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9章 這東西我要了
  原來,這市集區才是平日里宗門弟子往來的地方,其中,且以雜役弟子居多。

  他們與趙山河的處境一樣,皆是通過打工做雜役來賺取靈石,只有到了晚上,才會返回住宿區去休息,而次日一大早,又要趕赴市集區忙碌,難怪在來此之前,楊洛連半個人影兒都沒見到。

  二人走在人頭攢動的市集區,趙山河對這里的環境很是熟悉,沿街逛了一大圈,途徑幾間商鋪時,立馬就會有人氣勢洶洶的沖出來討債,而在得到趙山河的默許后,楊洛也會逐一幫其清賬。

  直至最后來到一間藥鋪前,趙山河有些氣急敗壞的抱怨道:“哼,就是這個夏家藥鋪最不講道理,當初損壞的那一株靈草,最多也就能賣出兩塊上品靈石已經算是高價,可算在我頭上,卻要三塊上品靈石來賠償,而我的這一身傷,也是不久前他們的人給打的。”

  到了這個時候,他自然是對楊洛拋出的橄欖枝再無懷疑,除了感動之外,更是把楊洛當成了知心朋友,無話不談。

  “夏家藥鋪?”

  楊洛心中一凜,他隱約好像還記得象城城主‘夏侯海’曾親口提過,其先祖就是出自這昆侖仙宗,莫非……

  “兄弟,你沒事吧?”趙山河用肩膀碰了碰楊洛。

  楊洛這才回過神來,回道:“沒事沒事,就是覺得這個夏家藥鋪如此囂張跋扈,想必在宗門內也有著不小勢力吧。”

  趙山河重重嘆了口氣,“哎,要說這個夏家藥鋪的背景的確很不簡單,昆侖仙宗一殿、二閣、三堂、四杰,不知道你師父有沒有跟你提起過,其中的丹堂,就是這個夏家藥鋪的最大依仗。”

  二人正說話間,有一名雜役弟子裝扮的伙計笑呵呵的迎出了門外,當看清他這二人中有一人是趙山河時,那伙計變臉的速度比變天還要快,當即臉色一沉,語氣不善的寒聲道:“趙山河!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了,怎么著,你是來討個說法的,還是來償還靈石的呢!”

  趙山河并沒有出聲答話,但額頭上鼓起的青筋,以及用力握緊的雙拳,卻足以證明他此刻的情緒有多么激動。

  楊洛抬手在其肩膀上拍了拍,跟著冷眼看向那伙計,不疾不徐的說著,“我們是來償還靈石的,要是恰巧遇上了合適的丹藥或靈草,興許也會順便買上幾顆。”

  見他一副很有底氣的樣子,那伙計的臉色一變再變,連忙三步并成兩步小跑進了屋內,不多時又匆忙返回,說了句“二位請隨我來”,便引領著二人向店鋪內走去。

  店鋪內是一個寬敞且明亮的展廳,坐落有序的擺放著一座座柜臺。

  每一座柜臺里,皆是展示著各種珍貴的靈材和丹藥。

  有的,已被做了密封處理。

  有的,則被盛放在不同容器內。

  而每一種類的靈材與丹藥之旁,都留下了比較明顯的標識,分別對其藥名和藥效做出詳細注解,以便于需求者一目了然。

  進入展廳后,那伙計引領著他二人直接找到了一位青袍男子。

  這男子約莫有三十多歲的樣子,中等身材,面容和煦,雖算不上英俊,卻很有氣質。

  “他叫夏安,是這里的管事。”趙山河在一旁小聲提示。

  在得知了這人身份后,楊洛也不打怵,探手從懷里摸出三塊上品靈石放在柜臺上,不卑不亢的開口道:“夏管事,這三塊上品靈石是我朋友在你這兒欠下的,今后咱們可就算是兩清了。

  夏安怔了怔,似是對楊洛的態度頗感意外,但又很快恢復如常,隨手在柜臺上一抹,便將那三塊上品靈石給收下,而后深深地看了趙山河一眼,略帶幾分戲虐的笑道:“呵呵,真是沒看出來,一個游手好閑的雜役弟子竟也有如此闊綽的朋友,好吧,今后歡迎二位經常光臨。”

  說完,便是頭也不回的走向了其它柜臺。

  顯然,并不打算在這二人身上浪費過多時間。

  而楊洛也只是撇了撇嘴,倒也并沒有立刻就走的意思,而是拉上趙山河在店鋪里閑逛起來。

  “三葉草,形狀為三片草葉狀,喜陰不喜陽,通常生長在潮濕環境下,采摘周期短,可按丹方入藥,售價為十塊下品靈石。”

  “黑節草,亦可稱為鐵皮石斛,莖直立,圓柱形,通常為五到十三節,生長期呈現為淡綠色,成熟期呈現為褐綠色,采摘周期為春、夏兩季,可按丹方入藥,售價為二十五塊中品靈石。”

  “活氣果,通體呈現為桃紅色,只適應存活在野生環境下,極難移植,采摘后需用銀質容器來封存,保鮮期只有一個月,可按丹方入藥,售價為五十塊中品靈石。”

  “氣血丹,由三種名貴靈材煉制而成,服用后,可在短時間內活絡氣血、補充元氣、復原創傷,對于內外傷均有顯著療效,售價為一塊上品靈石。”

  “……”

  每每在經過一座柜臺時,楊洛都會一字字的讀出標識上的注解,然后再仔細觀賞一番,才朝著下個柜臺走去。

  若非他這一身雜役弟子行頭,只怕還真會有人相信這家伙是來誠心光顧生意的。

  然而,正當他二人漫無目的的閑逛時,忽有一少女大步流星的從門外而入,頓時引起了藥鋪內不少人注意。

  這少女身穿一襲紅衣,瑩白的瓜子臉上,杏眼朱唇,鼻梁高挺,精致的五官讓人無可挑剔,絕對算得上是一位超凡脫俗的美貌女子。

  不過,若單從氣質上來看,卻是有些冷傲,似乎并不容易讓人接近。

  “哎呦!唐大小姐今兒怎么這么有空啊。”

  見此來人,夏安先是微微瞇起雙眼,旋即才換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上前打過招呼。

  只不過,那少女卻好似并不喜多話,竟是自顧自的走向一側柜臺,不禁令得他好不尷尬,跟著也就收斂了虛偽的表象。

  “山河,那位美女究竟是什么身份,看起來好像大有來頭啊。”楊洛向趙山河小聲詢問。

  趙山河也是盡可能壓低聲音回道:“她叫‘唐野’,乃是煉器堂首座的千金,人家可是根正苗紅的真傳弟子。”

  “真傳弟子?!”

  楊洛一時沒控制好情緒,說話的聲音也就提高了幾個聲調,而本身又處于空曠的展廳中,想不惹人注意都難,甚至,包括夏安和那位被提到的唐野在內,皆是有意無意的向他們這邊瞥了一眼,只不過當看清這二人都是雜役弟子的裝扮后,便又移開了視線。

  “夏管事,這枚‘蛇欲果’能否便宜點賣給我?”唐野終于開口。

  而夏安的嘴角卻是揚起一個不易察覺的弧度,漫不經心地說著,“價格已經是很便宜了,唐姑娘不妨再考慮一下。”

  唐野眉頭微蹙,似是有些猶豫不決,“能否先讓我驗一下貨,若是年份足夠的話,我會考慮買下的。”

  “闊以呀!只不過在驗貨之前,還請唐姑娘先拿出等價靈石作為抵押,萬一你要是不小心把這株靈材給糟蹋了,總不能讓我去煉器堂討個說法吧。”

  夏安挑了挑眉頭,趁機落井下石,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你……”

  唐野杏眼一瞪,火爆脾氣一下就竄上來了,但也不知是有何顧忌,經過猶豫再三,終是沒有發作,當下轉身本欲離去,可還沒走出幾步,偏生竟被一個不長眼的少年擋了去路,更為可惡的是,這少年還向自己投來色瞇瞇的眼神,著實令得她火冒三丈、氣不打一處來。

  “滾開,好狗不擋道!”

  得了!顯然是把這少年當成了店內伙計。

  不是別人,正是楊洛。

  “哎呀!這人長得漂亮,脾氣也是不小嘛!”

  楊洛在心里嘀咕了這么一句,嘴上倒也不吃虧,“我說這位美女,大家都是來買東西的,誰惹你不痛快了,沒必要拿我來撒氣吧。”

  “哼,你一個雜役學徒也能在這里買得起東西么?”唐野沒好氣道。

  見勢不妙,趙山河倒是眼疾手快,立馬將楊洛拉扯到一旁,連聲向唐野賠禮,“對不住!對不住了唐姑娘!的確是我們擋了您的路,如有冒犯之處,還請唐姑娘多多擔待。”

  正說著,卻不想楊洛竟又走向了夏安。

  這下,可是把趙山河急出了一腦門子汗,本欲上前攔阻,卻又對夏安心存幾分畏懼,只好是眼巴巴的看著楊洛可勁兒折騰。

  而唐野原本是不打算在此多做逗留的,可一見到楊洛的反常舉動,不由也是滿心好奇,于是也就并沒有急于離開。

  “夏管事,這枚蛇欲果可以便宜點賣給我么?”

  楊洛走到一座柜臺前,抬手指了指里面的東西。

  夏安較有興趣的看了他一眼,樂呵呵的回了句,“哦,莫非你也對這枚蛇欲果感興趣?”

  “哎!你這人廢話可真多,這東西我要了!”

  楊洛就好像是突然失去耐心一般,隨手從懷里摸出一把靈石放在柜臺上。

  而夏安則是臉色一冷,好一會兒都沒說出話來。

  他在夏家藥鋪打理生意、掌管事務已有多年,曾幾何時受到過這般歧視?

  區區一個雜役弟子,竟敢對自己出言不遜,讓自己當眾下不來臺,這未免也太囂張了吧!

  不過呢,對方的囂張也值得令人深思,難不成這家伙的背后……

  跟著,他又略顯牽強一笑,示意一名伙計從柜臺里取出了指定木盒。

  木盒是打開的,里面盛放著一枚火紅色果實,鮮嫩欲滴,香氣撲鼻。

  夏安親自將木盒遞給楊洛,道:“先驗一下貨吧,就是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可否識貨。”

  不愧是老江湖。

  在尚未摸清對方底細之前,居然對一名雜役弟子也是如此這般客氣。

  楊洛伸手接過木盒,仔細端詳了一會兒,才徐徐開口,“這蛇欲果又稱之為‘蛇留香’,乃是蛇類交配之地的獨有產物,其獨特的香氣,通常對蛇類具有催情效果,本身含有劇毒,并不適宜入藥,但如果隨身攜帶的話,可抵御一定程度的毒瘴,年份越久,效果越佳。”

  “另外,這東西也只能用木質容器來盛放,若是遇到了金屬器物,就會立刻融化為有毒汁液,那樣一來,也就沒有任何價值了。夏管事,不知道我說的可還對?”

  夏安緩緩點頭,臉色卻是晦明晦暗。

  如果說,他之前還對楊洛的背景有所懷疑,那么現下便是有所忌憚。

  試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雜役弟子,何以對如此一株名貴靈材的藥理藥效知之甚詳?

  若非背后有高人指點,怕是別無第二種可能吧!

  然則他又哪里知道,其實楊洛的乾坤袋里也有兩枚蛇欲果,正是古星云送給外甥的防身之物,且在趕赴昆侖仙宗的途中,便已詳細介紹過其獨有特性及使用方法,當下,楊洛只不過是有板有眼的復述了一遍,便把這夏安和在場一眾人唬的一愣一愣的。

  尤其是呆若木雞的趙山河,此刻更是打心底佩服,而且越發覺得能交下這樣一位朋友,絕對是自己的幸運,連夏家藥鋪的夏管事都不被人家放在眼里,敢情自己的擔心真是多余啊。

  啪!

  盒蓋被合上,發出一聲輕響,楊洛快走幾步又重返唐野身前,直接將手中木盒強塞到了對方手中,說道:“交個朋友,送你了!”

  只留下這么句沒頭沒尾的話,便是拉上趙山河大步流星的朝門外而去。

  直到他二人離開了藥鋪,屋內的人兒這才從發呆中醒過神來,卻是發現楊洛二人早已不見了影蹤。

  “該死的家伙!連個名字都沒留下,你這算是誠心交朋友么……”

  她輕咬著朱唇,表面上也看不出是喜是怒,心中卻是這般想著。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