老話么,人死后也就一了百了,也許……這就是老天為他二人安排的命數,又何必去做無謂的反抗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