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03章 祖傳秘術
  “停停停!我說你這家伙能不能不要總是每次在提到正事兒的時候轉移話題?要說像夏木靑、夏安這樣的對手你都沒放在心上,那我還就真想問問你了,你這家伙的信心又是從何而來?”

  見楊洛在那兒苦笑不答,趙山河繼而又自顧自地說著,“行行行!就算是你保留了后手,另外咱也先不把夏安考慮在內,可你又仔細想過沒有,那夏木靑可是本宗四杰之一,其修為保守估計也已達到結丹境初期,而你現在的修為才不過是筑基境末期,又憑什么跟人家斗?況且,你就那么篤定夏木靑或是夏安沒有留后手?不是!瞧你那一副漫不經心的德行,合著你這還是信不過我和唐姑娘是吧?這都什么時候了,你就不能給我倆透個實底么?”

  “是啊,楊洛,你要是覺得有些話當著我的面不方便說,我是可以回避的。”

  隨后,唐野也跟著開口,不過這話里話外的意思,卻是值得令人深思了。

  眼瞅著這二位的惺惺作態,楊洛不禁是好不無奈,隨即頗為苦惱地嘆息一聲,說道:“哎!其實呀,你們倆還真就沒必要為此而擔心,莫非,你們倆這是把小寶和黑鴉給忽略了么?”頓了頓又道:“小寶除了本身戰力強悍之外,他所掌握的妖域空間可是連元嬰境修為的石長老都要有所忌憚。而進化后的黑鴉也已今非昔比,真要是發起威來,恐怕連小寶都要甘拜下風。只要能把這兩位留在身邊,難道你們還認為,夏安和夏木靑能對我構成多大威脅?”

  聽了他的這番話,趙山河眼中頓時閃過一抹精芒,“我就說嘛,怪不得你這家伙會有恃無恐,原來小寶和黑鴉才是你給自己留的真正后手。不過你還真別說,要真能把小寶和黑鴉牢牢拴在咱們這一陣營,往后不論是夏木靑和夏安折騰出什么幺蛾子,咱也都不用再怵他們了。”

  跟著,唐野也是如釋重負的點頭,看起來似乎還顯得有點小興奮,“嗯,如果說小寶和黑鴉都愿意幫我們的話,那我們的整體實力,甚至還要強過這次本宗四杰中帶來的任意一支隊伍。”說著說著,似又是心里沒了底,“可是,小寶和黑鴉畢竟是兩頭化形人身的妖獸,要真是到了生死關頭,真的會為我們挺身而出么?”

  “嘿嘿,這個你就不必擔心了。”

  楊洛嘿然一笑,信誓旦旦的說著,“現在的小寶跟我可是有著很深的交情,至于黑鴉嘛,雖說之前接觸不多,可你們又不是沒看到,在最近這段時間里,她和小寶走得有多近,總之呢,你倆就只管放心好了。”

  “你真的就那么有把握?”唐野仍是將信將疑的問了句。

  不過,卻見楊洛笑得更燦爛了。

  這時,趙山河在其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道:“行吧行吧,在這件事上算你考慮的還挺周全,不過既然你都已經跟我們這么坦誠,是不是所幸也就坦誠到底呢。”

  “呃!該說的不是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么,你還想知道些什么?!”楊洛有些心虛的眨眨眼。

  “真的都已經說清楚啦?”趙山河突然向前邁出一步,竟是臉對臉的與楊洛拉近了距離。

  楊洛也不怵他,就那么近距離的與之對視了良久,這才抬手一把將其腦袋扒拉開,嚴肅道:“自然是說清楚了,跟你們倆我還有什么好隱瞞的。”

  “好!既是如此,那我來問你!”

  趙山河似乎等的就是這句話,當即眉毛一挑,便接過了話頭,“目前,你這筑基境末期修為又是如何提升上去的?要是我沒記錯的話,數月前你才堪堪突破煉氣境第三重關卡,用了整整七晝夜時間,才完成鼓吹丹田,當時還是我守在房門外為你護法的,而在那之后的數月里,也沒見你有多么用功,怎么這修為就一下提升到筑基境末期了呢?難道此中原由,你就不該跟我倆詳細說說?”

  “什么?!山河你是說……楊洛在數月前才堪堪完成鼓吹丹田?”

  聽了趙山河的這番質疑,唐野也不禁是一下愣住。

  幾天前,自從楊洛在那一場混戰中暴露出真正實力,原本唐野也是前前后后、反反復復思量過很久,但最終得出的結論,卻只有一種可能,那便是楊洛在投身宗門之前,便已修為小有所成,不然的話,也不會剛入山門不久就想要組建自己的公會。

  當然,這也是在那一戰過后,在場絕大多數人琢磨出的結論。

  而之后的這些天里,原本她也是想過找機會向楊洛問個清楚,可卻因為發生了太多事,一直都沒問出口。

  可就在不久前,楊洛卻又暴露了另一身份,居然還是出身于醫藥世家的子弟,這就不禁讓她更加認定自己之前的猜想是正確的。

  如此一位天之驕子,自然是有必要將自身底蘊藏得越深越好,否則,若因人前賣弄而招惹來沒必要的是非,難免就會在未來成長的道路上多出很多磕磕絆絆。

  可眼下呢,趙山河竟又拋出這樣一番質疑,不免也就將她之前的所有猜想全都給推翻。

  “你若不信,可以親自去問問他嘛。”趙山河那一副尤為認真的樣子,倒并不像是在扯謊。

  “楊洛,山河說的這些可都是真的?”唐野繼而又問楊洛。

  “嗯,算是吧。”卻不想,楊洛居然還真就含糊其辭的承認了。

  “什么叫算是吧,事實勝于雄辯,這本來就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怎么著,莫非你這是還打算繼續編瞎話來忽悠我們不成?”

  趙山河自認為對楊洛還是很了解的,這個時候,堅決不能再給對方留有任何余地,不然還真有可能被這家伙找出什么意想不到的借口也說不定。

  然而被趙山河就這么給賣了,楊洛也只能是自認倒霉了唄。

  當下他苦澀一笑,便是不疾不徐的胡說八道起來,“哎,其實有些事呀,本也沒打算瞞你們,不妨就借此機會,全都告訴你們吧。”

  “在我還尚未出生之前,我的家族就已落寞,而我自小也是跟著爹娘浪跡江湖,過著風餐露宿的苦日子長大,后來也就在象城定了居,自那以后,便開始跟我爹娘學起了識藥、煉丹的祖傳手藝。不過,由于我當時年紀還小,玩心太重,也沒怎么太用心去學,最多就是記了個七七八八。再后來,便要從沙匪第一次入城禍害百姓說起。”

  “待到城衛軍恢復了城內治安以后,我和城中首富的陳家千金‘陳寒月’在一次偶遇中相結識,當時還算比較投緣,只因她的身份雖貴為富甲一方的千金,卻也能考慮到對平頭百姓的疾苦,愿意開倉放糧、救濟百姓,就這樣我們也就成了朋友。只可惜呀,城中百姓也沒過上幾天消停日子,那沙匪便又二次摸進了城。呵,說來你們可能都不會信,巧就巧在這伙沙匪二次進城的真正原因,竟和這象城首富的陳家有關。”

  “當晚,陳家上下除了陳寒月一女幸免于難之外,滿門盡被沙匪屠戮,后來我也是從陳寒月口中得知了真相,起因是由一個叫陸云濤的而起。陸云濤的姑姑乃是現任象城城主‘夏侯海’最寵愛的小妾,而陸云濤便是依仗著這樣一層關系,打算與陳家家主聯手,壟斷全城商業往來。經過他的軟磨硬泡,多次拜訪,陳家家主終是答應劃出一小部分生意交由其來打理。可這貪心的人吶,往往一旦得寸就想要進尺,沒過多久,陸云濤竟又向陳家家主提起了親事,想要把陳寒月迎娶過門,可結果卻是遭到了拒絕。自此以后,陳家也就陸續撤去了跟陸云濤合作共贏的生意,而陸云濤呢,才在私底下跟沙匪有了勾結,引來了這沙匪的第二次入城……”

  “等等!兄弟你先等等!”

  聽著聽著,趙山河掏了掏耳朵,似是有些疑惑的打斷了楊洛的滔滔不絕。

  楊洛假裝糊涂,就問他,“山河,是我什么地方講的不夠清楚么?”

  趙山河則是一梗脖子,極為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不不不,你這不是講的不夠清楚,是講的太清楚了,不過……我怎么覺得有點跑偏呢!不是在說你的身世么?怎么說著說著就扯到旁人身上去啦?”

  聞言,唐野也是用一種很不友好的眼神看向楊洛。

  楊洛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發,便賠笑道:“嘿嘿,你看你看!都怪我這人念舊!念舊!這不,說著說著就回憶起從前的往事了么,接下來我盡可能節省點時間,這總行了吧。”

  見趙山河跟唐野都沒搭理自己的意思,旋即他也就繼續說著,“至于再后面發生的事呢,其實你們也都基本已經知曉。無非就是我一時難平心中憤怒,為了給陳家滿門昭雪冤屈,這才一時沖動的把陸云濤給宰了。后來在法場上被一位世外高人給救走,而那位世外高人又恰巧跟我現如今的師父‘佟大成’有舊交,故此,佟主管才將我收留在門下,成了他的記名弟子。可就在幾天前呢,卻又讓我從黑三哥和白五哥那里得知了另一則消息,你們猜是什么?”

  “是什么?”唐野立刻流露出一副愿聞其詳的神情。

  “根據黑三哥和白五哥所說,那個陸云濤原來竟還沒死,當時是被恰巧路過的白玲兒姑娘給救回一命,后來我也曾在私底下找白姑娘求證過,確是如此。”

  “那也就是說,你被城主府送上法場是被冤枉的嘍?”

  “可不是嘛,若非黑三哥和白五哥提及到了此事,后又得到了白姑娘的親口證實,我可能至今都還蒙在鼓里呢。”

  這時,邊上一直板著臉的趙山河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不得不再次開口打斷道:“楊洛!要我說就你這些個陳芝麻爛谷子的破事兒,往后再詳細說與我們聽也不遲,現在我們就只想知道,你到底是通過什么法子,才把修為提升得如此之快,可是用了什么禁忌之法?”

  “禁忌之法?”楊洛眼巴巴的看著趙山河。

  而趙山河也是直視著楊洛,仿佛很在意對方即將給出的答案。

  可卻不成想,楊洛竟是忽然把身板挺得筆直,鄭重其事地回道:“沒有!當然沒有!如果是通過某種禁忌之法來提升修為,固然提升的速度會快很多,但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大,這就未免得不償失了。”

  聞言,唐野跟趙山河都是長出一口氣。

  隨后,唐野又問他,“那你又是通過什么方法做到的呢?”

  楊洛皺著眉頭思忖了片刻,似是對此問題顯得有些為難,但最終還是神秘兮兮的給出了答案,“是通過一種祖傳秘術!”

  語氣頓了頓,見趙山河跟唐野都是一臉發懵的看著自己,旋即他又有板有眼的解釋道:“其實也就是通過一個法陣!原本這個法陣呢,是在煉丹、煉藥時用來提高成功率的,但若是用來輔助修行,同樣也可以起到拔苗助長的效果,只不過就是有些太燒錢啦,每啟動一次,都需要消耗大量靈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玩得起的。”

  “通過一個法陣來輔助修行,便可起到拔苗助長的效果?你確定當真不會損壞修行根基或是留下后遺癥?”唐野瞪大一雙美眸,問道。

  而趙山河看向楊洛的眼神也好像是在看怪物一般,滿是難以置信。

  “當然不會!”

  楊洛倒是回答得很有底氣,“不都說了是祖傳秘術么,自然是經過一代代人反復推敲過并且驗證過的。哎,不過呢,就是有些太燒錢啦。”

  這下,唐野沉默了良久,才斟酌著開口,“嗯,只要此法是安全的,即便多燒掉一些靈石又何妨!楊洛,你這法陣……等有空時可以教教我么?”

  楊洛連忙搖頭,“不行不行,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秘術,只傳男!不傳女!”

  趙山河一聽,立馬湊了過來,“那教教我成不?”

  楊洛再次搖頭,“不行不行,非本族嫡系子弟也不能教。”

  見趙山河跟唐野都是流露出一副很失望的神情,跟著他忽又神秘一笑,補充道:“雖說按照老祖宗定下的規矩呢,這法陣是不能教給你們的,但卻并不妨礙我們共享此法陣來修行,這趟出來,要是我們能賺到足夠多的靈石回去,以后就是天天呆在法陣里修行也未嘗不可嘛。”

  聞言,趙山河先是一怔,旋即狠狠在楊洛胸口上捶了一拳,說道:“夠兄弟!我就說嘛,你這家伙什么時候變得那么小氣啦!”

  跟著,唐野也是在一旁心花怒放的言道:“楊洛,如果你真愿意將這祖傳法陣與我們共享,那我倆可真是欠下你一份天大人情呢。”

  三人相視而笑。

  這一刻,仿佛有一座名為‘友誼天長地久’的橋梁將他們三人緊密連在一起。

  此情此景,每每當他們日后回憶起來,都是那么的真摯與感動。

  可就在當前這種暖心氛圍下,唐野卻是突然很不應景的問了楊洛一句,“這幾天看你也沒少收獲靈石,你欠我的那二十萬上品靈石又打算何時還我?”

  “呃!你要是不提這茬兒,我都差點給忘了,都說好借好還再借不難,我現在就還,現在就還……”

  要說在欠債還錢這一理念上,楊洛的覺悟還是很端正的,他一邊略顯尷尬地說著,一邊從乾坤袋中取出大把大把的靈石聚堆在腳下。

  而唐野也不客氣,直接是將那一塊塊色澤飽滿的靈石盡數收進了自己的乾坤袋。

  直至夠了數,他二人才相當默契的罷了手,就好像之前什么事兒都沒發生過似的,各自別過頭去,神情愜意的欣賞起這片璀璨星空。

  不過,趙山河卻好似很難理解這二位此時的心境,當下左瞧瞧,右瞧瞧,最后也跟著望向天上那一顆顆也不知有多好看的星星。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