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 第三十一章 卑鄙的操作
  忍者屬于高危職業。

  正常情況下,忍者一個月至少執行一到兩次任務,甚至有可能三四次,而一年十二個月下來,就至少要執行十幾次乃至于幾十次任務。

  而一般情況下,忍村派出去的任務,大多都是先通過情報收集,確認忍者的能力范圍內的。

  但有一點!

  不是每次任務情報收集都能準確的。

  因為種種原因,比如山賊臨時搬了基地,叛忍加入了某個組織得到了庇佑,護送商品的路上遇到了路過的貪心忍者等等,都可以能導致情報有變化。

  而只要有一次任務的情報出了一點點差錯,那任務就可能超出忍者能力范圍,就有可能導致忍者死亡。

  在這種情況下,能活到中年的忍者,大部分都有自己一兩手用來逆風翻盤的底牌,讓他們即使遇到了情報出錯的情況下,也有機會完成任務或者逃走。

  山田孝自然也不例外!

  想著!

  “查克拉暴走!!!”

  在心中暗自怒吼了一聲后,山田孝雙眼逐漸變紅,一股子洶涌的查克拉從體內噴涌而出,環繞在了他的周圍。

  這,就是山田孝的底牌!

  將體內查克拉完全釋放出來,令其不斷的刺激身體的所有細胞,從而讓身體的體質,在短時間內有極大的提升,到時候忍者的體術就會變的極其厲害。

  當然!

  這樣做也有副作用。

  在技能開啟之后,他的查克拉會像是遇到火的汽油一般,迅速消耗殆盡。

  所以...

  “要趕緊動手了!”感受著體內以肉眼可見速度下降的查克拉,山田孝腦中閃過了這么一個想法。

  之后!

  只見他腳輕輕一點地面,“唰”的一下,整個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

  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上杉信的面前。

  沒有絲毫猶豫!

  “咻!”

  伴隨著破空聲,他猛的一腳朝著上杉信而去。

  危險!!!

  上杉信看著這一腳,在產生這么一個念頭后,也只來得及令地面上的白紙豎起來形成一道紙墻。

  但!

  “轟!”

  幾乎瞬間,紙墻就被踹破了。

  而同時。

  “砰!!!”

  上杉信胸口被命中,整個人直接被踢的倒飛出去。

  好在!

  因為有紙墻的格擋,終究力量減少了許多,所在倒飛了十余米后,他就已經強行穩住了身軀。

  “有點痛啊!”

  上杉信捂著胸口咬著牙說了一句后,看著眼前渾身纏繞著查克拉的山田孝,眼中閃過一絲忌憚的同時,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他怕是用了自己的底牌了,而這底牌應該是增強體質的!”

  有了這判斷后,他也很快想到了應對的方法。

  拖!

  眼前對方的這種狀態可以看出,對方使用了一個強大的忍術,而通常來說忍術越強大,消耗就越高,在這種情況下,上杉信可以斷定,對方肯定堅持不了多久。

  不過!

  山田孝可不是什么初出茅廬的忍者,而是一個經驗豐富的中忍,他也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所以絲毫沒有給上杉信機會的想法。

  下一秒,他又出現在了上杉信的面前。

  “咻!”

  又是一腳。

  索性!

  經過了之前的例子,上杉信這次反應快了許多。

  三道紙墻平地而起,直接擋在了山田孝的前方。

  “轟!”

  “轟!”

  “轟!”

  ...

  雖然在山田孝的強大攻擊下,三道紙墻還是很快就破了,可也因為這三道紙墻稍稍阻攔了那么一兩秒的時間,上杉信已經借著紙.世界帶來的場地優勢,消失在了原地。

  山田孝的攻擊落了個空。

  但他也沒有氣餒。

  在掃視了一眼周圍的情況后,又迅速的鎖定在了幾十米外的上杉信。

  隨即!

  他就跟之前一般,又“唰”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追了過去。

  接下來的時間里,山田孝和上杉信兩人,一個追一個逃。

  山田孝邊追邊瘋狂的進攻,而上杉信則是邊逃,邊使用紙墻阻擋。

  但很快!

  兩人就都意識到不能再這么繼續下去了。

  山田孝使用了底牌后,查克拉飛快的下降,在一陣追逐戰后,已經見底了。

  但上杉信也好不到哪里去。

  “紙.世界”很強力,可強力的代價是巨量的體力,為了維持“紙.世界”的存在,他的體力也在瘋狂的下降著,眼下也差不多見底了。

  所以!

  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兩人最終怕是以雙方力竭平手作為結局。

  而這是雙方都接受不了的。

  對于山田孝來說,上杉信從大名府逃走給他帶來的后果相當的嚴重,如果不是山椒魚半藏看在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他怕是會被嚴厲處罰。

  在這種情況下,他本身對上杉信就有恨,再加上上杉信殺了他兩個徒弟,他絕對是不想和上杉信打成平手的。

  要么他死,要么上杉信死,這就是他的想法。

  而上杉信呢?

  他對山田孝心中也有恨!

  十八年啊!

  他被困在了那小小的大名府整整十八年啊。

  雖然這其中的罪魁禍首不是山田孝,而是山椒魚半藏,可看守的人是他,作為山椒魚半藏的從犯,這讓上杉信怎么能對他不恨?

  再者!

  眼下的局面,整體來說是對曉不利的,如果上杉信不解決山田孝然后去幫其他人,那么最終曉留在基地的這些人,都可能覆滅。

  兩者相加,他也不想讓山田孝活著離開。

  而在這種想法下,山田孝和上杉信兩人,異常有默契的停了下來。

  “一招決勝?”山田孝看著上杉信開口道。

  “一招決勝!!!”上杉信回應道。

  隨即!

  “擊空波!!!”

  只見山田孝一躍上了半空,然后在空中扭動了一下身體,并將身上全部的查克拉集中在腳上后,順勢踢了出去。

  頓時!

  一股子足以擊碎一切的強大的沖擊波,便朝著上杉信而去!

  與此同時!

  “紙.世界.延伸技.暴槍刺!!!”

  上杉信運動了全身的體力,控制著地面上的白紙,形成了猶如槍一般,上百根圓柱形,頭部尖銳的刺,刺向了山田孝。

  “呲啦!”

  “轟!!!”

  伴隨著利器入體的聲音和劇烈的爆炸聲幾乎同時,兩人的攻擊都命中了對方。

  “我...敗了?”

  山田孝低下了頭,看著穿透自己身體的由白紙形成的圓柱形的刺,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但隨即,他眼睛逐漸失去了神色,也逐漸的失去了聲息。

  另一邊!

  “噗嗤!”

  在噴了一口鮮血出來后,上杉信咧開了那充滿鮮血的嘴,笑著道,“我...贏了!!!”

  而他身旁,一直藍色的,傷痕累累的寵物,正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他。

  正是迷你龍。

  沒錯!

  在最后最關鍵的時刻,上杉信將迷你龍放了出來,利用它替自己擋了一部分的傷害,他這才險勝于山田孝。

  嗯,說實話,這操作有點卑鄙。

  但生死戰斗,可不管什么卑不卑鄙的,只有勝者為王。

  而此時此刻,看著山田孝的尸體,上杉信直感覺自己就像是背上一座大山被挪走了一般,輕松了許多。

  這十八年來的仇啊,恨啊,怨啊,怒啊的,也在這一刻,全都發泄了出來了。

  他臉上不由的掛上了高興之色。

  不過!

  很快他就重新冷靜了下來。

  事情還沒有結束了!

  現場也還有很多雨忍村的忍者,整體的局勢也是曉處于弱勢之中。

  所以...

  在掃視了一眼現場后,他眼眸閃爍著,呢喃道,“還是要繼續幫忙啊!”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半吃半宅的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