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6章 前人羽化飛升之地
  轟隆隆!轟隆隆……

  突然間,整座洞穴開始劇烈搖晃起來。

  巨石紛飛,塵埃四起,令得沉寂在思緒中的楊洛也立馬回過神來。

  本欲拔腿就跑,可這腳下的震感竟又漸漸停了下來。

  “嗯?難道是虛驚一場?”

  他一個踉蹌,穩住了身形,一邊輕聲自語,一邊向坑外爬去。

  當爬到一半時,似乎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回頭看去,原本美輪美奐的光罩已然消失不見。

  “還真是活見鬼了!”他唏噓不已。

  這時,忽又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甬道中傳來,還隔著老遠,就聽見趙山河的大嗓門嚷嚷著,“兄弟,你沒事吧?”

  聲音中的急切與關心,顯然不是裝出來的。

  “山河,我在這兒呢。”

  楊洛沖著聲音的方向揮了揮手,便是一鼓作氣的爬出坑外,剛好跟風風火火趕來的幾人撞了個照面,當即不由好奇地問:“你們怎么都進來了,洞外不是設有結界么?”

  一聽這話,趙山河立馬搖頭晃腦的不滿道:“看你這話說的,得有多沒良心,還不是擔心你在里面發生了什么意外,我們這才跑進來看看么,嘖嘖嘖……這你都能安然無恙,命可真夠大的!”

  “我呸!你這家伙就不能盼著我點好?”楊洛大感晦氣的呸了一聲。

  “行了行了,你們倆就先消停一會兒吧,開玩笑也不分個場合。”

  唐野適時地打斷了二人,跟著又把目光轉向楊洛,問道:“洞外的結界已然消失,你方才是不是在這里動過什么?”

  “動過什么……”

  楊洛略一思忖,便將之前的大致經歷講了一遍。

  待他講到最后,化身為小男孩的靈蛇王不由越發興奮起來,東張西望的掃視著周圍,“你是說……這里竟有一株會飛的靈草?”

  “嗯,可惜讓它給跑了。”楊洛鄭重點頭。

  “跑了?”

  小男孩眼中倏地閃過一抹精芒,似乎對這一答復抱有很大懷疑,“小子,該不會是被你給藏了起來吧?”

  聞言,楊洛倒是一點也不心虛,隨手從腰間解下乾坤袋扔了過去,聳了聳肩,道:“喏,你若不信,可以查看一下我的乾坤袋,看看我到底有沒有騙你。”

  小男孩一把接住乾坤袋,還真就不客氣的查看一番,但卻并沒有發現那一株會飛的靈草,不免有些失望的又將乾坤袋還給了楊洛,“這可就奇了怪了,莫非……那一株靈草還能飛天遁地不成。”

  “要不,我們再下去仔細找一找?”楊洛指了指深坑下方。

  而那小男孩卻好像有所忌憚一般,偏頭看向石長老,“老頭兒,你覺得呢?”

  石長老捋了捋胡須,道:“若是老夫沒看走眼的話,這里應是某位前輩的坐化之所,故而才會在洞內外布下雙重防護結界,不想讓后輩們打擾其清靜。如今,這兩道防護結界雖已不復存在,但我們也不該對這位前輩大不敬才是。”

  聽他這么一說,原本還躍躍欲試的幾人也都有些瞻前顧后起來。

  在修真界闖蕩,幾乎是沒人不相信因果報應這一說的。

  正所謂因果循環、報應不爽,舉頭三尺有神明,即便像靈蛇王這樣的妖修也不例外,亦是對此深信不疑。

  這就跟向天起誓一樣,誰又能說得準靈與不靈呢?

  “前輩,您看這里的每塊石頭好像都含有少量靈氣,只是太過稀薄了些,就算將上百塊堆積起來,怕也不及一塊下品靈石,您見多識廣,可又知道這是何原因?”

  楊洛在腳下撿起一小塊碎石,遞到了石長老面前。

  石長老也沒伸手去接,只是略作端詳,便頷首道:“嗯,看來應該是不會錯了,通常修為已達到渡劫末期的修士若想再更進一步,往往都要選擇一處不受外界打擾的清靜之地坐化悟道,同時也會散盡畢生財富,抱著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恒心去接受天地法則的洗禮。”

  “直至洗盡一身鉛華,方可羽化飛升成仙,反之,若是無法跨過這一關,便會身死道消,估計洞中這位前輩應該就是后者,羽化飛升失敗了,而也正是因為在生前留下了如此之多的靈石,才將洞內外兩道防護結界維持到今日,再就是你方才提到的那一株會飛的靈草,想來也應是在這靈氣充裕的環境下孕育而生。”

  “哦,原來如此。”

  楊洛若有所思的點頭,將手中一小塊廢棄靈石扔掉,隨即又提議道:“對了,既然我們能有緣來到這里,是不是應該將下面那位前輩入土為安?”

  說完也不等旁人是何意見,便又朝坑底折返回去。

  “靠!你能有那么好心?八成是想要借此機會,找找人家身上有沒有留下什么好東西吧。”

  趙山河心中一陣腹誹,行動上卻是一點也不遲緩,趕忙追了上去。

  而唐野原本還對這座充滿死亡氣息的洞穴有所忌憚,當下也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與感召,居然也跟著第三個沖了下去。

  “老頭兒,現在怎么著,我們要不要也一起到下面去看看?”

  靈蛇王沖著三個年輕人的背影努了努嘴。

  石長老沉思了片刻,最終也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盡管有些迷信說道讓他心有余悸,但在幾個晚輩和一頭畜生面前,他又豈會認慫?

  待幾人先后抵達坑底處,親眼目睹了那一具保存完好的老者遺體,即便連見過世面的石長老也不由是震撼不已、

  而楊洛跟趙山河倆人倒是配合得相當默契,借著搬運遺體下葬的機會,一前一后在老者身上仔細搜了個遍,本以為怎么也能找出幾件值錢的老物件,可結果卻是什么也沒發現,最終二人氣餒的對視一眼,便將老者扔向一處石堆旁,三下五除二就給掩埋了。

  將一座石頭墳堆好之后,楊洛拍了拍手上灰塵,裝腔作勢的感慨著,“哎,不管怎么說,晚輩們也算是與前輩有緣,可惜卻無緣得知前輩名諱,如今將您老人家埋葬于此,往后塵歸塵、土歸土,您老人家就在此安息吧。”

  隨即,趙山河也跟著貌似虔誠的拜了拜,說了句:“前輩,保重”,便同楊洛一起絕塵而去。

  “哎,我們也走吧,這里地勢較低,防護結界又已不復存在,極容易出現山體坍塌,還是盡快離開得好。”跟著,石長老也只是丟下這么句話,便帶上唐野飛身而起,直奔來時的甬道中而去。

  至于落單的靈蛇王,此時也不知是正在為何事犯愁,呆立了良久,才耷拉個腦袋最后一個離開。

  洞外,夕陽西下,紅彤彤的落日余暉照耀在幾人臉上,已然不再是那么強烈,反倒令人有種溫馨之感。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又有些大煞風景。

  靈蛇王搖身一變,顯現出一條身長五六丈、水缸粗細的巨蟒本體,渾身波光粼粼,遍布著一層厚實的葉狀鱗甲,碩大的頭顱上,還長有一根鋒利而又粗壯的獨角,看起來好不威武霸氣。

  “我靠!這這這……這還是一條長蟲么這!”

  見此,趙山河第一個驚慌出聲,連連后退好幾步。

  而楊洛和唐野也同樣是被嚇得不輕,下意識的都往石長老身邊湊了湊。

  石長老手腕一翻,便已將烏龍刃握在手中,面不改色的沉聲道:“怎么?難不成想要對之前的約定反悔?”

  “哼,既已答應過你們的事,本王可不會出爾反爾。”

  巨蟒俯視著下方,口吐人言,聲音與之前那個小男孩一般無二,仍有些奶聲奶氣,但配上他現在這威武霸氣而又猙獰恐怖的外形,倒是再也沒人膽敢將其小覷了。

  石長老緩緩伸出一只手掌,淡然道:“既是如此,妖血石拿來,今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聞言,巨蟒那一對燈籠般的大眼睛中閃過幾許猶豫之色,但最后還是點了點碩大頭顱,吐氣開聲,“老頭兒,但愿你也能言而有信,放過我的子民,并且保證從今往后永不踏足靈蛇谷半步。”

  說著張口一吐,便將一塊臉盆大小的血色奇石吐在地上,而后又饒有興趣的看向杵在一旁的楊洛,調侃道:“小子,你和他們不一樣,本王看你挺順眼的,特許你今后可以隨意出入這靈蛇谷。”

  “啊?特許我隨意出入么?”

  楊洛用一根手指點了點自己的鼻尖,似是感到很意外,但又很快換上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臉,拱了拱手,賠笑道:“嘿嘿,其實我也是很喜歡結交朋友的,若是等日后有機會了,定當不負妖王盛情相邀。”

  說完又在心里面補上一句,“哼哼,你就只管先將這里的另一半天材地寶給小爺留著,等小爺什么時候有空,再回來取走便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