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96章 黑鴉沖關
  次日一早,兩間木屋的房門幾乎是同時被推開。

  楊洛舉步邁出房門外,先是歪著腦袋偷瞄了眼精神氣爽出門的大師兄,后又瞄了眼正在青冥鼎中活受罪的黑鴉,以及正守在鼎外打瞌睡的蛇小寶,便一路小跑著奔出了院外,徑自朝遠處山林間跑去。

  經過徹夜研讀,他已經按照大師兄的提示,當先著手對這‘草木識藥篇’的上卷反復看過好幾遍。

  要說在這上卷中記載的藥草、靈材種類之多,沒有上千種少說也要有幾百種,而且這些花花草草的藥理和藥性還都各不相同,極難區分,光靠死記硬背,是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盡數掌握的。

  是以,他才決定盡早去找到實物進行逐一比對,從而讓自己更為深刻地記憶下來。

  眼下,距離每年風季到來之期越來越近,葵姐指不定哪一天就會通過傳音玉簡跟自己取得聯系,到時候和沙匪之間的一場惡戰也是在所難免。

  但在事后,向葵姐給出個交代卻也是無法逃避。

  而大師兄又打定主意要栽培自己,所以盡可能在這幾天里讓自己多了解些關于煉丹煉藥方面的入門知識,還是很有必要的,最起碼到時候與人說道起來,總不至于一問三不知,那就不免太過難堪與沒誠意了。

  盡管他也很想每日里像趙山河、唐野一樣,除了吃飯、修行,便是抓緊一切時間中飽私囊,不過打從今天起,怕是再也沒那個閑工夫了,辣么多種類的藥草、靈材都在等著他去逐一辨認,光是想一想,就讓他感到一個腦袋兩個大。

  可這,恰恰又是他自己選擇的不歸路。

  既已拜入藥門,總不能對煉丹煉藥一竅不通吧?

  那樣一來,豈不有損師父‘藥如來’他老人家的千古美譽!

  況且,大師兄還對自己抱有極大期許呢。

  正是抱著這樣的心態,他一路小跑著奔向了遠方樹林,尋找起那些適應生長在樹林間的各種藥草、靈材,當遇到不確定時,偶爾也會參研一下‘草木識藥篇’,那一副癡迷而又執著的神情,當真像極了對某種領域十分刻苦、專注的求學者。

  直至到了晚上,他才依依不舍的離開那片樹林,順便還帶回幾株奇異花草去請教藥康。

  在經過藥康的一番指點后,他這才返回到屬于自己的那間木屋,一邊吃著干糧,一邊繼續埋頭苦讀,直到深夜,方才打坐入定,緩解一天來的疲勞。

  次日一清早,天色還蒙蒙亮時,他便從打坐中醒來,簡單洗漱一番,邊吃著干糧,邊朝院外疾行而去。

  不過,當他行至院門口處,卻又折返而回,先是往青冥鼎中瞄了一眼,后又在打瞌睡的蛇小寶后背上狠狠拍了一下,這才一溜煙兒似的跑出院外。

  待到蛇小寶反應過來時,本也想發飆一通,可又擔心會打擾到閉死關的黑鴉,是以,也只能是眼看著那個可惡的欠兒登逃之夭夭。

  經過昨晚上大師兄的一番指點,當再次來到這片樹林間時,他明顯對一些藥草、靈材的印象加深了許多。

  不過,‘草木識藥篇’中記載的藥草、靈材種類何其之多,要想全都像大師兄那樣掌握得滾瓜爛熟,爛熟于胸,只怕少說沒個三五年之功是做不到的。

  畢竟這里面的學問跟門道,是需要通過長年累月去慢慢積累和摸索,要想速學成才,決計是不可能的。

  譬如,就像他今日遇到的情況一樣。

  由于喜陰喜林的藥草、靈材也就那么百十來種,而昨日里他又過于用功,大多都已找了出來,今日若再想找出這百十來種之外的,自然也就極為困難。

  無奈之下,他只好是轉移陣地,跑到或山澗中、或懸崖上、或湖畔旁去碰運氣,好在這座丹圣藥谷里的資源足夠充分,這才又被他找到了四五十種。

  當晚,他將自己分不清的幾種藥材逐一向大師兄進行請教,后又提出了自己目前遇到的難處,結果卻被藥康沒好氣的訓斥一通,批評他的心性過于浮躁,什么事都想要急于求成……

  不過呢,從這位大師兄的言語間卻也能隱約聽出幾許欣慰與偏愛的味道,想來也是被他這個小師弟付出的勤奮和努力給感動的吧?

  姑且不管藥康有沒有動過這樣的念頭,反正他楊洛是這么認為的!

  一夜無話。

  第三日,他依舊是勤快的起了個大早,來到一處深不見底的水潭之旁,手腳麻利的脫了個精光,撲通一聲躍入水中,很快就沒了影子。

  良久后,水面先是咕嚕嚕冒出一連串水泡,跟著嘩啦一聲水響,他又從水下冒出個頭來。

  上岸后,連衣服都沒顧得上穿,就急切地從乾坤袋里取出一小堆藥草擺弄起來,那一張略顯稚嫩的年輕臉龐上,還掛著知足的笑,就好像在擺弄著一件件稀世珍寶似的。

  按照大師兄接連兩晚的悉心教導,有的草木喜愛生長在叢林間,有的草木喜愛生長在沙漠里,有的草木則是生長在深水下、冰川中、火山旁,乃至巖漿深處……

  故而,他才有了今早上的心血來潮,專程挑選了這么一處深水潭來驗證。

  “想不到在這深水之下,竟還真有這么多珍奇異草啊。”

  擺弄了好半晌,他忽然感慨發聲,旋即才穿好衣服,原路折返而回。

  今天,可是個很重要的日子。

  正是黑鴉閉死關的最后一日。

  據大師兄估算,在今日晌午之前,黑鴉不論成功與否,都應該會有個結果。

  當他急匆匆返回院落時,除了藥康和蛇小寶之外,連那兩個充當苦力的大塊頭也都在場,而正在青冥鼎中飽受煎熬的黑鴉則是依舊沒有醒過來,且看那承受痛苦的程度,似乎還要比前兩天更劇烈了。

  “喂,小寶,你說黑鴉能熬過這一關么?”他湊到蛇小寶身邊,低聲耳語。

  但蛇小寶卻連搭理都沒搭理他,那一雙深情款款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是落在黑鴉身上,就仿佛黑鴉所承受的每一分痛,他也都能感受得到一般。

  “哎!難得小寶如此這般用心,但愿這小丫頭能熬得過去吧。”

  楊洛暗自在心中感嘆,便也不再自討沒趣,跟著也在一旁默默等待起來。

  這一等,便是將近一個時辰。

  正當他覺得無聊時,突然間,青冥鼎中的黑鴉倏地睜開雙眼,那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眸中透著無比堅毅的神色。

  旋即,她的一雙小手便在其身前接連結成幾個法印,最后定格在小腹丹田處,目露虔誠,只待生死那一刻的到來。

  置之死地而后生!

  這也是三足烏鴉后裔覺醒體內古老血脈的唯一途徑。

  下一刻,在這原本不分白晝、黑夜的天空上,竟是泛起了黑壓壓的烏云,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宛如末日即將來臨一般。

  而也就在這時,黑鴉沖著鼎外的蛇小寶擠出了一抹淡淡微笑,好像還輕聲說了句什么,但卻被那滾滾雷聲所掩蓋。

  緊接著,她又再度閉上雙眼,眼角旁緩緩流淌下兩行淚水。

  或許連她自己也都很清楚,成功的希望何其渺茫,可是她身為三足烏鴉的后裔,自從離開族群的那一天起,就肩負著返祖歸宗的使命,只要還尚有一線希望,她都要去嘗試。

  而這,就是她的命。

  倘若選擇了自私的逃避,或許她的下半生也將會很幸福,因為她已經遇到了自己想要的幸福,可這份天賜良緣,卻又太過奢侈,在族群的使命面前,她根本無法說服自己,輕言放棄。

  而此時此刻,蛇小寶滋生在心里的苦又何嘗比黑鴉的少呢。

  他打小父母雙亡,身患遺傳絕癥,與二叔常云龍相依為命,可二叔的性格卻又過于孤傲,雖也很疼愛自己,但卻更在意自身實力的提升,經常外出去尋訪名山、大川,找強者打架,到頭來還因為一場賭約輸掉了自由。

  后來,就在他最絕望的時候,遇到了楊洛跟藥康,幫自己想出了根治遺傳絕癥的法子,雖也對自己有恩,卻終究只是恩人和苦主之間的關系。

  再后來,好不容易才遇到了跟自己談得來的紅顏知己,這才讓他總算是找回了些許自我。

  而眼下,這位紅顏知己正在試圖沖破生死關,他又怎能做到無動于衷?

  可這一切的一切,又能怪得了誰?

  要不是你自己逞強,主動要求返祖歸宗,再或者多聽聽我的意見,何至于用自己的性命去賭呢?

  如果在你沖關的過程中失敗了,可有想過我的感受么?

  他雙手十指緊扣,默默向老天祈禱,希望老天爺能念在黑鴉心地純良的份上,不要降罪與她,如若非要降罪不可,他蛇小寶也愿意同黑鴉共患難啊……

  也不知是不是這番祈禱真的起到了作用,天上黑壓壓的烏云竟逐漸變淡了許多,甚至從那厚實的云層間,還隱隱透出一束光來,照落在黑鴉身上,是那么的神圣無暇。

  本以為這是一個吉兆,卻不想就在下一刻,接連又有幾道光束從云層中射出,分別是紅、綠、橙、青、藍、紫六種顏色,再加之先前降下的白光,這七色光全都落在黑鴉身上,頃刻間,讓得黑鴉的面部表情變得扭曲起來,身體也跟著時不時地痙攣著,就仿佛大禍臨頭一般。

  “怎么……怎么會這樣?!”

  蛇小寶頓時把雙眼瞪得溜圓,原本勝利在望的笑容也一瞬間僵硬在那里,忽地偏過頭,看向負手而立的藥康,后又轉向楊洛急切地懇求道:“楊洛,你快求求你大師兄,讓他想想辦法救一救黑鴉吧。”

  “這……”楊洛一陣犯難。

  倒也并非他是個無情無義之人,只因他心里面很清楚,憑借自己的三言兩語,要想在這個時候勸動大師兄改變主意,放棄修復青冥鼎的執念,只怕是沒可能的。

  倘若小寶知道了大師兄的老謀深算,黑鴉再有個三長兩短,有沒有可能當即就會跟大師兄反目呢?到時候,估計連自己這個‘幫兇’也逃脫不了干系吧?

  “楊洛,你還在猶豫什么呢!快求求你的大師兄啊,算小寶求你了!”

  許是一時急得過了頭,蛇小寶說著說著,竟是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小主人,算小寶求你了,快求求你大師兄,讓他救救黑鴉吧,再晚……可就真的來不及了。”

  說到最后,他已然是泣不成聲,可見這是把最后一絲希望與尊嚴全都交了出去。

  “大師兄,您看……”楊洛為難的看向藥康。

  而藥康卻是沉默了半晌,突然爽朗一笑,說道:“放心,如果說之前只有五成把握,那么現在至少有七八成把握,若你們不想讓那小丫頭悔恨終生,最好還是安靜地等在一旁,不要令其分心。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沒人可以幫到她,只有她自己才能自救。”

  這話聽上去似乎是在說給楊洛和蛇小寶聽的,但對于青冥鼎中的黑鴉,同樣是很受用,令得其面龐上的痛苦之色一下減輕不少,盡管身體依舊還在不受控制地痙攣著,但其堅毅的心態,卻要比之前更頑強了許多。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