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298章 以深,不許兇我!
  “現在我身上全都是紅包!以深,你就說這件事情要怎么辦吧?”

  靳以深咳嗽兩聲回答:“要不我一會兒把他們帶回去用繩子吊起來,喂他們一晚上蚊子替媳婦兒報仇?”

  蘇晚棠覺得靳以深想要這樣做,王忠誠不一定會同意:“還是別吊了,直接把他們綁在大樹上喂吧,用吊的方式王叔不一定同意。”

  靳以深寵溺的點頭:“好,我都聽媳婦兒的,現在不委屈了?”

  蘇晚棠吸吸鼻子破涕為笑,她用臉蹭了蹭靳以深的胸口:“不委屈了。”

  靳以深拍了拍蘇晚棠的后背,溫柔的在她額頭上落下一吻:“好了,我們回去吧,別讓大家擔心。”

  “嗯。”

  蘇晚棠突然想到什么,她停下腳步說:“以深,我們現在暫時不能回去,因為還有兩個受害者要去救。”

  受害者?靳以深他皺眉:“什么受害者?”

  蘇晚棠聽見靳以深這樣問,把池水水和被人販子綁來的女人兩人的事情告訴了他,靳以深在聽完后臉色變的異常難看。

  “媳婦兒這是想要告訴我,你為了救這兩人獨自跑去以身犯險了嗎?”

  “我……我沒有,我、我就是偷偷的跟著這兩個人販子確定他們的位置,等著你過來找我而已,其他的我什么都沒做過。”

  蘇晚棠緊張的都結巴了,靳以深看了她一眼說:“媳婦兒要真的什么都沒做過,那這兩個人販子為什么要跟著你追?

  而那個被人販子抓走的姑娘和你在樹林遇到的姑娘又是怎么獲救的?這一看就是你自己以身犯險救人去了,媳婦兒,你……”

  靳以深想要說蘇晚棠的時候,蘇晚棠趕緊回到他的身邊把他唇給堵上了。

  靳以深:“……”

  他應該拿他媳婦兒怎么辦?

  蘇晚棠在確定靳以深不生氣后才和他分開:“以深不許兇我,要不然我會害怕!”

  她連獨自去救人都不怕,會怕自己兇她?靳以深捏了捏她的臉出聲說道:“沒有下次了。”

  “好!”

  蘇晚棠甜甜的在靳以深臉上再次落下一吻:“我就知道以深最好了。”

  那是因為他舍不得兇她。

  “以深!晚晚軍醫!你們在那里?”

  靳以深和蘇晚棠聽見不遠處傳來的聲音,她們倆趕緊分開,對著聲音來源叫喊:“我們在這。”

  李峰幾人拿著手電筒往靳以深和蘇晚棠照了照,確定他們的位置以后,立刻跑了上去:“以深,晚晚軍醫,你們……”

  李峰話還沒說完,就看見站在靳以深身邊的蘇晚棠,他震驚的說道:“弟妹,你咋在這里?”

  蘇晚棠見來的都是在部隊的熟人,她不好意思的說:“李哥,我來這里做軍醫啊。”

  李峰愣了愣,不確定的問:“所以你就是部隊新來的晚晚軍醫?”

  蘇晚棠點頭:“對!但是我怕大家誤以為我是靠以深得到軍醫這個職位,害他被人議論,

  所以我就沒有告訴別人我和他的關系,李哥,你們能不能替我保守一下秘密?不要讓除你們以外的人知道我和他的關系?”

  李峰現在總算知道靳以深在得知于毅喜歡晚晚軍醫的時候,反應為什么會這么大了。

  原來理由在這里啊!

  于毅看上了弟妹,他反應能不大嗎?

  李峰笑著看了靳以深一眼,接著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以深,你給我說時候,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弟妹過來了?”

  靳以深不自在的咳嗽:“就比你們早知道一天。”

  李峰嘖了一聲:“合著弟妹昨天剛到你就知道了?難怪你吃飯的時候總是看軍醫帳篷,

  我剛開始還以為你只是隨便看看呢,現在看起來,你這完全就是在看弟妹吧?”

  靳以深沒有否認,李峰再次嘖了嘖嘴,接著恢復正常,擔憂的看向蘇晚棠:“弟妹,你大晚上的咋跑這里來了?你沒事吧?”

  蘇晚棠先搖了搖頭才回答:“我沒事,至于我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我在送池姑娘回村的時候遇到了人販子,然后為了救人,我就跑這里來了。”

  這個地方還有人販子?

  李峰不可思議的說:“弟妹一個人來這里救人?你這膽子挺大啊!你也不怕出事?”

  蘇晚棠脫口而出:“我怕啊!所以我給你們發信號彈了啊,但是我白天發完你們現在才過來,這速度我不得不說一句,真慢。”

  關于弟妹發信號彈這件事情他們還真是不知道,因為他們演練的時候也需要發信號彈,所以她發的信號彈并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

  為此李峰還有一些愧疚,這幸好弟妹沒事,這要是她出了事,他們肯定會因為沒注意她的信號彈而后悔的。

  李峰說道:“抱歉弟妹,今天我們演練的時候發了不少信號彈,因此這也導致沒有關注你的。”

  難怪她等了他們這么久他們都沒來,原來是因為他們以為是這信號彈是在演練的時候發的?

  蘇晚棠說了一句沒事,接著說:“對了李哥,既然你們來了,那就把這兩個人販子給帶回去吧,

  我和以深需要去救差點被人販子傷害的兩位姑娘,等救完后我們就回去。”

  “行,你們注意安全。”

  李峰給了蘇晚棠和靳以深一人一個手電筒。

  蘇晚棠現在已經筋疲力盡了,靳以深見了說:“媳婦兒,要不你先跟著李哥他們一起回演練地?我找陳毅和我一起去救人?”

  “可我怕你找不到她們。”

  靳以深說道:“你告訴我位置,我到了直接叫,我相信她們聽見聲音會出來的。”

  “也好。”

  蘇晚棠把池水水和另外一個姑娘的位置告訴了靳以深,靳以深記下后,叫上陳毅一起救人去了。

  而蘇晚棠則跟著李峰他們帶著人販子一起回了演練地,李峰看著有氣無力的蘇晚棠問:

  “弟妹,你咋有氣無力的?你是不是哪里受了傷怕以深知道后擔心你才沒說的?現在以深不在,你告訴李哥,你哪里傷了?”

  她傷倒是沒有受,只是今天折騰了一天,現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