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63章 禍從口出
  目前,算上風老七在內的十六名神射手,剛好有二十名傭兵加入到楊洛三人的陣營。

  而對于這樣一股民間力量,楊洛三人也是相當重視,隨后便在城中選了一座門面較大的酒樓坐下來邊吃邊聊,以增進彼此了解。

  然而不經意間,鄰桌酒客閑聊的話題卻是令得他們不約而同安靜下來。

  “哎,最近這半年里,海沙幫的沙匪可真是越來越猖獗了,在城外打劫過往商隊也就罷了,更過分的是,居然連城中百姓都不放過,簡直就是一群臭名昭著的敗類啊。”

  “是啊,要是任憑這樣一股窮兇極惡的勢力壯大下去,往后還真不知道會釀成多少無妄之災呢。”

  “哼!要我說啊,這個海沙幫都已經鬧騰到這般田地,沒準哪一天,當今朝廷就會以雷霆手段將其剿滅,不信我就先把話撂在這兒。”

  許是沙匪之兇名、惡名實在太過招人厭惡與痛恨,經由這么一開頭,便是很快引起了周遭不少酒客、食客的同仇敵愾,一時之間,就如同是捅了馬蜂窩一般,反響好不強烈。

  可就在大家聊的一片火熱之時,角落里卻是傳出一聲很不和諧的冷哼。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一名黑臉大漢正目光森冷的掃視全場。

  這大漢虎背熊腰,膚色黝黑,體魄很是魁梧,坐在那里就宛如一座小山似的。

  而與他同桌而坐的另一人,則是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膚色白凈,氣質儒雅,與其形成了鮮明對比。

  “呵,三弟,不就是要個酒么,何至于如此呢。”

  “伙計,來來來,再上兩壇好酒。”

  后者和煦一笑,隨口解釋了一句,便招手示意伙計上酒,隨即又繼續同前者自顧自的吃喝起來。

  “切!這年頭還真是什么樣的人都有,如此魯莽的性子,去投奔‘海沙幫’做個‘沙匪’倒是再合適不過。”

  “行了行了,你就少說兩句吧,當心禍從口出。”

  “哎,可真是晦氣!那我們就聊些別的,聽說呀,最近‘蒼狼傭兵團’的人在大漠深處遇到了‘瘋魔巨人’,也不知是真是假。”

  “哈哈,連這種鬼話你都能信,真要是遇上了,還能有命活著帶回消息來?”

  “嘶……這倒也是啊。”

  漸漸地,原本有些冷場的氛圍又再度變得活絡起來,全然沒把這一段小插曲放在心上。

  本以為這件事兒也就這么過去了,卻不成想,那位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竟來到了他們這一桌前,主動敬酒、賠罪,“諸位,相逢即是有緣,方才都怪我那三弟一時性子魯莽,打擾了各位的酒興,在下替我那三弟向大家配個不是,還望勿要見怪。”

  言罷,還面帶微笑的為桌前每一位斟滿了酒水,而后先將自己碗里的酒一口飲盡。

  不過呢,饒是他的態度再如何謙卑與誠懇,卻也不可能換來在座每一位的好感與信任。

  畢竟這些人也都是常年行走江湖之輩,見慣了太多江湖險惡、爾虞我詐,在面對某些敏感性事物時,往往還是很理智的。

  是以,最后也就只有那么兩三人代表性的陪飲一碗,算是接納了這份陌生的友好。

  “諸位,若是有緣,我們江湖再見嘍。”

  那中年男子輕輕將酒碗放在桌上,便是招呼上黑臉大漢一同離去。

  隨即也沒過多久,只聽見‘嘭嘭嘭’三聲悶響,正是之前陪喝過那一碗酒的三人接連栽倒在桌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莫非是……那一碗酒有問題?”

  當有人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時,卻發現那個被懷疑的始作俑者早已是離開酒樓,不見了影蹤。

  要說那三個中毒之人看起來著實有點恐怖,才這么一會兒功夫,露在衣衫之外的皮膚就已呈現為淡紫色,且呼吸和脈搏都十分微弱,似乎隨時都有性命之憂。

  “這……這又是中了什么毒?”有人汗顏。

  “毒性如此強烈,想來一定是要人命的劇毒吧。”有人猜測。

  “他娘的,之前還人模狗樣的過來賠不是,想不到竟是笑里藏刀,唉,枉我們平日里走南闖北,自詡江湖經驗頗豐,怎么就這么粗心大意呢。”

  那三個中毒之人的同伴則是懊悔不已,可眼下即便是再后悔,也是追悔莫及了。

  這時,一名年輕女子從人群外圍走了進來。

  這女子面容姣好,穿著樸素,盡管看上去年紀尚淺,卻給人一種深藏不露的穩重感。

  “白姑娘!”

  那人第一時間認出了女子身份,原本沮喪的神情也一下轉為竊喜。

  要說這位白姑娘,在當地討生活的很多傭兵都對其不陌生,年紀輕輕,治病救人的本事就已是相當傳神,素來有妙手醫師之美譽。

  “白姑娘,我這幾位兄弟可還有救?”那人立馬急切地問著。

  “目前還不好說,但好在中毒時間尚短,盡人事、聽天命吧。”

  白玲兒一邊說著,先是在那三個不省人事的酒客手腕上搭了搭脈,跟著才從行醫袋中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針盒,打開針盒,聚精會神的開始動手施針。

  周遭一片寂靜。

  不多時,原本身體僵硬如尸體般的三人,竟是逐漸恢復了些許生命體征。

  隨后,白玲兒又分別給這三人喂下一顆藥丸,這才盡數收回銀針,起身開口,“性命算是保住了,但這蝎毒委實霸道得很,需要靜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完全康復,讓他們多注意休息。”說完,便是頭也不回的邁步出了酒樓。

  至于剩下的爛攤子,自然也就跟她無關了。

  還真是個心地善良、不愛多話的奇女子!

  再說楊洛這一邊,他們這一桌人可是親眼目睹了整件事的經過,對于整件事的起因,倒也不難捋順出個大概。

  只是,那個投毒之人的真正身份尚且還無從確認。

  但有一點卻可以肯定,必然與海沙幫有著密切關聯。

  否則,又豈會只針對污蔑海沙幫的一桌人投毒害命呢。

  “伙計,結賬。”

  “伙計,給我們也結賬吧。”

  趕上這么一檔子事兒,任誰也沒心情在這里多待下去,楊洛將一錠銀子放在桌上,本也打算結賬走人,可偏生就在這時,邊上的黑三卻是忽然開口言道:“諸位,你們可有誰看見我的搭檔‘黑寡婦’了么?”轉而又詢問黑鴉,“丫頭,你們倆坐得最近,難道連你也沒注意到么?”

  “叔父,姨娘她……適才就已經離開了。”黑鴉眨眨眼,略顯遲疑的給出了答復。

  黑三:“什么?適才就已經離開了!那你又為何現在才說!”

  黑鴉:“是……是姨娘不要我聲張的。”

  黑三:“糟了,肯定是被她發現了什么,難道是……蝎毒!”

  “三哥,可是遇到什么事兒了?”楊洛不明所以的問了句。

  黑三搖了搖頭,輕嘆一聲,“哎,你們或許有所不知,我那搭檔的丈夫便是身中這蝎毒而亡,如今恰巧讓她遇上懷疑目標,自然是不會輕易錯過。可適才你們也都看到了,那二人絕非善類,且其中一人還是個用毒高手,她這一去,怕是兇多吉少啊。”

  “要不,我們立刻分頭去找找?說不定尚有一線挽回的希望呢。”楊洛提議。

  黑三略一思忖,旋即便向桌前眾人一抱拳,“那就拜托各位了!”

  就這樣,一眾人出了酒樓后,便立馬分散開來,開始在城中大街小巷上找尋起‘黑寡婦’的蹤跡。

  “唐姑娘,黑鴉就先由你來照顧了,回頭我們城外營地見。”

  “對對對,回頭我們城外營地見。”

  楊洛跟趙山河先后扔下這么句話,便也跟著沒了影子。

  “哼,不就是照顧個孩子么,至于讓你們倆費盡心思來逃避么?”唐野暗自在心中腹誹。

  許是察覺到了她的沮喪神情,此時正和她手牽手的黑鴉輕聲開口,“野兒姐姐,是不是黑鴉給您添麻煩了?”

  聞言,唐野心下一軟,不由露出一抹苦澀的微笑,“黑鴉妹妹別多想,姐姐照顧你是應該的,又怎會嫌麻煩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