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3章 隱憂,隱憂,何時解憂
  “前輩,既然您基本已認定他就是您的親侄兒,為何不去親自見上一面?”

  見常云龍這會兒心情還算不錯,楊洛不失時機的問出了心中疑惑,同時也對這位義薄云天的執法堂堂主是越發感到崇敬與欽佩。

  妖類又如何?

  人類又如何?

  為了一個賭約,甘愿舍棄數十載光景的自由來愿賭服輸,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他是一位多么驕傲的強者。

  寧可天下人負我,我卻不負天下人!

  難道這就是一位至強者應有的氣度么?

  好不令人心生敬佩!

  常云龍重新又坐回到座位上,那一張冰塊臉也恢復如初,盯著楊洛認真道:“因為,我還不想去見他!”

  “哎呀我去!這都是哪兒跟哪兒啊,堂堂一位有頭有臉的前輩,咱可不帶這么開玩笑的成不?難道你就不覺得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么?”楊洛在心中一陣腹誹,原本樹立在其心間的偉岸形象也不禁是土崩瓦解碎了一地。

  他張了張嘴,本想說些什么,可憋了好半晌,才憋出三個字,“為什么?”

  說完這三個字后,他又默默在心里想著,“你要是再來一句‘因為,我就是不想去見他’,那咱倆可真就是話不投機半句多了。”

  常云龍思考了片刻,語氣不疾不徐的說著,“首先,當下我還無法確認它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小寶。其次,暫時我還不想讓更多人知道我的來歷,如果有可能的話,就算他是我的親侄兒,我也不想把他接回山門,與我認親。”頓了頓,似乎又有些茫然的自問,“可是我這么做……是不是也有點太自私了?”

  楊洛心說,長蟲本來就是冷血的,你又何必那么不好意思呢?但轉念又一想,要是能攀上常云龍這層關系,日后除了把掌教給得罪透了,還有什么事兒是這位執法堂堂主罩不住的?

  況且,他身上的隱憂也還尚未解決,那一株還魂草遲早都是要還回去的,是以,再去一趟靈蛇谷也是早晚的事兒,莫不如趁著這個機會賣個人情過去,屆時,那頭靈蛇王若真就是‘蛇小寶’,自當不會難為自己,豈不是一舉兩得?

  想到這兒,他立馬自告奮勇的一拍胸脯,說道:“若是前輩信得過晚輩,晚輩愿為前輩解憂。”

  此話一出,佟大成的身子頓時在椅子上一栽歪,顯然也是猜到了自己這個徒弟在打著什么主意,心道:“我說你個賊小子,還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方才人家不是都已經親口說過了么,暫時還不想叔侄相認,你在這個時候瞎胡鬧的橫插一杠,就不怕給自己惹來麻煩?萬一真要是因為你小子的餿主意而讓全宗上下都知道了人家的來歷,釀成了無法挽回的后果,到時候,執法堂堂主盛怒之下,你小子的小命還打不打算要了?”

  可偏生此時,當著常云龍的面,他又不好說什么,只能是坐在那兒干著急。

  而唐野跟趙山河在聽過楊洛的表態后,卻并沒有考慮那么許多,似乎是早就已經習慣了某人的行事風格,只是都不自禁地向楊洛投去一個狐疑眼神,仿佛是在問,“你這家伙會有那么好心?”

  這時,卻見常云龍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隨即又問楊洛,“哦?不知你又打算如何為我解憂?”

  “嘿嘿。”楊洛嘿然一笑,道:“自然是要先把小寶的身份確認下來再說,然后再跟小寶交個朋友,等得空的時候,再讓他跟前輩喝喝茶、聊聊天什么的,不知前輩認為這樣可好?”

  常云龍默了默,臉上的冷漠之意再度變得和藹了幾分,忽然一拍桌子,朗聲道:“好!若你真能辦成此事,常某也算是欠下你一份人情,往后無論是在本宗內,還是在山門外,但凡你遇到任何難處,常某也定當不會袖手旁觀。”

  “唉!前輩這又是說的哪里話。”

  楊洛立刻把腰板挺得筆直,字正腔圓地說著,“前輩為了當年一諾,竟甘愿守在掌教身邊這么多年都未曾離去,光是這份光明磊落和大仁大義,便已讓晚輩仰慕至極,這才發自內心的想要替前輩做些事兒,自是不圖回報的。”

  “我呸!不圖回報才怪呢!”

  此時,佟大成、唐野、趙山河三人心中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同一個聲音。

  由此可見,這是對某人的‘誤解’有多深!

  而常云龍卻是頭一次跟楊洛打交道,見這少年如此誠心實意,不由歡喜得很,隨手從旁扯了把椅子往前一送,“來,坐下說話吧。”

  你看看,這態度馬上就不一樣了。

  楊洛怔了怔,似也沒想到這位執法堂堂主竟也有平易近人的一面,心中不免有些受寵若驚,但表面上卻又裝出一副為難的神情,假意推脫,“前輩,晚輩在您面前可不敢造次,還是站著回話就行了。”

  “讓你坐!你就坐!”常云龍把臉一沉,楊洛立馬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常云龍繼而又問:“你且說說看,打算何時動身?”

  “呃!這個嘛……要不就明兒一早?”

  楊洛看似猶豫、實則堅定的給出回答,想來也是擔心夜長夢多,希望能盡早把自己身上的隱憂也一并給解決掉吧。

  常云龍頷首,只見他手掌一翻,便將一塊巴掌大小的令牌扔了過去,“此乃常某的貼身信物,你不妨先拿去讓那小家伙辨認一番,如若他真是小寶的話,應當一眼便會認出此物。”

  “得嘞!有了您這貼身信物,這事兒可就好辦多了。”楊洛一把接住令牌,沒想到卻是手上一沉,險些脫手掉在地上。

  居然這么重!

  這材質……怎么好像有點熟悉呢?

  呃……該不會是一塊玄鐵吧!

  他將手上這塊令牌反復瞧了一會兒,眉宇間的神情不由是越發顯得凝重起來。

  倒也并非他有多么識貨,不過唯獨這玄鐵,他卻是認識的。

  而且,方才還曾在玉石鋪子里欣賞過,自然是讓他印象極為深刻。

  楊洛估摸著,要是自己沒猜錯的話,這塊令牌應當就是由玄鐵打造而成,盡管才只有巴掌大小,但其分量和觸感是絕對不會錯的,甚至,還要比自己之前接觸過的玄鐵毛料更為精純!

  盡管他并不懂得‘煉器’這門手藝,但也曾在俗世中見過鐵匠是如何鍛造生鐵。

  正所謂百煉成鋼,生鐵先是經過高溫熔煉,再經過反復鍛造,才能夠剔除其中雜質,成為一塊精鐵,而這精鐵,才是打造各種鐵器亦或是兵器的上等好料。

  通常一塊臉盆大小的生鐵,往往要經過千百次鑿擊,才能提煉出一塊碗口大小的精鐵。

  那么同理而論,這玄鐵的提純也應是如此吧。

  別看就這么一小塊玄鐵,若真要是經過提純后打造而成,其價值可見一斑。

  楊洛暗自在心中震驚的同時,忙向常云龍請教道:“前輩,您這塊令牌的材質該不會是‘玄鐵’吧?”

  常云龍頗為賞識的點了點頭,“不錯!想不到你這小小年紀,竟也能有如此見識。”

  “哦,難怪難怪!”

  楊洛眼中閃過恍然之色,旋即站起身來,再次恭恭敬敬地向常云龍行過一禮,道:“請前輩放心,晚輩定當不會辜負前輩厚望,這件事就包在晚輩身上。”

  “嗯,此去不管能不能成事,你的這份心意,常某都會記下。”

  常云龍隨后也站起身來,雖未還禮,卻是足以見得有多重視,然后對著佟大成拱了拱手,說道:“佟主管,那這件事可就拜托令徒了,這份情,云龍記下了。”

  “唉!何必這么客氣嘛。”

  見常云龍都已經屁股離座,佟大成自是坐不住了,連忙起身也跟著拱了拱手,“云龍堂主,既然這正事兒都已談完,咱們是不是也該換個地兒敘敘舊了,最近大成可是珍藏了幾壇好酒,一直都沒舍得喝,不妨一同去嘗嘗?”

  常云龍:“好啊,那云龍可就不跟你客氣了。”

  佟大成:“走走走,能和云龍堂主一醉方休,大成可是倍感榮幸啊。”

  “……”

  兩人一邊說著話,已是大步流星的走出門外。

  而此時屋內的楊洛三人,卻不由是心里一陣感嘆。

  沒想到這招‘以酒會友’,還真是用在誰身上都格外受用,前有石長老,后有常云龍,今后也不知還會有多少人看在‘酒’的情分上,跟這位佟主管稱兄道弟,同為天涯淪落人。

  待佟大成和常云龍走遠后,屋內三人就像是送走了兩尊瘟神一般,立馬全都放松下來。

  他們隨意的落座,有說有笑的聊起了年輕人的歡快話題,每每提及到那一百萬上品靈石,無不是好生興奮與激動。

  就這樣一直聊到了天色擦黑,幾人又去了一趟市集區,買回一桌子吃食與酒水,一直折騰到深夜,才意猶未盡的散去。

  而就在唐野與趙山河堪堪離開之后,趴在桌上醉熏熏的楊洛又好像是恢復了幾分清醒,口中輕聲咕噥著,“隱憂,隱憂,何時解憂?明兒小爺就親自走上一遭,咱有什么話都當面說清楚嘍,往后我走我的陽關道,你走你的奈何橋,誰也別來煩誰,額,成不……”聲音越來越弱,漸漸又沉睡了過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