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7章 三位太上長老
  不過,在他走進去之后,似乎就感到后悔了,自己與這三位老者面生得很,根本不清楚對方究竟是何來頭,萬一誤打誤撞的給自己惹出什么麻煩來,豈不追悔莫及?但當下都已經做出了決定,若是再找其他借口離開,未免有些反復無常,這可不像他的做派。

  既來之則安之!

  目前,他也只能是這樣安慰自己了。

  “好在這三位老人家看上去都比較面善,想來只要多注意些言行跟禮節,應該是不會太為難自己吧。”

  想到這兒,他的底氣也就充足了不少,徑自來到三位老者面前,語氣謙卑地說道:“幾位前輩,方才確是晚輩冒失了,還望幾位前輩不要跟晚輩一般見識才好。”

  見他一身雜役學徒的行頭,居然在他三位面前一點都不發怵,金宏遠饒有興趣的看了過去,攏須笑道:“呵,你這年輕人倒也有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卻還要裝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莫不是真當我們三個老家伙好騙不成。”

  楊洛微微一怔,倒是萬沒想到對方眼力竟如此老辣,只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偽裝,當下稍一思忖,便笑道:“嘿嘿,若是前輩覺得晚輩實在礙眼,那晚輩這就離去便是。”說完,便是轉身朝門外走去。

  可就在尚未出門之際,身后竟又傳來那老者的一聲嘆息,“哎,本以為你這小子和其他年輕人不同,卻不想也是慫包一個呀。”

  聞言,楊洛腳下一頓,心道:“你這老家伙還真是倚老賣老,剛一見面就刁難一個晚輩,想來也不是個什么好鳥兒。”盡管明知對方有可能是在激將自己,存心拿自己在取樂,可他還是把心一橫,順手把門關上,重返桌前,“前輩,晚輩承認自己確實很普通,普通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滴海水,草原上的一根雜草,不過您老要想讓晚輩認慫,怕也是萬萬做不到的,正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晚輩偏偏就吃你這激將法,你到底想怎么著吧。”

  “呦呵,你小子這驢脾氣倒是挺倔嘛。”

  金宏遠一邊說著,分別與唐肖肖、唐玉塵對視一眼,三張滿是褶皺的老臉上,皆是流露出淺淺的笑意。

  楊洛環抱著雙臂也不接話,就那么無動于衷的看著面前這三位老人家,大有一副百折不撓的痞態。

  金宏遠見狀,不由是笑呵呵地說著,“小子,看你這樣子可不像是來虛心學習的,倒更像是來受氣的呀。”

  楊洛仍是保持沉默,不驕不躁,不卑不亢,仿佛進入一種忘我之境。

  其實說白了,就是臉皮厚到家了。

  任你說破大天,吾自以無言應對,你又能奈我何?

  似也猜到了這家伙的無恥心境,金宏遠無奈地搖了搖頭,竟是三度開口,“小子,桌上這四塊料子里,哪一塊是你的呀?”

  這回,楊洛抬了抬眼皮,隨手指向其中一塊,漫不經心地說著,“除了這塊帝王綠翡翠之外,其余三塊都是我的。”

  “哦?此話當真?”

  金宏遠面色動容,而邊上的唐肖肖和唐玉塵亦是眼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訝然之色。

  “千真萬確!”

  楊洛想了想,隨即又補上一句,“童叟無欺!”

  “哈哈哈哈……好一個童叟無欺!”金宏遠一陣大笑過后,忽又面容一肅,沉聲道:“小子,你一個區區雜役學徒,又哪來的靈石買下這么多好料子,莫不是在誆騙老夫不成。”

  楊洛怔了怔神兒,旋即也跟著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不瞞前輩說,這幾塊料子都是晚輩從廉價區淘來的,前輩若是不信,可將這家鋪子的管事人叫來,一問便知。”

  見他并不像是在扯謊,金宏遠略一沉吟,便與身旁一位老者低聲說了句什么,接著只見那老者身形一閃,人便已憑空消失不見,端的是詭異至極。

  當見到這一幕時,楊洛不禁是渾身汗毛倒豎,忙回頭向身后望去,卻發現那一扇門仍是閉合的,這下連冷汗都從背脊上流淌下來,之前的裝腔作勢,早已被驚悚破了相,是再也裝不出來了。

  他緩緩回過頭,強自鎮定的對金宏遠說:“前輩,您要是沒什么其他事兒的話,晚輩……”

  “現在你還不能走!”金宏遠直接打斷了他后面要說的話,“方才你不是說那三塊料子都是你小子從廉價區淘來的么,老夫不信,故而得去把這家鋪子的管事人叫來問個清楚,倘若真如你所說,到時再走也不遲。”

  “好!那晚輩就再多留一會兒。”楊洛只好乖乖應下。

  他倒是想拒絕來著,奈何有那個心沒那個膽兒啊。

  盡管尚且還不清楚這三位老古董究竟是何來頭,可僅憑其中一位施展出的超凡手段,想必就一定大有來頭吧。

  他估摸著,應該是本宗三位資歷較深的長老,但具體是來自于藏經閣、修真閣,還是煉丹堂、煉器堂、執法堂,這可就不好說了。

  因為截止到目前,他也就只見過石勇、唐虎這兩位真正意義上的本宗長老,再就是自己師父‘佟大成’也算一位,攏共才三位。

  不過,有一點他卻基本可以確定,這三位肯定和石長老都是一個癖好,對各種稀有材料情有獨鐘,不然也不會以鑒寶為由,躲在幕后大飽眼福了。

  思來想去,他又把受到驚嚇的小心臟重新放回了肚子里,暗暗想道:“既然你們也不過就是本宗三位長老,即便是年紀大了些、修為高了些,不也還是跟我師父和石長老平輩么,只要注意些分寸,我又怕你們作甚?”

  倒不是他有多么狂妄自大,實在是他現在也有靠山,若真要是鬧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他還真就不信了,自己師父會無動于衷,石長老會眼巴巴的看著那三塊好料被旁人搶走,另外再加上唐野父親和她二叔的暗中助力、撐腰,似乎怎么算都不應該是自己吃虧吧。

  然則,此時的‘金宏遠’和‘唐肖肖’卻不知眼前這個年輕人正在盤算著什么,只是察覺到這小子的神情一變再變,由畏懼到膽怯,再由膽怯到充滿信心,也不知就這么一會兒工夫,到底是經歷了怎樣的心理斗爭,還真是讓人有些捉摸不透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