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172章 怎么越傳越離譜?
  她就輕輕這么一推,也沒怎么用力,她的腰椎骨怎么就開始痛起來了?

  許母還沒反應過來,蘇晚棠就對她說:“嬸子,我好難受啊,你趕緊賠我錢,讓我去醫院看病。”

  許母:“……”

  她是過來找蘇晚棠賠償的,怎么現在卻變成她找自己賠償了?她總感覺蘇晚棠在哪里演戲,許母表示自己不上當:

  “蘇晚棠,你少在哪里裝了!我剛剛就這么輕輕推了你一下,你怎么就摔倒你腰椎骨了?”

  蘇晚棠沒有搭理許母,一直在那里叫喊好痛,靳琳在廚房聽見動靜,她趕緊來到外面,見蘇晚棠坐在地上叫喊好痛,她擔憂的出聲:

  “嫂子,你這是咋了?你沒事吧?”

  蘇晚棠宛如戲精附體,她在靳琳的詢問下說:“靳琳,你快去叫人,這許嬸子剛剛打我,把我腰椎骨給打傷了,現在我讓她賠我錢,她還不賠。”

  靳琳一聽,趕緊扯著嗓子去到外面叫人,沒一會兒的功夫,村民們全都來到了靳以深的家里。

  蘇晚棠坐在院子里,裝成一副虛弱的模樣在那里叫喊好痛,還當著村民們的碰瓷許母:

  “嬸子,我已經和你說過了,是許倩倩先打我的,我還手頂多只是算在自衛,可你非不信我,還動手打我,

  現在我腰椎骨被你打傷了,你今天要是不賠我醫藥費,這件事情可就徹底說不過去了。”

  村民們聽見蘇晚棠這樣說,紛紛出聲指責許母:“春芳,就算許倩倩和以深媳婦兒打了架,你也不能夠追上門欺負人吧?

  你看把人家以深媳婦兒給打的尾椎骨都斷了!這件事情是你不對,你得賠錢。”

  蘇晚棠:“……”

  她什么時候說自己尾椎骨斷了?

  這尾椎骨斷裂可比摔傷要嚴重多了。

  等等,她剛剛說的好像是腰椎骨吧?怎么說著說著就成尾椎骨了?

  許母被眼前的村民們給深深氣到:“王秋菊,你在這里胡說八道什么呢?我什么時候把蘇晚棠尾椎骨打斷了?

  我剛剛就輕輕的推了她一下,她尾椎骨怎么可能斷?她這擺明了是在冤枉我!”

  蘇晚棠聽見許母這樣說,努力的從眼眶中擠出兩滴淚,故作很疼的說:

  “嬸子,我沒有冤枉你,我是真的疼啊,你現在要么賠我醫藥費,要么就送我去醫院。

  你賠醫藥費的話賠五塊就行了,但要是你打算送我去醫院做個全套檢查,我估計恐怕得上百塊了,

  我看你也不是特別有錢的樣子,所以我大人不記小人過,要你五塊醫藥費就行了。”

  蘇晚棠這女人是在做夢嗎?她居然一開口就找自己要五塊?

  她咋不去搶呢!

  許母雙手叉腰,沖著蘇晚棠呸了一聲說:“蘇晚棠,你做夢吧,我一分錢都不會給你!”

  “倩倩,我們回家。”

  許母已經完全忘記要替許倩倩出氣的事情了,她現在只想趕緊離開,避免被蘇晚棠坑。

  兩人剛來到門口,靳以深就臉色陰沉的阻擋住了她們倆的去路:“你們倆把我媳婦兒腰椎盤都打斷了,就想這么離開?哪有這么容易?”

  蘇晚棠:“……”

  她怎么又成腰椎盤被打斷了?

  這誰給她家以深報的信?她明明說的是腰椎骨啊!

  蘇晚棠坐在地上,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翁春梅就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見蘇晚棠坐在地上流淚,她趕緊跑上前詢問:

  “晚棠,我聽說你肋骨被孫春芳給打斷了,你還好嗎?快起來,媽送你去醫院!”

  蘇晚棠:“……”

  剛剛不還只是腰椎盤嗎?怎么現在開始變成肋骨了?

  這傳話的人怎么越傳越離譜了?

  蘇晚棠還沒反應過來,靳以深就抓住許母的胳膊說:“你打了我媳婦兒,我現在要送你去警察局坐牢!”

  許倩倩在一旁見了,趕緊抓住靳以深胳膊求饒:“以深哥,我媽不是故意要打蘇晚棠的,你放過她這一次吧,我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我放過了她,你讓我怎么向我媳婦兒交代?”

  靳以深語氣冰冷,拽住許母的胳膊就往村口拖,許母嚇的不輕,許倩倩趕緊說:

  “以深哥,剛剛蘇晚棠說只要我給她五塊錢醫藥費,她就放過我媽的,我現在就給你錢,你放過我媽吧,不要送她去坐牢。”

  靳以深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蘇晚棠,見蘇晚棠還在那里哭,他為了替她出氣完全不聽許倩倩的話,許倩倩沒辦法了,她趕緊跑到蘇晚棠身邊,探出五塊錢遞給她。

  “蘇晚棠,五塊錢醫藥費我賠你了,你趕緊讓以深哥放了我媽!”

  蘇晚棠真是沒想到許倩倩這么有錢,隨便一抹就摸出來了五塊錢,她拿到了錢,也給了許倩倩和許母教訓,她故作大度的叫喊:

  “以深,既然許倩倩都賠我醫藥費了,那就放過嬸子吧。”

  有了蘇晚棠這句話,靳以深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松開了許母的胳膊,他回到蘇晚棠的身邊查看她的情況:“媳婦兒,你的腰椎盤沒事吧?”

  蘇晚棠:“……”

  她的腰椎盤什么事情都沒有!

  不過在這么多村民們的注視下,蘇晚棠搖個頭:“我沒事以深,你不用擔心我,你扶我回房間休息一會兒吧。”

  “好。”

  靳以深小心翼翼的攙扶起蘇晚棠,接著一個公主抱便把她抱在了自己懷中,帶著她回房間休息去了。

  翁春梅見村民們還在自家院子里面站著,她對她們說:“嫂子們,我兒媳婦兒現在沒啥事了,你們先回去吧,今天謝謝你們幫她說話。”

  村民們熱心腸的擺了擺手,離開了靳家,路過許母和許倩倩身邊的時候,村民們一個兩個都在那里吐槽她們倆惡毒。

  許母和許倩倩真是有苦難言,明明今天是她們來找蘇晚棠要醫藥費的,可是為什么結果卻是她們給和她醫藥費?

  這是咋回事?

  怎么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這樣?許母別過頭看著眼前的許倩倩,她還沒來得及說話,許倩倩就生氣的跑走了。

  該死的蘇晚棠,本來她的名聲因為她在村里就差了,今天被她這么一鬧,她的名聲好像更加的差了。

  她這次真的和她沒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