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 第九章 逃離大名府
  第二天!

  在過了異常平靜的一個白天后,剛入夜,一道身影抗著一個人,在“淅淅瀝瀝”的小雨和夜色的掩護下,悄悄的從大名府后院朝著前院走了過去。

  不是別人!

  正是上杉信和橋本奈奈子。

  之前!

  上杉信跟村上德間說的是明天早上準備跑。

  而這自然是在忽悠村上德間。

  村上德間是什么人呢?

  背叛者啊!

  十八年前出賣了上杉信這輩子的便宜父親,致使了上杉信這輩子的便宜父母死亡,在這種情況下,別看他好像良心發現冒著生命危險提醒了上杉信一次,可自始自終,上杉信就沒有相信過他。

  因為上杉信知道,能背叛第一次的人,就能背叛第二次。

  他可不想拿自己的命,去賭一個曾經背叛過的人,會不會背叛第二次!

  而之所以昨天晚上,他還跟村上德間說他明天早上走,說他會往火之國走,其最主要的目的就只有一個---誤導!

  誤導村上德間,讓他以為上杉信是明天早上要走,要去火之國。

  這樣一來!

  要是村上德間真的背叛他了,那山田孝就會得到一個錯誤的消息。

  要是村上德間沒有背叛,那等他下藥的時候,山田孝肯定會發現...畢竟,村上德間只是個普通人,山田孝可是忍者啊!

  偽裝,暗殺,下藥...都是忍者必學的科目,在這種情況下,要是發現不了一個普通人下藥,那他就真的白活了。

  而一旦發現了,山田孝肯定會抓住村上德間進行刑訊審問,以村上德間曾經的過往來看,他受不了了之后,大概率會說出來。

  最后,山田孝還是會得到一個錯誤的消息。

  至于村上德間最后的下場...

  肯定不會好!

  不管有沒有背叛,發現被誤導了之后,村上德間肯定會被遷怒,最后他八成要死。

  但...

  關上杉信什么事情?

  背叛者,總要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價不是?

  ---

  “這個時間點,松本樹應該躲起來抽煙了!”上杉信扛著橋本奈奈子悄悄往外走的同時,呢喃了這么一句。

  此時的橋本奈奈子是昏過去的。

  嗯,雖然上杉信決定帶走橋本奈奈子,但她是人是鬼上杉信一時間也無法判斷,這情況下,他干脆將其打昏過去,然后扛著帶她走。

  不管她是人是鬼,在昏迷的時候,肯定是什么都做不了的。

  當然!

  這一來,上杉信肯定會比較累。

  畢竟扛著一個人呢!

  但也不是太大的問題,要知道他除了是惡魔果實能力者外,還是一個下忍,哪怕是勉強進入的,可體力也比一般人好多了。

  而呢喃著!

  已經來到了大門口附近的上杉信,躲在角落往外看去,卻是看到了一個穿著忍者服,十八九歲的少年,正躲在門口的一個亭子后面,悠哉悠哉的抽著煙。

  松本樹,雨之國下忍,也是負責監視上杉信的三個下忍之一。

  出生于雨忍村一個忍者家族之中,因為家族出身,所以性格高傲自大,看不起那些普通家庭出身的忍者,包括他的導師山田孝!

  也因此,即使是在執行監視任務,他也沒有把山田孝吩咐的,要時刻警覺放在心上,他覺得一個普通家庭出身的忍者沒有資格命令他,常常找時間就偷懶。

  而這一切,都被一直暗中觀察大名府情況的上杉信盡收眼底。

  所以!

  這次上杉信才選擇了從正門口逃走。

  他沒有經過專業的忍者訓練,也沒有學習過怎么隱藏,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從松本樹這個喜歡偷懶的忍者這邊,他才能悄無聲息的離開!

  其他方向,以他蹩腳的隱藏,大概率會被發現。

  雖然現在有了果實能力,在對方不知道的情況下,他甚至有點把握能打贏山田孝,但如果可以的話,他更想要安靜的離開。

  只有這樣,才能爭取更多逃跑的時間啊!

  否則就算打贏了山田孝又怎么樣?

  到時候山田孝的三個下忍下屬,肯定會跑,而以現在上杉信的能力,要阻止三個下忍逃跑幾乎不可能。

  而他們一跑,事情肯定很快就曝光,到時候追捕他的忍者就不止一兩個了,他想逃也就困難了!

  想著!

  “每次抽完煙后,他都會去上廁所,而這就是最好的機會!”

  在看到松本樹抽煙后,上杉信又呢喃了一句,然后就躲在角落里一動不動的等待了起來。

  終于!

  在三分鐘之后,松本樹動了。

  一邊松著褲腰帶,一邊朝著一個隱秘的角落走了過去。

  “就是現在!”

  看著這一幕,上杉信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后,雙腿猛然發力,沖向了最近的圍墻。

  “噠!噠!”

  輕踩了兩下圍墻后,他縱身一躍,直接翻了出去。

  “終于逃出來了!”

  在輕盈的落地之后,上杉信看著眼前的城鎮,眼中閃過了一絲激動。

  十八年啊!

  這整整十八年的時間里,他一直被困在了大名府。

  雖然大名府外的景色,他通過大名府內的高層建筑,可以看的一清二楚,但身處籠子內看風景,而站在籠子外看風景,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感受。

  不過,他也知道,眼下可不是激動的時候。

  最重要的是趕緊跑!

  所以...

  “我一定會回來的!!!”

  他強行壓下了自己的激動,在回頭深深的望了一眼大名府,心中暗自產生了這么一個念頭后,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里,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會回來,不是因為他貪戀大名之位。

  而是,他失去的,他一定要親手拿回來。

  另外!

  對于大名,他還有個很瘋狂的想法---在未來有足夠的實力回來之后,重新拿回大名之名,再以大名的名義,掌控雨之國,然后將整個雨之國變成他的生產基地!

  嗯,在系統的幫助下,未來的他會和諸天萬界的人交易,而交易前提是有對方需要的商品。

  但他不可能說未來每個找到的世界,都是類似于海賊世界這樣的熟悉世界,可以用情報交易吧?

  總有陌生的世界,他不知道情報的,對方需要的也不是情報,而是其他東西。

  比如末世世界需要糧食,比如古代世界需要刀刃兵器等等。

  這種情況下,他如果沒有生產基地,那只能從其他世界交易來這些東西或者從忍界其他國家交易過來。

  但和其他世界交易或者和忍界其他國家交易,其所需的時間相對漫長不說,需要付出的代價相對的來說肯定是比較高的。

  畢竟,無論是其他世界,還是忍界其他國家都是需要賺錢的!

  可若是將雨之國變成他的生產基地,建造足夠多的農場,足夠多的兵器作坊,來生產糧食,生產兵器,那么對方想要糧食,想要刀刃兵器等等,他都可以直接供應上。

  而他付出的代價,無非是一些金錢和食物方面的代價...也就是找人來種田,找人來打鐵!

  這對于他來說,絕對是最輕的代價了。

  所以!

  有個生產基地是很有必要的,未來能大大的節省他交易的成本。

  當然!

  這一切都是后話了,現在的上杉信,想的只有逃離這里!

  ---

  清晨!

  正要吃早飯的山田孝,在看見了今天的早飯后,陷入了沉默。

  忽然!

  “砰!!!”

  他猛的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掐住了一旁村上德間的脖子,將他狠狠的砸在了墻壁上,冷冷的質問道,“說,為什么在早飯之中下毒?”

  說話間,他眼中流露出絲絲殺意。

  而感受著這殺意,村上德間一激靈,便連忙道,“我說,我說!!!”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半吃半宅的諸天交易:從木葉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