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7章 入門學徒
  沿著一條林蔭小路走向山門腹地,約莫有盞茶工夫,便已進入一片房舍區域。

  佟大成在一座相對偏僻的房舍前止步,轉過身對楊洛說道:“往后你就住在這里吧,暫時也不需要你干什么活計,盡快熟記本門門規、修習煉氣法訣,若是遇到了什么不懂的地方,隨時可以通過傳音玉簡和為師取得聯系。”說著,便將一只乾坤袋交給了楊洛,“里面的靈石省著點用,足夠你修煉一段時間了。”說完也不等楊洛是否還有其它疑問,便是自顧自地離去了。

  很顯然,他這是誤以為楊洛已經得到了舅舅古星云的真傳,最起碼在修煉之初,是沒必要再多費口舌了。

  目送佟大成的背影走遠,一時間,楊洛的內心不禁是感到有些失落與孤寂,昔日那一幕幕暖心畫面,如今卻已物是人非,成為了記憶中最美好的時光,好不令人向往跟懷念。

  “爹,娘,兒子現已成為昆侖仙宗雜役弟子,舅舅為我安排的很妥當,你們那邊可還一切都好么?”

  “寒月姑娘,請原諒我的不辭而別,但愿我們緣分未盡,還能有重逢之日吧……”

  然而,就在他妄自出神之際,卻有那么一縷牽掛穿梭了時空,遙遙落向了遠方。

  忽有一道流光劃過天際,墜入莽莽大山之間,那里有一座并不起眼的山門,赫然是一方修真宗門,南宮齋。

  南宮齋是個只收女弟子的修真門派,盡管在修真界也有著不小名氣,但與昆侖仙宗這樣的超然大派相比,卻相對渺小了許多,由于門內弟子皆為女性,故而又被天下男修視為結成道侶的福地。

  流光消散,一名少女抬手招回飛劍,降臨在山門之外。

  這少女面孔精致,眉目如畫,即使身穿一件寬大黑袍,仍舊勾勒出了她的完美身材,可不正是從象城趕回師門復命的陳寒月。

  在與兩名守山女弟子打過招呼后,她便是英姿颯爽的走進了山門,徑自來到一座云霧繚繞的山峰之巔。

  此山,名為‘南宮山’,東、西、北三面臨崖,極度陡峭,只有正南方開辟出一條幽靜小路,而在這山頂上的斷崖之旁,則建有一座古色古香的樓閣,現任南宮齋掌教‘上官若雪’,便在此處清修。

  陳寒月緩步走進閣樓,樓閣內的光線十分暗淡,到處都是黑漆漆一片,忽有一陣微風拂過,令得過道兩旁的油燈突兀自燃,同時,一位氣質高貴的女人也現身在她的面前。

  這女人輕紗遮面,明眸有神,具體也看不出多大年紀,瑩白的額頭上,點綴著一撮‘火焰’形狀的印記,隱約間還透著幾許妖嬈與嫵媚的風情。

  正是上官若雪。

  “月兒,此行可還一切順利?”上官若雪語氣平淡的開口。

  陳寒月整理了一下思緒,答道:“回稟師父,弟子在海棠師姐的幫助下,先是取得了楊洛的好感與信任,后又陪他演了一場戲,殊不知,那小子竟在夏家地界上沖動的鬧出了人命,后來才被海棠師姐派人給抓了,不過,卻并未在他身上搜到我們想要的東西。當時,弟子本以為此人已對我們再無大用,于是也就沒打算管他死活,可卻萬萬沒想到,就在城主府公開問斬的當日,那小子竟被一位身份不詳的修士從法場上給救走了,果然不出師父所料,想來那一家三口的背景的確很不簡單。”

  “胡鬧!”

  上官若雪隱藏在面紗之后的臉色微微一沉,冷聲道:“你也知道是在夏家地界上辦事,又何故要讓你的海棠師姐也跟著參與進來?大費周章,到頭來卻是一無所獲,這就是你給為師的交代么?”

  “師父請息怒,都怪弟子辦事不利。”陳寒月連忙躬下身去。

  上官若雪默了默,轉而又問:“為師問你,這次交你去辦的事情,海棠又知道多少?”

  “稟師父,海棠師姐只知道是在找東西,但具體是什么,弟子卻并未向她提及。”陳寒月不假思索的回道。

  “嗯,這很好!”上官若雪點了點頭,語氣稍緩,“倒不是為師信不過你那海棠師姐,雖然她和你一樣,都是為師的真傳弟子,但畢竟你的這位師姐已離開宗門太多年,且又扎根在夏家這棵大樹下,難免不會旁生枝節,而你則不同,為師對你是絕對信任的,甚至就連這南宮齋未來的掌教之位也遲早都是你的,故而才會將這么重要的任務交由你去辦,能明白師父的心意么?”

  “都怪弟子沒用,辜負了師父的一片苦心,還請師父責罰。”陳寒月美眸含淚,誠懇請罪。

  見她一副楚楚可憐的小模樣,上官若雪似欣慰、似憐憫的淡淡一笑,輕嘆道:“哎,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你,畢竟為師也并沒有事先告誡過你這些,月兒啊,你也不必太過自責了。”

  陳寒月貝齒輕咬紅唇,弱弱地問著,“師父,接下來可還有下步安排么?”

  上官若雪稍作沉吟,回道:“既然東西沒在那小子身上,目前也就無需在那小子身上浪費過多精力跟時間了。”

  ~~~~

  昆侖仙宗,雜役弟子住宿區,楊洛從失神中回歸了現實,舉步邁進師父給自己安排的這間房舍。

  房舍內的面積不大,擺設也很簡單,幾乎與俗世中的民宅沒什么區別,他先將屋內衛生清掃了一遍,而后才一屁股坐到桌旁,仔細查看起師父留給自己的乾坤袋。

  三只玉簡。

  幾十塊品質不同的靈石。

  兩套學徒衣服。

  除此之外,乾坤袋里便是再無他物。

  “哎,看來還是舅舅更大方一些呀。”

  默默感嘆了這么一句,他便先行取出了里面的三只玉簡甄別起來。

  一只是傳音玉簡。

  一只是記載著宗門門規的玉簡。

  一只則是記載著修習煉氣法訣的玉簡。

  然則對于他而言,顯然這第三只玉簡更為實用。

  于是乎,他便直接將前兩只玉簡丟回了乾坤袋,當先埋頭鉆研起這第三只玉簡上記載的內容。

  煉氣法訣!

  原來這所謂的煉氣法訣,其實也不過是前期通過有節奏的呼吸、吐納,接引外界天地靈氣入體的法門。隨著體內積蓄的靈氣越來越充裕,在突破煉氣第三重時,則需要鼓吹丹田,開辟出一方內海,以容納更多天地靈氣為己用,在突破煉氣第六重時,便可嘗試著打通全身奇經八脈,而這一過程,也正是人體各項機能發生蛻變的過程,直至達到煉氣第十重巔峰,方可借助‘筑基丹’來鑄造法身,成為一名真正的修士。

  悉心揣摩了良久,當確認并無遺漏,他這才將手中玉簡放到一旁,起身來到床邊盤膝坐好,全身心的投入到呼吸、吐納之中。

  時而一呼三吸,短吸長呼。

  時而一吸三呼,短呼長吸。

  起初時,總是覺得有種不適應的感覺,甚至接連幾次嘗試都被強行中斷,根本無法堅持長久,但在經過慢慢體驗之后,這種不適應的感覺也就逐漸變得不再那么強烈,從而堅持的時間也逐漸變得越來越長。

  一刻鐘!

  兩刻鐘!

  半個時辰……

  堅持仍在繼續,辛苦的汗水已將他的衣衫打濕,每一次呼氣與吸氣之間的銜接跟轉換,都會有豆大的汗珠順著他的臉頰滾滾滑落,而這一次,他足足堅持了將近一個時辰,總算完成了第一次小周天運轉,同時也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神清氣爽,渾身舒泰。

  氣息通過口鼻進入胸腔、肺腑,再通過特定運行軌跡呼出,所需要承受的煎熬是難以想象的,但在煎熬過后,也會帶來莫大好處,如果仔細去感知,就會發現已經有一縷若有若無的氣息存留在體內,雖是微乎其微,卻不可忽視。

  “靈氣!這就是天地靈氣么?對了,舅舅和師父不是都說過,可以借助靈石來修煉么,莫非這靈石的妙用……”當感受到那一縷微弱氣息的存在,楊洛心念流轉間,兩只手上已各自摸出一塊下品靈石,狀態稍作調整,便再次開始嘗試起來。

  果不其然,從靈石中引入體內的靈氣,似乎更為凝實與純凈,其效果不可謂不明顯。

  這一次,僅僅不到一刻鐘時間,便已完成了第二次小周天運轉。

  若按玉簡中記載,完成十次,便是煉氣第一重圓滿,完成五十次,便是第二重圓滿,完成一百次,便是第三重圓滿,而后,就可以嘗試著去鼓吹丹田,在丹田中開辟出一方內海。但是這一過程,也需要一個循序漸進的緩沖期,否則,若因急于求成而導致身體某一處內臟受損,那么跟自殺也沒什么區別,輕則全身殘廢,今后再也不能修行,重則走火入魔,小命都難以保住,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事實上,他才堪堪接觸修行,就已經接連兩次完成小周天運轉,又何嘗不是沖動與魯莽的體現。

  當意識到這一點時,他的身體已然有些吃不消,稍微活動一下四肢、筋骨,就會明顯感覺到輕微的酸麻與腫脹,低頭看了眼手中兩塊下品靈石,原本流轉在表面上的光暈也已黯淡無光,幾乎跟普通石頭無異,隨即,他又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塊下品靈石進行對比,喃喃自語:“原來這靈石的用處,當真是妙不可言,目前只需要兩塊下品靈石,就可以輔助完成一次小周天運轉,如果按照這種比例消耗下去,修煉到煉氣第三重圓滿,應該就是需要三百多塊,兌換成中品靈石,應該也用不了幾塊吧。”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