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09章 一方有情、一方無意
  當下,要說夏木靑對陳寒月此女是一見傾心,怕是在場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而陳寒月對夏木靑的態度,卻也不難讓人看得出來。

  這對男女之間是一方有情、一方無意,倘若夏木靑在這個時候選擇知難而退,倒也沒人會去笑話他,畢竟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大丈夫所為。

  只不過,在場幾位卻是低估了某人不要臉的程度,在遭到了對方回避之后,居然仍是恬不知恥的盯著人家看個沒完,若非在場幾位都知曉其身份,想來還真不屑于跟這樣的人為伍呢。

  許是覺得場間氛圍實在尷尬了些,花海棠當即莞爾一笑,便對著夏木靑柔聲道:“木青會長,您就這么直勾勾地盯著我師妹看,可是很容易引起旁人誤會的呦。要說我這位小師妹呀,那可是有望成為本宗未來掌教的,恩師也是對她器重有加,還望木青會長不要太過于為難我這位小師妹才好。”

  她這話說得雖是很委婉,但話中告誡之意,卻已是再清楚不過。

  然而夏木靑在聽過后,非但沒有表露出絲毫懊惱與頹然之色,反倒是雙眸異彩更盛。

  若說門當戶對,方為良緣,那么對方越是出身高貴,豈不也就跟他越是匹配?

  當然,這也只是他自己一廂情愿的考慮罷了。

  見他對花海棠的話似是并沒有聽進去多少,依舊還是在那兒沒羞沒臊地向陳寒月投去抱有幻想的目光,肖劍干咳了兩聲,旋即也就又將話題引回了正軌,“木青兄弟,不知你此番前來,可還有帶著其他什么任務沒有呀?”

  夏木靑這才從專注的神情中恢復過來,不假思索的回道:“沒有啦,沒有啦,此行只要能和二位姑娘同行,便是不要這酬勞也成啊。”

  說著,似是自己都覺出了此番言語不妥,跟著又立馬糾正,“呵,其實此行呢,木青這邊還真需要肖大當家順便能幫上一個小忙,待到事成之后,在下也愿出兩千萬上品靈石作為酬勞分給大家,就是不知肖大當家和二位姑娘可有興趣?”

  此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皆是神色微變。

  顯然都對他口中所提到的這個小忙感到頗為好奇與重視。

  如果說這真的只是一個順手便可以解決的小忙,那這兩千萬上品靈石的酬勞是不是未免也太多了呢?

  還是說這位青幫會長真的是財大氣粗,出手闊綽,壓根就沒把這兩千萬上品靈石放在眼里?

  便聽肖劍朗聲接話道:“哦?木青兄弟不妨說說看,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小忙,竟能值得如此酬勞。”

  與此同時,在場其他人也都是豎起耳朵,靜待夏木靑給出回答。

  似是對眾人投來的詫異目光很滿意,夏木靑淡淡一笑,便言道:“不瞞大家說,其實這本是在下宗門內部紛爭,但由于本宗門規森嚴,故而才不得不假以諸位之手排除異己,還望諸位能成全。”

  語氣頓了頓,接著又道:“根據在下得到的可靠消息,本宗的財神幫、山河會和珈藍會在不久前已跟瘋魔巨人一族達成了結盟協議,這樣一來,在我們從瘋魔巨人一族手中奪回肉靈芝之時,想來他們也必然會出手阻撓,是以為了我們的計劃不落空,屆時,只好也將他們一并給除掉,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事實上,這也不過就是他信口雌黃編出來的一個理由罷了,卻不想還真就讓他給蒙對了。

  現如今的財神幫、山河會和珈藍會確已跟葵姐的部族達成結盟,這也算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吧。

  “嗯,若真如木青兄弟所說,那這件事可還真就是順手之事呢,只不過……”肖劍只把話說到一半,便欲言又止。

  “只不過什么呢?莫非,肖大當家尚還有何顧慮不成?”夏木靑笑問。

  肖劍蹙著眉頭思忖了片刻,才道:“只不過這件事關乎貴宗子弟那么多條性命,若是事后傳回貴宗追查下來,到時候,想必海沙幫也必將會迎來大禍吧。”

  “呵呵,肖大當家這又是何時變得如此優柔寡斷了。”

  夏木靑把玩著手上的玉扳指,掛在面龐上的笑容絲毫不減,但在談及到正事的時候,倒是給人一種沉穩內斂的表象,“這么多年來,我們之間的合作還少么?死在你們手上的本宗弟子還少么?怎么這一回肖大當家就猶豫了呢,莫不是木青這邊給出的誠意還不夠么?”

  “不不不!木青兄弟給出的誠意是足夠了。可是據我所知,那個珈藍會在貴宗的地位應該也不在你的青幫之下吧?還有那個珈藍,據說也是與你齊名的昆侖四杰之一,要是我們將這樣的人也一并除去,貴宗還會如以往一樣,視而不見、置之不理么?”

  肖劍話到此處,語氣突然加重了幾分,“不過,若真如木青兄弟所言,這個珈藍和她帶來的人有可能會影響到我們的通盤計劃,那么到時候也就沒什么可說的啦,自然是刀劍無情、各安天命。”

  “哦?這么說來,肖大當家是答應了?”夏木靑笑問。

  肖劍點頭,回答的是不咸不淡,“嗯,事后但愿木青兄弟還能像以往一樣,對此事守口如瓶,否則,真要是把我們推到了臺面上,屆時木青兄弟也難免要跟著一起受牽連吶。”

  “呵呵,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夏木靑從容回之。

  就這樣,雙方也算是達成了口頭約定,不過花海棠和陳寒月二女,卻是并未作何表態。

  一來,是因為她們本就無意將手伸向到其他宗門的內斗中去。

  二來,是因為她們的身份使然,乃是南宮齋真傳弟子,即使對方給出的酬勞再誘人,但在做起事來也總歸要有底線的,不然又跟土匪、強盜之流有何區別?

  更何況,她們這次還有師門任務在身,就更不方便精力外移了。

  當然,這二女的心思也不難讓人猜得出來,而肖劍和夏木靑對此自然也不會強求。

  待將各自的訴求全都談妥后,肖劍很是熱情地提出要宴請各位,略盡地主之誼,可卻不成想竟被夏木靑掃了興,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故意的,“海棠姑娘,數月前在下的好兄弟‘夏安’曾向你拜托過一件事,不知你可還曾記得?”

  “何事?”

  “呵呵,看來海棠姑娘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數月前,我那兄弟曾拜托你向肖大當家傳個話,幫忙打聽一少年身世,當時,海棠姑娘還自作主張的替肖大當家開出了五千上品靈石作為酬勞,也不知這都已時隔數月,那少年的身世可有打聽到了么?”

  花海棠偷瞄了一眼毫不知情的肖劍,旋即誒呀一聲,忙不迭地解釋著,“誒呀,你看我這記性,那少年名叫楊洛,曾是象城地界上一死囚,但在行刑問斬之時,卻被一名身份不詳的修士給救走了,當時我家城主大人還因此受了傷呢。哎,都怪最近這段時間里實在是太忙了,宗門那邊交辦的事要去辦,海沙幫這邊需要的情報也要及時去查,若不是木青會長這會兒給我提了個醒兒,這件事還真是讓我給忘在腦后了呢。哦對了,難道一直以來,夏管事就沒去問問我家城主大人?”

  “哼哼,肖大當家能把你這樣精明能干的女子收為麾下,倒還真是如虎添翼呢。”

  夏木靑冷冷地回了這么一句,旋即又勉強擠出一抹假笑,對肖劍說了句,“肖大當家的心意在下心領了,這頓酒還是來日再喝吧。”

  言罷,也不等肖劍還有什么話要說,便是自顧自地轉身離去。

  而在臨近陳寒月身邊之時,他卻又腳步頓了頓,很變態的深深吸了口氣,輕聲說了句‘美女,我們有緣再見嘍’,這才自我滿足的大步走出營帳。

  見此,肖劍也并未出言挽留。

  以他的睿智,又豈會看不出夏木靑這是在打的什么主意,定然是希望以此舉來惹怒自己,從而遷怒到花海棠身上。

  那么既已看穿了對方心思,自是沒必要落入對方的算計,于是,當下也就沒去責問花海棠,反倒是虛與委蛇的對花海棠表露出關心,“海棠啊,最近這段時日里的確是辛苦你啦,若是沒有你的忙前忙后,及時提供各路商隊的情報信息,想來海沙幫的兄弟們也不可能每一次出手都是手到擒來,收獲頗豐,至于方才那人的話,你也大可不必往心里去。”

  “多謝肖老大體諒!”

  花海棠當即向著肖劍行過江湖一禮,而后才嬌滴滴的訴說起自己的苦衷,將那一日夏安是如何如何羞辱自己,又是如何如何看不起海沙幫的三位當家,全都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

  當然,這里面的大多細節都是經不起推敲和當面對質的。

  不過,花海棠卻是巧舌如簧,口吐芬芳,將在場的肖劍、林峰、熊戰三位當家忽悠得那叫一個義憤填膺。

  直至說到最后,讓得這三位當家紛紛都表示包容和理解后,她這才拉上一旁亭亭玉立的小師妹告辭離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