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08章 一見傾心
  “呵呵,素來聽聞熊戰兄弟在海沙幫三位當家中是性情最為豪爽的一位,今日一見,果真是名不虛傳。”

  在熊戰落座之后,夏木靑的眸光一陣閃爍,竟是主動起身抱拳、施禮,對其態度之謙卑,還要勝過肖劍和林峰二人一籌。

  “木青兄謬贊了。”

  熊戰也并未起身回禮,只是坐在那兒敷衍的抱了抱拳。

  而他的這一略顯無禮之舉落在夏木靑眼中,卻是隱約看出了另外一層意思,當即也沒說什么,便是欣然接受了。

  不過,這在肖劍和林峰眼中看來,卻未免就有些古怪了。

  夏木靑又是什么樣的人?

  平日里看上去是個滿口仁義道德的正人君子,背地里可沒少干缺德事,實乃是個睚眥必報的偽君子,可就是這樣一個偽君子,竟甘愿放下尊嚴去討好熊戰,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三弟,莫非你和木青兄從前就認識?”

  林峰笑呵呵地偏頭問熊戰,看似只是隨口一問,實則卻是別有一番深意。

  聞言,熊戰當即回以一個冷厲的眼神,反問林峰,“二哥,你這話又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是想要告訴大哥,我在私底下和外人有勾結不成?”

  林峰一聽,頓時尷尬地笑了,“呃……呵呵,三弟又怎會如此想,即便二哥有此心,那大哥也定然不會輕信的不是。”

  “行了,都住口吧!你們倆這又是在我面前唱的哪一出?當著木青兄弟在此,難道就不怕讓外人看笑話么?!”

  這時,落座在主位上的肖劍終于開口。

  而他此話一出,林峰和熊戰也都是沒了言語,其威嚴可見一斑。

  “呵呵,肖大當家可真是好不霸氣啊,僅憑您的一句話,就能讓林峰兄弟和熊戰兄弟這兩位人中豪杰所折服,看來也難怪在您的統領下,海沙幫會走向今日之壯大,倒真是讓夏某受教了。”語氣頓了頓,繼而又道:“不過呢,在下的青幫與貴幫之間的合作也已經不是一次兩次,而且這么多年來,也一直都是合作的很愉快,想來我這個青幫會長也算不得上是什么外人吧?肖大當家又何故把我們之間的情分看得如此淡薄,難不成這是有意在疏遠夏某么。”

  “哈哈哈,木青兄弟這又是說得哪里話?既然我們之間都已是合作多年的老朋友,我肖某人又怎會把你看成是外人呢,都怪我一時口誤說錯了話,還請木青兄弟千萬別往心里去啊。”

  肖劍身為海沙幫三巨頭之首,且本身又是一位足智多謀的智者,像這樣逢場作戲的客套話,他自然是張口就來,不過這話里面究竟摻了多少水分,怕是就連夏木靑都聽得出來。

  夏木靑只是淡淡一笑,至于他藏于內心的真實情緒,倒也并未在其眉宇神情間表露出來。

  這時,忽有一人跑進了帳內稟報‘海棠姑娘’求見,只見端坐于主位上的肖劍立馬騰地一下站起身,竟是親自迎出了帳外。

  而這一幕落入帳內幾人眼底,卻不禁是神色各異,似是各自都在計較著什么。

  要知道,海沙幫的營地所在可是極其隱秘的,多年以來,連熟悉這片大漠的瘋魔巨人一族都無從準確定位,而這位海棠姑娘竟能夠隨意出入,且令得肖大當家的態度還對其如此重視,這又能說明什么呢?

  夏木靑眉頭微蹙,默默在心中想著,“呵,原本就有傳聞,花海棠和肖老大之間的關系不清不楚,甚至在有些決定上,這個女人都可以做得了肖老大的主,想不到今日一見,還果真如此,看來這個肖老大也不過就是一介好色之徒嘛……”

  正在他暗自思忖間,肖劍很快又去而復返,而跟他一同走進帳內的,卻有兩人。

  這兩人皆是身披黑袍,頭戴斗笠,不過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乍一看便能看得出都是女兒身。

  當這二女雙雙摘下斗笠,卻是令得帳內的空氣都為之一凝。

  原因無他,只因這二女實在是……太標致了!

  無論是身材、樣貌,還是氣質,都可謂是極品中的極品。

  尤其是其中一女,竟連自命清高的夏木靑都對其垂涎不已,偷偷在那兒直咽口水。

  “肖老大,這二位是……”夏木靑雙眼放光的盯著其中一女,問道。

  還不等肖劍開口介紹,其中另一女便是搶先開了口,“在下花海棠。我身邊這位呢,是與我師出同門的小師妹‘陳寒月’。我二人此番前來,是接到了宗門密令,專程為了‘肉靈芝’而來,還望在座各位能將此物讓與我們。”

  聞言,林峰和熊戰對視一眼,顯然都對此物極為敏感。

  而肖劍也不避諱夏木靑在場,便笑著接過話來,“據我所知,在這片茫茫大漠之中,好像確有一奇物被瘋魔巨人部族常年封藏在長壽湖底,好像叫做太歲,也不知可否就是海棠姑娘要找尋的肉靈芝。”

  “嗯,便正是此物。”

  花海棠點頭,隨即與身旁的陳寒月交流一下眼神,二女眼中皆是閃過一抹不易被人察覺的喜色。

  卻見肖劍也跟著點了點頭,繼而又面色凝重的說著,“哦,若是如此的話,你們要想拿到這肉靈芝,恐怕還真是有些棘手啊。”

  “這又是怎么說。”花海棠問他。

  肖劍思考了片刻,回道:“海棠姑娘也應是知道的,自從很多年以前,海沙幫跟瘋魔巨人部族之間便是形同水火一般的天敵,而此物恰又落在對方之手,即便是我們肯付出再大的代價去換,想來這件事也是沒有任何商量余地的。除非……是硬搶!可僅憑我們海沙幫目前的實力,怕也沒有多大把握,是以,非得我們大家精誠團結才行,不知木青兄弟又是何意見?”

  說到最后,他竟向夏木靑問出這么一句,也不知是在故意試探,還是另有其他什么深意。

  夏木靑一聽,原本還對某女正在發呆的他,不由是下意識地有所收斂,當即站起身來,一本正經的表態,“肖大當家只管放心,無論肖大當家有何差遣,木青這邊自當都會全力配合。”

  說著,還忍不住朝立于花海棠之旁的陳寒月多看幾眼,那眼神中的傾慕之意,任誰都看得出來。

  只可惜,某女卻連正眼都沒看他一眼,這就不免讓他有些黯然傷神了。

  難道是自己身上的榮耀光環不夠多么?

  還是對方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呢?

  還是說……此女已經是名花有主亦或是有了心上人?

  然而正當他在思考這些時,卻聽花海棠也跟著開口了,“肖老大,我二人此番前來,也帶來了百余名精英可為你助陣,待將那肉靈芝搶奪到手之后,我們愿出兩千萬上品靈石作為酬勞,不知肖老大和木青會長意下如何?”

  “木青兄弟,海棠姑娘既是如此誠意拳拳,不知你又是意下如何呢……木青兄弟!”

  肖劍并沒有立刻給出答復,而是試探性的去詢問夏木靑是何態度,卻發現夏木靑此時也不知正在為何事而苦惱、傷神,那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倒是更像極了思春的紈绔子弟。

  “啊?肖大當家是在叫我么?”

  忽然從思緒中被打斷的夏木靑頓時流露出一臉迷茫之色,緊接著,當他發現在場的花海棠和陳寒月二女也都在看向自己時,那張白凈的臉龐上卻又不自覺地多出幾許歉意的表情,略帶幾分自責地說著,“都怪我方才一時走了神,還望肖大當家和二位姑娘不要見怪才好。既是海棠姑娘的提議,肖大當家只管定奪便是,木青這邊自當是不會有何異議的。”

  “哦?那敢問木青兄弟此番又是所為何來呢?”肖劍饒有興趣的看著他,問道。

  夏木靑想也不想,當即便回道:“實不相瞞,在下也正是為了這肉靈芝而來,只不過……海棠姑娘都已給出如此高的價碼,想必師門那邊也一定是有急用,我們自然也就不再與其爭搶了。”

  “哈哈哈……好!難得木青兄弟能考慮得如此周全,那么如此一來,海沙幫也不能讓你和你帶來的兄弟們空手而歸不是!”

  肖劍似是等的就是這句話,當下忙不迭地接過話來,“要不這樣,待到事成以后,海棠姑娘作為酬勞的那兩千萬上品靈石,海沙幫愿分出五百萬給青幫的兄弟們,如何?”

  按理說,連當今朝廷對肉靈芝給出的賞賜也不過就是五百萬上品靈石,而肖劍愿意拿出同等價碼來分給青幫,也算是很大方啦。

  不過,這份酬勞對于夏木靑而言,卻是讓他隱隱覺著對方是在羞辱自己。

  “哼!不過就是三個匪首領著一群烏合之眾罷了,這是真當自己沒見過世面么?還是覺得自己很容易打發呢?”

  他一邊在心里這般想著,眼角不自覺地閃過一抹冷色,旋即又恢復如常,也不去回答肖劍的問話,就那么深情款款地望著陳寒月,直至將陳寒月看得面露羞澀,重新又戴上斗笠,他這才心情不錯的回了句,“哈哈,一切全憑肖大當家做主,木青自當是沒意見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