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61章 邊陲小城,另有一番別樣風土人情
  象城,坐落于西部邊陲的大漠與綠洲交匯之地。

  早先時也被稱之為‘沙城’,后因綠洲地帶每年都在遞減,城中百姓惶惶不可終日,故此朝廷為了撫慰民心,這才將其賜名為‘象城’。

  象之一字,本就可以理解為‘氣象萬千’之寓意,用來概括沙漠氣候是再合適不過,但在傳統習俗中,‘象’又有‘祥’之諧音,同樣也包藏著‘祥云瑞彩、國泰民安’之深意。

  由此可見,對于這么一座邊陲小城的民生,朝廷也是極為用心與重視的。

  再后來,也就是十六年前,朝廷在皇城修道院組建之初為這里派駐了守城軍,并將此地定為每年‘賞金大會’的集結地之一。

  自此以后,這座邊陲小城也就另有一番別樣風土人情,尤其是外來的旅者、商隊、傭兵不勝其多。

  最近這幾日里,由于賞金大會召開在即,陸陸續續已有不少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的隊伍趕來集結,城中大街小巷上,盡是一片熙熙攘攘的繁華景象。

  按照歷年朝廷定下的規矩,凡修真子弟只允許到城中觀光,不得在城內留宿。

  這也是考慮到盡可能不去打擾百姓的民生。

  于是在這城墻之外,也就多出了一頂頂帳篷。

  但對于一些上層人物來說,城主府還是會格外關照的。

  比如各方修真宗門亦或是修真家族的領隊,往往都會被其安排到城主府來居住,以盡地主之誼。

  今日,由于是賞金大會集結前的最后一日,因此從一大清早開始,夏侯海這個城主就沒能得閑,不過像這種結交各方梟雄的機會,他也是倍感珍惜,一直忙碌到將近晌午,總算是等來了昆侖仙宗一行的到來。

  “東叔,今年您怎么親自過來了!”

  夏侯海早已在城外等候多時,當即一臉切熱的上前恭迎。

  “小海啊,還不趕快過來拜見云龍堂主、方閣主……”

  “拜見云龍堂主、拜見方閣主……”

  能讓夏冬都如此在意的人,夏侯海身為晚輩,自是不敢怠慢,跟著又在夏冬的引薦下,逐一向幾位隨行長老見禮后,便是親自引領著一眾人進了城。

  至于昆侖仙宗同來的眾弟子們,則是同其他修真宗門的待遇一樣,被安排到了城外安營扎寨。

  “呼!看來這個夏侯海還真是有些健忘啊。”

  楊洛早已做好了最壞打算,卻不成想,居然就這么輕而易舉的蒙混過關。

  “喂!方才就見你這家伙心不在焉,在想什么呢?”趙山河一邊搭建著帳篷,一邊問楊洛。

  而被這么一問,楊洛也立馬從發呆中回過神來,“沒什么,就是想起了曾經一些往事。”

  這時,正在一旁監工的唐野突然開口催促道:“喂!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抓緊點時間,等會兒我們還要去一趟城里轉轉呢,要是去晚了,那些優秀的傭兵可就沒得雇傭了。”

  “傭兵?難道……我們還需要雇傭傭兵么?”楊洛眨眨眼,似是頗為不理解。

  “當然需要。”

  唐野很認真地回道:“這次我們雖然帶來了兩百人,人手是足夠用了,可在賞金大會前期,卻要前往大漠深處去探險,如果沒有閱歷豐富的傭兵同行,對于一些未知兇險,我們又能知道多少呢。”

  “那我們還等什么呢,現在就去城里轉一轉唄。”

  楊洛略一思忖,繼而又對趙山河說:“山河會長,如今你好歹也是一會之長,叫上幾個兄弟過來幫忙搭下帳篷,應該沒問題吧?”

  聞言,趙山河登時流露出一臉不情愿,可又實在不好在這種公眾場合下說三道四,于是乎,也只能是暫且隱忍著心中不痛快,硬著頭皮找來幾個山河會兄弟交代一番。

  直到三人進城后,他這才發起了牢騷,“楊洛,你這家伙還真是會做人啊,好事兒想不到我,得罪人的事兒全都往我身上推……”

  奈何,楊洛卻是一直保持沉默,根本就不接茬。

  數月前,他還是個當街死囚,如今搖身一變,居然成了修真界第一大派的宗門子弟,雖說目前還只是個不被宗門認可的雜役弟子,但比起從前的他來說,那也絕對是有著云泥之別了。

  望著街上那一道道川流不息的身影,楊洛一時間不禁是有些觸景生情。

  然而,就在他神情恍惚間,忽有一道熟悉的背影映入了他的眼簾。

  那是一名女子的背影,盡管全身都籠罩在一件寬大黑袍之內,可還是被他一眼就認了出來。

  “寒月姑娘,真的是你么?”

  不過很可惜的是,當他從思緒中擺脫出來時,那道熟悉的女子背影已然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莫非……是我看錯了?”楊洛喃喃自語。

  “看錯什么了?”趙山河則在一旁好信兒的問著。

  楊洛苦澀一笑,便又恢復了沉默。

  顯然,他這是并不打算將自己曾經那段感情經歷說出來。

  這時,恰巧有一路人止步,語氣頗為激動地向他打過招呼,“楊小英雄,你可還記得老朽么?”

  “呃……老伯!您可能是認錯人了吧。”

  楊洛立刻斬釘截鐵的否認,旋即就如同是做過什么虧心事一般,逃也似的與那路人擦肩而過。

  而那路人也并沒有糾纏的意思,但卻是連連搖著頭,口中還輕聲低語著什么。

  開什么玩笑!

  想當初,曾有多少城中百姓在法場上給他送過行,如今被人識破了身份,自然是一點都不奇怪。

  只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又怎會親口承認呢。

  盡管他早已做好了身份被拆穿的準備,但要是可以避免的話,自然是沒必要提早暴露。

  沒一會兒工夫,三人頭上都是戴上一頂斗笠,將他們的真容遮擋得嚴嚴實實。

  趙山河:“兄弟,還真是沒看出來啊,你在這當地百姓心目中還蠻有威望的嘛,楊小英雄,嘖嘖嘖……這里該不會就是你的故土吧?”

  楊洛:“嗯,算是吧,如果你們感興趣的話,不妨找個時間詳細說給你們聽。”

  趙山河:“好好好,現在正事兒要緊,對吧?”

  楊洛:“知道就好。”

  說話間,三人已然來到了象城中心廣場前。

  那一面面迎風招展的旗幟煞是醒目,旗幟上繪制著各種圖案,每一種圖案都是象征著一支傭兵團的標志,而在廣場的四周外圍,則是盔明甲亮的城衛軍在巡邏,維持秩序。

  曾幾何時,楊洛的父母也曾在這里雇傭過人手,只是當時的楊洛并沒有過多去留意,但是現在的他,似乎一切什么都知道了。

  想來,自己父母在那一段外出走商期間,應該也是去參加賞金大會了吧?!

  在途經一面猛虎圖案旗幟下的時候,楊洛三人腳步為之一頓,隸屬于這支傭兵團的傭兵個頂個都是體魄健壯、高大魁梧,外加上那一臉的兇相,以及分布在周身各處、深淺不一的疤痕,足以見得,他們都是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好手。

  “要不……我們就在這個‘猛虎傭兵團’選上些傭兵隨行?”

  楊洛向唐野、趙山河征求意見。

  忽然,只覺得衣角被人扯了扯,他偏頭一看,竟有個小女孩正眼巴巴的抬頭望向自己。

  “小哥哥,你們是來雇傭傭兵的么?要不要考慮一下‘黑鴉’傭兵團呢?”

  小女孩看上去也就十來歲的樣子,身材消瘦,膚色黝黑,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充滿了對某種事物的渴望。

  楊洛略一沉吟,有些好奇的問小女孩,“小妹妹,莫非你這么小就已經加入傭兵團了?”

  “是的呀,不然又要如何來養活自己呢。”小女孩的回答,讓得楊洛好不心酸。

  為了生存,連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都要面對弱肉強食的競爭與淘汰,難道這就是現實的殘酷么?

  “好,能先帶我們過去看看么?”

  楊洛動了惻隱之心,而唐野與趙山河也并未出言反對。

  “嗯,請隨我來吧。”

  小女孩回以一個開心的笑臉,隨即,便引領著楊洛三人向不遠處一面旗幟下走去。

  與猛虎傭兵團相比,這面旗幟下的‘黑鴉’傭兵團未免實在是太過不起眼了些,除了一名中年男子跟一名中年婦女沒精打采的席地而坐,便是再無其他成員。

  此外,從這一男一女的裝扮上來看,雖也給人一種飽受風霜的樸實感,但卻并不像是正兒八經兒的傭兵。

  不過這來都來了,自然是要先了解一下再說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