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54章 筑基丹到手
  昆侖仙宗山門外,一處隱蔽樹林中。

  三道黑衣身影剛一現身,便是向著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青袍男子齊齊拱手見禮,其中一人恭敬的稟報,“安哥,兄弟幾個失手了。”

  聞言,夏安緩緩轉過身來,目光冷厲地在這三人臉上掃過,冷聲道:“看你們這幾人的氣色應是都服用過‘瘋魔丹’吧,說說看,那小子又是如何逃走的。”

  那人也不隱瞞,便如實將不久前的伏擊過程講了一遍,講到最后,竟是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向夏安懇求著,“安哥,都怪兄弟幾個一時魯莽,這才暴露了身份,還望安哥恕罪!”

  “恕罪?”

  夏安眼中倏地閃過一抹狠色,直接抬手在那人天靈蓋上按下。

  只見那人的面部五官立刻變得扭曲起來,同時,身體也跟著不受控制的痙攣起來,只是片刻功夫,一個大活人便已化成一灘血水。

  “安哥,饒命啊!”

  當見到這一幕,另外兩人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慘白,嘴上雖是如此說著,但在彼此交換個眼神后,卻是突然朝著兩個不同方向奪命而逃。

  只可惜還沒跑出幾步遠,他二人就感覺到背后傳來一陣炙熱的灼燒,當即各自噴出一大口鮮血,便也跟著搖搖欲墜的倒下。

  緊接著,他二人的身體也開始出現潰爛跡象,冒出刺鼻的黑煙,直至化成兩灘血水,汩汩流淌在這片草地上。

  “哎,好歹你們也算是跟過我一場,想來我的難處你們也是可以理解的,若非迫不得已,我又怎會對自家兄弟下手呢,這次……算是安哥對不住你們了。”

  此時此刻,夏安也是發自內心的感到有些愧疚。

  畢竟,就算他再怎么鐵石心腸,對于肯為自己賣命的死忠,總歸還是有感情的。

  奈何,這三位死忠實在是愚蠢到了極致,暴露了身份不說,居然連‘瘋魔丹’的秘密也都一并暴露,這就怪不得他心狠了。

  ~~~~

  畫面一轉。

  今日的小青山之上,除了夏夜、夏安二人之外,竟連四杰之一的夏木靑也在場。

  在聽夏安發了一通牢騷后,夏木靑語氣輕柔的問著,“阿安吶,不知你接下來又有何打算?”

  “近幾日,我會親自動手!”夏安想也不想的給出答復。

  夏木靑點點頭,隨即又問:“那如果事情敗露了,你可有為自己想好退路?”

  夏安略一沉吟,卻是無力地搖了搖頭。

  似是很能理解他當下的心情,夏木靑輕聲嘆道:“哎,目前那個楊洛的背景尚且還是個謎,若你就這么貿然出手,萬一站在那小子背后的人真是常云龍,你又有幾成把握能殺得了他?阿安吶,聽兄弟一句勸,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現如今那三人都已被你滅了口,即便是常云龍追查下來,總不能無憑無據就定你的罪,何必非要鋌而走險呢。”

  見夏安仍是一臉陰郁不安的神色,夏木靑繼而又愜意的笑道:“呵呵,莫非你還真以為這么多年的兄弟會眼睜睜看著你受委屈不成?好了,就不跟你繞彎子了。下月中旬,朝廷將會在‘象城’舉辦一年一度的‘賞金大會’,按照往年慣例,本宗所有公會屆時都要參與,那個財神幫自然也不會缺席,到時我將會提前跟肖老大打過招呼,至于后面究竟該如何安排,想來也就不必讓我在此多說了吧。”

  待聽他把話說完,只見夏安掛在臉上的憂愁之色也跟著蕩然無存,再看向夏木靑的眼神中,滿是感激與敬佩之色。

  ~~~~

  次日,楊洛趕在晌午之前,便已火急火燎的闖進佟大成房間。

  進屋后,他把房門一關,隨手扯了把椅子坐在佟大成對面,問道:“師父,您當真收購到了筑基丹?”

  就在昨晚,他還是頭一次接收到師父通過傳音玉簡傳來的消息,消息的內容很簡單,只有寥寥幾個字‘筑基丹已到手’,但就是這樣一則消息,卻讓他興奮地差點連夜返回宗門。

  “毛躁!”

  見自己這個徒弟那一副沒出息的樣子,佟大成沒好氣的斥責道,而后才將一個小瓷瓶放到桌上,“為師不是都已經跟你說過了么,最近要去一趟地下拍賣會碰碰運氣,而在拍賣會上,剛好就遇到了這五顆‘筑基丹’,不過這價格上嘛……可是著實不便宜呀。”

  “多謝師父,讓師父破費了。”

  楊洛倒還真就不跟自己這個人老精馬老滑的師父客氣,隨口回了一句,便將小瓷瓶拿到跟前,用一只眼睛往瓶內看去。

  果然,里面有五顆色澤溫潤的丹藥在滾動著。

  跟著,他又將瓶口拿到口鼻間聞了聞,立馬流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佟大成見狀,眼角沒來由的抽了抽,說道:“不必謝我!這五顆筑基丹的成交價是五十萬上品靈石,就從你前段時間賺到的那一百萬上品靈石中扣除好了,剩下的五十萬,暫且由為師替你保管著,回頭等你手頭吃緊的時候,再來找為師取走便是。”

  “呃!”

  楊洛原本還心花怒放的表情一瞬間僵住。

  盡管那一百萬上品靈石是他‘撈偏門’得來的,而且也曾有想過,可能會由師父來承擔,但如此一大筆財富還尚未到手就已沒了一半,還是不免讓他覺著有些心里發堵、嘴里發苦。

  佟大成老神在在的瞥了他一眼,似乎也沒打算在這件事上征求這個徒弟的意見,隨即一臉鄭重的提醒道:“對了,這都已經過去一月有余,云龍堂主交辦你的事情進展得如何了?不管是個什么結果,是不是也該給個回音兒呀。”

  經這么一提醒,楊洛這才意識到自己竟把這么重要的事情給忘在了腦后,忙從懷里摸出那一塊黑色令牌,放到桌上,“師父,都怪弟子考慮不周,還勞煩師父代為轉告,就說小寶的身份已經確認,等一有機會,弟子就會安排他們叔侄相見。”

  “嗯,這很好。”佟大成老懷欣慰的點了點頭。

  ~~~~

  當日晌午,財神商鋪的生意依舊與連日來一樣不太景氣,尤其是南廳售賣的各種靈材,幾乎是無人問津,相對而言,倒是西廳售賣的各類法器還算比較受歡迎,盡管這些天攏共也沒賣出幾件,但至少要比靈材生意強多了。

  其實,這里邊的原因也不難琢磨。

  只要是在生意場上涉及到了競爭,往往大魚吃小魚的潛規則總是無法避免,更何況,競爭的對家還是有著煉丹堂背景的夏家藥鋪。

  對于這一點,楊洛早在店鋪開業之前就已做出過預判,還曾針對這一預判,做了不少相應準備,只可惜事與愿違,競爭總是激烈的、現實總是殘酷的,到頭來終究還是被對家吃得死死的。

  不過在這件事上,楊洛的心態倒是一直保持得很好,這不禁讓得趙山河跟唐野都很不理解。

  “二位副會長,每天不要總是板著個臉嘛,開門做生意,難免總會遇到些磕磕絆絆,心態是很重要滴。”

  閑置的北廳里,楊洛背負著雙手,在唐野跟趙山河二人面前晃來晃去,那一副高談闊論、指點江山的口吻與姿態,自打財神商鋪開門營業那一天起,直到今日都未曾改變過,倒也令得這二人早就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見這二人并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楊洛似是覺得很無聊,隨即便從懷中摸出個小瓷瓶,扔給了唐野,“哎,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莫不如先把修為提升上去再說,這里面有五顆筑基丹,應該夠你突破到筑基境了吧。”

  “筑基丹?!”

  聞言,唐野猛地嬌軀一顫。

  而邊上的趙山河也是流露出極為夸張的表情。

  楊洛雙手一攤,便把這五顆筑基丹的來歷說了出來,本以為這二人在聽完后也會同自己一樣,定會對那五十萬上品靈石的流失感到心疼,卻不想這二人非但沒有嫌貴,反倒還覺得是物有所值。

  “山河,你不是說一顆筑基丹也就價值幾萬上品靈石或是宗門貢獻度么,這會兒怎么又不覺得貴了?”楊洛有些狐疑的發問。

  趙山河砸吧砸吧嘴,訕笑道:“嘿嘿,實不相瞞,那會兒我也是聽說的嘛。”

  楊洛頓時一陣無語。

  旋即,便又聽唐野在一旁說道:“近年來,煉制筑基丹的幾種主藥材是越來越稀缺了,各方修真宗門和修真家族的每年產量都在遞減,因此在價格上,自然而然也就會水漲船高,去年的價格就已經是八萬上品靈石一顆,現在即便是在本宗,怕也無法用貢獻度換到筑基丹了。”

  楊洛:“哦?那要是如此說來,往后這筑基丹的價格豈不要越來越貴?”

  唐野:“嗯,應該會是這樣吧。”

  此話一出,北廳中的三人都沉默了。

  許久后,趙山河突然出聲問唐野,“唐姑娘,憑借你的修行根骨,應該用不上五顆筑基丹就能突破吧?”

  唐野想了想,很自信的點了點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有機會嘍。”

  趙山河小聲咕噥一句,隨即偏頭看向楊洛,略顯猶豫的問道:“兄弟,你確定這五顆筑基丹都是給唐姑娘準備的?如果說唐姑娘用不了這五顆筑基丹就可以突破的話……”

  說到最后,卻是欲言又止。

  楊洛眨眨眼,自然對這位好兄弟的心思猜得很透,當下便把話頭接了過來,“如果唐姑娘用不了這五顆筑基丹就可以突破,那剩下的就留給你好了,到時要是不夠,我們再一起想辦法。”

  聽了這話,無論是趙山河還是唐野,都不禁是心頭一片火熱。

  再看向楊洛時,二人眼中也都是多出了一種莫名感動的情緒。

  要知道,這筑基丹可是從凡人蛻變為修士的關鍵,即便楊洛現在用不到,早晚也都會用得到。

  而如今,他竟舍得將這么寶貴的東西優先讓給朋友來用,而且還是一讓再讓,可見這得把朋友之間的‘情義’二字看得有多重!

  只是,此刻某人心中卻在得意的想著,“不用感動!不用感動!不就是幾顆筑基丹么,反正我也用不著,你們就只管拿去用好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