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4章 下山
  次日一早,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窗外照在楊洛臉上時,那一張略顯稚嫩的年輕面龐上,先是露出一抹厭煩的神色,而后那一雙閉合的雙眼才緩緩睜開。

  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他這才注意到眼前盡是一片狼藉,不由苦澀一笑,便開始動手拾掇起來。

  直至將那些礙眼的殘羹剩飯全都清理干凈,他又洗漱了一番,才火急火燎的出門。

  昨晚,著實是喝了個盡興,到現在都還沒緩過來呢,但今天卻有件很重要的事不容耽擱。

  他必須要單獨下山一趟,去兌現自己的承諾,既然都已經答應過常云龍的事兒,總不能出爾反爾不是,況且,自己也要借此機會去解決一下后顧之憂呢。

  奈何,他的身份只是一名雜役學徒,根本就沒有隨意出入山門的資格,于是乎,只好去找師父求助。

  而佟大成似乎早已料到自己這個徒弟會來求自己,早早就把一塊身份令牌為其準備好,當楊洛找上門時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被師父以‘酒休’為由給打發走了。

  當然,桌上那一塊身份令牌也被某人隨手給順走。

  在離開了師父的獨門小院后,楊洛并沒有再去別處,直奔山下而去。

  昨晚在酒桌上,他便已跟唐野、趙山河打過招呼,讓其二人留下來為財神商鋪的開業著手做準備,并將師父的選址一并告知,今兒自然也就無需再去交代什么。

  沿著一條林蔭小路向山下走去,約莫有半炷香功夫,人便已到了山腳下。

  遞上師父的身份令牌,說明了下山理由,兩名守山弟子也沒有多余廢話,直接就放行了。

  可就在他走出山門不遠,其中一名守山弟子也不知和另一名守山弟子低語了幾句什么,便轉身向著山門內疾馳而去。

  ~~~~

  群山之間,云霧蒙蒙,其中有一座山峰,滿山翠綠,清泉流淌,到處都是一片生機蓬勃之景象。

  此山,名曰‘小青山’。

  乃是掌教仲天羽賜予‘夏木靑’的獨立山頭。

  若從遠處遙遙望去,青山綠水,清幽雅靜,倒與這‘小青山’之名極為般配。

  小青山之巔,建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木亭,此時的亭間,正有兩人品著上好花茶,悠閑地聊著什么,忽被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擾了這份雅致,令得二人好不掃興。

  一人是夏夜。

  另一人便正是夏安。

  夏夜瞥了眼急匆匆趕來的那名守山弟子,自顧自的品了口淡淡飄香的茶水,便又收回了目光,仿佛自己只是個置身事外的看客,對于來人的意圖,既無心知曉也無意過問。

  而夏安也不避諱他,就那么當著他的面,向來人沉聲發問,“這么急著來找我,可是遇到了什么要緊事?”

  “稟夏管事,就在方才,楊洛以外出采購為由,獨自一人下山去了。”那弟子拱手一禮,言簡意賅的如實回稟。

  夏安聞言,神情一滯,將剛放到嘴邊的茶杯又重新放回到石桌上,微微瞇起雙眼,斥責道:“他一個雜役學徒,按門規又豈能隨意出入山門,是誰給你們的權利放行的!”

  “稟夏管事,他手上持有佟主管的身份令牌,說是佟主管近日生病了,不便走動,這才讓他這個徒弟代為下山一趟,我們一見那令牌是真的,自然不敢阻攔,所以……”

  “行了,這事兒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夏安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是。”那名弟子再次拱手一禮,便退走了。

  最近這幾日里,夏家藥鋪的生意都是由夏安指定的親信在打理,而他本人,則是經常會來到這小青山上躲一躲清閑。

  要說這事兒放在別人眼里或許會覺得很不理解,但對于知他懂他的夏夜來說,卻是再清楚他的心思不過。

  夏夜笑盈盈的飲下一口茶水,旋即又將夏安放下的茶杯端了起來,重新遞了過去,“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夏安接過茶杯,直接將杯中茶水一口飲下,滿面躊躇的嘆道:“哎!真是沒想到啊,區區一個雜役學徒,剛入山門一月有余,居然就組建了自己的勢力,而且僅僅只是通過一次公會活動,就讓那勞什子財神幫在本宗名聲鵲起,更讓人感到氣憤的是,我們煞費苦心邀請了那么多老牌公會,累死累活的對本宗任務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清洗,可結果呢,那小子的財神幫非但沒受到任何影響,反而還借此機會收買了更多人心,這簡直就是沒有道理可講嘛。”

  “嗯,好茶好茶,這么熱的天兒,你又何必如此大動肝火呢。”

  夏夜依舊在那兒悠閑地品著茶香,似乎一點也沒把夏安說的事放在心上,當發現對方向自己投來一個惱火的眼神時,轉而才假裝鄭重的問了句,“你不是都已經派人去查了么?”

  “哼,快別提了!”

  夏安大袖一揮,忽地長身而起,背對著夏夜恨聲道:“這都已經過去一個多月,海沙幫那邊一直都未傳來消息,也不知道這里邊究竟是出了什么茬子。”

  “呵呵,看把你給急的,就因為這么點小事至于么?”

  夏夜淡淡一笑,隨后也跟著起身、移步,與夏安并肩而立,“放心吧,既然海沙幫那邊都已經接下這筆生意,不管成與不成,遲早都會給你個說法的,你又何必急于一時呢?再說了,你、我和木青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既然你都已經跟他張口了,難道他還會不幫你一把么?”

  “哎,話雖是這么說,可是……”夏安只把話說到一半,欲言又止。

  夏夜挑了挑眉毛,直接是猜到了他的心坎里,“可是你又怕夜長夢多,是吧?”

  “難道不是么?”

  夏安偏頭看了夏夜一眼,嚴肅道:“目前,也就只有你在木青心里的分量舉足輕重,若是你肯去勸說一番,讓他早些下定決心,他應該是能聽得進去的。”

  “呵呵,夏安吶夏安,那你可又知道我為何對此事一直都無動于衷么?”夏夜搖頭苦笑。

  “不知道!”夏安沉聲道。

  聞言,夏夜臉上的笑容不禁是更加苦澀了幾分,曼斯條理的說著,“其一,你覺得木青會對此事一點都不重視?其二,你認為木青會沒有通盤考慮過?其三,你怎么就知道木青還在猶豫?不要忘了,聯合老牌公會清掃宗門任務這個主意,就是木青想出來的,如今全然沒見成效,你以為他會甘心?”

  拍了拍夏安的肩膀,他跟著又嘆道:“哎,依我看吶,木青之所以還在保持沉默,定是在為下步做著什么打算,這個時候,你我又何必去煩他呢。”

  “嘶!那要是照你這么說,木青下一步必定會有大動作嘍?”夏安后知后覺的猜測著。

  而夏夜也只是點到為止,并沒有在這件事上過多透露什么。

  二人重新又坐回木亭中,有滋有味的品起茶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