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2章 潛移默化的好處
  夕陽西下,黃昏時分。

  楊洛將一身污垢清洗干凈后,換上一套干凈衣服,整個人也顯得神采奕奕。

  本打算去面見師父一趟,卻不想才剛一出門,便被佟大成撞個正著,趕忙恭敬行過一禮,“師父,您怎么來了?”

  佟大成臉色一板,沉聲道:“怎么,不歡迎?”

  楊洛尷尬的笑了,“嘿嘿,豈敢豈敢,弟子正打算找您去匯報一下近況呢,沒想到師父這就親自登門了。”

  仔細端詳了這個徒弟好一會兒,佟大成才再次開口,“嗯,還不錯,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突破到煉氣第四重,想來你小子也是下過一番苦功的,感覺身體還吃得消吧。”

  說著也不用楊洛去讓,便是大步流星的走進房內,一屁股坐在桌旁。

  “還好還好,多謝師父關心。”

  楊洛把房門隨手關好,卻不敢和師父平起平坐,就那么規規矩矩的站在佟大成面前回話。

  “呵呵,你也坐吧,沒有外人的時候,不必如此拘謹。”

  佟大成就好像突然換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原本嚴厲的面孔竟也是掛起了和煦的笑容,不禁令得楊洛有些不適應。

  “莫非……師父已經得知了我在俗世中闖下的禍事,這是傳承來興師問罪的?不對不對,若真是那樣的話,應該沒理由對我這般客氣才對……”

  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不安,但表面上卻是并未顯露出半分,依言在佟大成對面坐下,笑呵呵的發問,“師父,您此番前來,可是有什么事兒?”

  佟大成默了默,道:“倒也沒什么要緊事,就是順路過來看看你,怎么樣,感覺這里一切還都習慣吧。”

  聞言,楊洛暗自在心中松了口氣,立馬恭敬地應著,“多謝師父關心,一切還都挺習慣的。”

  佟大成瞇著一雙小眼睛,似笑非笑的點頭,旋即忽又鄭重道:“最近這段時間里,夏家藥鋪的那個夏安可是一直都在四處打探你的來歷,從今往后,你小子還是盡量消停一點為好。”

  楊洛臉上表情一僵,“師父,那個夏安打探我的來歷做什么?”

  佟大成眼角抽了抽,心道:“你小子這不是明知故問么,要不是你這家伙沖撞了人家,人家又豈會把心思用在你小子身上?”但嘴上卻是另有一番說辭,“怎么?莫不是你的來歷還真有什么問題不成?”

  楊洛頓時一陣語塞。

  見他一副犯難的樣子,佟大成倒是開明得很,揮了揮衣袖,道:“算了,既然不想說,也就不必為難了。”

  對此,楊洛心中不由是升起一絲莫名感動。

  與其說這是一份體諒,莫不如說是一份信任。

  能遇到這樣一位信任自己的師父,還真是自己的幸運跟福氣呢。

  “師父,假如真有那么一天,宗門的某一方勢力存心想要針對弟子,到時還請您不要為弟子勞心勞神,弟子堂堂正正做人,光明正大做事,即便輸也輸得起,不就是一條爛命么!”

  經過再三猶豫,他終是決定把有些事爛在肚子里。

  正所謂:好男兒當自強不息。

  雖說師父幫徒弟本就是天經地義,可在經歷過那一遭鬼門關之后,卻是讓他不想在任何人的庇護下茍且偷生。

  倒不是他的本性過于狂妄,實在是他的仇家太多太多,近乎遍布了整個修真界,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難,都要依靠他人來幫自己解決,那么他的命運,豈不是始終都要掌控在別人手里?

  況且,他還曾親口向舅舅保證過,絕不會向任何人提及到自己的身世。

  然則,在聽了他的這一番話后,佟大成眼中卻是倏地閃過一抹異樣神采。

  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徒弟竟會胸懷如此氣魄,盡管修行之人本就應將生死置之度外,可在修真界中闖蕩,爾虞我詐,生死爭斗,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真正能做到不在乎生死的,又有寥寥幾人呢?

  當即,他不由欣然一笑,“呵呵,好一個即便輸也輸得起!看來倒是為師多慮了。”

  一邊說著,隨手從腰間乾坤袋里抓出一把靈石放在桌上,“上次給你的靈石應該用的也差不多了吧,現下你已突破到煉氣第四重,接下來一直到煉氣第六重為養氣階段,所需要的靈石也將會成倍遞增,至于那個趙山河,已經突破到了煉氣第七重,往后需要的靈石更是一筆龐大數目,因此在靈石使用上,你自己也要心中有數才行,知道么。”

  見桌上的靈石全都是上品,沒有一塊中品和下品,楊洛若有所思地請教道:“師父,按照煉氣法訣中記載,從煉氣第一重到第三重,運轉小周天為十次、五十次、一百次,而從煉氣第四重到第六重,運轉小周天為二百次、三百次、五百次,再從煉氣第七重到第九重,便是六百次、七百次、八百次,直到最后沖擊煉氣第十重,方才需要運轉小周天一千次,要是這樣算來,每次只需要消耗兩塊下品靈石,那么加在一起,好像也沒多少吧。”

  “哼,是誰告訴你在煉氣第四重以后,所消耗的靈石還是下品?難不成你那個舅舅連這么低級的常識都沒跟你說過?可真是夠粗心的!”

  佟大成抬手在桌上敲了敲,“如今你已在丹田中開辟出內海,若仍是借助下品靈石來煉氣,幾乎不再會起到任何效果,所以從現在開始,你所需要的便是中品靈石,至于煉氣第七重以后,需要的便是上品靈石,現在你還認為靈石夠用?”

  “呃!這個嘛……”楊洛嘴巴微張,無言以對。

  他本以為煉氣每一重消耗的靈石都是相同品質,可聽師父這么一說,自己又在心里粗略估算一下,立馬有點傻眼。

  敢情每一位修士在筑基以前,居然需要如此龐大一筆靈石!

  難怪在修真界把靈石當成了流通貨幣來使用。

  隨著修為不斷提升,筑基境、真元境、結丹境又需要多少呢?

  想一想就不免令他感到心驚!

  忽又聯想到了趙山河的修行速度,他不禁試著又問道:“師父,要是不借助靈石煉氣,是不是也可以通過勤奮來彌補呢,譬如就像山河一樣,好像也沒怎么借助靈石修行,提升的速度不也挺快的?”

  “嗯,倘若本身根骨奇佳,且又肯下一番苦功的話,即使不需要借助靈石,前期修行也不會慢到哪里去,但借助靈石修行與不借助靈石修行,兩者在本質上還是有很大區別,這一點,其實在你平日里修煉時也應深有體會,只是沒有仔細去琢磨罷了。比如,從外界引入體內的靈氣純度不同。比如,完成小周天運轉的時間長短不同。另外,你之所以能堅持七天來完成鼓吹丹田,這也是借助靈石煉氣的好處,反之,只怕三兩天都熬不過去的。”

  見楊洛很認真在聽,佟大成頓了頓又道:“鼓吹丹田,只是修行初期需要過度的一個必要階段,往往在丹田中開辟出的內海領域越大,所容納的靈氣也就越多,而如此一來,肉身在潛移默化中就會打下更為堅實的基礎,若你始終都能夠借助靈石來煉氣,那么等到煉氣第七重以后,打通全身奇經八脈也會相對容易許多,甚至再到下一步,服用筑基丹的成功率也會大幅度提升,更多好處還都在后面……”

  就這么一問一答,師徒倆又在屋里聊了許久,楊洛才將師父恭送出門。

  ~~~~

  天色漸暗,宗門市集區的熱鬧已然漸漸回歸寧靜,偶爾也能看到三三兩兩的雜役弟子結伴返回住宿區,順便買上一些廉價飯食和酒菜回去享用。

  為了心中同一個夢想,他們每天都在重復著同樣的生活,但卻從未抱怨過,甚至還有一些小滿足。

  因為他們都非常清楚,這也是絕大多數雜役弟子不可逃避的命運。

  正所謂: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他們始終堅信,所有付出的努力終將不會付之東流。

  在那一條幽靜的長街上,街邊兩旁的商鋪十有八九都已落鎖,唯有零零星星的幾家,屋內還在搖曳著忽明忽暗的光亮。

  視線透過一扇門面進入夏家藥鋪,屋內跳動著微弱的燭火,燭火之旁,則有兩道身影保持著沉默,氣氛著實顯得有些詭異。

  其中一人,正是夏安。

  而另一人,渾身上下全都包裹在一件寬大黑袍之中,只露出一張白凈的臉,以及雌雄莫辨的五官,不過從那前凸后翹的火爆身材來看,倒也不難確定是個女人。

  “讓你去查的人可有眉目了?”

  二人注視著彼此良久,夏安當先打破了沉默,盡管聲音并不大,但語氣中卻是透著幾許輕蔑,就好像在質問屬下一般。

  那女人聞言冷漠一笑,“呵呵,真沒想到夏管事還是一副急性子,只憑一個名字就要查人,總要多給些時間吧。”

  夏安抬手勾了勾女人下巴,不咸不淡的說著,“花海棠!別人興許對你的底細了解不多,但我夏安可是知之甚詳。你身為南宮齋的真傳弟子,名義上雖是下嫁給了夏侯海為妾,但在背地里,卻又跟‘沙海幫’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說句實話,我是真的有點想不明白,到底是夏侯海的魅力更大一些,還是沙海幫對你更有價值呢!”

  那女人嬌滴滴的躲開了夏安侵犯性的魔爪,聲音輕柔的回道:“夏管事,其實呢,你也不必對我這般冷嘲熱諷的,如今,夏木靑之所以能在昆侖仙宗混得風生水起,靠的可不僅僅是丹堂和他的青幫,不要忘了一句老話,吃水莫忘打井人,當初要是沒有海沙幫多次在暗中相助,夏木靑又豈會有今天,這一點,想必你我也都是心知肚明,又何必揣著明白裝糊涂呢。”

  夏安抬了抬眼皮,不屑地冷哼一聲,“哼,那我也不妨送你一句老話,那便是樹倒猢猻散!莫非讓你們在俗世中去查個人,還需要付出酬勞么?這似乎也未免太沒人情味兒了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