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 第十六章 紙.千本櫻,紫發少女
  “這是什么招式?”

  “他不是普通人嗎?”

  “這是什么情況?”

  ...

  看著眼前這一幕,在場的四個忍者都愣住了!

  下一秒!

  只見上杉信所化的白紙,從天空之中開始緩緩落下。

  本能的,四個忍者都感覺到了危險。

  “小心,這白紙很可能有問題!”胡子拉碴的帶隊中忍說著,也拿出了苦無。

  剛剛他對上杉信是沒有在意的。

  因為從之前的資料上來看,上杉信就一普通人。

  可眼下這一幕,卻是徹底推翻了那個情報。

  也就是說,從此刻起他們之前的情報就不再準確了。

  在這種情況下,他作為一個中忍,也不敢掉以輕心了...以往無數次在生死邊緣徘徊的經驗告訴他,但凡情報出現意外,事情也就會出現意外,而事情出現意外,一個不小心他人也會出現意外。

  而他手下的三個下忍,自然是聽他這個帶隊老師的。

  所以!

  話音剛落,三人也都提起了警戒。

  可還是晚了!

  “咻!”

  “咻!”

  “咻!”

  ...

  當紙片落下之時,就猶如一片片鋒利的刀片,輕易的割開了三人的皮膚。

  頓時,三人臉上都出現了一道道的細微傷口。

  只有三人的帶隊中忍胡子男反應更快,在紙片落下的瞬間,本能感覺到危險的他,拿起苦無飛快的滑動著,抵擋住了這些紙片,避免了被傷害。

  “紙片有問題,別被碰到了!!!”胡子男急忙提醒了他們一句。

  三人聞言,在感受著自己身上火辣辣的傷口,哪里還敢被這些紙片碰到?

  當即,他們立馬拿起了自己的苦無,照著自己帶隊中忍的模樣,滑動著,抵擋著落下來的紙片。

  “噹!”

  “噹!”

  “噹!”

  ...

  當他們的苦無和紙片碰撞的時候,竟然出現了一道道的金屬碰撞聲,仿佛和他們苦無相碰撞的不是紙片,而是鋼鐵一般。

  不過,就算這樣,也有些無濟于事。

  太多了!

  紙片太多了!

  除了帶隊中忍實力強勁,能完美的將所有紙片擋住外,他們三個下忍僅僅擋住了一小部分,卻被更多的紙片給割傷,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鮮血也止不住的往外流,他們逐漸的變成了血葫蘆。

  眼見著這一幕,他們急了,他們的帶隊中忍也急了!

  三個下忍急的是自己的性命,帶隊中忍急的是自己的手下的性命。

  當即!

  “替身術!”*3

  “水遁.水牢之術!”

  ...

  四人紛紛使用了忍術。

  前者是三人所使用的忍術,他們試圖用替身術從這密密麻麻的紙片之中逃出去,后者是胡子男使用的,試圖凝結出水牢,替他們擋住傷害。

  可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剛剛結了沒有兩個印,紙片便像是有意識一般,密密麻麻的朝著他們的手而來,瞬間割傷了他們的手,打斷了他們的施法。

  之后!

  “啊~”

  在一片慘叫聲之中,密密麻麻的紙片就將三個下忍給淹沒了。

  而就在淹沒了他們之后,這些密密麻麻的紙片就又飛舞了起來,聚集在了一起。

  下一秒!

  上杉信就重新出現在了現場,并“呼哧呼哧”的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臉色變的蒼白了許多不說,額頭上也不斷冒著冷汗,可以看的出他很疲憊。

  而三個下忍此時則是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徹底失去了聲息。

  這,就是上杉信這段時間開發出來的技能---紙.千本櫻!

  以他曾經看過死神之中朽木白哉的斬魄刀能力為參考。

  利用紙紙果實,造成類似的效果,再其中加入自身的查克拉,提升紙張的鋒利度,最后就造成眼前這一幕。

  可以說是相當強大的一招。

  當然!

  這一招很強大,代價卻也很高!

  他現在,體力直接降下了一大半,而那勉強達到下忍程度的查克拉更是直接見底,可以說戰斗力已經不足之前的三層了。

  不過,他也沒有后悔。

  這一招過后,他所要面對的敵人,就從原本的四個,變成了一個了。

  其難度,也大幅度下降。

  “你,該死!!!”胡子男看著這一幕,雙眼發紅的看著上杉信,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帶隊忍者和小隊忍者之間,大多情況下,感情都不錯。

  因為帶隊忍者還承擔著教導小隊忍者的任務,所以雙方之間有師生之情。

  又因為會一起執行任務好幾年,在這種天天相處,一起作戰,生死相依的情況下,雙方之間又會產生戰友一般的情感。

  師生加戰友,感情不深厚都不行。

  當然,也有例外。

  比如小隊成員之中某個人有性格問題,像之前的松本樹,再像卡卡西還沒有加入波風水門的隊伍之前,那情況下,小隊之間的感情就不深。

  但那終究屬于個例。

  像眼前胡子男和他的小隊成員之間的感情就相當的深厚。

  而現在,上杉信卻殺了他帶著的三個,他自然憤怒。

  在極端的憤怒之下,他毫不猶豫的就朝著上杉信沖了過來。

  一瞬間!

  上杉信就寒毛乍起,感覺到了致命的危險。

  他不敢猶豫,手中立馬幻化出了一把紙劍,對準了正朝著自己沖過來的胡子男。

  當胡子男快到自己面前的時候,他狠狠的劈了下去。

  可下一秒!

  胡子男一個閃身直接躲開了劍,然后一腳猛然踹出。

  “砰!!!”

  伴隨著一聲巨響,上杉信卻是倒飛了出去,撞在了身后的一根竹子上,然后砸在了地面上。

  “噗~”

  感覺到五臟六腑都在疼的他,喉嚨一甜,直接噴出了一口鮮血。

  “不行,體質還是太差了,根本反應不過來,不能跟他近戰!”上杉信腦中閃過了這么一個念頭。

  雖然通過果實的能力,他這段時間的戰斗力有了大幅度的上升,但那更多的是在攻擊上面,至于體質方面,并沒有多大的提升。

  畢竟,他服用的是超人系的果實,而不是動物系。

  不過!

  “唰!”

  還沒有等他多想,身經百戰的胡子男卻不給他任何機會,一眨眼又出現在了上杉信的面前。

  “給我死!!!”胡子男怒聲道。

  隨即!

  “砰!”

  “砰!”

  “砰!”

  ...

  一拳又一拳的落在了上杉信的身上。

  比起殺人,眼下這更多的像是在發泄一般。

  發泄自己心中的憤怒。

  而在他的拳頭之下,上杉信身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多了起來,狀態也越發不好了起來。

  “不要,住手啊!!!”

  不遠處的橋本奈奈子看著上杉信的慘狀,眼眶紅了起來,淚水也不禁留了下來,不由的焦急喊道。

  但焦急著,她也沒有上前。

  不是她不想,是她清楚,自己上去了,除了給上杉信添亂,沒有任何意義。

  “不行,不能再繼續下去了,繼續下去的話,怕是要死了,所以...拼了!”

  而狀態越來越差,臉色越來越蒼白,身上不斷出現新的傷口的上杉信,在腦中閃過了這么一個想法后,一咬牙,用僅剩下的體力發動了惡魔果實能力。

  “紙化!!!”

  頓時,他身體變成了一頁頁的紙。

  當胡子男的拳頭再度落下的時候,拳頭卻是直接穿過了上杉信的身體。

  一瞬間!

  他愣住了!

  但畢竟身經百戰,很快他又反應了過來,直接就要將拳頭拉回來。

  可下一秒,上杉信又變了回來,變成了原因,而胡子男的拳頭,就直接被卡在了上杉信的身體內。

  危險!

  極度危險!!!

  這一下,胡子男慌了。

  一只手被卡住,就代表自己被控制住了,忍術也無法使用,自己將面臨生命的危險。

  但晚了!

  “死的是你啊!!!”上杉信嘴角含血,怒吼著道。

  隨即,一把紙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上,朝著胡子男斬了下去。

  “呲啦!”

  一道白光閃過,他整個腦袋都被砍了下來。

  看著這一幕上杉信那蒼白無比的臉上,總算露出了勉強的笑容。

  他,贏了!

  不過,他也沒有忘記還卡在自己身體內的手,用最后一絲力氣,再度化成了紙,然后將手拿出來丟掉后,又變了回來的模樣。

  做完這一切,他身體內的最后一絲體力也被壓榨的一干二凈。

  當即!

  他身體一軟,眼前一黑,便昏倒了過去。

  但在昏倒的前一秒,他隱約看見了不遠處一個紫發少女正朝著他這邊而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半吃半宅的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