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05章 奇襲(二)
  轟!

  突然間,遠方夜幕下傳來一聲炸響,令得他們這邊原本的輕松氛圍瞬間凝固。

  隨著飛行梭的快速抵近,很快也讓他們隱約看清了那一聲炸響的源頭。

  正是來自于營地方向。

  他四人凝聚目力,遙遙俯視望去,盡管還隔著很遠距離,但那一片火光沖天和激烈廝殺的場面,還是被他們收入眼底。

  一方是屬于珈藍會、財神幫和山河會留守在營地的人馬。

  一方是屬于發動今夜奇襲的人馬。

  而在這兩方人馬當中,前者的人數雖明顯多于后者,但后者的戰力卻要明顯強于前者。

  前者,主要是以珈藍會成員擔任主力,清一色全都是女子,但一個個卻是巾幗不讓須眉,且極具擔當,將財神幫和山河會成員護在后方。

  后者,則是清一色的黑衣、蒙面,乍看下也分不出男女,但從那一雙雙充滿嗜血的眼神中便可斷定,他們絕對都是不怕死且極為嗜殺的亡命徒。

  尤其是沖鋒在最前面的那一人一馬,就如同是虎入羊群一般,但凡與其過招之人,要么遭受重創,要么血濺當場。

  不過,饒是面對這樣一個兇如殺神般的存在,所有擔任主力的珈藍會成員也并未表露出多少膽怯之色,依舊是接二連三的有人沖殺出去與其過招,那視死如歸的態度,不由是著實讓人好生敬佩。

  此外,時不時也會有一陣陣殺傷性極強且精準度極高的箭矢從后方落向前面,這才勉強令得這場廝殺僵持到現在。

  “那領隊之人,居然是個結丹境修士,怪不得我的姐妹們難以與之匹敵。”

  高空之上,珈藍親自駕馭著飛行梭疾馳而來,當親眼目睹了己方陣營的慘敗,那一雙冷峻的眼眸還要比平時更加冷峻幾分,說話的語氣也是讓人有種不寒而栗的肅殺之感。

  “結丹境修士?難道是……”楊洛在一旁小聲嘀咕著。

  “不管是誰,竟敢動我姐妹,總歸是要付出代價。”

  “唐野,你來駕馭飛行梭,我這就去會一會那賊人!”

  說著,珈藍抬手在腰間一抹,只見一口寒光閃爍的寶劍刷的一下脫鞘而出,緊接著,她的身形也宛如這口寶劍出鞘一般,直奔下方廝殺的戰場射去。

  毫無任何花俏可言,就是那么一人一劍從高空俯沖而下,直取敵方陣營中那領隊之人首級。

  許是隱隱感到了危機,那領隊之人連忙一勒韁繩,人便已順勢倒飛出幾丈遠,不過他的那一匹座下馬兒,卻是在發出一聲‘唏律律’的嘶鳴后,霎時間被一道驚鴻劍芒斬成兩截。

  旋即,便有一道宛若天仙般的曼妙身影從天而降,好似那憤怒的月中仙子下凡,一人一劍,獨擋陣前,令得原本氣勢洶洶的來犯之敵紛紛暫緩了沖鋒之勢。

  當下,他們的領隊之人都已被生生逼退,饒是他們再不畏死,可在絕對實力面前也不愿去白白枉送了性命。

  而就在下一刻,他們的領隊之人卻是仰天狂笑起來。

  似是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兒,又似是一頭兇猛的野獸獸性大發,緩緩抬起手中長槍向前一指,玩味兒的說著,“美人兒,看你這小模樣也算得上是極品姿色,只是這頑劣的性子得要改一改,不過也沒關系,待到今夜過后,將你收入房中,以后有的是時間來調教。”

  話說到最后,只見他手腕一抖,那一桿長槍便是發生了詭異變化。

  遠遠看去,好似一面戰旗,而在這面戰旗上,則是描繪著一副古怪的星辰圖案。

  莫非,這就是……星辰旗?

  這持旗之人,難不成就是海沙幫的三當家‘熊戰’不成?

  數日前,葵姐曾對海沙幫的當前底蘊詳細介紹過。

  其中,除了一頭極品妖獸外,還有一套組合法寶‘子午星辰旗’也被著重提到過。

  若真如葵姐所說,那熊戰本就是海沙幫三位當家中實力最強的,已經達到結丹境初期修為,且手上這面‘星辰旗’又是一件極品靈器,那么珈藍與其動起手來,怕還真是討不到半點便宜,甚至還有可能會落敗。

  當然,前提是珈藍在沒有保留任何后手的情況下。

  畢竟,她的修為也已步入結丹境初期,如果也能拿出一件同等級別的極品靈器,那這最終結局可就是另一說啦。

  然而在對方言語譏諷下,珈藍的冷峻面容依舊是沒發生多大變化,手中的劍在身前挽了個劍花,腳下輕輕一點,便是飛身直刺對方。

  要說她手中這柄劍,可是一件銳利無比、削鐵如泥的上品靈劍,若是斬在人身上,必定會見紅,亦或是令其喪命當場。

  當見到這輕飄飄的一劍刺向自己,敵方陣營中那領隊之人似是也并沒多在意,腳下猛一發力,便是提槍迎了上去。

  顯然是對己身修為和手中所持兵器很有信心!

  另外,再配上他那高大魁梧的身軀以及孔武有力的肌肉,不由是令得局外觀戰之人也都很看好他不會輸給一個弱女子。

  但是,珈藍算是一個弱女子么?

  能在修真界第一大派昆侖仙宗享有四杰之一的地位和殊榮,能在二十出頭的年紀就已修煉到結丹境初期修為,若把這樣的女子都看成是一介弱女子,恐怕定是被那絕世容顏給蒙騙了吧。

  然而,輕敵的下場又將會是怎樣呢?

  很快,那個對自己極具信心的領隊之人便是有了真切體驗。

  他一躍沖上半空,掄圓了力氣將手中似長槍、似戰旗的兵器揮舞起來,來了一招夜戰八方,本以為會將對方逼退,或是令得對方改攻為守,卻不成想,對方非但沒有改變招式,那一劍反而是來的更凌厲、更果決。

  這分明就是同歸于盡不要命的打法,若是他不及時收手,雖也能重創到對方,但自己這邊卻需要付出更大代價,甚至有可能會被這一劍削首也未嘗可知。

  好一個攻敵必自救!

  而此時,他既已辨明了利弊,自然不會拿自己性命去賭,身形在半空中一個急停,來了個后空翻,而后借力將手中兵器往前一送,赫然是打算跟對方來一記硬拼。

  他手上這件兵器可是一件長兵器,而對方手中的兵器只不過是一柄劍而已,若對方仍舊執迷不悟的不肯變招,那么等待她的,必將是透體而過的貫通傷,而自己呢,只需避開要害部位即可。

  他還真就不信了,會在氣勢上輸給這么個小女子。

  不過,讓他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這小女子的戰斗方式還真就是一根筋,根本不去顧及后果會怎樣,那一往無前的氣勢陡然徒增,手上的劍竟是脫了手,直奔其面門而來,這要是被命中,他這顆腦袋可就要保不住啦。

  由于情況緊急,當下他也只好是被動的再次變招,改刺為擋,將槍身一橫,結結實實的吃下那一劍的鋒銳跟力道,整個人在半空中翻轉幾周后,才算是平衡了身體重心,轟然一聲,單膝微曲,半跪著落地。

  而那一柄脫手刺向他的劍,則是借著對沖、反彈之力,重新又回到了那女子掌握之中。

  嘩!

  這一幕,頓時令得雙方陣營掀起一片嘩然!

  珈藍會、財神幫、山河會一方,自然是在為珈藍的勇猛戰力叫好。

  而黑衣、蒙面一方,則是在為他們的領隊之人落敗下風叫屈。

  真是沒有想到,一名擁有著絕世容顏的女子居然也能如此有魄力,憑著一往無前的霸道攻勢,生生將對手逼得一退再退,甚至連對手本人在這一招上都是輸得心服口服,沒什么脾氣。

  “哼!你這小美人可真是性子夠頑劣的,想來今夜就算是再戰下去,也未必能將你擒下。也罷,咱們不妨來日方長。兄弟們,我們撤!”

  便在這喋喋不休的嘈雜聲中,那個魁梧且狂妄的領隊之人忽然起身,藏于黑布之后的面容動了動,倒也并未逞一時之勇,將手中兵器往身側一橫,便對己方人馬下達了撤退指令。

  眼看著他們有序撤離,珈藍倒也并未輕舉妄動。

  這時,駕馭飛行梭后趕來的楊洛三人已急匆匆來到珈藍身邊,唐野有些疑惑地問道:“珈藍姐,難道你就這么讓他們走啦?”

  “讓你們的人抓緊時間統計一下傷亡,等我這邊忙完了,就去找你們。”

  珈藍直接是打斷了唐野后面要說的話,轉而又向身后幾名珈藍會姐妹吩咐了幾句,便徑自朝后方營地邁步而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