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5章 撿漏(四)
  跟帝王綠翡翠的料子一樣,這塊紅翡冰種的料子也被人拿去鑒定、估價了。

  接下來,解石匠也不再自作主張,而是征詢起趙山河的意見,“小兄弟,剩下的這四塊料子里,你又打算先解哪一塊?”

  趙山河聞言一挑眉毛,這心里面甭提有多得意,但表面上卻又裝出一副深沉的樣子,背負起雙手,來回在那幾塊石料前踱著步子。

  不知道的人,怕是還真以為他正在斟酌與思考什么。

  不過,臺下的楊洛卻是領教過這家伙的演技,臉上不由泛起一抹古怪表情。

  片刻后,趙山河似是終于做出決定,抬手一指,“就先解這一塊吧。”

  解石匠點頭,依言將那一塊石料拾起,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了幾眼,旋即才大步行至展桌前,放下石料,拔刀切下。

  叮!

  轟!

  一刀之下,竟是先后發出兩個聲音。

  第一個聲音,顯然是刀鋒與石料碰撞時發出的。

  第二個聲音,則是展桌轟然倒塌時發出的。

  難道說……解石匠這一刀竟然失手了?

  這也未免太有失水準了吧!

  甚至,連解石匠本人都覺得匪夷所思。

  難不成是自己的刀不夠快?

  還是自己的手藝不夠精呢?

  然則,當有眼尖之人發現那塊石料完好無損時,臺下立馬又陷入一片瘋狂的浪潮中,而真正的答案也漸漸被呼之而出。

  “莫非……又是一塊稀有材料不成?”有人汗顏。

  “嘶!這……這小子的運氣是不是也忒好了些,怎么什么好料子都能讓他給遇上?”有人嫉妒。

  “唉,你們說這塊料子里有沒有可能會是五大奇珍之一的玄鐵?”有人大膽猜測。

  這時,臺下的某位老人家也是滿臉驚愕,自言自語的咕噥著,“這么堅硬的料子,連一件下品靈器的刀鋒都無可奈何,怕還有可能是……”

  “是什么?!”

  也不知是什么時候,楊洛已然坐到了石長老旁邊座位上,此時正一臉欠登似的好奇模樣。

  石長老眼角沒來由的抽了抽,當即肅容道:“你這一驚一乍的臭毛病就不能改一改么?”

  旋即,臉上緊繃的褶皺微微松弛,竟露出虛偽的笑容來,“小子,不管怎么說,老夫現在也算是你們那勞什子財神商鋪的合伙人之一,是吧?”

  楊洛眨眨眼,點點頭。

  石長老:“那么如此一來,老夫是不是也應當享有一定的決定權?”

  楊洛想了想,再次點頭。

  石長老:“好!既是如此,那老夫也就不跟你繞彎子了。先前你們解出的那塊紅翡冰種,還有現在這塊料子無論解出什么,務必都要留下來,不許拍賣,如何?”

  楊洛眼珠一轉,似也猜到了對方心思,但還是三度點頭。

  “哎,這就好,這就好啊。”

  石長老自顧自的感嘆著,便不再理會楊洛。

  再說拍賣臺之上,經過短暫的冷場過后,那塊令解石匠感到頭疼的石料也已被人帶離了拍賣臺,另外,那一張不結實的展桌也已被人抬走換成了新的。

  夏萱向解石匠遞了個眼神過去,跟著環顧全場說道:“諸位還請安靜一下,解石繼續。”

  緊接著,解石匠也不再去征求趙山河的意見,隨便又拾起腳下一塊石料,放到展桌上,轉瞬間令得全場的嘈雜聲猶如海水退潮般退卻。

  而那一雙雙火熱的目光,皆是齊刷刷的盯向了同一目標物。

  攏共五塊石料,現已有兩塊被拿去鑒定、估價,那么剩下這三塊,又會給他們帶來怎樣的驚喜?

  眾人無不期待。

  同時,也有很多人都對趙山河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

  如果說之前還有人小覷一名雜役弟子玩不起賭石,那么此時此刻,他們早已摒棄了前嫌,把趙山河當成了我輩中的楷模來看待。

  第三塊石料,解出了和田黃玉。

  第四塊石料,解出了羊脂白玉。

  這兩種玉石料子雖未被列為稀有材料之一,但市場價格,也是都不便宜。

  不過這第五塊石料,卻未免令人有些失望。

  一刀切下,表里如一,而且所切割之處,又是黃金一刀的位置,基本可以斷定是一塊廢料。

  但就在趙山河打算放棄之時,忽有一道身影從臺下竄了上來,也不知是同趙山河竊竊私語了幾句什么,便又匆匆離臺而去。

  在那人離去之后,趙山河臉上立馬浮現出一抹喜色,隨后便將某人偷偷塞給他的十塊上品靈石轉交到解石匠手上,然后又用匕首在這最后一塊石料上狠狠劃下一道,起身對解石匠說:“再來一刀試試看。”

  解石匠怔了怔神兒,似是感到頗為疑惑,但也并未多說什么,便按照趙山河已劃好的切割線揮刀切下。

  然而,就是多加了這么一刀,這塊石料立馬變得不再普通。

  切面之上,淡淡地白色銀芒暴露在人們視線中,并不刺眼,反而還顯得有些神圣,絲絲縷縷的涼意流淌而出,與外界的空氣一接觸,立刻凝結成薄薄一層寒霜,好不離奇與詭異。

  “這……這又是什么?我怎么從未見過?”

  “是啊,我也是頭一次見,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五大奇珍之一,冰魄?”

  “不可能!這……這絕不可能!五大奇珍又豈是那么好遇上的?這要真是一塊冰魄,待會兒怕是連掌教都會親臨吧。”

  “唉,你覺不覺得臺上這人和方才上臺那人好像都有些眼熟?”

  “嗨!我說你這人是不是也記性忒差了,早上在剛進門時,我們不是還曾在門口處見過這二位么,他們中的一人,還曾在那塊晦氣的奇石上摸了幾把,難道你就一點印象都沒有了?呃!對呀!他們的賭運如此之好,難道是與摸過那塊奇石有關?”

  經這么一提,周遭不少人似乎也都想起了這么回事兒,口口相傳下來,逐漸令得越來越多的人都開始迷信起來。

  莫非,那塊奇石并不是什么晦氣之物,而是時來運轉的吉祥之物?

  緊接著,便有人決定將自己的想法付諸于行動,起身離座而起,急匆匆向著廳外跑去。

  “要不,我們也去試試?”

  “走,試試就試試,萬一真要是有什么說道呢!”

  隨后又有一些人也跟著紛紛離場,但也沒過多久,便又折返而回,且一個個的面龐上無不是流露出或興奮或神秘的各種表情。

  很顯然,這些人都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去做了同一件事。

  而在做完了這件事后,他們在心理上也都是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滿足,再返回場間時,自然與之前判若兩人。

  “丫頭啊,你不妨也去試試看,萬一這里面真有什么說道呢。”

  便在鬧哄哄的氛圍中,石長老也不禁是有點迷信上腦,偏頭對唐野小聲說著。

  而在這種場合下,唐野又實在不好多說什么,只好是一起身便去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