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2章 神秘地帶
  見石長老遲遲都沒給出答復,楊洛心中不由越發篤定,這妖血石必定價值不菲,否則,又豈會讓一位宗門長老如此為難……

  正在他想入非非之際,唐野從旁打斷了他的思緒,“楊洛,妖血石固然珍貴,可也總要物盡其用吧,石長老乃是本宗首屈一指的煉器宗師,如果這一趟真能收獲到妖血石,何不成人之美呢。”

  得!

  有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攪局,這一筆外財怕是要沒戲!

  不過仔細一想,唐野說得也不無道理,畢竟自己對煉器一竅不通,即便是得了這妖血石,也是屁用沒有,莫不如送個順水人情,往長遠做考慮。

  真要是把這老頭兒給哄高興了,多忽悠幾件法寶到手,豈不更實惠?

  想到這兒,楊洛的覺悟立馬也就發生了轉變,臉上流露出諂媚的笑容,說道:“呵呵,唐姑娘這又是說得哪里話,身為晚輩,理應把好東西讓給長輩,我又怎會有非分之想呢。”

  這話聽起來可就有點別扭了!

  什么叫身為晚輩,理應把好東西讓給長輩?

  那么是不是也可以理解為,長輩臭不要臉的看上了晚輩的東西,晚輩就算不情愿也要讓出來?

  這不是存心在惡心人呢么這!

  石長老本就是個不茍言笑且又極好臉面之人,自然受不了這等旁敲側擊,當下把心一橫,冷哼道:“哼!說出去的話就如同是潑出去的水,老夫既已答應替你們掃清這里的障礙,自當不會食言,至于里面的天材地寶,倒也不屑與你們這幾個晚輩去爭。”

  “哎呀!還真是上趕著不是買賣啊!難不成老家伙這是被我的誠意給打動了么?諾諾諾!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啊,到時候可別反悔……”

  楊洛腦中想法很是活躍,但嘴上卻不敢再胡亂接茬了。

  因為他已經隱隱意識到,這位石長老的脾氣著實古怪得很,沒準哪句話就把對方給得罪了,正所謂言多必失,能少說話還是盡量少說話為好。

  可他又哪里會知道,自己現在就算把嘴閉上,該得罪的也都已經得罪透了,這時候選擇沉默,反倒更容易引起誤會。

  之前還人模狗樣兒的裝出一副尊老的態度,這會兒一聽說不跟自己爭了,居然連句謙讓的話都沒有,這不是別有用心又是什么!

  幸好唐野的反應夠快,及時打了個圓場,“石長老,其實楊洛不過就是想要討好您,就是嘴笨了點,您可千萬別見怪。”

  說完,還向著楊洛眨了眨眼,那意思好像是在說,借口可是給你找好了,能不能把握住機會,可就要看你自己了。

  楊洛眼珠一轉,忙又向石長老再次開口,“對對對,唐姑娘說得沒錯,晚輩的確是不善言辭表達,但對于前輩的敬仰,那是天地可鑒的,若是有什么地方惹您不高興了,前輩可千萬別往心里去啊。”

  聽了如此違心的話,甚至就連一旁的唐野跟趙山河都不禁是感到一陣膩歪,更何況是見多識廣的石長老了。

  不過呢,要是繼續在這件事上揪著一個晚輩的小辮子不放,倒也有失做長輩的氣度不是。

  石長老大袖一揮,道:“罷了,眼下這么多本宗弟子都在等著,當務之急,還是盡快將那毒瘴中的畜生給除了,也好讓眾弟子們不虛此行,你們三個都跟我來吧。”言罷,便是當先朝著那一片灰蒙蒙的毒瘴區域行去。

  楊洛三人也不遲疑,將三枚蛇欲果均分后,便也大步跟了過去。

  四人不分先后的進入毒瘴,視線也跟著一瞬間黯淡下來,周遭到處都是濃重的霧霾,隔絕了外界的光,空氣中還彌漫著一股很特別的味道,有點像是腐臭,聞起來很刺鼻,另外還有一股淡淡地清香繚繞在楊洛、唐野、趙山河三人周身,顯然是蛇欲果起到了效應。

  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四人走進毒瘴,腳下并不是很平坦,每邁出一步,都會發出清脆的響動,唐野低頭仔細一看,竟是一塊塊形狀各異的尸骸、骨架被踩碎,嚇得她是立刻用雙手捂住小嘴,差點沒尖叫出聲。

  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得出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區別。

  往往在遇到一些恐怖場景時,即使一個女人有修為傍身,短時間內也很難適應、

  而在這方面,男人的承受力就要相對強上一些。

  這也正是戰場用兵基本不用女兵的緣故之一。

  當然萬事無絕對,個別心腸如同毒蝎般的女人,倒是可以排除在外。

  “石長老,您確定這里頭當真降生了一頭靈蛇王?”趙山河咽了咽口水。

  石長老并沒有回答他,只是自顧自的向前走著,但腳步卻是越來越緩慢了。

  “唉!看你那沒出息的慫樣兒,是不是都快嚇尿了?”

  見趙山河一副神經兮兮的模樣,楊洛眉頭一挑,就跟個欠登兒似的湊了過去。

  實則,他此時的心情也并非就像表面一樣輕松,只不過是在用這種方式來舒緩緊張情緒罷了。

  而被他這么一嘲諷,趙山河則是梗了梗脖子,不服氣地說,“誰怕了,你才快被嚇尿了呢。”

  楊洛雙手一攤,訕訕的笑了。

  “喂!這都什么時候了,你們倆居然還能有心情開玩笑!”

  唐野柳眉倒豎,實在是有些看不慣這二人的沒心沒肺,但卻不得不承認,在這種無比壓抑的環境下,能有人陪著說說話,倒也確實起到了一定緩解壓力的作用。

  楊洛:“都已經進來這么久,怎么還沒見到那頭靈蛇王,該不會是我們迷路了吧?”

  趙山河:“呃,我也覺得有點不對勁,怎么走來走去,都好像在同一個地方兜圈子。”

  楊洛:“你說……那頭靈蛇王到底是個什么樣子,我猜呀,一定很威武,身長少說也得有好幾丈,腦袋得有這么大個兒。”說著,還比劃出一個大大的空心圓,好不形象、逼真。

  趙山河白了他一眼,撇了撇嘴,道:“少扯了!就好像你真的親眼見過似的!”

  好吧!

  這兩個沒心沒肺的家伙倒是把唐野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得那叫一個盡興。

  許是對這一話題也產生了不小興趣,唐野在沉默了片刻后,竟也跟著摻和進來,“據我說知,妖獸一旦修成了妖王,便可幻化成人形,估計這頭靈蛇王也不會例外。”

  便在這時,幾人周邊場景忽地一變,竟來到另一處空曠之地。

  更為確切的說,應該是仍在毒瘴區域內,卻位于更深處的神秘地帶。

  遠遠望去,樹木蔥郁,山泉流淌,花草芬芳,老藤盤繞,乍看之下,倒是給人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觀。

  “啊!蛇欲果,好多的蛇欲果……”

  唐野指著不遠處大面積的紅色果實,忽然失聲尖叫起來。

  “那邊……好像是冰魄草吧?”

  楊洛揉了揉眼睛,隨即也認出了好幾種靈材藥草,“這邊也有,是活氣果!還有那邊,三葉草、黑節草……呃!那又是什么,怎么看起來有點像是‘血參’呢!”

  “天吶,發財了發財了,這下我們可是發大財了。”趙山河砸吧砸吧嘴,臉上同樣是布滿了欣喜之色。

  而也就在這時,石長老終是打破了沉默,“都給我閉嘴!沒有老夫的允許,你們誰也不能去碰這里的一草一木!”

  聽了這話,唐野有些不理解的問:“石伯伯,莫非這里的一切都并非真實存在么?”

  石長老緩緩搖頭,沉聲道:“不!這里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的,沒想到如此一塊寶地,竟讓我們今天給遇上了,難不成這都是天意么!”

  “天意?”

  楊洛訕訕一笑,“既然是天意讓我們發財,那我們還在等什么吶?”

  石長老怒目一瞪,“哼!那畜生到現在都還沒現身,你要是想去送死,老夫也不攔著。”

  聞言,楊洛立馬不自覺地渾身打了個冷顫,同時也清醒地認識到,的確是自己太幼稚了。

  如此一處遍地靈材藥草的寶地,若非處處充滿了危機,又豈會保留到今日?

  只怕早就被人網羅一空了吧?

  “難道說……那頭靈蛇王此刻正躲在暗處,隨時準備偷襲我們?”唐野則在一旁輕聲低語。

  石長老也不再多說什么,銳利的目光緩緩地掃過四周,一副嚴陣以待的架勢。

  昨晚,正是因為他的大意,險些搭上一條老命,同樣的錯誤,他可是絕不會犯第二次。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