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2章 斷頭臺上飲酒醉
  “砰砰砰……砰砰砰……”

  “肅靜……肅靜……”

  監斬官手持硬木,反復敲擊桌案,震得手掌都有些發麻,可卻并沒起到多大作用,周遭百姓依舊是撕心裂肺的叫嚷個不停。

  “懲奸除惡,英雄無罪!”

  “為民做主,英雄萬歲!”

  一聲聲吶喊猶如驚濤駭浪般回蕩在人群中,最終還是在城衛軍劍拔弩張的威懾下,才算是生生止住了暴動的傾向。

  砰!

  待得混亂的場面得以控制,監斬官重重將手中硬木砸向桌案,隨即眼神冷漠的望向臺上死囚少年,怒斥道:“好你個牙尖嘴利的刁民,本官現正式宣判,午時三刻已到,立即行刑。”言罷,便從桌前竹筒中抽出一支令牌扔出,而他的這一迫切之舉,顯然更容易引起圍觀民眾的猜忌與不滿,如果說大家先前只是對這死囚少年的話將信將疑,那么當下便是更信了幾分,若城主府真的是清者自清,何故如此沒耐心呢?可是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僅憑民眾的呼聲,又如何能免除一名死囚的罪過?

  便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忽有一位老者從人群中撲了出來,用自己的老朽之軀擋住了令牌與地面的接觸,跟著也不見他有任何無禮舉動,而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哀求起來。

  “大人,草民楊洛行兇殺人,確是罪不可恕,可這午時三刻尚且未到,還請允許我們再送他最后一程吧。”

  “大膽!竟敢阻止本官判決,你就不怕掉腦袋么!呃!父……父親,怎會是您?”

  乍一見到有人攔下斬首令牌,監斬官不由是火冒三丈,可當看清楚那一位老者的身形樣貌后,卻又顯得為難起來,后面的一句話,更是挑明了兩者之間的關系。

  老子前來攪局,身為監斬官的兒子又能有什么脾氣?!

  公事公辦?

  這不扯呢么這!

  似也體會到了兒子的難處,老者苦澀一笑,仍以一位平民百姓的身份低頭回話,“大人,我們只想再送這孩子最后一程,絕不會占用您太多時間的,只要午時三刻一到,保證不會耽誤大人辦差,還請通融一下吧。”說著,還‘嘭嘭嘭’的磕起頭來。

  嘩!

  全場氣氛再一次被點燃。

  老子給兒子磕頭,或許這也并不能排除在某種極端場合下會發生,可如今畢竟是當著眾目睽睽,又讓這位監斬官情何以堪?

  “父親吶父親,打小您就教過我忠孝兩難全,可如今您又讓兒子如何抉擇呢?哎,罷了罷了,就算是丟了飯碗,總要好過遭人唾罵的好……”監斬官在權衡之下,最終是硬著頭皮答應下來,但在心里邊卻不由暗暗叫苦。

  就這樣,行刑被暫緩,本就蠢蠢欲動的百姓也再度變得活躍起來。

  只見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大漢率先走出人群,左手拎著個酒壇子,右手端著滿滿一大碗濁酒,昂首闊步來到了死囚少年近前,說道:“兄弟,哥哥敬你是條好漢,特備區區薄酒來為你送行,哥哥先干為敬!”語罷,便是一口氣喝光了碗中酒水,而后又斟滿一碗,遞到了死囚少年嘴邊。

  “多謝這位大哥!”楊洛也不客氣,跟著也是‘咕咚咕咚’一飲而盡。

  緊接著,又有一位骨瘦如柴的老漢緩步走上前來,顫抖著雙手端起酒碗,聲音沙啞的說道:“小伙子,大爺這輩子滴酒不沾,今兒不妨也破例一回!”說著,猛地灌下一大口酒水,面龐表情立馬變得古怪起來,但卻依舊很執著,經過幾次換氣后,總算是將滿滿一大碗酒給喝光,這才搖搖晃晃的走下臺去。

  “好!好樣的!老爺子真是好酒量……”

  忽然,人群中也不知是誰帶頭喊了這么一嗓子,霎時之間,帶動得全場都跟著發出一片歡呼喝彩,而在這種盲目崇拜的氛圍下,就連已經走下臺的老漢都是感到好不意外,連忙雙手抱拳,謙虛的對著幾個方向連連點頭、回禮。

  “小兄弟,我也來為你送行了!”

  “來來來,我也敬小兄弟一碗!”

  “小英雄,你可要一路走好啊……”

  一時之間,自發前往斷頭臺前敬酒的人是越來越多,若從遠處觀望,甚至已然是自覺排起了長隊。

  隨著一碗碗酒水的接連下肚,楊洛的頭腦逐漸已被麻痹,但存放在心底的那一份感動,卻是無法抹去。

  即將走到人生盡頭,還能如此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場,還能有這么多鄉親父老前來為他送行,還有什么不知足的!

  酒一直在喝,淚一直在流,酒水與淚水混合在一起,沖刷著他的年輕面龐,令得他的心神越發迷離與彷徨。

  那是一種很復雜的情緒,有苦澀,有心酸,有茫然,亦有從絕望中解脫的快感。

  “原來,在這斷頭臺上飲酒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啊……”

  這一刻,他已然不再對死亡感到恐懼,反之,更為享受在當下。

  然而,這樣一段美好時光注定不可能長久,隨著當空烈日的緩緩爬高,午時三刻終是不可避免的到來。

  監斬官深深地望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父親,面色突然一沉,抬手示意一名士兵取回斬首令牌,而后再次高高地拋飛出去,鄭重下令宣布:“時辰已到,閑雜人等速速離場,死囚楊洛——斬立決!”

  啪!

  當令牌落在地上時,發出一聲輕響,雖然很輕,但卻十分刺耳。

  而這一次,在場包括監斬官父親在內,卻是再也無人膽敢上前阻攔。

  因為所有人都很清楚,若說之前時辰未到,監斬官又看在父子情分上暫緩了行刑,還算勉強說得過去,那么此時此刻,若是再有人妄加攔阻,那可就沒什么可通融的了,非要被定罪不可。

  見眾人都已自覺退到了臺下,劊子手面無表情的取下死囚少年背負在身后的亡命牌,雙手握刀,緩緩揚起,刀芒在陽光照耀下,閃爍著冷酷無情的森森寒意……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都很安靜,甚至更有膽小者已將目光移向了別處。

  可在等了許久之后,本以為人頭落地的場面卻并沒有發生。

  當所有人反應過來時才發現,在那死囚少年的身前,竟不知何時多出一位中年人。

  這中年人身穿素袍,橫眉如劍,冷眼若霜,約莫有四十左右歲的年紀,好像也沒見他出過手,但那一身肥膘的劊子手卻已是遠遠地飛出了場外。

  “哎呦!快看快看!這是有人要劫法場不成?”

  “嘖嘖嘖……竟敢在城主府的地界上暴力抗法,也不知道這人究竟是何來頭!”

  “哎,可惜嘍可惜嘍,今兒怕是又要多出一個刀下亡魂嘍。”

  轉瞬間,臺下又是一片沸沸揚揚。

  須知,城主府可不僅僅是有朝廷在背后撐腰,平日里與各大修真宗門也是交情不淺,而現任的城主大人,更是一位實力已達到真元境末期的修士,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起的。

  不過,看臺上這位中年人的身手似乎也很不簡單,而且在救下死囚少年之后,仍是胸有成竹的站在那里,一副很有底氣的樣子,顯然也是一位實力不弱的修士無疑。

  不過,縱是一位修士又如何,這里可是象城地界,只要城主府得到了消息,勢必會在第一時間派出高手來援,到時候,說不定城主大人也會親臨。

  一念及此,監斬官忽地拍案而起,高聲喝道:“大膽!你這修士好不狂妄,竟敢公然抗法,莫非就不怕惹來殺身之禍么?”

  “哦?你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就不怕惹來殺身之禍?”

  臺上中年人只是不咸不淡的反問了這么一句,便把這監斬官嚇得臉色大變,雖說他堅信用不了多久,城主府就會派出強援趕到現場,但在此之前,總要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不是?難怪在對方的質疑下,立馬就蔫了。

  “哼!好一個目無法紀的狂妄之徒!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又豈容你在本城主的地界上輕視當朝法度……”

  這時,忽有一個冰冷的聲音從場外傳來,話音還尚未落定,法場之上便又多出另一道身影,不是別人,赫然正是象城城主‘夏侯海’。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