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80章 兄弟交心
  楊洛等人在返回營地后,并沒有各自散去,而是聚在一頂營帳中,籌劃起前往流沙之地的相關事宜。

  經商議,很快達成了統一共識,決定次日一早就開拔前往。

  “玲兒姑娘,有件事想請教你一下,可否方便單獨聊一聊?”

  “好啊,剛好我也有事要與你說。”

  散場后,見楊洛和白玲兒一同朝營地外走去,其他人還都沒往別處多想,唯獨唐野的反應顯得有那么點敏感,當即一臉不悅的小聲嘟囔著,“有什么事就不能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非要私底下去談么。”

  這時,趙山河在一旁打趣道:“呦呵,這話聽起來怎么有點酸酸的味道呢……”

  話到此處,見唐野向自己投來一個兇狠的眼神,立馬將后半句話卡在喉嚨里。

  但饒是如此,也把唐野尷尬得不行,再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是逃也似的離開。

  “呵呵,看來還真是被你給猜中了!”

  隨即,珈藍微笑著扔下這么句話,便也跟著邁步而去。

  趙山河搔了搔后腦勺,難以理解的自言自語,“這么明顯的事兒,難道真的很難看出來么?!”

  ~~~~

  再說另一邊,楊洛和白玲兒來到營地外止步,白玲兒直截了當地搶先開口,“先說說你要問我的事兒吧。”

  楊洛略一沉吟,便問道:“白姑娘,你可曾在數月前救過一個叫‘陸云濤’的年輕商人?”

  “陸云濤?”白玲兒柳眉微蹙,若有所思。

  跟著,楊洛又補充提示了一句,“就是那個曾被誤認成是海沙幫匪首的陸云濤。據說,當時是被人在自家商鋪里捅了十幾刀,城主府在接到報官后,只是帶走了兇犯,后來有消息傳出,是白姑娘你恰巧路過,這才保住了他的性命。”

  “哦,想起來了,原來是他呀。”

  白玲兒恍然,旋即又略顯迷茫的反問,“你找我要問的就是這事兒?”

  楊洛鄭重點頭,“這么說來,那個陸云濤當真還沒死嘍?”

  “是沒死。”

  白玲兒據實道:“當時雖然他傷得比較重,但好在都不是致命傷,只需立刻為其止住血,便可保住性命。”默了默,轉而又疑惑地問楊洛,“莫非你們倆之間有何過節不成?”

  “嗯,那個被城主府帶走的兇犯便是我。”楊洛不假思索的給出答案。

  聞言,白玲兒不由是一怔。

  盡管她也已經隱隱猜到了楊洛便是兇犯的可能,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楊洛居然會向她開誠布公的親口承認,“也就是說,數月前被人從法場上救走的那個死囚少年就是你嘍?”

  “嗯,是我。”楊洛索性坦誠到底。

  其實按照他以往的行事做派,像這種關乎個人隱私的事情,是決計不會對外去說的,但這會兒卻像是換成了另外一個人,精神狀態很是落魄與頹然,就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打擊似的。

  “你……沒事兒吧?”

  白玲兒弱弱的問詢,見楊洛沒精打采的默不作聲,隨即又道:“哦對了,剛好我也有事要與你說一下,你不是已經答應葵姐要幫她的族人解除先天詛咒么,我想如果有可能的話,咱們不妨先找到我爺爺,或許會更有把握一些。”

  “不必了,一切順其自然吧。”

  卻不成想,楊洛只是莫名其妙的丟下這么句話,便是不耐煩地邁步而去,但也還沒走出幾步,似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回眸淺淺一笑,沉聲道:“方才你我所說之事,還望白姑娘能替我保密,謝了。”言罷,便是自顧自地返回了營地。

  望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白玲兒不禁是一陣失神,似乎對這么個傷感少年的背后故事越來越感興趣了。

  不知不覺間,天色已然暗淡下來,篝火旁的談笑風生依舊,卻唯獨少了喜歡湊熱鬧的楊洛,不免顯得稍稍有些冷清。

  似是察覺到這場間氛圍少了點什么,唐野壓低聲音問趙山河,“山河,怎么一晚上都沒見到那家伙露面?”

  “呃!你說的那家伙又是誰呀?”趙山河顯然是在揣著明白裝糊涂。

  唐野黛眉一蹙,眼中登時充滿了羞澀與暴戾的情緒。

  見此,趙山河立馬將手中食物丟棄到一旁,起身說了句‘我這就去看看’,便直奔后方營帳跑去,而心里面卻在暗暗嘀咕著,“嘖嘖嘖,難道說有了心上人的女人都是這么瘋狂與野蠻的么,以后還是盡量離青春期女性遠一點為好。”

  當他大步流星的闖進一座營帳,恰巧撞見正在獨自一人發呆的楊洛,原本還想要調侃一番的活躍想法也因此而打住。

  跟著也不用他開口去問,楊洛便主動將自己和陳寒月之間的那點破事兒,以及自己曾是階下死囚的不堪經歷說了出來。

  而趙山河在聽完后,就仿佛早已知曉了這一切似的,竟對此一點都沒表現出意外跟好奇。

  “莫非,你早就對我的來歷一清二楚?”楊洛皺眉問道。

  趙山河點頭。

  “是你的家族勢力暗地里給你傳遞的消息?”楊洛試著再次問道。

  趙山河再次點頭。

  楊洛頓時一臉苦笑的罵道:“他娘的,當初你不是跟我說,你的家族正在走下坡路,好不容易才托關系把你送進昆侖仙宗的么?這么說來,你當時純粹就是在胡謅八扯、跟我扯淡呢?”

  趙山河砸吧砸吧嘴,不以為然的回道:“其實呢,這也不能全怪我呀,誰讓你這家伙鬼精鬼精的,要是把什么事兒都跟你透了實底,往后我還能有安逸日子么?不過,念在你對兄弟一片真心實意的份上,兄弟也順便幫了你個小忙,說來你還得感激兄弟才是。”

  “什么忙?”楊洛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趙山河神秘一笑,“難道你就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夏安是因何遲遲都沒有打聽到你的來歷?”

  “莫非……是你在私底下切斷了他的消息網?”楊洛后知后覺的猜測。

  “確切地說,是通過我的家族關系才讓夏侯海閉嘴的,不然就你的那點破事兒,早就被夏安當成把柄攥在手里。”

  趙山河坦言相告,隨即又有些擔憂的提醒了句,“不過你也要趁早做好準備才行,否則等到此番探險結束之后,估計那個夏安就會對你的出身和來歷了若指掌,到時你可有想過,又當如何是好?”

  “唉!還能如何是好,大不了就是魚死網破唄!”

  楊洛搖頭嘆息一聲,那一副沒底氣的樣子,就仿佛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一般。

  但越是這樣,趙山河反而越是對其抱有極大信心,“行了行了,這里又沒外人,你就少跟我裝了,這么說來,你是早有謀劃了唄。”

  楊洛干咳了兩聲,道:“其實也沒什么好謀劃的,現下即便是他想要往我身上潑臟水,也總要去問一問云龍堂主答不答應吧。”

  “嗯,這倒也是。”

  趙山河若有所思的點頭,忽然也不知抽了什么邪風,重重地在楊洛胸口上捶了一拳,道:“說來可真有你的,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那個蛇小寶應該是你提前安排到葵姐那里的吧?還有那兩頭瘋魔巨人,應該也是被你提前當作籌碼給放了吧?快跟我說說,你這家伙身上究竟還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對了對了,再就是你的修為,怎會提升得如此之快,該不會是你這家伙修煉了什么邪魔外道的法門吧……”

  這一晚上,兄弟倆可謂是無話不談,從帳內走出帳外,再從帳外回到帳內,就好像有聊不完的過往人生似的。

  不過在聊到一些相對敏感的隱私時,楊洛還是很有分寸,而趙山河作為一個忠實聽客,似乎也沒那么較真,任憑楊洛如何胡說八道,他都是給予完全信任的配合,這倒是讓得楊洛憋悶在心里的不愉快感覺輕松多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