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1章 佟大成也有難言之隱
  “好吧,為師也只能是答應你盡量試試,看能不能在外面的鬼市上收購幾顆,但究竟能不能收得到,還要看你小子的運氣。”

  佟大成在思考了半晌后,終是給出這么個模棱兩可的答復。

  雖然聽上去有些不確定,但楊洛卻已很知足。

  畢竟他也很清楚,筑基丹這東西可是沒那么容易得到,若真有大批量采購渠道,也不會還有那么多本宗弟子遲遲徘徊在煉氣境無法突破了。

  試問,連唐野這般根正苗紅的真傳弟子都要為之犯愁的稀罕玩意,尋常弟子豈不是更要愁上加愁?

  甚至,他都曾偷偷幻想過,如果自己能將這筑基丹的煉制手藝學到手,再擁有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天材地寶供自己揮霍,有沒有可能在最短時間內成為修真界最富有的一方巨賈?

  結果,他自己就把這一幻想給破滅了!

  姑且不說這‘筑基丹’的丹方何其珍貴,單是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天材地寶,便是太過不切實際了。

  “師父,能再請教您幾個問題么?”楊洛一臉鄭重的問道。

  “問吧。”似是覺得正事兒都已談妥,佟大成這會兒倒是一點也不發怵了。

  楊洛想了想,便請教道:“昨晚,石長老好像對弟子此番在靈蛇谷中的收獲頗為擔心,而在你們離開后,我也曾問過唐姑娘,本宗弟子在外面獲得的好處或利益并不需要向宗門報備,那么敢問師父,石長老的擔心又是從何而來?”

  聞言,佟大成原本剛剛恢復平靜的面龐上,竟又再度平添了幾許憂郁之色,沉默了半晌,才搖頭嘆道:“哎,這件事本就與你沒關系,你小子也無需知道那么多,還是換個問題吧。”

  “那這么說來,就是跟師父您有關嘍?”楊洛忙又追問。

  “哼!不是讓你換個問題了么?難道聽不懂為師的話么!”佟大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見師父妄動無名之火,楊洛不由心頭一凜,立馬意識到此事必然關乎甚大,否則以師父的沉穩性子,定不會直接一口回絕,連個敷衍的理由都沒有。

  他略一沉吟,便也沒在這件事上繼續糾纏,還真就換了個問題,“師父,能說一說您和我舅舅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么?你們倆又是怎么認識的?”

  “同——僚!”佟大成沉聲回了兩個字。

  “同僚?”楊洛好奇地眨了眨眼睛,“能否再說的具體一點?”

  “不能!”佟大成斬釘截鐵的拒絕。

  “好吧好吧,既然師父不想說,那徒弟也就不問了。”楊洛眼珠一轉,隨即又補上一句,“反正等以后我也會想辦法知道的,到時若因此事而捅出什么簍子來,你這個做師父的可別追悔莫及就行。”

  佟大成:“放心,到時候為師自保還是綽綽有余,定不會管你死活。”

  楊洛:“好!有師父這句話,那弟子就放心了。”

  師徒倆四目對望,彼此間的表情都是那樣的嚴肅與較真。

  直至良久過后,反倒是佟大成先敗下陣來,“哎,好吧,為師就滿足你的好奇心,免得你小子一時沖動,保不齊真會捅出什么簍子來,不過你也要答應為師,今日為師與你說過的這些話,決不能再向第三人提起,能做到么?”

  “嗯,弟子一定不會跟外人去講的。”楊洛使勁點頭。

  接下來,佟大成理順了下思路,便將一段往事娓娓道來。

  十六年前,朝廷在當朝國師的舉薦下,推行了新政,重新劃定了文武百官的職司和權力,另還在六部之外,成立了一座‘皇城修道院’。

  起初時,當朝文武百官都不清楚這座‘皇城修道院’究竟是為何而成立,但也沒過多久,當一批批修士從各地被招募進來后,大家才后知后覺的好像猜到什么,但也只是猜到了大概,后又隨著一紙詔書的頒布,所有文武百官才終于讀懂了君王之心。

  大殷王朝尚武,自從開國老皇帝那一代起,上到文武百官、富商巨賈,下到黎民百姓、當街乞丐,無不對武之一道崇尚至極,更是對長生之道無比向往,故而才有了各方修真門派的相繼崛起,才有了現如今修真界的鼎盛繁榮。

  但如此一來,也不乏有野心之人擾亂朝綱,欲奪皇權,且在歷史歲月中,發生過很多次類似于皇城兵變、邊疆吃緊等有傷國體的謀逆之舉,好在都被歷朝歷代的國師或未雨綢繆或南征北戰給鎮壓下來,是以在十六年前,當朝天子才允了當朝國師的請奏,同意了推行新政。

  而這‘皇城修道院’成立的初衷,實則也不外乎就是暗中為皇族培養忠誠死士的地方,然后再將其中一部分絕對忠誠的死士,安插到各大修真門派中去委以重用。

  一來,是為了保證消息方面的靈通,但凡各大修真門派有何風吹草動,朝廷都會在第一時間有所警覺。

  二來,也是為了長遠打算,希望可以通過這種手段,將各方修真門派牢牢捆綁在皇族這一邊,唯皇命是從。

  不過很可惜的是,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各方修真門派雖不敢表面違抗皇命,但私底下總是難免會使些見不得光的手段,譬如就像佟大成一樣,自從十六年前被朝廷指派到昆侖仙宗以來,雖也一直擔任著長老之職,但卻有名無實,非但沒有招收正式門徒的資格,就連‘宗門長老會’都經常會被忽略。

  還記得當初,與他一同被派來的同僚總共有十幾位,可現如今,卻是病死的病死、老死的老死、橫死的橫死,唯獨就只剩下他一人,還有什么不知足的?

  他之所以能活到現在,其實他自己也是心如明鏡似的。

  一方面是平日里為人處事低調,很少主動要求參與長老會議事。

  一方面是昆侖仙宗也要考慮到向朝廷有個交代,畢竟這才十幾年光景,若將朝廷派來的人全都一個不剩的連根拔掉,實在未免說不過去。

  而昨晚讓石長老感到擔憂的,便正是與他這一身份有關。

  雖說都已經過去十六載歲月,可在掌教仲天羽眼中,佟大成卻仍是朝廷派來的爪牙,隨時都有可能將其除之而后快。

  可就在最近這段時間里,佟大成不但以“啟蒙恩師”的名義收了楊洛為徒,還縱容自己這個徒弟組建了財神幫,繼而又要創建勞什子財神商鋪,這一件件一樁樁,以仲天羽的睿智跟城府又豈會不看在眼里、記在心里,萬一讓其找到什么借口,佟大成豈不要白白枉送了性命?

  尤其,楊洛幾人此行在靈蛇谷的這一番收獲,恰巧又是來路不明,豈不剛好可以被有心人加以利用?

  盡管在本宗門規中并無對外出弟子獲得的利益報備一說,但人家要想治你的罪,什么荒唐理由不能編造出來,只要能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又何妨!

  至于楊洛的舅舅古星云,既然和佟大成是同僚,那么毋庸置疑,顯然也是當年從‘皇城修道院’中被分派出來的死士,只不過他和佟大成雖為同僚,卻并未在同一宗門共事。

  “要是這么說來,那個‘夏萱’應該就是師父多年來為自己培養的接班人嘍?”

  待佟大成話畢,楊洛把所有信息都在腦中過濾一遍,忽然開口問道。

  佟大成聞言一怔,似是并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徒弟的思維竟會如此跳脫,當下苦著一張臉,回道:“從前也許是,但現在已經不再是了。”

  飽含深意的看了楊洛一眼,隨即他又自顧自的感嘆著,“哎,忍氣吞聲了這么多年,如今總算是將這一肚子牢騷全都說了出來,真是感覺整個人都輕松多了。”

  “對嘛,師父早點把這一肚子牢騷都發泄出來,也好早點享受幸福晚年嘛。”楊洛笑嘻嘻的接茬。

  佟大成頓時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小子這話聽起來怎么那么別扭呢,難道為師現在很老么?”

  “嘿嘿,弟子也就隨口那么一說,您老人家……呃!不對!師父老當力壯……呃!也不對!反正就是很年輕啦,師父您要是不嫌棄,弟子打今兒起跟您稱兄道弟都成,只要您高興!”楊洛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成心的,居然當著自己師父的面開起了師父的玩笑。

  然則,正當這對師徒談笑間,門外已有三道身影不請自來。

  其中兩人正是‘唐野’與‘趙山河’,而走在頭前的另一人,卻讓楊洛覺得很陌生。

  不過這人的到來,卻讓佟大成格外重視,趕忙起身相迎,“云龍堂主,這又是遇到什么事兒了,怎么還勞煩您親自來一趟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