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 第三十七章 請求,支持
  將上杉信送到了長門的房前后,小南就走了。

  而上杉信則是自己走了進去!

  “長門!”

  當看見房間內坐在輪椅上的長門,上杉信微微一笑,率先打了聲招呼。

  “大名大人!”長門淡淡的回應了一聲。

  相對于彌彥,長門的性格較冷,所以對上杉信也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

  不過!

  知道長門是什么樣的人的上杉信,也不在乎這些。

  想著,上杉信眼角的余光瞥到了長門身后。

  頓時,一個穿著紅云黑袍,讓他異常眼熟的人出現在了他的眼簾之中。

  橙黃色的頭發,輪回眼,耳朵,鼻子,下嘴唇都有黑色的小鐵柱穿透著。

  這不是別人,正是彌彥!

  當然,看過原劇情的上杉信也知道,眼下的彌彥已經不是真正的彌彥了,而是長門以彌彥的尸體制造出來的一個傀儡。

  “看來...這閉關的幾個月,長門除了養傷外,還在用彌彥的尸體制作傀儡啊!”上杉信暗自想到。

  “你...似乎不驚訝!?”

  感受著上杉信的目光看向了自己身后,長門瞇起了眼睛問道。

  “為什么要驚訝?”上杉信反問道。

  長門沉默了片刻后,道,“看來...你應該是知道點什么,對吧?”

  彌彥之前可是死了的。

  正常來說,上杉信看見獲得彌彥,應該驚訝的。

  畢竟死人重生了!

  但他卻沒有,反而表現出了很淡定的模樣。

  這說明什么?

  說明了,他很可能知道彌彥的情況,否則正常情況下,怎么會有人看見死人重生,會這么淡定呢?

  可話又說回來了,上杉信知道彌彥的情況,那無疑是很不合理的!

  要知道,輪回眼在忍界已經有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所以忍界能認出輪回眼的人,加起來也不超過十個,更別提知道輪回眼的能力了!

  “無非是輪回眼而已!”上杉信聳了聳肩,直接承認道。

  看過原劇情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輪回眼,不知道其能力呢?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你是個很神秘的人!”

  長門深深的看了上杉信一眼,幽幽的說道,“一直被囚禁在大名府,卻又能找到像坂本那樣神奇的朋友!”

  “但現在你既然還能認出輪回眼,并且認識其能力,看來...你比我想象的還要神秘啊!”

  不過!

  說是這么說,但長門也沒有太在乎這點。

  神秘又如何?

  以上杉信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完全沒有辦法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對此!

  上杉信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后,道,“你找我來,應該不是為了這件事情吧?”

  “當然!”

  長門點了點頭后,又道,“我找你來的原因是希望你能以大名的名義,出具一份我成為雨忍村首領的任命書!”

  “你...這是準備對山椒魚半藏動手了啊?”上杉信瞇起了眼睛,沉吟著問道。

  眼下雨忍村的首領是山椒魚半藏,而長門既然要任命書,想要成為雨忍村的首領,那勢必要先清理掉山椒魚半藏才可以。

  “沒錯!”

  長門微微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后,又用一種極致平靜,平靜到讓人害怕的語氣,道,“有些事情,人在做之前,總是應該想到,需要付出代價的不是?”

  “也是!”

  上杉信自然明白他說的是什么,認同的點了點頭。

  隨即!

  他又略帶疑惑的問道,“所以,你之所以想要成為雨忍村的首領,是想要...?”

  “想要殺死山椒魚半藏沒有這個也能殺吧?”

  長門淡淡淡說道,“殺死山椒魚半藏不需要什么任命書,殺了其他雨忍也不需要,但...雨之國需要雨忍村!”

  話音落下。

  上杉信立馬恍然。

  山椒魚半藏,是致使彌彥死亡的真兇,其他雨忍是幫兇,所以長門肯定是要殺了他們的。

  但是,雨之國不能沒有雨忍村!

  忍者,就相當于一個國家的軍隊,一個國家若是連軍隊都沒有,那跟抱著金子在大街上亂走的小孩有什么差別?

  到時候,肯定會引起別的國家的覬覦。

  在這種情況下,入侵幾乎是不可避免的!

  而一旦被其他國家入侵,雨之國內本身亂七八糟的局勢,肯定會變的更加的爛,到時候最先遭殃的還是雨之國平民。

  這是長門所不能接受的。

  他們三人最初的愿望是什么?

  和平!

  而這會讓雨之國局勢更亂的事情,他自然不會做。

  哪怕現在他已經開始黑化了也不行!

  在這前提下,他才想要出任雨忍村的首領。

  只要雨忍村在,那么雨之國才會相對安全一點。

  “既然這樣的話,等下我就給你寫一份任命書吧!”上杉信答應道。

  這不是什么難事!

  “那就多謝了,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我幫忙,我會盡量幫忙!”長門平靜的回應道。

  上杉信一聽,想了想后,道,“別說,眼下還真就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幫我!”

  “什么事情?”

  長門眉頭一挑,淡淡的問道。

  “很簡單,在殺掉了山椒魚半藏后,公開支持我成為雨之國大名!”上杉信認真道。

  公開支持上杉信成為雨之國大名?

  長門皺起了眉頭,有些疑惑道,“你現在不就是了嗎?”

  “現在?呵呵!”

  上杉信自嘲的笑了笑后,道,“現在的我算什么大名?”

  “人家的大名,手下有大臣,官員,能管理整個國家的一切,而我呢?最多只能給你發發任命書,你說我這算什么大名?”

  上杉信這么一說,長門才反應過來。

  是了!

  現在的上杉信雖說是大名,可實際上什么都沒有。

  除了一個大名的名頭外,連住的,吃的,喝的,都是他們曉提供的。

  想了想,他道,“那到時候,我殺了山椒魚半藏,你自己去接手雨之國的官員和大臣不就可以了嗎?”

  “不,不,不!”

  上杉信搖了搖頭,略有深意的說道,“那樣固然也可以讓我重新成為真正的大名,可...一個十八年不曾見過,在山椒魚半藏死后才出現的大名,那些大臣和官員們,可不會重視!”

  “只有一個有著殺死原本雨之國人們心中的神的雨之國新神支持的大名,才會讓那些大臣和官員們徹底服從!”

  雖然上杉信是大名,可終究十八年沒有出現過了,哪怕在山椒魚半藏死后重新出現在雨之國諸多的王公大臣面前,那些王公大臣大概率也不會聽他的。

  原因也很簡單,他這大名十八年沒有出現過了,在朝中沒有任何心腹手下,雖然有著大名的名頭,可實際上就是個空殼將軍,管理不了任何人。

  而管不了任何人,那些官員自然也就不會在意他了。

  有權勢的大名是大名,可沒有權勢的大名,最多算一個象征。

  到時候,上杉信就很麻煩。

  殺了他們吧...沒有官員管理,本來雨之國就亂,到時候絕對會更亂。

  可不殺他們,他們又不聽話,怎么辦?

  所以!

  上杉信需要長門的支持。

  只要長門殺了山椒魚半藏,那么有了殺死山椒魚半藏這個雨之國人們心中的神的新神的支持,雨之國的王公大臣們,都不敢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山椒魚半藏這個雨之國的神都死了,他們怎么敢炸刺?

  聽著上杉信這略有深意的話,長門在想了想后,大概也明白過來了,為什么要他支持了!

  當即!

  他便答應道,“行吧!”

  反正對他來說,是順手的事情而已。

  “哦,對了,要殺山椒魚半藏的那天,記得叫我,我也想要去看看!”上杉信又突然開口道。

  穿越十八年,被困十八年。

  罪魁禍首就是山椒魚半藏了。

  說實話,上杉信對山椒魚半藏心底也充滿了仇恨。

  被困十八年的仇,這輩子的父母被殺的恨,都讓他想要報復對方。

  只是山椒魚半藏的實力強大,以他現在的能力肯定是報不了仇。

  這樣的話,他也就只能退求其次,想要親眼見證山椒魚半藏的死亡,以此來解恨。

  當然!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這幾個月山椒魚半藏也沒有任何動作,手下的雨忍也都安靜了下來,甚至整個忍村都沒有再接受任務了。

  而這表現出來的風平浪靜的樣子,卻是讓上杉信隱隱有種懷疑,半藏可能在做什么準備來對付長門。

  所以!

  他想要親自去看看。

  到時候有什么狀況,他也可以幫一手。

  “可以!”

  這個請求,長門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半吃半宅的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