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11章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要說佟大成這位雜役主管,看起來好像對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可實際上卻是粗中有細,尤其對自己這個記名弟子,更是另有一番關愛,不然也不會暗地里來過好幾次了。

  他剛一現身,便是盯著趙山河嚴肅發問,“都已經過去了四天,里面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么?”

  “嗯,這幾日我一直守在外面,如果是里面有任何異常的話,我肯定會第一時間有所察覺。”

  趙山河本就對佟大成不陌生,況且又知道對方和楊洛是師徒關系,因此也就顯得不是那么拘謹與見外,而佟大成對于趙山河的出身及來歷,自然也是一清二楚,否則,也不可能允許一個身份不詳的人和自己徒弟交往過密了。

  “趙山河,是吧?你應該比我那徒弟早進山門有近半年時間,不知修為已修煉到煉氣第幾重?”佟大成隨口問道。

  “稟佟主管,幾天前才剛突破到第七重。”趙山河如實作答。

  佟大成聞言,不由一怔,旋即又重新打量了趙山河一番,淡笑道:“嗯,不錯不錯,很有潛質啊,相信在不久將來,你也必將會成為外門弟子中的一員,到時候,但愿你和我那徒弟都能珍惜這份友誼才好。”

  很顯然,這是在為楊洛的未來深謀遠慮了。

  而趙山河雖是笨手笨腳,腦子卻也轉得一點都不慢,隱隱從佟大成的話語中領會到了另一層深意,當即躬身一禮,鄭重道:“多謝佟主管成全,他日若是山河也能得償所愿,定當不會忘記佟主管這番恩情與關照。”

  聽了這話,佟大成沒來由的灑然一笑,“哈哈哈……老夫可是沒有刻意關照過你什么,無非就是多給我那徒弟一些靈石修煉而已,至于你和我之間,并無師徒情分,要想成為外門弟子,還要靠你自己多努力才行。”說完便是大袖一揮,優哉優哉的踱步離去。

  這下,趙山河不由是愣在原地好半晌,直至目送佟大成走遠,才逐漸回過神來,撓著后腦勺低語著,“你舍得提供靈石給你那徒弟修煉,而你那徒弟又舍得提供靈石給我修煉,這樣一來,不也就等同于間接地關照過我么?老家伙!是你糊涂了,還是我想多了……”

  然則他的這一番牢騷,‘老家伙’卻是沒有耳福了。

  又是三天過后,屋內的楊洛依舊是安靜的盤坐在床榻上,如老僧入定般一動不動。

  而以他為中心的尺許范圍內,則是升騰著朦朦朧朧的水霧,視線透過水霧,便會發現其皮膚表層之上已經滲透出薄薄一層粘稠物質,看起來像是劇烈運動后產生的汗漬,但實際上,卻是從體內排出的雜質。

  眼觀鼻、鼻觀心、心觀丹田,楊洛遵循著某種特定軌跡跟節奏,周而復始的引導著外界靈氣入體,并在體內沖擊著丹田擴張。

  每一次沖擊,丹田空間就會稍稍變大一些,但消耗的靈氣也會更多一些。

  得虧他手中有兩塊中品靈石作為保障,不然一旦靈氣供應不足,必將會導致前功盡棄。

  鼓吹丹田,講究的是一氣呵成,絕不能半途而廢。

  更需要注意的是,精神意識也要時刻保持清醒,當感受到身體已經達到承受極限,就要立刻果斷的停下來,否則,難免就會對身體造成某種程度的傷害。

  其實呢,早在三天前,他就已經處于精神崩潰的臨界點,當時也并非沒有停下來的念頭,可由于源源不斷的靈氣涌入體內,令得他的胸腔、肺腑、骨骼以及經絡等渾身各處部位,無不傳來各種不適和痛楚,實在是讓他無法做到隨心所欲,因此才死命堅持到現在,好在總算是渡過了一次次危機。

  差不多又過了一個時辰。

  他的眼瞼先是動了一下,而后才緩緩睜開了閉合許久的雙眼。

  稍稍活動一下脖子與四肢,連帶著全身骨骼都跟著發出噼里啪啦的響動,盡管在這辛苦煎熬中度過了七晝夜,但整個人的氣色,卻一點也不萎靡,反而顯得更加生龍活虎,

  若非他的皮膚表層上被一層臟兮兮的粘稠物質所覆蓋,幾乎跟常人無異。

  砰!

  幾乎就在他睜開雙眼的一剎那,房門忽然被一股大力踢開。

  只見趙山河火急火燎的闖進門內,當見到楊洛已然悠悠轉醒,趕忙上前關心道:“兄弟,成功了么?感覺身體沒什么事吧?”

  “嗯,已經突破了,身體一切正常。”楊洛點頭。

  聞言,趙山河這才放心的長吁一口氣,“呼……突破了就好,沒事就好,還以為你這家伙出現什么意外了呢,想當初我在鼓吹丹田時,才用了不到三天,而你這家伙居然用了整整七天,真是個怪胎。”

  說話間,還滿懷好奇的打量著楊洛,像是在看怪物一般,看得楊洛渾身都有些不自在。

  “山河,拜托你能不能離我遠一點,如今我這一身臭又一身臟,總要先給我點時間洗干凈再說吧。”

  “哈哈,你又不是大姑娘,臟點、臭點又怕什么,可真夠矯情的!”

  趙山河不以為意的挑了挑眉毛,旋即將一只手伸到了楊洛跟前,不客氣地說道:“七天七夜的辛苦費,你自己看著給!”

  “呃……你這家伙也太現實了吧。”

  經此一事,楊洛對于趙山河的信任感也是平添許多。

  雖說這家伙做起事來笨手笨腳,但至少能把朋友之間的托付看得極重,僅憑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不是么?

  他探手入懷,摸出一只乾坤袋交到趙山河手上,“辛苦費自己看著拿,順便多買些酒菜回來,你我兄弟的修為先后突破,今兒不妨好好慶祝一下。”

  “哎!動不動就要我替你跑腿兒,你倒是真不跟我客氣呀。”

  拋了拋手上的乾坤袋,趙山河一臉古怪的笑著,“哎,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那日真不知道你是哪一根筋對不上,居然去勾搭煉器堂首座的千金,只可惜,人家唐姑娘連扯都沒扯你,到頭來還把夏安給得罪了,跟你這么個瘋子交朋友,還真是讓我長見識了。”

  “去去去,少廢話,得罪都已經得罪了,難不成還要我低三下四的去賠罪不成!”

  楊洛滿不在乎的說著,“這老話不是說得好,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不就一個賣藥兒的么,能有多了不起,往后大不了井水不犯河水,指不定誰向誰低頭呢。”

  他這話說得倒是理直氣壯、滿不在乎,可心里邊又何嘗不是在暗暗打鼓。

  如今都已經過去一個月時間,倘若夏安通過俗世中的關系去調查自己,摸清了自己的底細,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昆侖仙宗在修真界可是公認的第一修真大派,向來以名門正派自居,又豈會收容一個當街死囚來避難?

  若是被人挖出了這一由頭,想必連師父佟大成都要受到牽連吧!

  況且,象城城主‘夏侯海’也曾親口說過,他家老祖宗便是在這昆侖仙宗修行,要真如他所猜想一般,那個夏家藥鋪乃至煉丹堂都與‘夏侯海’之間有著密切關聯,只怕暴露也是遲早的事吧?

  而這一個月來,他之所以窩在房里不怎么出門,顯然也是心虛了。

  不過心虛歸心虛,但他卻對自己所做過的事卻從來都不會后悔。

  在象城殺死陸云濤是如此。

  在夏家藥鋪沖撞夏安亦是如此。

  尤其是這后一件事,既已確定對方是敵人,那么敵人的敵人,自然也就是朋友了。

  是以,他才會主動向唐野示好。

  畢竟,他這邊的能力跟背景有限,何不借助外力來彌補這一不足?

  盡管大難臨頭的時候,唐野也未必就會念在那一株靈材的情分上,愿意站出來與夏家藥鋪乃至煉丹堂公然為敵,但賭上一賭,倒也未必會輸。

  而這一理念,趙山河雖不是很贊同,但也默默地選擇站在了楊洛這一邊。

  畢竟這件事的起因在他,要不是為了給自己出口氣,好兄弟楊洛又何苦來平白無故去招惹是非呢?

  盡管某人這么做是另有私心,不過在趙山河看來,楊洛卻是一個有理想、有血性、有擔當的性情中人,能與朋友同甘共苦,能為兄弟兩肋插刀,能與其相交一場,絕對是無怨無悔的幸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