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112章 試探
  到時候他直接轉身就走,不帶她回家了怎么辦?她已經兩天沒看見自己兒子了。也不知道自己婆婆有沒有按時做飯給他吃,又有沒有好好照顧他。

  她婆婆疼小陽一般都是口頭上疼,并不會有什么實際行動的,而且萬一她婆婆因為誤會她的事情遷怒到小陽怎么辦?

  蘇晴越想越擔心,早知道就把她兒子一起帶出來了,省的把他一個人留在洛家受罪。

  “晴姐怎么突然不說話了?”

  蘇晴苦澀的回答道:“我想我兒子了,今天回去的時候他大概還在樓上睡覺,所以并不知道我回來了,這才兩天沒見,我就感覺好久沒見他一樣。”

  蘇晚棠沒有做過母親,暫時還不懂晴姐所說的那種感覺。

  蘇晚棠笑道:“說起晴姐的兒子,我好像還不知道他叫什么呢。”

  “他叫洛陽,今年五歲了。”

  洛陽?她記得她在火車上救下的孩子也叫洛陽,會是同一個嗎?蘇晚棠試探性的詢問:“晴姐的兒子被人販子偷過嗎?”

  雖然不知道蘇晚棠為什么這么問,但蘇晴還是誠實的回答道:“有!就前段時間我帶著我兒子回娘家,剛到火車站不久他就被人販子抱走了,

  我當時在火車站找了好久,一邊找一邊哭都沒有找到,最后我報了警,警察同志幫我找到了他,找到他的時候他大概受到了驚嚇,高燒不退了,醒過來什么事情都不記得了,

  不過不記得也好,那種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好事。”

  看起來晴姐的兒子就是她在火車站救下的那個小家伙?

  他失憶了?這么說他也把自己忘記了?

  可真是令人傷心啊。

  蘇晴說完,好奇的問蘇晚棠:“不過晚棠剛剛怎么突然之間問我兒子有沒有被人販子偷走過?”

  蘇晚棠挑了挑眉回答道:“因為我在火車上救了一個與你兒子同名同姓的小孩子,我想你的兒子應該就是我救下那一個。”

  她當時好像的確聽送她兒子過來的警察同志說,她兒子是被一個女同志救的。

  當時她兒子高燒不退,她和她丈夫著急送他去醫院,也就沒多問,等在想詢問的時候,那名警察同志已經離開了,

  這件事情就這么作罷了。

  她真是沒有想到救她兒子的人居然是晚棠,蘇晴飽含熱淚,感激的握住她手:“晚棠,我真是沒想到你就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真的謝謝你救了我兒子,謝謝你!”

  蘇晴說著還要向蘇晚棠下跪,蘇晚棠趕緊阻止:“晴姐,下跪就不用了,趕緊吃飯吧。”

  “好。”

  蘇晴擦掉臉上的淚水,繼續吃著飯。

  飯后,三人坐在一起洗碗,洗完碗幾人就各自回房間休息了。

  等四點鐘左右,蘇晚棠便拎著一塊肉和一些糖果回部隊去了陳蘭芳家里,既然答應今天晚上去她家里吃飯,就得說到做到。

  至于季秋紅則留下陪老太太還有蘇晴吃晚飯,順便在看看蘇晴的丈夫是個啥樣的人。

  ……

  蘇晚棠來到陳蘭芳家里時,已經是五點半了,陳婷婷在廚房幫自己姐姐做飯,聽見敲門聲,她來到門口看了一眼,見是蘇晚棠來了,她看她的眼神依舊是厭惡。

  不管怎么看,她始終覺得蘇晚棠這個女人很討厭,哪怕她救了自己姐夫,那她也依舊是討厭的。

  陳婷婷知道今天她姐姐為什么請蘇晚棠吃飯,所以她強忍著厭惡招呼她入座:“晚棠姐,過來坐吧。”

  陳婷婷這一聲“晚棠姐”著實把蘇晚棠給惡心到了,她嘴上叫的是姐,恐怕心里叫喊的賤人吧?

  蘇晚棠也不拆穿她,配合她在哪里演戲:“這是我為陳大哥買的糖還有一塊肉,你拿去放一下吧。”

  蘇晚棠把手中的兩個袋子遞給陳婷婷,陳婷婷在看見肉的時候眼睛都亮了,她已經不記得自己多久沒吃肉了……

  哪怕今天她姐姐請客,也是沒有肉的。

  最葷的菜就是辣椒炒雞蛋!其他的全都是素菜。

  現在看見肉,陳婷婷眼睛都在發光,她毫不客氣的接過蘇晚棠手中的肉和糖給陳蘭芳送去了廚房:“姐,這是晚棠姐拿過來的肉和糖,要不我切一點來炒菜?”

  陳蘭芳看見自己妹妹手中拎著的一塊肉,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這肉看上去應該有兩斤左右,晚棠可真是大方啊!

  聽家屬院的嫂子們說她自己做生意賺了不少錢,原本以為是假的,但現在看起來倒像是真的了。

  陳蘭芳眼中流露出說不出的羨慕,晚棠還真是夠能干的啊,陳蘭芳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讓陳婷婷切了一小塊肉來炒菜,剩下的留著她們以后吃。

  蘇晚棠在陳婷婷進廚房后,她一個人尷尬的走到一旁坐下,陳斌正在房間里休息著,見蘇晚棠來了,他杵著拐杖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妹子來了?你先坐著休息,我讓我媳婦兒給你倒杯水。”

  蘇晚棠看著走路都不太方便的陳斌,她趕緊出聲說道:“不用了陳哥,我不渴,你趕緊坐著休息吧。”

  “你是客人,就算不渴也得給你倒杯水才行啊。”陳斌說完,沖著廚房叫喊兩聲:“媳婦兒,給晚棠妹子倒杯水。”

  “來了。”

  很快,陳蘭芳就為蘇晚棠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眼前,蘇晚棠禮貌的說了一聲謝謝,各種不自在坐在一旁等著吃飯。

  陳斌看了蘇晚棠一眼,開始沒話找話的和她聊天:“晚棠妹子,聽說你現在正在為領導治腿,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

  這件事情家屬院都傳開了,倒是沒啥好隱瞞的,陳斌眸光閃了閃問:“晚棠妹子是免費替領導治腿,還是領導答應給你什么獎勵,你才幫他治的啊?”

  這話聽起來怎么感覺有點奇怪?他好像在試探自己?蘇晚棠隱藏好自己眼底的情緒:“我替領導治腿,理論上來說是應該免費的,

  但領導不愿意占我這個小老百姓的便宜,所以是給了錢的,至于陳大哥口中的獎勵,領導倒是沒有承諾給我。”

  陳斌不死心的繼續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