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紫府東藏 > 第441章 人生自是有癡情,此恨不關風與月(四)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看來,此子還真是同當今朝廷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吶。”

  “可不嘛!不然又何以做得了朝廷的主,對咱們此前種種一概既往不咎呢。”

  “行啦行啦,眼下當務之急,還是慎重考慮下該如何脫身吧。雖說這位楊少俠口頭上是暫且答應放我們一馬,可誰又敢篤定,他的話就真能被朝廷采納?萬一等我們出去以后,這外面早已布好天羅地網,那我們又當何去何從呢。”

  當聽聞少年自作主張的替朝廷降下圣裁,場中一些人不由紛紛心猿意馬的胡亂猜忌起來。

  倒不是他們信不過天選之人的一片豁達胸襟,實在是關乎各方生死存亡跟未來命運,容不得半分疏忽大意與掉以輕心。

  不久前,當朝國師曾親率精兵悍將向他們發起沖殺,這是不爭事實,眼下僅憑少年休休有容的放出一席話,又如何能讓他們信服?

  “楊白衣,縱使我們愿意接受你的好言相勸,可你又如何向我們保證,朝廷就不會在事后翻舊賬?”有人唏噓發問。

  顯然,這也是在場列位都尤為關切的心中憂慮。

  聞言,白衣少年也只是和煦一笑,便把目光投向身側另一少年。

  而后者則立馬心領神會的清了清嗓子,便沖著下方放聲回話道:“諸位,在下乃本朝四皇子‘趙山河’,適才我兄弟的一席話也正合本殿下之意,諸位大可不必對此有何質疑。只盼來日江湖再見,大家都能以和為貴,不要傷了和氣才好。”

  “那么敢問四殿下,不久前本朝國師在外面對我們大肆屠戮,非要將我們趕盡殺絕不可,不知此事你又當作何解釋?”有人稍作思量,二度打破沉默。

  趙山河聽了,頓時心下一陣愕然與凜然。

  倘若這是不爭事實,還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卻不想就在這時,趙天一和南宮博的身形竟在當空突兀顯現。

  眼見這兩位足智多謀且身經百戰的國之泰斗聯袂現身,場下各方勢力也都不自覺地有些惶惶不安起來。

  因為他們都清楚的不能再清楚,這二位無疑是抱著某種目的性而來。

  要么,是欲對他們大開殺戒,以絕后患。

  要么,就是這里邊當真有著什么天大誤會,故而才借此場合來作以澄清。

  當然,眼下在他們想來,前者的可能性遠要高于后者。

  為了天下一統而無所不用其極,這是多少年來當朝政權的野心。

  那么,朝廷一方既然都已向他們露出鋒利爪牙,又豈會輕易善罷甘休,就是同他們一時的虛與委蛇,怕也是心存不軌,當不得真的吧?

  不過接下來趙天一徐徐給出的自證清白,卻不禁又讓很多人都在心里面直畫魂,“諸位!打從這處封印之地開啟后,本國師和南宮侯爺便一直未曾離開過這里半步,又何談在外界對各位江湖過客大肆屠戮、趕盡殺絕?”

  “那也就是說,適才我們的親眼所見和親身經歷都是誤會一場,實則乃另有幕后之人欲對朝廷栽贓陷害,才以虛假身份向我們動手的嘍?”

  有人將信將疑的試著開口接茬,而后就那么目光炯炯的仰望當空,靜待本朝國師對此給出明確答復。

  趙天一略作思忖,搖頭輕嘆一聲,道:“哎!黃帝內經中有云,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末亂。歷朝歷代,始興終衰,皆因重馭世之術,輕經世之道,終而積重難返。本國師也曾深慮過此中道理,雖未完全得以開悟,卻也或多或少悟出一些心得。四海之內,要想讓萬民歸心,須當順天地陰陽,法四季輪回,運之則五岳震蕩,百川奔涌,諸侯朝服,天下匡正。只可惜呀,普天之下縱使四海升平、政通人和,卻也終究逃不過狼子野心之人的利益熏心跟貪慕虛榮,非要撥弄是非,攪風攪雨,實則還不是欲奪皇權、只爭朝夕罷了。”

  語聲頓了頓,接著又道:“想我大殷王朝建朝以來,有哪位君王不是勵精圖治、勤勉理政?又有哪位君王不是禮賢下士、愛民如子?就是本國師這位太上皇都已禪讓出帝位很多年,也還要為了國泰民安而殫精竭慮。可即便如此,卻反而被世人詬病成‘把權不放’。那么趙某很想問世人一句,如果本國師真的那么在意手中權力,又何必在當年讓出那把龍椅的位子?不求盡如人意,但求問心無愧呀。”

  “國師,那你又對當前修真界和修真江湖是何態度?是打算擇日發兵,蕩平一切敢于挑釁當朝威嚴的結黨營私?還是打算就這么保持現狀的任憑各門各派發展壯大下去?”

  這是一位江湖散修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提出疑問,相當的尖酸與刻薄,若非居心不良,那便肯定是打小沒人教過他訥于言而敏于行的處事之道。

  不過,趙天一對此直來直去的問話,卻并未表露出絲毫怒形于色的情緒,而是以一種平易近人嘮家常的口吻不緊不慢回之,“最多不出三年,整個修真界和修真江湖必將盡歸朝堂一統,如有不從,天下不容。”

  此話一出,不由再度引起場中很多人的惴惴不安。

  有道是‘江山風月,本無常主,朗朗乾坤,莫論是非。’

  既然這位說一不二的本朝國師都已在此做出鄭重表態,想必三年內不論成與敗,都終將會有個結果吧。

  若非胸中沒有足夠信心跟底氣,又何以當著眾多江湖群雄的面如此大放厥詞?!

  眾人心下感慨良多,生出對未來天下各種撲朔迷離的猜想與假設。

  另外,也有不少人對這位本朝國師的家國情懷和大義情懷深表欽佩跟敬畏,甚至在不知不覺間,竟隱隱生出臣服之心。

  為了太平盛世而盡心竭力,為了天下一統而夙興夜寐,這無疑是一代注定青史傳名的仁政皇朝,又何必去推翻!

  若有人執意為之,豈非逆大勢而為,純屬一枕黃粱、癡心妄想?

  便在這各懷私心、各存雜念的微妙氛圍下,忽有一道血色流光從天而降,直取趙天一向上頭顱。

  人們仰望天穹的眼眸頓時瞳孔急劇收縮,尤其當看清這道血色流光正是那柄上古兇器‘邪神斧’時,不禁都為即將就要發生的血光場面感到心有余悸。

  如果這位本朝國師一旦殞命,未來歲月會不會變天誰也不好說,但眼巴前的一場浴血奮戰,怕是再也沒可能躲過去了。

  其實只要是再分長點腦子的人,到了這個時候也都不難理清這里邊的陰謀陽謀。

  通過先后種種跡象表明,這絕對是隱于幕后的真正賊子找準時機出手偷襲,只要成功得手,當朝必定與各方勢力反目。

  屆時,滾滾紅塵映殘陽,大江東去浪淘盡,烽火連年忘流年,亂世梟雄也枉然。

  什么勇者無畏,什么鐵血柔情,國不將國,何以為家?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醉輪回的紫府東藏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