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30章 夢中驚魂
  待到佟大成和石長老一個喜笑顏開、一個罵罵咧咧的離開后,屋內三人也總算是將心中一塊石頭徹底落地了。

  楊洛捫心自問,他之前可并未曾和師父商量過什么,但師父卻是很篤定的站在了自己這一邊,且師徒倆的默契配合與演技,甚至讓他自己想一想都覺得好笑。

  更為幸運的是,居然還真就在這種類繁雜的靈材藥草中發現了稀有貨色。

  要是沒有那三顆龍皇參的誘惑,想來石長老這個老頑固也不會動容,更不會財迷心竅的拿人手短。

  當然,唐野在關鍵時刻攻破了那最后一道防線,其表現也是功不可沒。

  反正總的來說,他們這次的籌劃還是比較成功的,無論過程如何曲折多變,最起碼目的是達到了。

  不過呢,方才佟大成和石長老對話中的部分內容,卻讓楊洛到現在都沒太聽懂,“唐姑娘,難道說……本宗弟子在外面獲得的好處或利益也要如實向宗門報備?”

  唐野想了想,道:“這倒是不必。”旋即又有些好奇地反問,“你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

  楊洛略一沉吟,便道出了心中疑惑,“方才不知道你們都有沒有注意聽,石長老好像在擔心掌教知道我們此番收獲,如果并不需要報備的話,那么石長老的擔憂又是從何而來?”

  唐野眉頭微蹙,陷入沉思。

  而也就在這時,趙山河卻在一旁重重地嘆了口氣,“唉!我說你們倆呀,還真是咸吃蘿卜淡操心,若真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等得空的時候去請教一下石長老或是佟主管不就清楚了么,何必在這兒瞎猜呢!”

  此話一出,楊洛和唐野皆是不約而同的望向了他,盡管目光都很平和,但在那平和之外,卻似乎隱含著一種怪怪的味道。

  忽然,楊洛一撫額頭,搶先言道:“對對對,我怎么就沒想到呢,山河呀,這里就先交給你了,我這就去找師父請教請教。”說完,便是一溜煙兒似的奔向門外。

  隨后,唐野也是一轉身,連句話都沒有也跟著離去。

  見這二人都走了,只把自己留了下來,趙山河愣在原地好半晌,才漸漸琢磨過味兒來。

  他東張西望的看了看滿地靈材藥草,不由矜了矜鼻子,不滿的咕噥著,“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嘛。”

  但接下來,他還是先從屋內一角著手,將那一株株靈材藥草裝進了乾坤袋。

  他手中這只乾坤袋,正是數日前楊洛借給他用的那一只,后來在靈蛇谷中發了如此一筆橫財,自然而然也就易主了。

  不過對于這份慷慨,他還是很感激的,以至于當下即便是心中郁悶、窩火,也只是發了句牢騷而已。

  此時夜已深。

  黑漆漆的夜空上閃爍著繁星點點,讓這個夜晚并不寂寞。

  楊洛在逃離了勞動現場后,便是哈氣連天的返回到自己房中,點上一盞油燈放到床前,一頭鉆進了被窩里。

  說來也怪,自從靈蛇谷歸來那一晚,他就好像換了個人似的,不但變得嗜睡,且一旦入睡,還會進入一個很奇怪的夢境。

  近數日來,皆是如此。

  起初時,夢境里的畫面與情節還都很模糊,甚至次日醒來后,根本無法記清楚到底是怎樣一個夢,可隨著日復一日的重復上演,漸漸也就讓他越來越記憶猶新。

  原來這夢境中的場景并不陌生,正是靈蛇谷中那一座洞窟盡頭。

  “小子,來了。”

  深坑之中,忽有一個蒼老的聲音悠悠響起,與每晚一樣,令得他沒來由的一陣心慌。

  “不就一個夢么,怕個屁啊!”

  他一邊在心里自我安慰,一邊警惕的打量四周。

  其實他今晚也是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弄清楚自己為何會反復做著同一個夢,即使是得不到真正答案,也要見一見這個聲音的主人究竟是誰。

  “小子,你今天似乎并不怎么怕我呀。”

  那個聲音飄忽不定的再次響起,語氣中略帶著幾許調侃之意。

  楊洛猛一回頭,卻并沒有發現什么,旋即壯著膽子放聲道:“怕你作甚!總是躲在暗地里嚇唬人算什么本事,小爺今兒就是來做個了斷的,有本事你就弄死我,要是沒那個本事,今后就離我遠點。”

  “哎,沒想到你這小娃子反倒還有理了。”一聲悠悠地嘆息來自頭頂上方。

  楊洛抬起頭定睛一看,只見一道虛幻般的老者身影正懸浮在當空,不由把他嚇退了好幾步,“你!你你你……究竟是人是鬼?”忽又不經意的輕咦了一聲,“咦?你這老頭兒怎么看起來有點眼熟呢,我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見過?”

  老者當即爽朗一笑,“哈哈哈,自然是見過的,這才分別沒幾日,莫非這就不記得了?”

  經這么一提醒,楊洛只覺得腦瓜仁‘嗡’的一下,立馬想起一個人來。

  不!更為確切地說,應該是一具死而不僵的遺體才對。

  他顫顫巍巍的抬起一只手,指向身旁一側的石頭墳,試著問道:“你!你……該不會就是那位吧?”

  “不錯,看來你是終于記起來了。”老者笑著點頭。

  聞言,楊洛瞳孔中立馬閃過一抹驚恐之色,旋即深吸了幾口氣,盡量平復著內心緊張的情緒,眼珠一轉,苦笑道:“前輩,這可就是您的不對了,當時晚輩見您可憐,好心讓您入土為安,前輩不領情也就算了,怎么還對晚輩糾纏不休呢。”

  “哼!老夫用得著你來可憐么?”

  一提到此事,老者原本還頗為慈祥的面容立刻變得兇神惡煞起來,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陰森冰冷起來,“小子,老夫已在此地坐化近百載,眼看就要重見天日,卻被你小子生生打斷,居然還將老夫的肉身埋葬在亂石堆中,莫非老夫還要感謝你一番不成!”

  “呃……前輩確定當真是我壞了您的好事?”

  楊洛心虛的又后退了兩步,見老者一副很篤定的神態,接著又道:“老神仙,您在洞內外布下了雙重防護結界,要是這結界不被破壞,晚輩也不可能會打擾到您老人家清修不是,再說了,惦記您這洞中寶貝的人又不止我一個,您又何必跟晚輩過不去呢。”

  “小子,你這番狡辯可是著實有些無恥啊。”

  老者一縷長須,似笑非笑的俯瞰下方,面龐怒意也隨之漸漸斂去,“是啊,這也正是老夫想不通的地方,為何你小子就能無視老夫布下的結界呢?還有那一株‘還魂草’,究竟又是被你弄到哪里去了呢?”

  楊洛心思電轉,忙為自己辯解,“前輩,那一株靈草可是真的與晚輩無關,當時由于太過倉促,晚輩也沒看清楚它究竟去了哪里。”

  見老者并未開口接話,他又好奇地試著詢問,“前輩,您是說……那一株靈草叫‘還魂草’?難不成它還真的可以讓您起死回生?”

  老者平靜地點頭,徐徐說著,“還魂草,乃天下奇珍之一,當年老夫也是花費了不少精力與時間才好不容易尋覓到這么一株。后來,老夫自知大限將至,便選在此地坐化,只可惜事與愿違,天道無情,終究還是失敗了。可也正是因為經歷過這一遭,才讓老夫得知了那還魂草的玄妙之處。”

  “原來,在這世間的傳聞并非空穴來風,還魂草確可守住人的一縷元神不滅,并給予最為純粹的天地精華助其成長壯大,但在時間上,卻未免太過漫長了些。老夫等了近百載,終是隱隱感應到還陽之日將近,卻不想竟被你小子給打斷!都說天道不仁當以萬物為芻狗,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天命不可違吧!哎……”

  說到最后,他的這一聲長嘆好不悲涼凄苦,好似在感嘆天道不公,又好似在緬懷紅塵人生,就宛如晨鐘暮鼓一般,深深地震撼著楊洛心靈。

  “難道說……真的都是因為我么?”楊洛輕聲低語,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悔意。

  因為他發現,老者除了有些多愁善感之外,似乎并沒有遷怒自己的無知。

  那么將心比心,若是換成自己被人破滅了重生的希望,又能否如此胸懷大度呢?

  只怕是化成厲鬼,都不會放過那人吧!

  “前輩,那如今可還有補救的法子?”他是真的感到了后悔。

  見他表露出一副悔不當初的態度,老者欣慰的笑了笑,語氣也變得柔和許多,“孩子,其實一直以來,老夫倒是從未把生死看得有多重,不過有件事,還希望你能如實告之。”

  楊洛:“前輩,你想知道什么。”

  老者:“能否與我說一下,你身上究竟藏著怎樣的秘密。”

  楊洛遲疑了片刻,繼而卻是搖了搖頭。

  雖然從老者的形象氣質上來看,并不像是什么胸懷歹意的大惡之人,況且又是以這樣一種特殊方式在和自己交流,似乎更沒必要擔心什么,但在經過慎重考慮后,他仍是決定將自己身上的秘密守口如瓶。

  畢竟這個秘密牽扯甚大,若非絕對信任之人,他是斷然不會攤牌的。

  所以在這件事上,他也只能是選擇沉默。

  “好吧,既然你不想說,那老夫也就不勉強了,不過那一株還魂草,你卻要盡快還回來,否則,老夫神形俱滅之時,必定也會拉著你一同上路,好自為之吧……”

  面對他的沉默,老者只是留下最后這么句話,便化身為一縷青煙,徐徐裊裊的消散當空。

  “還魂草?難道真是被我給帶走了?”

  楊洛在夢境中這般思考著,而現實中的他,卻是砸吧砸吧嘴,眉宇間掛著一抹淡淡地憂愁。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