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92章 巴拉特脫困
  其實楊洛也很清楚,他這把佩劍可是出自于煉器宗師石長老之手,雖說只是一把很普通的下品法器,但若想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用普通火焰將其融化,那也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另外,蛇小寶跟黑鴉的震驚程度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尤其是后者,身為三足烏鴉后裔,天生就對極陽之地很敏感,對于三昧真火中任意一種本源火種,更是有著與生俱來的界定。

  更為確切地說,這三昧真火本就是屬于三足烏鴉先祖守護的圣火,只不過隨著歷代族群的興衰、更迭,經過一場場血與淚的種族大戰,在很久以前,便已被外來入侵者強取豪奪,散落各地。

  如今能重見這空中火降世,雖只是本源火種之一,但黑鴉對此的重視,卻也是不可言喻的。

  要知道,她之所以會同蛇小寶一見如故,整天屁顛屁顛的纏著蛇小寶寸步不離,本就是對‘常莽巳蛇’的妖域空間產生了覬覦。

  她曾聽族中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老說過,要想讓體內古老而又純正的血脈真正復蘇,首先第一步,就是要修成妖域空間,而今,族中圣火已然不復存在,那么要想邁出這一步,就只能是靠自身機緣造化了。

  當時,黑鴉也曾向這位長老請教過,詢問這機緣造化指的是什么》

  而那位長老則是很明確的答復她說,一來是集齊三大本源火種,重塑圣火,通過圣火來涅槃重生。二來便是盡可能與已經修煉出妖域空間的妖修成為朋友,然后問出修行秘法,或也可行。

  自那以后,黑鴉便和其他族人一樣,被族中長老派出來歷練,順便尋找那三大本源火種的下落,直到遇見蛇小寶,總算是讓她抓住一絲希望。

  是以,她便想也不想的與其成為了朋友。

  然而讓她感到竊喜的是,蛇小寶竟對她很真誠,才認識沒幾天,居然就把自己是如何修成妖域空間的方法如實相告,但同時也將弊端一并奉告。

  原來,竟是通過鬼修之法才修煉而成,一旦修成,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大,非但內丹將會日漸枯竭,修為也會每況愈下,到頭來實在是自食惡果的死局。

  黑鴉在獲悉這一秘法后,不禁是對蛇小寶的真誠既感動又憐憫。

  感動的是,對方竟愿意將自身隱秘跟自己這么個剛認識不久的朋友分享。

  憐憫的是,對方身世竟也同自己一樣可憐,打小父母雙亡不說,且身患惡疾,命不久矣。

  當然,蛇小寶往往在某些時候還是很睿智的,并沒有將藥康已為自己想到了除去后患的辦法如實坦白。

  這一來嘛,是考慮到藥康和楊洛或許都不希望丹圣玉蝶的秘密被泄露出去。

  這二來嘛,自然是為了博取黑鴉這個異性伴侶的同情心,繼而想要將其長久留在身邊。

  “藥前輩,通常在極陽之地附近,必然會有一處極陰之地,按理說,若是破壞了陰、陽兩地任意一處的正常運轉,必將會導致陰陽失衡,降下大災難,而您既已取走了這極陽之地的源頭‘空中火’,卻又為何會安然無事呢?”

  當確認了青冥鼎中確是收容了空中火的本源火種,黑鴉有些疑惑的看向藥康,問道。

  藥康攏須一笑,老神在在的回道:“你這小女娃既也知道陰陽失衡才會降下天災,那么可曾有想過,要是我們將這極陽之地與極陰之地的源頭全都取走,那又會怎樣?”

  “這樣的話……便不會導致陰陽失衡、降下天災了么?”黑鴉有些不確定的低語。

  藥康微微頷首,語氣卻很篤定,“不錯,但卻需要在一個時辰內完成。否則,不論任意一處源頭不復存在,都將會導致失去平衡,因此我們也要盡快才行。”

  說完大袖一揮,便是帶上蛇小寶、黑鴉連同三足大鼎瞬間消失在原地。

  而楊洛只覺得胸口處的丹圣玉蝶動了動,便有一縷意念傳進了腦海,“小子,速去寒潭水下,盡快將那一棵地藏樹給取了吧,以免夜長夢多。”

  楊洛舔了舔嘴唇,當下便返回到了地底空洞,輕車熟路的穿過那一條通道,徑自走向寒潭,撲通一聲跳了進去。

  “楊小兄弟,都這么晚了,你這是……”

  巴拉特還沒來得及把話問完,楊洛的身影便已急不可耐的躍入寒潭。

  不過此情此景,落入巴拉特眼中,不由是感慨良多,“哎,想不到這小子竟把承諾看得如此重,還真是盡心盡力啊,難怪首領會答應和他這樣的年輕少年結盟,想來也是看清了他這重情重義、言出必行的本質吧……”

  ~~~~

  寒潭水下,有過一次前車之鑒的楊洛在下潛一段水域后,便立刻進入到丹圣玉蝶中,任憑那一塊玉璧自由落體。

  沒一會兒功夫,丹圣玉蝶便已輕飄飄的落在寒潭水底的冰面上。

  是的,就是冰面。

  而讓楊洛心心念念的那一棵地藏樹,也正是出產于這冰面之下。

  若純以肉眼去觀察,是根本無法看到的。

  哧啦!

  忽然,只見一簇半透明的銀白色火焰將玉璧完全包裹住。

  那火焰本來并無顏色,但在玉璧本身色澤的襯托下,卻是呈現出了銀白色,與厚實的冰面剛一接觸,便立刻將冰面灼燒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跟著墜落而下,途中再無阻礙,直達冰層底部。

  不多時,整座寒潭底部的厚厚冰層都開始有了融化跡象。

  先是那個被灼燒出的窟窿越來越大,而后蔓延開來,最后寒潭之底的所有冰封也都徹底不見,露出一棵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小樹來。

  這棵小樹只有兩尺來高,樹干如同羊脂玉般白凈,枝蔓猶如翡翠冰種般翠綠,而長在枝蔓上的果實,攏共有二十六顆,每一顆看上去都很不凡,散發著五顏六色的光暈,給人一種很不真實的視覺沖擊感。

  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

  它,便是生長在陰陽交界之地的獨有產物——地藏樹。

  而就在某一瞬間,這棵本不屬于凡間的地藏樹就那么原地消失了。

  與此同時,寒潭底部也一下沒了光亮,原本冰冷徹骨的水溫也開始逐漸回升變暖。

  良久后,忽有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現在水底,順手將那一塊玉璧撈起,往脖頸上一掛,然后便是緊跟在一連串水泡之后懸浮而上。

  直至‘嘩啦’一聲水響,那人在水面上露出個頭來,竟發現原本寂靜無人的寒潭周遭,此時正有一雙雙眼睛在注視著自己,不由很是納悶的問了句,“都這么晚了,你們都還在呀?”

  眾人依舊是保持沉默了好一會兒,待楊洛上了岸,趙山河這才替眾人問出了心聲,“巴拉特已經脫困了,你究竟怎么做到的?”

  “啊?已經脫困了么?那就好!那就好!”楊洛嘿然一笑,指了指身上濕漉漉的衣服,說道:“等我先去換身衣服,回頭再和你們詳談。”說完,便是立馬逃也似的沒了影子。

  “嘿嘿,你們先別急啊,回頭我那兄弟一定會把具體情況和你們說清楚的,天色都這么晚了,各自先都去睡吧,散了吧,散了吧。”

  隨后,趙山河也是緊跟著猴急似的離場,只把一眾好信兒的女性留下了來,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最后只能是各自敗興而歸。

  估計這一晚上,怕是有人要睡不著覺了。

  但又有什么轍呢?

  某人要是不想如實奉告,饒是你整天跟在人家屁股后邊問東問西,問長問短,人家就會告訴你了?

  “這家伙,還真是既可惡又可恨吶!”

  這是在場幾位女性對某人的一致評判與譴責。

  不過還真別說,倒還確實挺應景的!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