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0章 當狡猾如狐遇上老謀深算
  午后,當空的炎炎烈日無比毒辣,令得一口氣跑回自己房中的楊洛口舌發干,滿頭大汗,剛一進門,便是迫不及待的撲到桌前,抱起桌上的茶壺咕咚咕咚灌下幾大口后山泉水,這才覺得整個人舒坦多了。

  “哎,舒服呀舒服,往后要是再遇到這么熱的天兒,還是盡量少出門的好。”

  放下手中茶壺,他一屁股坐到桌旁,開始等待起來。

  今天在玉石鋪子發生的事兒,自然不可能就這么一了了之。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待會兒佟大成、唐野和趙山河肯定都會一同而來,不管他愿不愿意,都要鬧騰一番不可。

  本以為此行只是去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到和祖傳玉璧一樣的玉石種類,卻不成想,機緣巧合下竟讓他撿了幾個大漏,還見到了本宗三位太上長老,且又從一位太上長老手中賺了一筆相當可觀的財富。

  不得不承認,他這一趟的運氣實在是好的不得了,甚至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整整一百萬上品靈石,連一位太上長老都無法在短時間內拿得出來,可見得是多么龐大一個數目。

  尤其在修真界,這靈石就好比俗世中流通的金銀貨幣,只要你囊中鼓鼓的,還有什么事兒是解決不了的?

  比如:收購一批筑基丹。

  比如:招募幾個強力打手加入財神幫。

  再比如:將財神商鋪的買賣撲騰的更大一些、更全面一些。

  至少以前不敢去想的事,現在也可以試著去考慮一下了。

  然而,正當他盲目樂觀的在構思未來宏圖之時,門外的腳步聲卻是將其拉回現實。

  楊洛抬眼一看,就只有師父一人,忙離座而起,跑到門外去恭迎,“師父。”

  “嗯,這么熱的天兒,先進屋再說吧。”

  佟大成邁步進門,隨手一拎桌上茶壺,竟是空的,當即把臉一沉,有些不高興地說:“臭小子,現如今你小子可是富得流油,難不成就打算拿這空壺來招待為師!”

  “嘿嘿,還請師父稍等。”

  楊洛訕訕一笑,立馬屁顛屁顛的跑到后屋,給師父填滿一壺后山泉水,隨即又親自斟滿一碗,遞到佟大成跟前,“弟子寒舍簡陋,暫時也就只能用這后山泉水來招待師父了,師父可千萬別挑理啊。”

  佟大成似笑非笑的瞥了這個徒弟一眼,倒也不嫌棄,端起碗一飲而盡,頓時感覺一陣清涼入腹,讓他好不滿足,“嗯,還真別說,這山泉水清甜可口,口感不錯,你小子還挺會享受的嘛。”

  “若是師父喜歡,明兒弟子就給您送幾桶過去。”楊洛倒是一點也不吝嗇。

  “不必了,你小子這一片孝心,為師心領了。”

  佟大成摸了摸下巴上的幾根短須,微瞇起一雙小眼睛,隨即問道:“徒弟啊,你是怎么從那廉價的石料堆中挑選出那五塊好料的,能跟為師透個實底不?”

  “呃!其實徒弟也只是運氣好而已……”

  楊洛理了理思緒,旋即便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地講了出來。

  包括在玉石鋪子門前好奇地摸過奇石,進去后是如何尾隨石長老撿漏,后來又是如何誤打誤撞的闖進鑒寶室,跟三位太上長老之間都曾聊過些什么,全都被他完完整整的敘述了一遍。

  而佟大成在仔細聽完后,卻不免是有些失望。

  他本以為自己這個徒弟在賭石這一領域上,十有八九是有著什么造詣亦或是特殊手段,因此,才能從廉價區中一次性選出五塊好料而不打眼,哪成想竟是通過投機取巧,外加上一定程度的運氣,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

  “原來如此,看來倒是為師想多了。”

  見楊洛正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旋即他又輕咳了兩聲,便岔開了這一話題,“方才在回來的路上,你不是有很多問題么,不妨就趁現在抓緊時間問吧。”

  楊洛一聽,立馬來了興致,“師父,那三塊料子都沒上拍,您又是如何去跟大家解釋的?”

  佟大成:“這又有什么好解釋的,只需去說一聲,那三塊料子在鑒定、估價后,拍主不打算上拍了,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兒么。”

  楊洛點頭,接著又問:“師父可知道這家玉石鋪子的幕后老板是誰?該不會是……那三位太上長老吧?”

  佟大成:“那鋪子是為師的,那三位太上長老也是為師請來的,為師身為雜役主管,在本宗市集區有幾間鋪子,不也很正常么。”

  “呃……”

  一時間,楊洛不禁是愣住了。

  若非他這個師父親口相告,只怕就算是傷透他的腦筋,也未必能猜出這樣一個結果。

  難怪石長老會那么看重與自己師父之間的情義,敢情這是抱住了一顆‘搖錢樹’啊!

  難怪舅舅會說自己師父最近這幾年混得不錯,原來還真就沒騙自己啊!

  “師父,您是說有幾間鋪子?”楊洛眨眨眼。

  佟大成老神在在的點頭,不以為意的回道:“是啊,除了那間玉石鋪子外,再就是些賣藥材的、賣法器的、賣靈獸的鋪子,哦對了,另外還有一家租賃車行和一家賣吃食的醉仙樓,差不多也就這些了。”

  這下,楊洛是真的真的服氣了。

  心服、口服,外加佩服!

  雖說在師父的這些產業當中,他目前也就只去過兩處,可僅僅就是這兩處,便已讓他羨慕、嫉妒的不得了。

  一處是醉仙樓,那里的菜碼有多昂貴,他可是消費過的。

  一處是剛剛才去過的玉石商鋪,那里的生意有多紅火,他也是親眼見到了。

  且不論其他產業的規模如何如何,單是這兩處地方,想必就會給師父帶來不少收入吧。

  再一想到這個師父平日里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四處忙碌,根本就沒空兒來管自己,這回也就全對上了。

  人家有那么多生意要打理,又哪會有時間陪你這小孩子家家閑扯淡呢!

  都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看來這句話用自己身上,倒還真是夠貼切的。

  轉念又一想,他如今有著這么一位財大氣粗的師父在背后撐腰,往后還有什么好顧忌的?

  連三位太上長老都要給足師父三分薄面,美其名曰是老來技癢難耐,屈尊來到玉石鋪子為上等好料鑒定、估價,實際上還不是沖著靈石而來。

  師父會讓他們當白工么?

  顯然不會!

  那么這一來二去,師父的底氣豈不也就越來越足?

  還真是老謀深算到了極致啊。

  甚至,他都可以想象得到,在師父經營的人脈關系當中,應該遠遠不止就這三位太上長老,說不定還有更多底牌都沒擺在明面上,若是到了關鍵時刻,不論用在誰頭上,怕是都夠喝一壺的。

  是了!是了!想來這也是石長老不敢和師父撕破臉的另一方面原因吧?

  想到這兒,不由讓他連壓在心底的最后一絲陰霾也蕩然無存,“夏安?夏木靑?哼哼,你們的背后也不過就是仰仗著一個煉丹堂而已,而我的背后,卻是來自于四面八方的強援,打今個兒起,小爺要是再對你們發怵,那才真是窩囊到家了呢。”

  似也猜到了這個徒弟正在想些什么,佟大成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說道:“徒弟啊,你這不吃虧的性子倒是跟為師蠻像的,不過呢,那個夏家藥鋪的夏安畢竟是出身于煉丹堂,況且,暫時又沒對你做出什么過格的事情來,你若是實在咽不下這口氣,不妨就交給為師去解決好了。”

  聞言,楊洛不由心中一陣感動,但很快又想起一個人來,忙問道:“師父,聽說您那玉石鋪子的管事人是叫做‘夏萱’,對吧?她不也是出身于煉丹堂么,莫非師父用她來管事是另有什么目的?”

  “哈哈哈哈,難怪連三位太上長老都說你滑頭得很,看來還真是一點都沒說錯呀。”

  佟大成就好像是專程來為楊洛答疑解惑的,當下頗具耐心的回道:“夏萱那丫頭的身世雖與煉丹堂無法撇清關系,但她這個人,卻與煉丹堂基本沒什么關系,這么說也許你會一時聽不不明白,但你只需要知道,夏萱是在給為師做事也就行了。”

  “那師父又打算如何給弟子出氣呢?”楊洛倒是真不記仇,就是這記性實在太好了些。

  佟大成神情一滯,似也沒想到自己這徒弟竟會如此執著的咬住一個人就不撒口了,當下老懷欣慰的同時,不禁是苦笑連連,“徒弟啊,你這性子真得改一改,雖說跟為師是越來越對脾氣了,但若是被旁人評價起來,就會把你說成是心胸狹隘之輩。人的名,樹的影,這口碑可是很重要滴,知道么?”

  “是,師父。”楊洛口是心非的應下。

  “嗯,孺子可教也。”

  佟大成笑瞇瞇地繼續說著,“其實要想對付那個夏安,法子倒也簡單,等再過些時日,你們的財神商鋪不就要開門營業了么,到時把你們的鋪子開在夏家藥鋪對面,你又覺得如何?”

  “呃,這恐怕不妥吧。”

  楊洛略一斟酌,顯得有些猶豫不決,“那個夏家藥鋪徒弟也是去過的,里面售賣的各種靈材藥草和丹藥種類頗多,且背后又有煉丹堂在支持,而我們這個財神商鋪要想與其競爭,恐怕是沒多少勝算吧。”

  佟大成:“唉!為師不是剛說過嘛,口碑很重要,只要你們將售賣各種靈材的價格稍微便宜些,服務態度稍微好一些,那么日子一久,夏家藥鋪的生意必定會受到影響,到時那夏安也就必定會明里暗里的來找你麻煩,除非他做的那些事都是天衣無縫,否則,只要露出一丁點尾巴在外面,為師保證會把他揪出來,屆時你不也就出氣了?”

  “嗯,師父的這個提議倒也切實可行,反正我們售賣的靈材都是沒有本錢,就算是便宜些賣出去,那也是賣多少就賺多少,可是,弟子怎么感覺好像哪里有些不對勁呢。”

  楊洛眉頭微蹙,假裝不理解地說著,“師父您看啊,您把弟子推出來跟夏家藥鋪打擂臺,最終不管是誰輸誰贏,又或者是兩敗俱傷,師父好像都沒什么損失吧?而弟子要是沒記錯的話,您方才好像也提到過有一家藥材鋪子,要是如此一來,師父的藥材鋪子不也就坐享漁翁之利了么,您說呢,師父。”

  說到最后,他已將佟大成的如意算盤猜到八九不離十,偏生還反問了這么一句,真是氣煞人也。

  不過呢,佟大成卻是一點都不生氣,搓了搓一雙胖手,反而是裝起糊涂來,“唉!徒弟這可就是冤枉為師了,憑為師在本宗的地位,也就只能幫到你到這兒,要不……為師再給你物色個別的地兒?咱惹不起、躲遠點總行吧!徒弟,你說呢?”

  好嘛!這師徒之間的博弈,倒還真是有滋有味的。

  “惹不起都已經惹了,躲遠點也未必就躲得掉吧?既然這地方師父都已經為弟子選好,那弟子又怎能讓您失望呢。”

  卻見楊洛搖了搖頭,旋即又向佟大成比出兩個手指來,“不過,師父也要答應弟子兩個條件才行。”

  “哦?不妨說來聽聽。”

  佟大成掏了掏耳朵,似是對楊洛即將要提出的條件很重視。

  楊洛也不賣關子,直截了當地開口,“這一來呢,財神商鋪的格局要與師父的玉石鋪子一樣,門面可以小一點,但里面卻要空間大一些,總之,就按照您那家玉石鋪子的規格來,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佟大成想了想,點了點頭,“不過分,不過分,其實不用徒弟你說,為師也正有此意。”

  你看看人家,這得多會嘮嗑。

  楊洛放下一根手指,接著又提出第二個條件,“這二來嘛,弟子這回是要同夏安擺開陣勢斗上一斗,真要是遇到什么難處,師父該不會袖手旁觀、坐視不管吧?”

  “嗨!那還用說么,為師自當會竭盡全力幫你了。”佟大成想也不想的給出回答。

  卻不料,楊洛仍是舉著那一根手指沒撂下,繼續又道:“這二來嘛……”

  “噗!”

  佟大成剛給自己倒了半碗清水,淺淺飲下一口,而聽楊洛這么一說,登時全都噴了出來,若不是楊洛躲得及時,非要殃及池魚不可。

  “師父,您這又是怎么了?怎么喝個水都能把您給嗆著呢?”

  楊洛在邊上幸災樂禍,卻還不忘舉著那一根手指。

  “咳咳!”

  佟大成干咳兩聲,沒好氣道:“你小子不是都已經提過第二個條件了么,為師也已經答應了呀,怎么還沒完沒了了,說兩個條件就兩個條件,多一個為師都不會答應的。”

  “師父您要是非這么說,那弟子先前提的是條件,現在提的可就是困難了。”楊洛理直氣壯的反駁。

  佟大成冷哼一聲,道:“哼,現在連鋪子都還尚未開張,你又哪來的困難?”

  楊洛立馬搶過話頭,“現在的夏安時時刻刻都在對弟子虎視眈眈,弟子不得不未雨綢繆、防患于未然吶。”

  “所以呢?”佟大成白了他一眼。

  “所以,弟子需要一批筑基丹,還望師父能成全。”

  楊洛一邊說著,還恭敬地給師父行了一禮,不禁是令得佟大成哭笑不得。

  佟大成略一思忖,似有些疑惑的問:“你目前的修為才堪堪步入煉氣境第四重,要筑基丹又做什么?”

  楊洛本也不打算隱瞞,便如實回道:“弟子想要培養幾個強力打手。不論是現今的財神幫,還是今后的財神商鋪,總要有自己的主心骨才行,若是一味地尋求外援來彌補這一缺陷,或許一次兩次還尚可,可卻絕非長久之計啊。”

  佟大成:“嗯,這么說來,你是早已物色好人選了?”

  楊洛:“不瞞師父說,目前也就只有兩個人選。一個是唐野,修為已達到煉氣境第十重巔峰,只要能拿到筑基丹,隨時都可以突破。另一個是趙山河,雖然他才堪堪步入煉氣境第七重沒多久,但弟子相信,最多不會超過半年,他也必定能觸碰到那一高度。只要這兩人的修為都能突破到筑基境,那么弟子就有信心,任他夏安再如何擠兌,弟子回答他的就只有四個字——放馬過來!”

  “呵呵,你小子倒是考慮的挺長遠嘛。”

  佟大成喝了口碗中剩水,小眼睛一眨一眨的,也不知是在琢磨著什么。

  而在這個時候,楊洛也并未出聲打擾,趕忙又抱起桌上茶壺去了趟后屋,為壺中填滿清水,才又重新坐回到師父對面,眼巴巴的等著師父給出答復。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