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248章 我們準備回部隊了
  她四哥又到底是不是農村人了?人家牛蛙才不是癩蛤蟆!

  牛蛙是一種能夠吃的動物,但癩蛤蟆全身都是毒怎么能吃?

  蘇晚棠見蘇云凱拿著一個叉子在自己眼前晃蕩,她問:“四哥,你拿著叉子做什么?”

  “陪你去抓癩蛤蟆啊,這癩蛤蟆身上不是特別多的包嗎?我用這個叉子去插它的包,給它放包,這樣看起來沒這么嚇人,你吃的時候也不知道吃著一嘴的癩蛤蟆包。”

  蘇晚棠:“……”

  她看他腦袋才有包。

  誰要吃癩蛤蟆了?

  蘇晚棠嫌棄的說:“四哥,我不吃癩蛤蟆,我吃青蛙!”

  蘇云凱奇怪的說:“嗯?你剛剛不還說吃牛蛙嗎?咋現在直接變成青蛙了?”

  因為她在二十一世紀說慣了牛蛙,所以剛剛下意識的說了牛蛙。

  但這里沒有牛蛙,只有癩蛤蟆和青蛙,因此她要吃的應該是青蛙。

  蘇晚棠沒辦法和蘇云凱解釋,她只是隨便用了一個理由搪塞他:“我剛剛說錯了,其實我想吃的是青蛙。”

  不管他家小妹是想吃癩蛤蟆還是青蛙,他都覺得這兩樣東西不行。

  蘇云凱臉上露出一抹說不出的嫌棄之色:“這青蛙不就比癩蛤蟆少幾十個包?看起來不比癩蛤蟆好吃多少啊?小妹,一年不見,你咋啥東西都往肚子里吃啊。”

  蘇晚棠:“……”

  “四哥,等我把青蛙肉做好了,你就知道我為什么要把它往我肚子里塞了。”

  蘇晚棠說完,和靳以深拎著一個桶去田里水里坑坑洼洼的地方找青蛙去了。

  蘇云凱扛著叉子跟在蘇晚棠和靳以深身后找著青蛙,找了好半天,幾人就找了五六只青蛙。

  蘇云凱心累的說道:“小妹,這五六只青蛙我看挺肥美的,應該夠你塞牙縫了,要不我們回去了?”

  蘇晚棠和靳以深還有蘇云凱找的時間也不短了,可是找了這么久都只找到了這么幾只青蛙,她逐漸放棄了。

  “好,我們回去吧。”

  蘇晚棠和靳以深路過玉米地的時候,她往里面瞥了一眼,無意之間被她看見了地里長出來的蘑菇。

  她看的眼睛都亮了,是雞樅菌!

  別名也叫傘蘑菇和傘把菇,因為它長得和傘一樣,只有下雨后它才會出現,平時很不容易見到的。

  蘇晚棠高興的鉆進玉米地里,把雞樅菌給拔了出來,看見玉米地里有好幾個呢,她高興的在那里拔著。

  靳以深見了去到她的身邊問:“媳婦兒這是在做什么?”

  “拔雞樅菌啊!以深吃過嗎?這個用來做湯特別好吃,當然炒好用來做雞蛋面也很鮮美。”

  靳以深看了一眼蘇晚棠手中拿著的雞樅菌皺眉:“媳婦兒,這蘑菇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吃過,它有毒,我吃完后上吐下瀉肚子疼。”

  蘇晚棠:“……”

  “你煮它了嗎?”

  靳以深搖頭:“沒有,就這樣生吃的。”

  那不中毒才怪了!

  只要是菌類的東西多多少少都帶著一點毒素的,當然二十一世紀人工種植的倒是沒什么事,可這個地方的菌菇不做好就得中毒。

  蘇晚棠把玉米地里的雞樅菌給全部拔光抱在懷里說:“以深,像這種菌菇類的東西需要做熟才會沒毒,你以后做任務別在生吃東西了,

  這幸好你上次吃的蘑菇是這種,你但凡換一種說不準你人就沒了。”

  但執行任務的時候管不了這么多,而且當時他的隊長告訴他,這種菌子是沒毒的,因為他吃過。

  誰能想到吃下去后就上吐下瀉了?

  那次的任務就差點因為這個菌子而失敗,不過好在最后成功了,所以他對這種菌子十分記憶猶新。

  蘇晚棠把雞樅菌抱在懷里說:“以深,我拔完雞樅菌了,回家吧。”

  “好。”

  靳以深牽著蘇晚棠的手,和他一起回到了家里,蘇云凱則拎著抓青蛙的桶和拿著大鐵叉跟在兩人的身后。

  等三人回來的時候,大家都已經把澡洗好了,在院子里坐著洗衣服了。

  楊寶琴看見蘇晚棠懷里抱著這么的雞樅菌,她問道:“晚棠,你這懷里怎么抱這么多傘把菇?”

  “這是我回來的路上路過玉米地拔的,大嫂吃過嗎?”

  “以前吃過,但是自從嫁到蘇家后便沒吃過了!我覺得不太好吃。”

  蘇晚棠笑道:“大嫂,這傘把菇用來做湯很鮮美的,要不這樣吧,明天早上我用它來給大家做雞蛋菌菇面?讓你們體驗一下什么叫做鮮美……”

  楊寶琴說了一聲:“好啊”就繼續洗衣服了。

  蘇晚棠把懷里的蘑菇的青蛙放進了廚房后,就和靳以深一起洗澡去了。

  忙碌的一整天又結束了,蘇晚棠和靳以深洗完澡躺在床上問:“以深,我們什么時候出發回部隊?”

  “兩天后吧,等明天過了,后天下午我們就回家,然后收拾一下行李,兩天后的早上就出發回部隊。”

  蘇晚棠點頭:“好,都聽你的。”

  蘇晚棠靠進靳以深的懷里,吻了吻他的唇說:“時間不早了,快睡吧。”

  “好。”

  ……

  翌日,清晨。

  蘇晚棠一大早就和靳以深起床給大家做早飯了,她把昨天晚上找到的雞樅菌切好和雞蛋一起炒。

  等炒好后,她往鍋里放入水,開始給大家拉面條吃。

  為了避免面條沒味兒,她還給大家準備好了調味料,有需要的可以放,不需要的就吃原味兒。

  等蘇晚棠把面條拉好,大家也陸續起床了,聞著廚房里傳出的香味兒,他們一個兩個的走進去說道:“好香啊!”

  “小妹什么時候起的床?居然連面條都做好了。”

  蘇晚棠把面條裝進碗里,讓他們挨個端出去吃:“也就比你們先起床半個多小時吧。”

  蘇云杰站在蘇晚棠身邊說道:“小妹突然之間不睡懶覺了,我這還有一些不太習慣了。”

  蘇晚棠往蘇云杰碗里撒了一把蔥花:“三哥,你趕緊多吃面,少說話,別讓我在我家以深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蘇云杰笑著說了一聲好,在蘇晚棠的注視下吃著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