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42章 古來圣賢多坎坷,況且我輩孤且直(一)
  要說在個人得失和利益取舍前,還會有人昧著良心指鹿為馬的話,那么眼下大是大非當前,還是不難讓他們做出一致立場抉擇的。

  以史為鑒,無論哪一時期的朝代更迭,不單單是修真界各門各派將要面臨一場大洗禮,就連各城各地的無辜百姓也都難免要被牽連其中,遭受池魚之殃。

  而這樣的結局,絕非在場諸位群雄所樂于見到的。

  因為,這并不符合他們平素里所堅守的俠之道心。

  若是為了長遠利益跟往日仇怨尚且可以無毒不丈夫,那么為了一己私欲而導致全天下百姓都跟著飽受戰亂之苦,可就實屬萬萬不該,罪過大了去了。

  要想亙古立足于這方現世并得到普羅大眾的推崇與認可,必然要為百姓疾苦思慮周全,縱有個別個例反其道而為之,也都成了世人唾罵的派系與個人,甚至在未來很長一段歲月中,都會被扣上一頂‘禍國殃民’的大帽子,誠然是‘天下悠悠,眾人之口難堵,人間寥寥,群伍之心怎舒’?

  是以,當在場群雄紛紛意識到亂世即將來臨,適才還各懷私心、各存雜念的思緒也因此而發生逆向轉變。

  眼看著那柄邪神斧劈砍向趙天一頭顱,他們中絕大多數人反倒目露急切和憂色,跟著又都下意識把目光轉向當空白衣少年,期盼這少年能再次帶給他們驚喜。

  然而出乎場中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那柄邪神斧也只是作勢虛晃這么一下,便又隱沒于虛無,就仿佛來無影去無蹤的人間兇器,時刻叫人提心吊膽、坐臥不安。

  “哼!憑借區區一件無主神兵也妄想傷人?像此等只有膽躲在暗地里出手的鼠輩,實在不配同本國師對弈天下。”

  趙天一背負著雙手傲立當空,對于之前的突兀偷襲雖也心有余悸,但面龐上卻未見多少波瀾。

  他以一種上位者姿態審視下方,言語間字字珠璣,卻又透著幾許霸道與強勢,讓人入心入腦、不寒而栗。

  這就是世人心中無可取代的本朝國師,年輕時勇冠三軍,中年時淡泊名利,如今年邁垂垂老矣,依舊威武不減當年,竟把天下社稷、江山寸土視為一盤棋,悲歌慷慨,大智大勇,落子無悔,生死無怨。

  若有人要想在這位老國手面前投機取巧,即便以性命作為威脅,那也未免實屬不智。

  晝夜分陰陽,人間有正氣,自古皇朝畏因不畏果,生死又何曾懼哉?!

  直至到了這一刻,各門各派人士以及各路江湖過客也都基本達成一致共識,那便是當今朝廷氣數未盡,要再一意孤行的堅持偏激行事,非但不能換來一場大富貴,反而還有可能會玩火自焚、引火燒身。

  甚至包括斷刀門老門主‘雷猿’、玄陰教掌教‘岳北北’、神隱派掌教‘離陽子’等一眾反派話事人也都在此當口無話可說,只因他們心中所堅守的‘道義’發生動搖,也不知在接下來究竟該何去何從?

  是聽天由命的抽身世外?

  還是繼續沿著一條錯誤的彎路越走越遠?

  這時候,繚繞在他們內心間的思緒是矛盾的,既不想撇開江湖道義,又不想倒行逆施,而當前又飽受在眾人各種鄙夷與猜忌的眼神下,也只能是默默守吾玄,此心誰共言。

  咔嚓!

  突然,一聲脆響打破了場間鴉雀無聲的寂靜,宛如天外來音,牽動著在場每個人的心弦。

  便在這聲脆響過后,人們卻是駭然發現,原本古井無波的封印結界已然出現第一道時空裂痕,然后是越來越多的時空裂痕無限延伸,密密麻麻,縱橫交錯,忽而完全崩碎,天光普照,這里的一切又與外界相重疊,在經過久遠歲月的沉淀后,終于開云散霧、重睹天日。

  人們遙遙望向遠處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看紅裝素裹,分外妖嬈。

  “這……這莫非就是上古時期遺留在人間的黃泉北國不成?”

  有人憑借記憶中的古籍記載試著給出大膽猜測。

  緊接著,有關黃泉北國各段不同歷史時期的奇聞異事也被悠悠眾口相繼曝光出來。

  有人說,家里老一輩人確實曾提到過這一古老國度的存在,但由于年代太過久遠,且又無從考究查證,逐漸也就成了捕風捉影的未解之謎。

  有人說,這個黃泉北國乃是上古時期曾被諸神遺棄的不祥之地,后又被一眾顛沛流離的難民所寄居,經過數百年的繁衍生息才成為一方國度。

  也有人說,當年曾在這里發生過很多鮮為人知的大事件,其中便有曠世聞名的諸神之戰,而在那一戰中,正是以魔神和邪神的聯袂勝出而告罄天下,但也不知是何緣故,這段歷史卻被不留痕跡的抹除,甚至就連這方國度的相關訊息也被永久封存。

  當然,凡是各種奇聞異事的可信度本也并不高,多有夸大其詞成分,但有些流傳在外的野史,也未必就是經過世人之口所杜撰,信則為真,不信則假,畢竟誰也無從去證實,不是么?!

  不過,關于黃泉北國的這段野史能被后人所銘記,并且一直口口相傳到現在,無論可信度高不高,這都已經不再重要。

  現如今,它已重臨現世,讓人充滿無限遐想跟期待,再分是有機會游覽一番這處機緣遍地的上古遺址,那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歷經千辛磨難才好不容易熬出頭,眼下即便有人站出來出于好心的勸告大家離去,怕也沒人會領個這情,反倒還會被誤判成是居心不良,惹人非議。

  既然大家伙都是不謀而合的達成同一意愿,那么接下來的實際行動自然也是相當默契與決絕,一窩蜂似的作鳥獸散,各奔錦繡前程,全然沒去顧忌飄在天上的一眾人是何感想。

  趙天一和南宮博皆是無比深沉的凝望著當前此情此景,倆人心中卻是莫名泛起酸澀與慰藉。

  多少年來,當朝同各方修真派系的暗中較勁總算在今日轉到明處,原以為這是被迫無奈的一步險棋,卻不成想,這步險棋居然收獲了‘釜底抽薪’的奇效,并在潛移默化間,使得朝廷以往失去的威嚴重新得以找回,這可還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吶。

  本來這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兒,但倆人卻在此時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只因就在不久前,他二人同時收到一則消息,昔年同生共死的很多老兄弟們皆慘遭歹人毒手,看樣子都死的很不甘,更像是抱憾而亡。

  在這二位心里,就是以失而復得的當朝威嚴來做衡量,這些個老兄弟的分量也不遑多讓,難怪會如此這般愁然與感傷。

  山無陵,江山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古來圣賢多坎坷,況且我輩孤且直。

  沉默中的二位國之泰斗心下不歡,愴然淚下。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