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98章 欠老夫一個道歉
  “黑鴉妹妹,你在經歷過這次浴火重生后,可是發生了很大變化啊,還有……你這身裝束也挺別致哈。”

  在確定了黑鴉已成功闖過生死關,楊洛這會兒才有心情仔細打量起黑鴉。

  這哪里還是自己從前認識的那個小女孩,曾經的小女孩,現如今已完全變成了明眸大眼、身材火辣的青春少女,且身上的裝束也非常特別,就好像是由禽類羽毛量身拼湊而成一般。

  當然,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在經歷過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后,黑鴉身上的衣物早已被天雷劈成了飛灰,總不能光溜溜的來面對眾人吧?

  然而,聽他這么一說,邊上的蛇小寶也跟著反應過來,望向黑鴉的眼神中,除了訝然之外,不由還略帶著那么少許自卑感。

  現下的黑鴉,無論是身形樣貌,還是血脈傳承,都得到了全面進化,這在蛇小寶看來,雖然是發自內心的替黑鴉感到高興,但一想到自己的現狀,不免就有些頹然了。

  目前的他,因體內先天隱患未除,只能幻化出一個小男孩的模樣,且自身實力也因種種桎梏,尚不能完全施展出來,這樣的他會不會被當前的黑鴉看不起或是嫌棄呢?

  他不確定!

  甚至是為此感到了堪憂!

  似是讀懂了他此刻的心思,黑鴉甜美一笑,便問他,“小寶,你這又是怎么了?看你這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難道就一點也不為我的成功進化而感到高興么?”

  “不不不,其實我是為你感到很高興的,只是……”

  蛇小寶立馬否認,但說著說著,卻又說不下去了。

  黑鴉舉步來到他的跟前,依舊是如往常一樣,自然而然的拉起他的一只小胖手,柔聲說著,“小寶,其實即使你不愿說出來,我也能猜到你現在是怎么想的,但我只想問你一句,你是對你自己沒信心呢?還是對我沒信心呢?”

  蛇小寶一聽,忽然將黑鴉的小手握得更緊了,情緒上也頗為激動,“難道……難道現在的你就真的一點也不嫌棄我么?”

  “嗯,只要你愿意,以后我們就再也不分開啦。”黑鴉深情款款的給出了回答。

  這時,邊上的楊洛有些頭皮發麻的抓了抓頭發,開口打斷了這二位的煽情,“喂喂喂!我說你們倆還能不能再肉麻一點了,接下來我們可是還有很多事要去做的。”

  見蛇小寶和黑鴉都向自己投來一個厭惡的眼神,跟著他又嘿嘿一笑,有些心虛的說:“你倆都這么看著我干嘛,我們都在這兒度過幾天時間,真要是引起外面那些人的懷疑,等我們出去后,又要如何跟他們解釋得清楚呢?再說了,目前我們對外面的情況可是一無所知,真要是風季已經提前到來,總要多留出一些時間,提前做好跟沙匪開戰的準備吧。”

  在聽了楊洛后面說的這番話,黑鴉和蛇小寶這才雙雙流露出鄭重之色。

  尤其是蛇小寶,似乎對此事更為在意,當即也沒搭理楊洛,而是轉向藥康詢問道:“藥前輩,如果是一頭極品妖獸‘雙頭火靈蛇’,您覺得適合我奪舍么?”

  “雙頭火靈蛇?”藥康捋著胡須,輕聲低語。

  而這時的蛇小寶倒是規矩得很,并沒有出聲去打擾藥康的思考,但那一雙充滿期待的眼神,卻是出賣了他本心的迫切。

  然而也沒讓他等太久,藥康便又悠悠開口,“這個嘛……具體還真不好說,不過呢,你們畢竟都是同為常莽巳蛇一類,若是它的修為已達到元嬰境,或許倒也未嘗不可一試。”

  “嗯。”蛇小寶重重地點頭,隨即又催促楊洛說:“楊洛,其實你說得也很對,我們的確是應該提早做足準備,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找外面的人商議一下吧。”

  說話間,他還向楊洛不停地眨著眼睛,似是在暗示什么。

  楊洛何其聰明,自然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蛇小寶的暗示,連忙點頭附和道:“嗯嗯嗯,確該如此!確該如此!大師兄,那我們這就先行告辭了。”

  說著,便要動用意念與丹圣玉蝶取得溝通,卻不成想,竟被藥康生生給打斷了,“先等等!你們都已經在這里呆了三天,想來也不急于這一時半刻。”

  “呃,莫不是大師兄還對我們有何叮囑么?”

  很顯然,楊洛這是在揣著明白裝糊涂嘍。

  不久前,他和蛇小寶都是誤以為黑鴉已殞命在天雷之下,當時把所有一切罪過全都怪在了藥康身上,而胸懷大度的藥康卻并沒有為自己辯解什么,可這不辯解卻并不等于不在乎,這會兒黑鴉已然有驚無險的完成了首次進化,藥康肯定是想要在這件事上討個說法。

  “哼!少跟我這兒裝糊涂!你倆方才不是還同仇敵愾的對老夫虎視眈眈么,眼下就這么一走了之,未免有些說不過去吧。”

  見楊洛和蛇小寶都在那兒耷拉個腦袋不出聲,藥康攏須一笑,也不知是真的心情好,還是怒極反笑,“你們兩個,是不是欠老夫一個道歉呢?”

  “大師兄,是我們錯怪您了。”

  “對不住了,藥前輩。”

  倆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開口認錯,這認錯的態度倒是相當誠懇。

  隨后,黑鴉也跟著在一旁向藥康求情,而他們倆則是你一言我一語的把好話說盡,這才總算是征得了藥康的原諒。

  當然,對于這三個小家伙心口不一的敷衍說辭,藥康也是心里有數的,要不是礙于自己這長輩身份,且又習慣了耳根清凈,他才不會就這么輕易算了。

  是以到了最后,也就成了你敷衍我、我敷衍你的結局。

  當他們三個灰溜溜的離開了丹圣玉蝶、重返地下礦脈洞穴入口處時,外面的天色已然過了晌午,但這火辣辣的日頭炙烤在這片無邊大漠上,卻依舊是讓人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

  楊洛用一只手遮擋在眉沿上,望著身前幾步遠的流沙地,感嘆道:“哎,這么荒涼的地兒,誰又能想到在這下面竟藏有一條礦藏豐富的靈石礦脈呢,哦對了,待會兒要是有人問起這幾天咱們都去了哪里,你們倆可千萬要記住,一定要按照之前咱們商量過的理由去回答,知道么?”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只管放心吧。”

  回答他的,是蛇小寶的聲音以及一股大力。

  楊洛只覺得背后被人用力推了一把,當即一個趔趄,便是踉踉蹌蹌的沖進了流沙地,而后腳下一空,人就已經被流沙一瞬間吞沒,好在他下意識的就抓住了一條繩索,這才沒落得個狼狽不堪的下場。

  “楊洛!你這家伙近幾天都去哪了?”

  腳才剛一著地兒,一個熟悉的聲音便從不遠處傳來,不是趙山河又是誰。

  “山河!今兒怎么這么消停,她們又都去哪了?咳咳咳咳……”

  楊洛抬手在自己身上胡亂拍打幾下,頓時被彌漫的沙塵嗆得咳嗽幾聲,但卻并不影響他的好奇。

  因為在這空曠的礦洞里,叮叮當當的聲音已經停了下來,跟著他又補問了一句,“山河,莫不是大家都很擔心我們遭遇了意外,全都到外面找尋我們去了?”

  聞言,趙山河登時翻了個白眼,有些嫌棄的回道:“切!你這家伙自從來到這里以后,就整天神出鬼沒的玩消失,大家早都已經習以為常,誰會關心你這家伙干嘛去啦。”

  “那……那這會兒她們又是去哪了呢?”楊洛眉頭微蹙,似是有些想不通。

  “發現好東西了唄。”趙山河甕聲甕氣的回了句。

  “好東西?什么好東西?”

  這下,楊洛是越發感到好奇不已了。

  不過呢,趙山河卻是有意在吊他的胃口,居然就不搭話了。

  楊洛眼珠一轉,便戲謔道:“山河!你這家伙該不會是在誆騙我吧?要真是發現了什么好東西,你還能留在這里?”

  “愛信不信!”

  趙山河愛搭不惜理的回以四個字,看他那一副胸有成竹的嘚瑟樣,倒還真不像是在扯謊。

  然而也就在這時,自他們頭頂上方傳來了一陣‘嘩啦啦’的響動。

  二人抬頭一看,正是蛇小寶跟黑鴉穿過了流沙地,順著兩條繩索滑落而下。

  當他們倆也來到楊洛跟趙山河近前時,楊洛自然是沒什么可大驚小怪的,可趙山河卻不禁有些吃不準了,盯著黑鴉看了好半晌,才狐疑的問出口,“這位是……”

  “山河哥哥,我系黑鴉呀!”

  黑鴉沖著趙山河嘻嘻一笑,自報身份。

  “你是黑鴉?不可能!這不可能吧!”

  趙山河當即語無倫次的后退了幾步,似是很難接受這一事實。

  緊接著,楊洛便主動接過了話頭,將黑鴉是如何感應到自身突破前兆,后又是如何一舉突破進化的過程,囫圇半片的講了一遍。

  盡管這里面的真實情節相對較少,但卻勝在講得繪聲繪色,差點把他自己都給說信了,把趙山河聽得是那叫一個五迷三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