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66章 皇族家事
  “咦?山河這會兒又去哪了?”

  在一片歡聲笑語中,唐野無意間發現之前趙山河的位置空了出來,不由好奇地問楊洛。

  “不用擔心,咱們這處營地周邊,到處都是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子弟,肯定不會遇到什么危險的,估計呀,指不定是跑到哪里放風去了。”

  楊洛嘴上雖是這么說著,但心里面也在暗自犯著嘀咕,白天丟了個黑寡婦,晚上又丟了個趙山河,這又算是什么事兒嘛。

  然則,此時的趙山河卻已來到城外三里的一片樹林間。

  “三伯,是您么?”

  望著站定在不遠處的那一道背影,趙山河試著開口確認身份。

  這人身穿一件寬大黑袍,背脊挺拔,頭發花白,即便只是一道背影,卻仍舊給人一種上位者的高貴氣勢。

  他緩緩轉過身來,宛如鷹隼般的眸子落在趙山河身上打量了一番,而后才悠悠開口,“想不到這才不到一年光景,你的修為竟已突破到筑基境初期,看來你爺爺的擔心真是多余了。”

  “三伯,原來真的是您!”

  當確定了此人身份,趙山河臉上立馬綻放出孩童一般的喜色,幾步上前,躬身行禮。

  “臭小子,跟你三伯還如此見外,你小子這是存心讓你三伯心里不痛快是吧。”

  那人抬手在趙山河肩膀上重重一拍,當即把趙山河疼得是齜牙咧嘴,“嘿嘿,三伯三伯,您下手輕點,侄兒這小身板可是經受不起您老人家這么蹂躪,對了,今年的賞金大會,三伯怎么親自過來了?爺爺的身體可還好吧。”

  “嗯,算你小子有心,也不枉你爺爺疼你一回。”

  那人欣慰的點頭,隨即才收回了寬大的手掌,說道:“山河呀,這一年來,你一直都在外面度過,可能對家里發生的事還一無所知,這一年里,你大伯的日子可是有點不太好過呀。”

  “莫不是又有哪一處邊關吃緊?還是……當朝文武百官又鬧騰出什么事來?”趙山河試著問道。

  “都不是!”

  那人搖頭嘆息一聲,道:“哎,年初就在你離家不久,你那當朝太子的大哥就莫名其妙得了一場怪病,后經太醫院御醫多次會診,性命雖是無憂,但卻是整日里渾渾噩噩,神志不清,跟你四哥當年的癥狀一模一樣。”

  “怎會這樣?難不成太醫院里的御醫都是庸醫不成!三伯,那后來呢?”趙山河眉頭緊蹙,一臉愁容。

  “是啊,當時你爺爺也是這么說的。”

  那人苦澀一笑,“后來,你爺爺派出了皇城修道院的所有人手,前往各地去尋訪名醫,這才好不容易求到一個藥方,而這個藥方卻還尚需一味藥引才能奏效,名曰:肉靈芝,可是這味藥引卻太過稀世罕有,連御藥園也只是有過記載,是以,你大伯才決定將這味藥引列為今年賞金大會的‘三鼎甲’皇榜任務之一。”

  話到此處,趙山河與他這位三伯的真正身份也不難被猜出來,正是出自于皇族。

  大殷王朝傳承至今,已經過十數位帝王的更迭,但要說在位時間最短的帝王,卻還要屬趙山河的爺爺、當朝太上皇,趙天一。

  趙天一自幼天賦異稟,且對修行之道十分鉆研,原本并無繼承帝位之心,奈何他這一輩的皇子當中,要么過早夭折,要么戰死沙場,最后就只剩下他這么個唯一子嗣,故而也就毫無競爭的坐上了帝位。

  然則,趙天一本人卻對這個皇帝一點都不感興趣。

  每日都要打理朝政、批閱奏章不說,到了晚上還要選妃侍寢、夜夜笙歌,這對于他而言,簡直就是備受折磨的煎熬。

  因此才登基不到一年,便把帝位傳給了嫡長子,而他這個太上皇,則是悄悄地隱退到幕后,成了當朝國師。

  不過,自從他讓位以后,各方勢力就開始蠢蠢欲動的生出謀逆之心。

  畢竟,當時的小皇帝年紀還尚淺,僅有二十幾歲,眼看著邊疆吃緊,戰事四起,他這個太上皇自然是不可能坐視不管,是以,只好假借當朝太師之名親自掛帥,到處南征北戰,平息叛亂,后又鼓搗出個皇城修道院來,朝野上下才算是得以安寧。

  趙天一共有五子,長子‘趙玄仁’繼承了帝位,二子‘趙玄義’、三子‘趙玄禮’、四子‘趙玄智’、五子‘趙玄信’也就成了當朝四位王爺。

  而趙山河便正是當朝四王爺‘趙玄智’的獨子。

  至于他的三伯,自然也就是三王爺‘趙玄禮’。

  “三伯,要是照你這么說,是不是只要找到了‘肉靈芝’,四哥的陳年舊疾也能一并給治好。”

  趙山河提到的四哥,便是趙玄禮的獨子,打小在他們這一輩的諸皇子當中,就屬他們倆走得最近。

  趙玄禮:“哎,這個可不好說,畢竟身患頑疾太久,即便能治愈,怕也需要靜養很長一段時間吧。”

  趙山河:“可不管怎么說,總算是有希望了不是!三伯,要是我大哥和四哥真的是得了同一種怪病,難道您覺得這正常么?”

  聞言,趙玄禮抬了抬眼皮,不耐煩地打斷道:“行了,正不正常都不是你該操心的事兒,還是說一說你小子吧,筑基丹又是從哪兒弄來的?”

  “呃……是朋友送的。”趙山河如實回答。

  “朋友送的?”

  趙玄禮頓時流露出一臉詫異之色。

  雖說以他目前三王爺的身份,要想弄來幾顆筑基丹倒也并非難事,可即使是他,也不會輕易拿這東西送人吧?

  見三伯趙玄禮那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趙山河也不禁是暗暗得意,心說本來我也是不信的,可事實本就如此嘛,是不是連您這位三王爺都要對我那朋友刮目相看呢。

  緊接著,他便把自己近一年來的境況講述了一遍。

  聽到最后,饒是心性沉穩如趙玄禮這般的人物都被震驚得不輕,“呃……山河呀,你跟三伯說實話,是不是私底下動用了皇族關系?這可是違背了你和你爺爺當初的約定啊,不然就僅憑你們兩個雜役弟子,恐怕還不足以成事吧。”

  這才不到一年光景,先后在修真界第一大派‘昆侖仙宗’組建了兩個公會,還開設了一間商鋪,還是用自己賺到的靈石托人去收購來的筑基丹,這事兒說起來容易,可真正做起來有多難,趙玄禮又豈會心里沒數。

  “三伯,既然我跟爺爺有約在先,就一定要靠自己闖出番名堂來,要是連這點骨氣都沒有,往后侄兒還能有什么出息。”

  趙山河在說這話時,眼神無比堅毅,那一副認真且又自信的態度,連趙玄禮都是頭一次見到,“好侄兒,難怪你爺爺會對你如此器重。”說著,還從袖中取出一個瓷瓶來,“原本,你爺爺是讓我順便給你送幾顆筑基丹過來的,不過現在看來,倒是用不著了。”

  “別介啊,既然是爺爺的一番心意,那我收下便是。”

  許是受到了某人的影響,趙山河這時也沒考慮那么許多,只是很理智的告訴自己,有便宜不占,那不就是相當于吃虧么!

  而趙玄禮見此,卻不由是一陣語塞。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