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 第十七章 賣慘,留下
  當上杉信再度睜眼睛的時候,入眼的卻是白色的墻壁,白色的被子。

  “這是哪里?”

  看著這陌生的環境,他眼中閃過了一絲迷茫后,呢喃了一句。

  這時!

  坐在床邊,將頭趴在床沿睡的正香的橋本奈奈子似乎是聽到了動靜一般,揉著睡意朦朧的眼睛,坐直了起來。

  第一眼!

  她就看到了睜開眼睛的上杉信。

  當即,她臉上露出了異常驚喜之色,道,“你醒了!?”

  “嗯!”

  上杉信點了點頭后,又好奇的問了一句,道,“這里是哪里?”

  “哦,這里是一個叫曉的組織的基地,昨天你昏過去之后,一個紫發姐姐剛巧路過,就帶我們來到了這里,并且幫你療傷!”橋本奈奈子連忙解釋道。

  曉的基地?

  紫發姐姐?

  抓住了這么兩個關鍵詞后,上杉信立馬意識到了什么情況。

  他被曉的人救了,而且紫發...大概率是小南救了他。

  “沒想到啊,原本還想著要找曉呢,現在曉卻自動送上門來了...不過也好,只要加入了曉,短時間內應該就不用擔心新自己的性命問題了!”上杉信暗自道。

  現在他最缺的是什么?

  是安全的發育時間啊!

  有了諸天交易系統,他成長起來只是時間問題,但偏偏他這敏感的身份,讓山椒魚半藏一直不斷的追殺他,使得他沒有多少發育時間。

  現在若是想辦法加入曉,在曉的庇護下,他也就有時間發展了。

  至于說這樣會不會對穿越者的臉...

  上杉信表示,在性命面前,臉也沒有什么不好丟的。

  也就在這時!

  “咯吱!”

  他們所在的房間的房門被推開了!

  上杉信循聲看去,卻是看見了一個發色為紫色,丸子頭發型,頭部右側戴著一朵淡藍色的紙花,瞳色為淺橘黃色,面目清秀,抹有淺紫色的眼影,嘴唇下端刺有唇釘,上穿繡著白邊紅云圖案的黑色風衣的少女走了進來。

  是小南!!!

  看著她的打扮,上杉信一下就反應了過來。

  “這是小南姐,就是她帶我們來,并幫我們安排療傷的!”一旁的橋本奈奈子見狀,也連忙介紹道。

  聞言!

  “謝謝你救了我!”上杉信連忙感謝道。

  “沒關系的!”

  小南搖了搖頭后,又皺著眉頭疑惑道,“不過...我想知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會被雨忍追殺?”

  “什么人?”

  對于這個問題,上杉信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問道,“如果我說...我是這個國家,地位最高的人,你相信嗎?”

  這個國家地位最高的人?

  山椒魚半藏?

  但剛產生了這么個念頭,小南就又反應了過來。

  不對!

  這個國家實際上地位最高的人是山椒魚半藏沒錯,但名義上的不是他啊。

  而是沒有什么名氣的大名!

  雖然她沒有見過大名,可據傳聞大名今年好像十八歲了。

  這點和上杉信確實對上了。

  想到這里,她望著上杉信的眼神之中,露出了驚疑之色,道,“難道...你是大名?”

  “大名?只是一個可憐蟲而已!”上杉信自嘲般的笑著搖了搖頭。

  看似沒有回答,但話里話外已經承認了自己的身份呢。

  可...

  “等等,不對啊!”

  小南想到了一個疑點,皺起了眉頭,道,“如果你是大名的話,為什么會被雨忍追殺呢?”

  “是不是在你的印象之中,大名和雨忍之間的關系就很好呢?”上杉信問道。

  “嗯!”

  小南有些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

  “呵呵!”

  上杉信苦笑著搖了搖頭后,眼中閃過了一絲回憶,道,“如果在其他國家或許是這樣吧,但雨之國嘛...呵呵!”

  頓了頓,他用一種平靜到極致的語氣,解釋道,“從小我就比人家更聰明,從我半歲的時候開始我就有了記憶,但在有記憶之后,我記下的第一個畫面,就是我的父母被山椒魚半藏所殺害的場景,而從那時起,我就開始了長達十八年間的囚禁生活...”

  他跟小南訴說了自己這十八年的生活。

  從父母當面被殺,再到十八年的囚禁,時刻的監控,為了活下來,哪怕心中滿是怨憤,卻又不得不表現出的順從,最后哪怕是表現的異常順從都逃不過的斬草除根的命運,和為了擺脫命運而拼死逃亡的事情。

  他的話語很平靜,一字一句也都是在描寫他這些年的生活---除了一些關于穿越的事情,還有用系統交易過來的惡魔果實能力之類的,不能直說,只能用比人家聰明,家族傳下來的血繼限界之類的借口掩飾過去外,其他的都是實話。

  但就是這樣平靜的實話,讓房間內的橋本奈奈子和小南兩人從話語之中,感受到了一種想要奮力掙脫命運,卻又無能為力的感覺。

  她們試著代入上杉信的視角,卻是猛然發現,要是她們面對著那樣的場景,別說像上杉信這樣,還能逃出來,甚至連活到十八歲都是個奢望。

  一時間,兩人看著上杉信的目光都不由的露出了同情之色。

  橋本奈奈子更是不猶豫的拉起了上杉信的手,將手放在了自己的懷中,試圖以這樣的方式,給上杉信一點溫暖。

  這時!

  “所以...這段時間雨忍村的忍者們在大肆搜捕的,就是你們兩個了?”小南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開口問道。

  這些天她就有些奇怪,為什么雨忍村的忍者頻繁的出動。

  雖然此時正處于忍界大戰期間,各國局勢緊張,可就目前而言,戰爭并沒有波及到雨之國,不至于說出動這么多忍者啊!

  “沒錯!”

  上杉信點了點,又道,“我畢竟是雨之國的大名,一旦被其他國度給抓了,對于山椒魚半藏來說,不僅臉上不好看,未來甚至還可能被其他國度利用我的名義來入侵雨之國,所以他必須抓到我!”

  “只要抓到我,甚至說殺了我,他才沒有這些后顧之憂!”

  小南臉上露出了恍然之色,道,“原來如此!”

  “對了,如果他們發現我們在你們這里,肯定也會威脅你們把我們交出去的...所以,為了不讓你們為難,我準備等下就走了!”

  上杉信義正言辭的說道,“你幫過我一次了,我不能讓你為難!”

  小南一聽,卻是搖了搖頭,用堅定的話語,道,“不用,昨天那些雨忍的尸體我已經清理干凈了,現場我也處理過了,他們不可能發現i的痕跡的,所以你就安心的住下吧!”

  聽著這話,上杉信眼中閃過了不易察覺的笑意。

  這,就是他要的結果!

  他當然不是真的想走。

  他想要留下來。

  因為目前對于他來說,只有這個地方最安全。

  不過,這種話也不好直接說。

  所以,他就先說了自己這些年的情況,以此來獲取小南的同情...嗯,看過劇情的他知道,小南表面上冷酷,實際上是個相當溫柔善良的人。

  只要他得到了小南的同情,那小南就不會讓他走。

  而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沒有錯。

  “這...不好吧!”上杉信還是故作猶豫道。

  “好了,不用多說了,就這樣吧!”小南冷靜而又堅定的說道。

  聽著她的話語,上杉信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點了點頭,道,“那好吧!”

  而后!

  “對了,說說你那個血繼限界吧?最近我也在開發一種關于紙的忍術,我想請教一下,你對于血繼界限的開發方向是怎么樣的,看能不能借鑒一下!”小南想到了昨天死的人的情景,又提議道。

  “沒問題啊!”上杉信自然是求之不得。

  小南可以借鑒他的,他也正好可以借鑒小南的。

  隨后!

  兩人就著紙的開發,深入的開始探討了起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半吃半宅的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