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7章 羊毛出在羊身上
  石長老大袖一揮,收了妖血石,原本陰沉如水的臉色才稍稍好看了些。

  而后,幾人只覺得周遭場景一陣扭曲,便已再次回到了灰蒙蒙的霧瘴中。

  “嘶……竟然是妖域空間!”

  石長老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緊接著,便有一個空曠的童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老頭兒,算你還有點眼力,竟也識得本王的妖域空間,不過你也不必有何顧慮,本王既已答應放你們離開,就決不會食言,但你們也不要忘記答應過本王的承諾。”

  “放心,老夫自當會信守承諾,還勞煩妖王這就為我們指引一條出路。”石長老鄭重點頭,連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客氣了幾分。

  隨即,就只見一團白光憑空出現在幾人頭頂上方,‘嗖’的一下,朝著一個方向極速飛去。

  白光途經之處,下方濃郁的霧瘴就仿佛被生生撕開一道口子,露出一條狹窄過道。

  四人疾馳在這條過道上,約莫有盞茶工夫,在前方隱約出現一點光亮,隨著距離拉近才看清楚,原來是一扇通往外界的光門。

  從門內向門外看去,視線中的場景真實而又清晰,讓人感到無比親切與美好。

  一出光門,四人不約而同的都是向身后望去,卻發現那一扇光門已然消弭于無形。

  “石伯伯,莫非這片毒瘴就是您方才所說的妖域空間?”唐野狐疑的問著。

  石長老不置可否的點頭,回道:“不錯,這妖域空間乃是妖獸修煉而成的一方獨立領域,可以是任何形態的存在,譬如一片樹林、一座湖泊,亦或是一方山谷,就像這里一樣,只要我們踏進了這片霧瘴,也就相當于進入了那頭靈蛇王的妖域空間,幸虧它對我們并無惡意,否則,我們怕是還真不容易全身而退啊。”

  語氣一頓,似又意識到了什么,旋即正色道:“讓所有弟子馬上撤出谷外,此行任務到此結束,明日一早就返程。”

  聞言,唐野同楊洛跟趙山河分別對視一眼,三人也沒再多問什么,便一同領命去了。

  盡管這一決定未免倉促了些,但他們三人也都看得出來,石長老似乎對這妖域空間十分忌憚。

  通傳了石長老的指令后,與谷中待命的近兩千人一同撤出谷外安營扎寨,這一路上倒也通行無阻。

  此間,雖說也沒人膽敢抗命,但或多或少存有一些小情緒,總是在所難免。

  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有一位宗門長老同行,饒是在這靈蛇谷中橫著走也不會遇到多大麻煩和兇險,哪成想干等了小半天,到頭來竟會是如此寥寥收場。

  甚至,已經有人偷偷在私底下議論,是不是石長老獨吞了里面的好處?

  后來,還是由唐野出面辟謠,這才還給石長老一個清白。

  傍晚,一堆篝火之旁。

  石長老就跟個受氣包似的獨自喝著悶酒。

  而楊洛、唐野、趙山河三人則是呈環形而坐,彼此間有說有笑的暢談著人生理想。

  不管怎么說,他們這一趟可是賺大發了。

  三人乾坤袋中堆積的各種靈材藥草要是全都變現成靈石,想一想都不禁令人心潮澎湃。

  而在此之前,石長老也曾向他三人建議過,說是做人不要太貪心,至少應當拿出一小部分收獲來犒勞大家,但卻被楊洛果斷拒絕,且給出的理由還很充分。

  只要前輩舍得拿出妖血石跟大家一同分享,那么作為晚輩,理應效仿前輩的大公無私。

  最終,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哼!簡直就是毛人毛會!”

  這便是當時石長老給出的評價。

  當下,石長老忽然又打破了沉默,用一種不咸不淡的語氣問楊洛,“小子,你當時是如何進入那防護結界的?還有那一株會飛的靈草,究竟又是去了哪里?現下可以說實話了么?”

  而被他這么一問,楊洛雖也是心里一緊,但表面上卻是應對得很茫然,“啊?之前不是都已經說過了么,當時有個聲音在呼喚我,然后我就稀里糊涂的闖了進去,再然后,就在里面遇到了一株會飛的黑白兩葉草,可惜被它給跑了。”

  “哦?真的是這樣么?”

  石長老目光灼灼的盯著他的反應,似乎想要從其神情間捕捉到一絲破綻。

  楊洛雙手一攤,面龐上露出無辜之色,“前輩,晚輩可是字字句句說得大實話。”

  “哎……”

  石長老悠悠嘆息一聲,抓起一旁的酒葫蘆灌了口酒水,便又恢復了沉默。

  “前輩,前輩……您沒事吧?怎么突然想起問這個?”楊洛不失時機的套著近乎。

  殊不知,石長老卻對他的虛頭巴腦著實厭惡得很,蹙眉道:“如今老夫欠下你們的人情也算是還清了,還有其他事么?”

  一聽這話,楊洛胸中立馬涌起一股無名之火,心道:“哎呀!好你個忘恩負義的老家伙,這是撈足了好處就要卸磨殺驢呀。我呸!那咱們可就要好好說道說道了。”

  想到這兒,他一臉訕笑的說道:“前輩,您之前不是跟靈蛇王有約在先么,現下人家都已經交出妖血石,而我們卻還沒兌現承諾呢,您看是就這么著了,還是……”

  石長老:“住口!連一頭妖獸尚且言而有信,老夫又豈能出爾反爾!”

  “嘿嘿,其實晚輩也是這么想的。”

  楊洛嘿然一笑,隨即又略顯為難的撓了撓頭,“可是,若將這一次行動捕獲的所有靈蛇統統回收、放生,豈不相當于從大家手中搶走了勞動成果,是不是應該多少給大家一些補償?”

  “小子,你少在老夫面前偷奸耍滑,你們這一趟得到的實惠還嫌不夠多么,難不成還想讓老夫來替你們承擔這一筆開銷?”

  石長老微微瞇起雙眼,臉色晦明晦暗,本就不富裕的他,仿佛被人一竿子捅到了軟肋。

  “前輩,這約定可是您與靈蛇王之間定下的,晚輩只是好心提醒一句,怎么就成偷奸耍滑了。”楊洛頓時一臉委屈,“再說了,我們這一趟雖是收獲了不少靈材藥草,可也總不能當做靈石補償給大家吧,那樣一來,不也就相當于告訴大家,前輩您帶著我們三個藏私了么,當然,只要前輩不在乎有人在背后指指點點,我們三個晚輩倒是無所謂,什么毛人毛會的,就隨他們說去吧。”

  “哈哈!哈哈哈哈……”

  石長老聞言一陣大笑,似乎更像是怒極反笑,“真是沒想到啊,佟大成那老小子竟調教出你這么個潑皮無賴,也罷也罷,既然你小子想要一口吃個胖子,老夫不妨就成全你,日后也免得落人口實,讓人說三道四。”

  說著大袖一揮,便將一只乾坤袋扔給了楊洛,“拿去!剩下的事,就不用老夫教你該怎么做了吧。”

  “嗯嗯嗯,多謝前輩深明大義,晚輩這就去把剩下的事兒給您辦得妥妥的。”

  楊洛一把接住乾坤袋,沖著趙山河招了招手,二人便去做事了。

  有了靈石,二人的辦事效率也是相當高。

  一個負責回收靈蛇。

  一個負責支付靈石。

  僅僅不到一個時辰,便已將所有人捕獲的靈蛇全都集中到幾只竹簍里,同時也將石長老乾坤袋中近兩千上品靈石幾乎揮霍一空,這才折返而回。

  返回途中,趙山河有些擔心的問楊洛,“兄弟,這一塊上品靈石回收一條靈蛇,這下大家伙肯定是沒話說了,可你又想過沒有,等會兒見到了石長老,我們又當如何交代啊?”

  楊洛不屑地撇了撇嘴,回道:“切!反正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又替那老家伙心疼個什么勁兒呢。”

  趙山河:“可是他的身份畢竟是一位本宗長老,等回到宗門以后,你就不怕他跟我們秋后算賬?”

  楊洛:“放心吧,我賭他一定不會。”

  趙山河:“為何?”

  楊洛:“因為這天下間本就沒有不透風的墻,等回到宗門以后,估計很多人都會知道,是我們救了他一命,即便那老家伙想要與我們撇清關系,又如何能堵住悠悠眾口?如果他要是不想被人整天戳著后脊梁骨說三道四,就只能是對我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又豈會恩將仇報?你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

  “……”

  就這樣,二人邊走邊聊的又重返石長老跟前。

  而楊洛在將石長老的乾坤袋還回去之后,便與趙山河鳥悄的放生去了。

  不過,待到他二人雙手空空而歸時,卻發現石長老正黑著一張臉,似乎被什么事兒給氣得鼓鼓的。

  “楊洛,你們倆之前是按照什么標準給大家補償的靈石?如果是按照任務前定下的獎勵分成進行補償,那么每回收一條靈蛇,只需要五十塊中品靈石,應該用不了將近兩千塊上品靈石吧?”唐野在經過思前想后,終是沒忍住替石長老問出了心中郁悶。

  楊洛卻是大義凜然的一揮手,說道:“唉!此一時彼一時嘛,既然是石長老向大家散財,總不能跟我們一樣小家子氣吧。況且,大家本就對此次行動心存幾分抱怨。于是經我和山河一商量,就把標準提高了那么一點點,按照一條靈蛇、一塊上品靈石的標準補償給了大家。嗯,你還真別說,大家在得到實惠后,一個個都是很滿意,而且還有很多人表示,等一回到宗門后,就會考慮加入財神幫呢。”

  “你……”唐野頓時一陣語塞。

  而石長老,亦是用一種窮兇極惡的眼神看向楊洛。

  見這二人吃癟,又找不出什么理由來反駁,邊上的趙山河不禁是暗自偷笑,心道:“嘿嘿嘿,拿別人的靈石去樹立自己的聲望,還理直氣壯的,看來這家伙還真是個氣死人不償命的主兒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