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2章 撿漏(一)
  “走,我們也去賭兩手!”

  楊洛眼珠一轉,拉上趙山河就要往玉石鋪子趕去,卻不想竟被趙山河用力給掙脫開,“先等等,你確定真的要去?我可跟你說啊,這賭石可是會上癮的。”

  楊洛略一沉吟,道:“方才你不是說一般常見料子都不會看走眼么,這會兒怎么又對自己沒信心了呢。”

  他嘴上雖是這么說,實則心中卻是另有打算。

  如果真能從這間鋪子里找出和祖傳玉璧一樣的玉石種類,到時再去找石長老問個清楚,那么還魂草的去向不也就水落石出。

  然則,趙山河卻是不知他的真正意圖,還以為是楊洛把寶押在自己身上,當即有些沒底氣地說著,“兄弟,你若真想去碰碰運氣,我陪你去一趟也無妨,但要說究竟能不能看得準,這個我可不敢保證。”

  楊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看不看得準都不怪你,全當是去長長見識了。”

  趙山河點頭,隨即也沒再多說什么,便和楊洛一同朝街對面的玉石商鋪行去。

  這間鋪子的門面并不大,甚至連匾額都沒有懸掛,但擺放在門前的那一塊巨型奇石,卻是十分醒目,想不惹人注意都難。

  這塊奇石少說也有三四丈高,邊角輪廓猶如刀劈斧鑿般齊整,其形狀,有點像是一顆遠古兇獸的頭顱,血盆大口,面目猙獰,若是細細看來,就仿佛即將要蘇醒一般,好不栩栩如生。

  走到這塊奇石前,楊洛隨手摸了一把,笑呵呵地說著,“弄這么個玩意兒擺在門口鎮場子,看起來確實挺拉風的。”

  見他一臉無所謂的神情,趙山河不由在一旁搖頭嘆道:“哎,你可知道這東西擺放在這兒的寓意是什么?還拉風呢,也許在這進進出出的人里面,也就只有你一人會這么認為吧。”

  楊洛一怔,好奇地問道:“莫非……弄這么個石頭擺在這兒也是有講究的?”

  “當然啦,你以為呢!”

  趙山河悻悻然的為其解惑,“難道你就沒有仔細留意么?這玩意的大致輪廓本就是上古四大兇獸之一‘饕鬄’的頭顱,之所以會擺在此處,雖也有鎮宅一說,但對于進門賭石的人而言,卻是相當晦氣。饕鬄貪吃,大小通吃,這地兒雖不是賭坊,可也畢竟沾了賭之一字,而你居然還用手去摸它,我可真是服了你了。”

  “呃……饕鬄貪吃,大小通吃!我只摸了一下,該不會有那么邪乎吧?”

  楊洛下意識的往旁邊橫挪幾步,無意間卻發現不遠處正有幾人在向自己這邊指指點點,當下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態,撫了撫額頭,竟又再次回到奇石前摸了幾把,然后才背負起雙手,踱著步子,進了鋪子。

  一時間,趙山河也有點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好半晌,才苦著一張臉跟了進去。

  商鋪內,遠比想象中的場地還要大得多得多,分為西廳、南廳和北廳。

  與夏家藥鋪相比,足足大出幾倍有余,看樣子應該是幾家鋪子合并在了一起,但街邊上的門面卻并未擴張,也不知是另有什么說道,還是被那一塊三四丈高的奇石給襯托的。

  西廳,售賣的是各種成品物件,雕工精細,款式繁多,色澤各異的珠光寶氣遙相呼應,顯得格外光鮮與殊勝。

  南廳,售賣的是各種石料,有大有小,有圓有方,與西廳的珠光寶氣相比,這南廳似乎就顯得有些死氣沉沉了。

  北廳,則是一個小型拍賣場,毫無疑問,自然是用來當場解石、當場拍賣的地方。

  此時,楊洛已在趙山河的陪同下,選擇性的來到西廳。

  若能在這些個成品物件中找到自己想要找的玉石種類,此行也算沒白來,至于去解石賭兩手的由頭,那也不過就是說說罷了。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這西廳轉了一大圈,幾乎看遍了所有擺件、物件,卻沒能如常所愿。

  有的成色相似,手感不對。

  有的手感相似,成色不對。

  總之,就是讓他各種不爽與惋惜。

  見他一副心事重重而又心不在焉的樣子,趙山河不由是越發感到疑惑起來。

  莫非這家伙并不是來長見識的,而是來找東西的?

  他本欲開口詢問,卻又意識到這地方人多耳雜,是以,有些不該問的還是不問為好。

  就這樣,他二人在西廳著實沒少浪費時間,轉悠了約莫有半個多時辰,才轉到南廳。

  殊不知,在這南廳里走動的人卻還要比西廳更多。

  而且,從那一個個尤為專注的神情上來看,似乎都是對各種石料頗為了解與懂行。

  然而不經意間,竟讓他二人發現了兩道熟悉的背影。

  一老一小,老的是‘石長老’,小的是‘唐野’。

  沒想到竟會在這兒遇上,還真是巧的不得了。

  本來趙山河是想要上前去打聲招呼的,可卻被楊洛在第一時間給阻下,“別急呀,何不給他們個驚喜呢。”

  趙山河:“驚喜?你又打算如何給他們驚喜?”

  楊洛想了想,笑道:“先跟著看看再說。”

  ~~~~

  廉價區一方展臺前。

  石長老目光銳利的掃過臺上堆積的一塊塊石料,神色忽然一凝,抬手指向其中一塊,對伙計說道:“把這塊料子拿給我看看。”

  展臺后方立馬有伙計照辦,將一塊臉盆大小的石料雙手呈上。

  石長老伸出一只手,輕松接過石料,先是掂了掂分量,后又仔細瞧了半晌,便將其還了回去。

  “石伯伯,這塊毛料看起來挺好的,上面天然形成了煙柳痕跡,顯然是經過高溫地帶的常年侵染所導致,要是大侄女兒沒看走眼的話,這應該是一塊很有價值的火山石,難道這還都讓您不滿意么?”唐野在一旁小聲說著。

  石長老緩緩點頭,臉上浮現出一抹淡笑,似是對唐野能有如此眼力還算挺滿意,“不錯,這的確是一塊火山石,不過其價值嘛,卻不見得有多高。不知你方才有沒有注意到,那一塊毛料上的煙柳痕跡有深有淺,且并不均勻,體積適中,分量卻又輕了些,這樣一塊毛料,就算能解出什么好料子,想來也是零零碎碎的,又何談價值呢?”

  “哦,原來如此。”唐野虛心受教。

  接著,這一老一小又來到另一處展臺前,石長老先后選中兩塊石料,在經過仔細端詳后,還是逐一放棄了。

  如是再三。

  隨后,這二位遺憾的離開了廉價區,直奔上等石料區而去。

  這老話說得好,便宜沒好貨,好貨不便宜,要想在這廉價撿漏,看來還真不是件容易事兒。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