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168章 你還是先心疼自己吧
  幾人吃的眼睛都亮了,靳琳作為一個女孩子,她平時最喜歡的就是甜甜的東西,現在在吃完蘇晚棠做的拔絲玉米以后,她吃的眼睛都亮了:

  “嫂子,這個拔絲玉米好好吃啊,吃起來甜甜的,還有股玉米的甜香味兒,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么好吃的東西。”

  蘇晚棠笑著說道:“這種東西大概率就只有我們這些女孩子喜歡,像爸媽還有你大哥二哥陳大哥這樣的,他們大概率不太喜歡吃甜的。”

  因為他們夾一次就不怎么吃了!看起來確實不怎么喜歡吃甜的。

  靳以深和陳國武從小就不愛吃糖,靳墨倒是喜歡,但為了讓自己妹妹和嫂子多吃點他也就不怎么吃了,

  至于翁春梅和靳忠,他們倆年齡大了,牙口不好,就更加不能吃太多甜食了。

  所以最后這桌上的拔絲玉米幾乎都是被靳墨靳琳吃掉的,蘇晚棠沒怎么吃,

  因為她看見靳墨好像挺喜歡的,就留給他和靳琳吃了,

  做嫂子的有什么好吃的,還是得先讓給弟弟妹妹吃的,她想吃再做也是一樣。

  飯后,蘇晚棠為陳國武針灸去了,兩人單獨待在房間里,顯得有些不太自在,蘇晚棠開始沒話找話:“陳大哥在這里住的怎么樣?”

  陳國武笑著回答:“住的挺好的,你的家人對我都很熱情,也很好,不過就是太客氣了,晚棠妹子能不能讓他們不要對我這么客氣?就正常對待我就行,要不然我不太自在。”

  蘇晚棠拔掉陳國武腿上的銀針說:“行,我會把陳大哥的想法轉告給我爸媽和弟弟妹妹的,你先休息?”

  “好。”

  蘇晚棠收好銀針,從陳國武的房間里走了出來,靳琳洗完澡,拿著課本來找靳墨一起做作業,蘇晚棠沒多說什么,任由靳琳進房間了。

  不過現在靳墨在洗澡,沒在房間,只有陳國武一個人在,陳國武聽見動靜,他拉開眼前的簾子注視著靳琳:“你來找你二哥?”

  聽見陳國武主動給自己搭話,靳琳忍不住的紅了臉:“嗯,我有幾道題不會,我想讓二哥給我講解一下,本來我想找嫂子的,但是大哥說嫂子很累,就讓我找二哥了。”

  蘇晚棠一天天的確實很累,感覺她好像就沒歇過一樣,剛好陳國武沒事可做,靳墨也沒來,他對眼前的靳琳說:“如果你信得過我,我可以替你講題。”

  “真的嗎?”靳琳笑著拿著書本去到陳國武的身邊坐著:“陳大哥,我這幾道題不會,你可以給我好好的講講嗎?”

  “好。”

  陳國武看著靳墨手中所拿著的課本是高三的知識點,他忍不住的挑了挑眉:“你高三了?”

  “對。”

  “你看起來不像高三的學生。”

  靳琳抬頭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眼前的陳國武,陳國武被靳琳看的有些不太自在:“我的意思是說,你長得太瘦小了,看起來像個初三的學生。”

  靳琳笑道:“我大概發育的有點緩慢,但其實我已經17歲了,馬上就要18歲了,我這個年齡在我們村里,都能嫁人了。”

  陳國武聽完靳琳的話,一板一眼的對她說道:“我們國家的婚姻法規定,結婚必須女方年滿20,你18歲嫁什么人?”

  這個年代,能夠找戶好人家嫁出去都很不容易了,哪里還會管年齡那些啊?

  靳琳雖然知道國家規定的婚姻法,但有些時候不是你不想嫁就不嫁的,這就好像她曾經的好姐妹一樣,她家人不愿意讓她繼續念書,想要把她嫁出去換彩禮給家里減輕負擔。

  她哪怕還沒有滿20也嫁了,現在她甚至于連孩子都有了啊!

  靳琳每每想到自己的朋友,就覺得她很幸運,因為她有對她很好的父母和大哥,他們不管做什么都會選擇尊重自己的意見。

  只要她愿意念書,他們就會一直供自己的,所以為了不辜負他們對自己的期望,她必須好好念書才行!

  靳琳見陳國武還在那里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呢,她有些心慌的說:“陳大哥,我剛剛就是打個比方,你別激動,我現在不嫁人!我還得念大學呢,

  等念完大學我還要努力掙錢幫我大哥二哥分擔,所以我覺得我三十幾歲都不會嫁人了,到時候我想我大概會直接變成一個沒人要的老姑娘吧?”

  陳國武:“……”

  這話聽起來總感覺不太對,三十幾歲很老嗎?他現在不就這么大?可他并不覺得自己老啊!

  陳國武腿沒受傷的時候天天訓練,所以他看起來一點也不顯老,他只要不說自己今年31歲了,別人只會以為他和靳以深同歲!

  陳國武拿過靳琳手中的筆說:“靳家小妹,其實我覺得不一定你三十歲了還沒嫁人就是老姑娘了,年齡并不能代表什么的,

  反正等你以后長大了,遇到了自己所喜歡的男人,我相信他所喜歡的只是你這個人,而并非你的年齡,明白嗎?”

  靳琳看著穿著白色襯衣,渾身充滿了陽剛氣息的陳國武,她的心臟無法控制的跳動起來:“陳大哥說的對。”

  “嗯,不說這些了,反正你還小,不需要去考慮這些事情,我給你講題吧。”

  “好。”

  靳琳此時此刻在陳國武面前乖的就跟小綿羊一樣,她認真的坐在他身邊,聽著他講題。

  ……

  院中。

  昏黃的燈光照在蘇晚棠和靳以深的身邊,洗完澡的兩人在院子里坐著吹風。

  蘇晚棠手中拿著藥,正在那里替靳以深擦拭著腰和肩膀:“以深,你的肩膀上面紅了一大塊,一看就是背玉米背的。”

  “媳婦兒還說我?你肩膀兩邊不也紅了?我皮糙肉厚的倒是沒事,你看你細皮嫩肉的紅這么一塊,肯定很痛對不對?”

  只要不碰其實也不怎么疼,蘇晚棠為了不讓靳以深擔心,她笑著說:“以深不說我都感覺不到痛,還有啊,你別心疼我了,先心疼一下你自己吧,

  你看看你身上被咬了多少個包?又受了多少傷?明天你一大早還得去收水稻,辛苦了以深,等明天趕集我給你買點肉回來補補?”

  “好。”

  靳以深說完看了看四周,見四周什么人也沒有,他直接湊近蘇晚棠的眼前堵上了她的唇。

  “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