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04章 奇襲(一)
  在這片寂靜而又璀璨的星空下,三人沉默了許久,似乎各自都有著各自的心事。

  可就在某一瞬間,突然有一個聲音打破了這份安逸,不是別人,正是珈藍,“營地那邊剛有消息傳來,我們的人遭遇了奇襲,你們三個要不要也跟我一起回去看看。”

  珈藍的形象氣質始終都是那么高傲與冰冷,且本身又擁有著不弱于昆侖四杰中另外三位的實力修為,可謂算得上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天之驕女啦。

  不過在提及到這個消息時,她那張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上,卻也流露出幾許凝重之色。

  很顯然,這個消息也是讓得這位天之嬌女引起了足夠重視。

  “奇襲?莫不是風季已經提前到來?”

  在得知這一消息后,唐野一下從地上蹦起老高,跑到珈藍近前去詢問。

  珈藍并沒有答復她,而是很鄭重的又催促了一句,“由于事態緊急,你們要是也跟我一起回去的話,有什么想問的不妨在返回途中問吧。”

  話畢,隨手祭出一個光團,轉瞬間形成一艘飛行梭懸浮在當空,而后,她便是第一個飛身躍了上去。

  見珈藍竟是如此急不可耐,楊洛、趙山河、唐野三人自然也沒時間在這個時候瞻前顧后,隨即也都是紛紛躍上飛行梭,與珈藍一同朝著營地方向疾馳而去。

  途中,唐野本想再次開口向珈藍問清楚后方營地到底是遇到了什么緊急情況,可卻見珈藍眉宇間的神情始終都是那么嚴肅,因此也就沒敢再上前去叨擾。

  連她都說不上話,就更不要指望楊洛和趙山河會去自討沒趣了。

  當然,后者這二位在有些時候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飛行梭在夜幕下極速飛行,宛如一顆璀璨的流星劃過天際,轉瞬便已是跨過很遠的距離。

  而搭乘這艘飛行梭的四人,則就那么一直保持沉默,觀賞著下方疾馳而過的風景,不知為何,竟感覺這時間過得很慢很慢。

  許是覺得太過無聊,楊洛在看了一眼面容冷若冰霜的珈藍后,終是忍不住開口打破了這一路上的沉默,“記得幾天前,我們從營地出發的時候也沒覺得有多遠,這都過去多久了,怎么還沒返回營地呢。”

  “應該就快到了吧,但愿今夜的奇襲不會給我們造成太大損傷,不然若真是折了太多人進去,等回去以后也不好向宗門交代啊。”

  接茬的并不是珈藍,也不是唐野,而是趙山河。

  這家伙往往在某人破壞了先例的前提下,總是敢于第二個站出來嘗試跟風,這不,現下楊洛既已開口,他自然也就不再憋著。

  “山河,你說今夜的奇襲是不是有些太古怪啦?針對我們的又會是哪一方勢力呢?”楊洛眉角帶笑,似是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這又有什么古怪的,若是有人在我們初入沙漠時就已盯上我們,那么此時對我們動手,豈不時機剛好。”趙山河淡淡一笑,似也對今夜的奇襲一點都不感到意外。

  然則,這二位的一唱一和,卻是讓得沉默中的珈藍越發重視起來。

  盡管這二位在宗門都還都只是雜役弟子身份,但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就能各自組建起屬于自己的公會,不得不承認,還是很有頭腦和魄力的。

  另外在背景方面,想來應該也都不會差到哪里去。

  尤其是這個楊洛,雖與其接觸的時間不長,對其了解的也不多,但就是在這相接觸的短短時日里,從他身上暴露出的東西卻是太多太多。

  人格上的魅力,暗藏的實力,以及出身于醫藥世家的身世等等,或許還有更多保留底蘊是她不知道的,不然以唐野的心高氣傲,連頭頂著榮耀光環的昆侖四杰之一‘金石’都被其據而遠之,又豈會跟這種人成為形影不離的朋友……

  正當她暗自思忖時,楊洛跟著又開口了,“說來也是,眼下這風季馬上就要到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對我們發動夜襲,難道這還不足以說明一切么!若說他們在私底下和海沙幫之間沒有聯系,誰又會信呢!”

  “可不是嘛。”

  趙山河挑了挑粗重的眉毛,接話道:“不過這樣也好,既然他們都已經對我們出手,那我們也就不必再對他們有所隱忍,反正到頭來就算是宗門追查下來,那也是他們違背宗門門規在先,我們也只不過是被迫防守而已。”

  “呵呵,或許并沒有你想得那么簡單。”楊洛微笑著搖頭。

  “哦?莫非你是在擔心他們背后依仗的靠山會影響到掌教的最終抉擇?”

  “難道沒有這種可能?”

  楊洛面龐上依舊是掛著笑,但這笑容,卻是顯得有些冷漠與牽強。

  趙山河聞言,似有些心緒不寧,便不再言語。

  而這時,一直在旁邊聽得有些糊涂的珈藍卻是主動打破了沉默,“楊洛,趙山河,你們倆方才口中提到的‘他們’究竟又是誰?莫非,你倆認為今夜的奇襲是本宗同門所為?”

  隨即,卻聽見楊洛、趙山河還有唐野齊聲叫出了同一個名字,“夏安!”

  “夏安?”

  珈藍黛眉微蹙,面露狐疑之色,“這個夏安不是夏家藥鋪的管事么?難道說今年的賞金大會他也有同來?可是在我們初入沙漠之時,好像也沒見過他出現在青幫隊伍里吧。”

  “珈藍師姐,我跟你打個賭如何?”

  楊洛也不在這件事上過多解釋什么,但其神情,卻是突然很鄭重起來。

  “你要賭什么?”珈藍略顯迷茫的看著他。

  楊洛直視著珈藍的美眸,言道:“就賭今夜向我們發動奇襲的行動是出自于夏安的安排。若是我賭輸了,今后財神幫的兄弟們包括我在內,都將歸屬于珈藍師姐麾下。若是我賭贏了,只希望珈藍師姐念在同門情分上,以后多多照拂財神幫一二便可。”

  “你就這么篤定?”

  聽了楊洛信誓旦旦提出的賭約,珈藍之前還將信將疑的態度也跟著發生了些許轉變。

  可若想讓她現在就完全相信,怕也是不可能的。

  畢竟此事非同小可,若說夏安真的是今夜奇襲的幕后操控者,那么無疑是觸犯了同門自相殘殺的門規鐵律,一旦查實,可不僅僅是他夏安一人伏法那么簡單,甚至都有可能波及到整個夏氏家族,后果可是相當嚴重。

  “嗯,就是這么篤定。”

  楊洛以微笑回之,那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也不知是從哪里來的底氣。

  緊接著,邊上的趙山河也跟著補上一句,“也算我一個,若是楊洛賭輸了,今后山河會的兄弟們也包括我在內,都將歸屬于珈藍師姐麾下,既然是對賭嘛,總要人多一些才更好玩。”

  隨即,唐野竟也第三個跟著摻和進來,“珈藍姐,也算我一個,若是楊洛賭輸了,以后師妹也任憑珈藍姐差遣。”

  說完,還同楊洛、趙山河分別交流了一下眼神,三人面龐上皆是綻放出一抹淺淺地笑意。

  也許,這是一份默契。

  也許,這是一份信任。

  又也許,這就是一份純真。

  但不管怎么說,楊洛在這二位心目中的地位就有這么重!

  只要他敢去跟某人對賭,即使那個對賭之人是本宗第一美女、四杰之一的‘珈藍’,這二位依舊會堅定不移的選擇站在他這一方。

  只因自從他們相識以來,某人還從未讓他二位失望過。

  這下,不由是讓得這位天之驕女也要深思啦。

  最近這些時日里,雖說她也對楊洛有過一些關注,可卻萬萬沒有想到,這家伙的凝聚力竟也如此之高,連唐野這樣的本宗真傳弟子都愿意為之賭上一賭,再一聯想到蛇小寶和黑鴉這兩頭已經幻化成人形的妖獸也是死心塌地的伴其左右,這不禁也就讓她更感到迷惘了。

  難道說……那個夏安真有問題?

  “好!既是你們三位都要與我對賭,那么在事后可都要愿賭服輸才行。這場賭約,我接下了便是。”

  珈藍忽然展顏一笑,而這一笑,卻是把楊洛和趙山河都給看呆了。

  都說這位本宗第一美女是個冰山美人,很少有人能見到其露出絢爛笑容,可眼下,楊洛和趙山河竟是大飽眼福,甚至連唐野似乎都被這傾國傾城的一笑給迷住,許久未曾說出話來。

  “怎么?難道我就不能有任何情緒表露出來么?”

  珈藍在一笑過后,便又恢復了那一張冷若冰霜的面容,雖然有些冷,但還是美得不可方物。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