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8章 有負擔的趙山河
  默默在心中盤算了一番,盡管楊洛也很想用實際行動來驗證一下自己的想法,奈何這不爭氣的身體,實在是承受不起了,于是,也就只好暫且打消了這一念頭。

  起身下床,摸了摸咕咕亂叫的肚皮,突然讓他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宗門又在什么地方提供飯食呢?總不能因為這么點小事,就通過傳音玉簡請教師父吧?可要是不問清楚的話,萬一誤打誤撞的去了不該去的地方……

  “管不了那么多了,活人還能讓尿憋死不成!”

  經過猶豫再三,他終是一把推開房門,豪氣沖天的邁步走了出去。

  然而,本以為雜役弟子的這片住宿區并沒有多大,可這一出門,立馬就傻眼了,那一間間簡易房舍排列有序,沒有上萬也有幾千,那一條條羊腸小道四通八達,也不知都是通往何處,來的時候有師父領路還不覺得什么,當下自己一個人轉悠了好半晌,沒見到半個人影不說,還差點沒把自己給弄丟了。

  無奈之下,他只好是選了一處比較顯眼的岔路口,倚靠在一顆大樹旁,時而東看看,時而西望望,打算等來一個路過的同門問上一問,只是這一等,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竟連半個人影都沒看到。

  漸漸地,他甚至都已感覺不到腹中有多么饑餓了。

  然而,終究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就在他沒精打采的四處張望下,總算是發現了一道少年身影向他這邊快步趕來。

  這少年虎頭虎腦,濃眉大眼,同樣是一身雜役弟子的裝扮,不過卻顯得有些狼狽,渾身上下到處都是臟兮兮的腳印不說,嘴角上還掛著絲絲血跡。

  眼瞅著這么個狼狽少年從自己面前匆匆而過,一時之間,楊洛硬是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而那少年卻是腳步忽然一滯,回頭氣沖沖的說:“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也湊成我這樣信不?”

  “哎呀我去!這地方都是些什么人吶,多看幾眼也不行么?”

  楊洛盡管是心中慪火,但表面上卻是并沒有表露出來,咧嘴一笑,隨口敷衍著,“嘿嘿,路過路過。”

  “路過?”那少年眼中閃過幾許狐疑之色,“難不成你這個雜役弟子大白天就沒事干的么?”

  楊洛轉了轉眼珠,臉上依舊是保持著尷尬的假笑,“嘿嘿,其實不瞞你說啊,我是今天才被師父領進山門的,人生地不熟的,轉了好半天都沒找到吃飯的地兒,本想著等在這里找人打聽一下,這不,就把你給等來了么。”

  “哦?這么說來,你也是新來的黑戶嘍?”那少年不友好的態度立馬發生了極大轉變。

  “我靠!該不會這么巧吧!難不成這昆侖仙宗到處都是黑戶橫行?”

  楊洛當即試著反問,“莫非……你也是一黑戶?”

  “哈哈哈哈!正是正是!”

  少年幾步湊上前來,不見外的拍了拍楊洛肩膀,“我叫‘趙山河’,既然大家都是托關系進來的,你又何必跟我裝糊涂呢?”

  “呃!你的意思是說……”楊洛有點發懵。

  而趙山河卻是無所謂的挑了挑眉毛,打斷道:“除了那一部分被淘汰的外門弟子之外,其他雜役弟子統統都是不被宗門所認可的黑戶,難道你師父沒告訴過你?”

  “哦,好像是說過。”楊洛恍然。

  趙山河眼珠子一轉,目光又瞄向了楊洛腰間,突然語氣激動道:“你……你竟有乾坤袋,這東西可要十幾塊上品靈石才能買得到,看來你師父還真是對你不錯,能借我看一下不?”

  “糟糕!沒想到這乾坤袋竟如此惹人注意,早知道就不該拿出來佩戴,哎,幸好舅舅給的那一只沒外露,要不是這家伙提醒了我,今后還指不定會惹出多少麻煩呢。”

  楊洛在心中一陣思忖,猶豫著從腰間解下師父留給自己的乾坤袋,扔了過去,“這里面可都是存放的個人隱私,你可要替我保密。”

  “嗯,放心吧。”

  趙山河一把接住乾坤袋,愛不釋手的擺弄了好一會兒,還真就沒對乾坤袋里的東西進行查看,可見也是個信守承諾之人,而后又依依不舍的還給了楊洛,羨慕道:“好東西!真是個好東西!要是我也能有位師父該有多好,至少可以少奮斗好幾年。”

  “難道……你就沒有啟蒙恩師?”楊洛在拿回乾坤袋后,并未重新系回腰間,而是直接放入懷里。

  趙山河聞言,面龐上不由流露出幾許惋惜之色,垂頭喪氣的說著,“哎,昆侖仙宗不是每名雜役弟子都有福氣遇到啟蒙恩師的,啟蒙恩師與授業恩師不同,前者只負責引薦學徒入門,后者才負責選拔與培養,但如果有前者引薦的話,基本不必擔心在選拔外門弟子的時候會被淘汰出局,因為這樣的學徒,其家族大多都在宗門內有著一定關系和背景,入門后又能拿得出靈石來修煉,成為外門弟子必然是水到渠成,而我和你卻不一樣,我在俗世中的家族正在走下坡路,家族之所以想方設法把我送到這里來,是為了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因此,我也必須要靠自己努力打拼才行,又怎會有啟蒙恩師呢。”

  盡管被對方誤認為是名門望族出身,但楊洛卻并沒有在這方面過多解釋什么,只是有些好奇地問了句,“那你這一身傷……”

  趙山河自嘲一笑,當下也不隱瞞,“呵呵,之前不是都已經跟你說過了么,我的家族正在走下坡路,自然也就提供不起靈石給我修煉,要想獲得靈石,憑我目前的修為就只能去做雜役,而我這人做起什么事來又笨手笨腳的,近半年來,非但沒賺到一塊靈石,還欠下好幾筆冤枉債,這不,今天就在應聘雜役時,居然倒霉的撞上從前一位雇主向我討債,我根本就沒賺到靈石,又拿什么給他們,況且,當時損壞的那一株靈草又不是只有我一人的責任,憑什么都算在我一個人的頭上,于是我們就理論起來,到最后……就被他們給揍了一頓。”

  “你入山門已有近半年了?”楊洛摸了摸下巴。

  “是啊,你問這個做什么。”趙山河頗為不解的看著他。

  楊洛嘿然一笑,“嘿嘿,只是隨便問問,那你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煉氣第幾重?”

  一提到修為,趙山河立馬挺直了腰板,“目前已經煉氣第六重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第七重,怎么樣,我的修煉天賦還算可以吧。”

  “已經煉氣第六重了?怎么會這么快!你不是沒有靈石修煉的么?”楊洛一臉迷茫與愕然。

  他方才還仔細研讀過煉氣法訣,自然清楚在半年內修煉到煉氣第六重,那是一種多么恐怖的提升速度。

  而趙山河卻是環抱著雙臂,自信滿滿的說著,“若是能提供給我足夠的靈石來修煉,應該還會比這速度更快一些,不過也沒關系,距離每三年一次的宗門排名賽,還有兩年多時間,只要我堅持不懈的努力下去,遲早會有出頭之日。”

  “嘶!聽這家伙的口氣,似乎對自己還蠻有信心的嘛,要是能結交下這樣一位有潛力的朋友,今后應該會對我大有幫助吧……”

  關于這個宗門排名賽,楊洛倒是從師父口中獲悉了一二,宗門每三年都會從俗世中招收一批新學徒入門,屆時就會舉辦一場比拼實力的排名賽,這既是內、外門弟子之間的榮譽之爭,同樣也是雜役弟子競選外門弟子的表現機會,甚至如果在修行、煉丹、煉器等某一領域中能夠展現出過人的天賦跟造詣,將有可能成為真傳弟子也說不定,當下心念流轉間,忽然一臉鄭重的問趙山河,“山河,那今后這兩年多的時間里,你又打算如何度過呢?總不能每天為了逃債,到處東躲西藏吧?”

  “哎,那又能有什么辦法呢,你以為我不想盡早擺脫這些負擔么。”趙山河有感而發。

  “你到底欠了人家多少靈石?”楊洛轉了轉眼珠,若有所思的問道。

  趙山河垂頭喪氣的回道:“攏共……差不多有六七塊上品靈石吧。”

  “要不,我先幫你還上?”楊洛半開玩笑半認真的看著對方。

  而趙山河卻不由是一臉詫異之色,“這……這不太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我畢竟是初來乍到,多個朋友多條路嘛。”楊洛訕訕一笑。

  正所謂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關于這方面的道理,他從小就跟著父母經商,自然不會沒有分寸。

  可趙山河卻是將信將疑,甚至有些難以置信,平白無故怎么就有這么好的事兒讓自己給遇上了?

  不過,他還是抱有一絲僥幸心理的點了點頭。

  萬一時來運轉、走了狗屎運呢!

  隨后,他二人邊走邊聊,便是向著宗門市集區而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