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 第十一章 測試
  “嗚~”

  橋本奈奈子閉著眼睛伸了個懶腰,緩緩的坐了起來,呢喃道,“睡的真舒服啊~”

  但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眼的卻是一片陌生的景象。

  昏暗而又破爛的房間,臟亂而又凹凸不平的地面,滿是灰塵的各種家具...一時間,她還以為自己的起床方式不對,連忙又閉上了眼睛躺下去。

  可下一秒,背后傳來微微的刺痛,卻又讓她迅速重新坐了起來。

  下意識的,她側頭一看,這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舒服的床卻是變成了凹凸不平的地面了。

  “這...是什么情況?”

  橋本奈奈子眼神流露出迷茫而又無助之色。

  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一覺醒來,周圍的環境竟然會變成這樣子。

  也就在這時!

  上杉信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信!!!”

  看見他,橋本奈奈子像是一只找到了主人的小狗一般,臉上的迷茫和無助瞬間消失,轉而露出了欣喜之色,連忙來到了他的面前,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

  只有這樣,她才能這莫名的情況下,感覺到心安。

  隨即,橋本奈奈子好奇的開口問道,“信,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上杉信簡單的跟她解釋了一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當然!

  他并沒有說自己打暈了橋本奈奈子,也并沒有說自己早就意識到了山椒魚半藏要對自己下手,只是說了通過村上德間得到了消息,并在他的幫助下逃走。

  “什么,山田孝大叔竟然是這樣的人!?”

  橋本奈奈子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后,轉而露出了忿忿不平之色,道,“虧我還以為他是好人呢!”

  “奈奈子,如果你...受不了這樣的生活的話,可以離開,你肚子里面有孩子,相信他們不會為難你的!”上杉信沉吟著說道。

  肚子里有孩子?

  聽著這話,橋本奈奈子臉上閃過了一絲羞澀后,卻是望著上杉信,認真的說道,“你是我的丈夫,無論什么困難,我都要和你一起面對!”

  看著她那精致的小臉上的認真,上杉信在愣了片刻后,揉了揉她的頭發,笑著道,“好,我們一起面對!”

  而話音剛落!

  “咕咕~”

  上杉信卻聽到一陣奇特的聲音。

  循著聲音看過去,他卻是看到了橋本奈奈子手捂著肚子,白皙的臉頰露出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紅。

  當即!

  他便明白什么聲音了!

  上杉信笑著道,“你在這里稍等一下,我去給你找點食物!”

  “不要了,現在外面肯定都是在找我們的人,我們要躲好,餓一兩頓沒事的!”橋本奈奈子卻拉著他的手,認真的搖了搖頭道。

  她也不是什么不懂事的女人,她知道他們現在面臨的處境很危險。

  一旦被人發現,她倒是不會有什么事情,但上杉信就肯定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

  盡量不露面,才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就因為這樣,我才要趕緊去找點食物!”

  上杉信解釋道,“眼下事情才剛剛發生,他們反應再快,最多也就剛派人搜捕而已!”

  “如果我不現在去弄點食物的話,那接下來幾天隨著搜捕更加嚴密,我們肯定是無法出去的,而沒有出去就沒有東西吃,到時候情況就更危險了!”

  橋本奈奈子一聽,也對。

  如果現在不找食物的話,怕是之后會被餓死!

  當即,她有些擔憂的說道,“那...你要小心啊!”

  “放心吧!”

  上杉信擺了擺手后,轉身離開了這里---明面上的。

  實際上,在剛離開后不久,他就掉頭回來,隱藏于暗處觀察了起來。

  之前說過了,他不知道橋本奈奈子是人是鬼。

  在這種情況下,對橋本奈奈子進行一番測試是很有必要的!

  重活一輩子的他,對于自己的生命比任何人都熱愛,珍惜。

  所以,他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去賭,去賭橋本奈奈子到底是人是鬼。

  而眼下就是最好的測試時機。

  接下來幾天,他們面臨雨忍的搜捕。

  兩人如果不想被抓,那就只能先躲著,躲過了這一陣的風頭才行。

  而躲著,兩人勢必要時刻呆在一起,如果對方是鬼的話,那么在兩人時刻一起的時候,要有什么小動作,就相對的困難。

  因此!

  要是對方是鬼,最好的動手時間就是現在!

  現在上杉信離開了,她要是鬼,趁著這個時間點,完全可以在附近做點什么標記之類的,一旦雨忍搜查到了這里,自然也就會發現他們了!

  帶著這種想法,上杉信默默的觀察了起來。

  結果!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伴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被他觀察的橋本奈奈子除了臉上的擔憂之色越來越濃重外,并沒有任何動作。

  而這,已經足夠證明橋本奈奈子的身份了。

  “看來...她真的只是無辜的!”上杉信呢喃著,心卻徒然放松了不少。

  如果橋本奈奈子真的是鬼的話,他還真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辦。

  畢竟,對方肚子里可是有他的孩子啊!

  他也不可能禽獸到殺害自己孩子母親,更不至于殺害自己未出生的孩子!

  現在好了!

  兩個小時對方都沒有動作,這代表著對方大概率不是鬼。

  不過!

  在放松的同時,他心中也不免產生了一股子的愧疚,因為懷疑橋本奈奈子而產生的愧疚。

  但也沒有多說什么。

  或者說他知道,這事情說什么也沒有用。

  以后加倍對橋本奈奈子好就是了。

  想著!

  上杉信轉身離開了這里。

  嗯,他們確實沒有食物,所以他也必須要先去找食物。

  ---

  半天后!

  大包小包的上杉信,又回到了無人居住的小院中。

  看到上杉信回來,原本還擔憂無比的橋本奈奈子,臉上的擔憂一掃而空,轉而露出了欣喜之色,連忙迎了上去,高興道,“你回來了!”

  “嗯!”

  上杉信點了點頭后,隨口找了個借口,笑著解釋道,“因為要買的東西很多,所以跑了很多地方!”

  說是買,但其實就是拿。

  眼下已經深夜了,壓根就沒有店鋪開門。

  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能自己撬門進去拿東西。

  而原本他是想付錢的...在離開大名府之前,他將大名府內所有的錢都帶上了,一共一百萬兩,一疊面值一萬的鈔票,他是有錢付的。

  但后來一想,半夜撬門,拿東西,最后還付錢,那不是很奇怪?

  如果不付錢,就是普通的盜竊。

  可付錢了,就讓人很奇怪了,而眼下他正被雨忍村追捕,最不能造成的就是奇怪的事情,因為那樣一定會吸引雨忍村的注意的。

  所以,他有錢也沒有付。

  當然,他也將那些店鋪給記下了,回頭等風頭過去了,再給他們錢就是了。

  說著!

  上杉信把東西都放下后,將其中一包東西打開,拿出里面的面包,遞給了橋本奈奈子,又道,“來,你不是餓了嗎?吃點東西!”

  “這些是我買的面包還有水,本來我還想買點泡面,但未來幾天我們肯定不能生火,所以也就沒有買了!”

  “沒關系的,我都可以!”

  橋本奈奈子甜甜的笑著,接過面包,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結果!

  “咳咳!”

  因為吃的太大口,剛吃兩口她就有些噎著了。

  見狀,上杉信遞過去了一瓶水,寵溺的笑了笑,道,“慢點吃,喝點水!”

  橋本奈奈子點了點頭后,接過了水,喝了起來。

  隨即,上杉信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得,一拍腦袋,又道,“對了,我除了買食物外,還弄了一些被褥,晚上我們直接將地面清理一下,然后將被褥鋪在地上就可以睡覺了!”

  說著,他又打開了其中一包,將里面的被褥全都拿了出來。

  “都聽你的!”橋本奈奈子看著被褥,笑著回應道!

  ---

  翌日!

  清晨!

  天空依舊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

  當上杉信清醒過來之時,卻是感覺到了身上有什么壓著。

  仔細一看,他就發現了,橋本奈奈子緊緊的抱著他,嬌小而又爆表的身體壓在了他的胸口。

  上杉信啞然失笑。

  之后!

  他小心翼翼的撥開了對方的手,悄悄的起了床。

  而就在簡單的洗漱了一下,準備拿點昨天晚上去拿的面包當早餐吃的時候。

  忽然!

  系統給了他提示!

  “可以再搜索交易對象了?”上杉信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隨即便果斷的找個了安靜的地方,開始了這一次的交易。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半吃半宅的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