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14章 等風來
  若從高空遠遠俯視望去,那一處深坑壁壘式的營地內,時不時就會有巡邏小隊擦肩而過,盔甲明亮,面容嚴肅,縱使還隔著老遠,仍舊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壓迫感,另外在營地四周,還擺放著一堆堆巨石,顯然是已然做好了相當充分的戰前準備。

  當飛行梭降下的一剎那,忽有一小隊瘋魔巨人從暗地里逾越而出,直接是將楊洛等一行人給圍了起來。

  饒是楊洛、蛇小寶和黑鴉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嚇了一跳,就更別說從未跟瘋魔巨人打過交道的四位珈藍會姐妹了,若不是楊洛連稱誤會誤會,怕還真有可能會釀成一場沒必要的誤會呢。

  隨后,有一位為首的瘋魔巨人也跟著抬起一只手,向族人們作出示意,這才算是穩住了雙方蓄勢待發的場面。

  “阿七!”

  楊洛上前打過招呼,“嘿嘿,今晚幸虧是由你來領隊,不然這場誤會怕還真是不容易化解呢。”

  “哼!風季將至,大戰在即,你們就這么冒冒失失的在夜里闖營,若不是恰巧被我趕上,即便是誤傷了你們,又能怪得了誰!”

  阿七似乎一直就是這么個公事公辦的硬脾氣,尤其在對上某人時,更是自帶著一股子無法化解的怨氣,說著往旁邊一側身,便是讓出一條路來,“過去吧,首領正在里面等著你們。”

  楊洛偷瞄了眼這位剛正不阿、盡職盡責的領隊,心中自然也是清楚,誰讓自己曾做過對不起人家的事兒呢。

  因此,他也沒打算與其多廢話。

  卻不想偏生就在這時,己方一行人中竟有一人開口了,“阿七啊,幾年不見,你小子怎么還長脾氣了。”

  正是巴拉特。

  巴拉特乍一現身,阿七還有些沒反應過來,不過,當他仔細看清了對方的形態及容貌后,那一雙冷酷無情的虎目卻是激動地泛起了晶瑩的淚花,當即雙膝一沉,撲通一聲跪了下去,“父親!真的……真的是您么?”

  這一聲父親,叫的好不凄苦。

  然而,當這一聲父親在被他叫出口后,除了巴拉特和阿七之外,在場甚至包括那一小隊族人都不禁是愕然了。

  這……這又是什么情況?

  這老頭,難不成就是多年前帶隊出巡未歸的七長老不成?

  而巴拉特在面對兒子的柔弱一面時,卻也并未流露出絲毫人性化的表情,依舊是如同萬年冰封的老頑固一般,語氣一絲不茍的說著,“阿七!你這哭哭啼啼的臭毛病怎么還沒改掉,你我父子多年未見,不妨先找個地方單獨聊一聊吧。”

  “是!父親!”

  阿七隨手抹去臉龐上的淚痕,起身對著身旁一名族人低聲說了句什么,隨后便是引領著巴拉特朝無人之處行去。

  他又怎會聽不懂父親的言外之意,有些話自然是不方便當著外人去講,有些情感也自然是不方便當著外人的面去表達。

  不過,就在他邁出幾步后,卻又回頭深深地看了楊洛一眼,眼中似是多了幾許平時看不到的情緒,遲疑了片刻,才決然而去。

  “哎!說句‘謝謝’有那么讓你為難么?”

  楊洛沖著阿七的背影小聲嘀咕了句,跟著又對巴拉特笑呵呵地說了句,“嘿嘿,七長老,您這兒子的脾氣跟您還真是很像,咱們回頭見嘍。”

  說完,便是當先直奔葵姐的居所趕去。

  至于跟他一同而來的其他人,則也是跟他一同而去。

  葵姐的居所,是一座較為寬闊的山洞,雖與其他族人的山洞有些不同,但若是換成沒去過的人來領路,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楊洛輕車熟路的引領著大家走進一座山洞里,恰巧此時葵姐、唐野、趙山河都在,他在跟葵姐打過一聲招呼后,便向唐野問道:“珈藍會長那邊準備的怎么樣啦?”

  “放心,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唐野語氣肯定地給出回答,頓了頓又道:“對了,在我們和珈藍姐分開之前,珈藍姐還特意交代過一件事,說是要將這四位姐姐也都暫且留在葵姐這里作為人質,這樣一來,日后也就不必擔心惹人非議了。”

  聞言,那四位珈藍會姐妹也都是先后點頭,其中一位略顯怯懦的說:“嗯,我們也已收到珈藍會長的指令,會長要我們一切全都配合你們行事。”

  其實,這也難怪她會在說話時這般沒底氣,其他三位珈藍會姐妹又何嘗不是心里毛毛的。

  當著這么一位瘋魔巨人首領的面,且又是置身于人家的地盤上,盡管她們的珈藍會長已通過傳音玉簡與她們言明,當前珈藍會跟瘋魔巨人一族是結盟的關系,但如此之大的手筆,不免還是把他們四位都給震撼得不輕。

  須知,瘋魔巨人一族的兇名可是遠播在外,連當今朝廷和各方修真宗門、修真家族都對其忌憚不已。然則,偏生她們的珈藍會長竟與瘋魔巨人一族的首領達成了臨時結盟的共識,這又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莫不是想要除去同門競爭對手?

  還是……另有其他什么打算?

  當然,對于珈藍的抉擇,她們向來是絕對服從的,即使日后有可能會被宗門追究起責任來,乃至受到宗門門規的嚴懲,她們依舊會義無反顧的選擇絕對服從。

  這也是多年來姐妹之間培養出的情義跟默契。

  如若不然,珈藍又豈會放心什么事都帶上她們四位一起?

  “看來,還是珈藍姐思慮得周全吶!”

  唐野當即莞爾一笑,她之前還在為如何取信這四位姐姐而犯愁,這會兒既然有了珈藍親自下達的指令,那么接下來再一同做起什么事來,自然也就沒那么多顧慮啦。

  隨后,她又向大家告知了一個好消息。

  就在不久前,方子墨和金石也已被珈藍通過同門傳音玉簡聯系上,這會兒墨幫和石幫的人應該正在趕往匯合的路上。

  而楊洛對此卻是心存疑惑的問唐野,“在我們的計劃中,好像并沒有打算將金石也一起叫過來支援吧?”

  唐野點頭,解釋道:“當時在接到消息時,我也是覺得很奇怪,不過后來在聽了珈藍姐說明原因,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自從那一晚他們在逃過葵姐部族的復仇后沒多久便分開了,之后方子墨和金石就一直廝混在一起,后來經過珈藍姐的慎重考慮,才將他們一起都叫了過來。”

  “嗯,要真是這樣的話,金石的可疑性倒基本也可以排除了。”

  楊洛略一思忖,這才得以安心。

  如果說金石也跟海沙幫有勾結,那么應該不會這么多天都和方子墨廝混在一起。

  除非是方子墨也撒了謊,又或者是他和金石都與海沙幫都有勾結。

  但是這種可能性,卻是微乎其微。

  再者,他本就沒打算完全按照原計劃行事,又何必在這件事上多做糾結呢。

  “嗯,想來以珈藍姐的聰慧頭腦,現在也已心中有數了吧。”唐野很認真地說著。

  而楊洛卻似是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深入探討下去,便以‘有事要和葵姐單獨相商,大家先都各自早點去休息’為由,獲得了與葵姐單獨相處的私密空間。

  對于他這種凡事總是喜歡遮遮掩掩的惡習,唐野和趙山河倒是早就已習以為常,蛇小寶和黑鴉也早就已見慣不慣,但珈藍會的四位姐妹卻不禁都多少有些不適應。

  不過,她們接到的命令是一切配合楊洛等人行事,即使不適應又能有什么轍?是以,便也只好是跟著唐野等人一起先行離開了這座山洞,將地方給人家騰了出來。

  待她們全都離去后,楊洛原本面龐上的輕松之色也隨之變得嚴肅起來,一本正經的問葵姐,“葵姐,今年與海沙幫之戰,你可有何具體打算?”

  葵姐也不加以思考,便坦言道:“還能有什么具體打算!只要風季一到,我就會立刻派出若干小組族人出巡,同往年一樣,只要發現了他們的賊窩,便會集結一切力量與其開戰,只不過……”

  說著說著,她的聲音中又略帶著幾許愁然,“只不過,每年在找尋對方營地時,往往派出的小隊都會有很大傷亡,哎,也不知今年又要犧牲多少族人。”

  “葵姐你這樣安排可是有些不妥啊。”

  “哦?你莫不是想到了什么好法子?”

  楊洛默了默,隨即也并未立刻說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先將此行這一趟的收獲如實相告。

  當葵姐得知了七長老‘巴拉特’也跟著一起返回了營地,整個人一瞬間就如同是化作雕塑,好半晌都沒說出話來,直至楊洛再次開口,才讓她從發呆中回過神來。

  “此時他們父子倆正在團聚,稍后你就會見到。依我看來,今年出巡打探的任務不妨就交給我和七長老來完成,不知葵姐意下如何?”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