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95章 隔壁來了新鄰居
  蘇晚棠和季秋紅回到家后,就去廚房幫著她一起做吃的了,季秋紅看得出她很疲憊,所以她一進來,就被自己趕出去了。

  “晚棠,我這里不需要你幫忙,你去外面坐著休息吧,你看你就出去一天,怎么累成這副模樣?”

  大概是因為那場手術太難做了,精力給耗費盡了吧?

  蘇晚棠坐在椅子上休息著:“秋紅嫂子,我這身體睡一覺起來也就好了,倒是今天我不在小院,生意做的咋樣?”

  提起這個,季秋紅就有些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她自責的回答:

  “工人還是昨天這么多,但我做的飯菜估計有些咸了,今天做的三大盆菜吃到晚上還沒吃完呢,明天早上要是不壞,我還得繼續吃,對不起晚棠,浪費了這么多的菜。”

  第一次做大鍋菜都是這樣的,要么咸了,要么淡了,多炒幾次也就有分寸了。

  蘇晚棠并不會因為季秋紅沒有把菜給賣完就責備她,她這也不是故意的。

  “秋紅嫂子不用道歉,第一次做大鍋菜都是這樣的,要么就淡,要么就咸,多做兩次也就可以掌握分寸了,

  以后要是吃不完的飯菜,就免費分給工人們帶回家吃吧,這樣也不算是浪費了。”

  季秋紅還以為蘇晚棠要責備自己浪費菜呢,沒想到她卻反過來安慰自己,晚棠可真是體貼。

  “我答應晚棠,肯定沒有下次了。”

  就算有下次也沒什么關系,她并不指望秋紅嫂子一次性就把廚藝練的很好,能夠吃就行了。

  蘇晚棠明明已經很疲憊了,但卻依舊很溫柔的鼓勵季秋紅:“秋紅嫂子慢慢練吧,不用操之過急。”

  “好,面好了,晚棠過來吃吧。”

  蘇晚棠嗯了一聲,拿著季秋紅做的面條坐在凳子上吃了起來,怕蘇晚棠沒營養,季秋紅還把家里僅存的雞蛋煎給她吃了。

  看著晚棠吃的這么滿足,她這心里也挺滿足的。

  飯后,季秋紅把今天賺的錢全部拿出來交給了蘇晚棠:“晚棠,這是今天賺的錢,你點點看數目對不對。”

  “我相信秋紅嫂子,不用點。”蘇晚棠拿了一小半的錢,剩下的一大半給了季秋紅:“以后我有事不在小院,秋紅嫂子就用這錢去買菜,要是沒了你再問我要。”

  看著蘇晚棠給自己的一大把錢,她有些不太敢拿:“晚棠,這太多了,買菜哪里需要這么多錢?”

  她買過菜,需不需要她心里有數:“買的多就需要了,秋紅嫂子收著吧,時間不早了,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回家了,明天早上我再過來叫你一起去小院。”

  季秋紅哎了一聲,送走蘇晚棠后就開始煎藥喝了。

  她這藥必須早晚各一次才有用,中途不能間斷。

  ……

  此時,王忠誠的家里。

  陳國武的到來,讓王忠誠十分緊張,這可是軍銜比他還要高的領導。

  可不得緊張嗎?

  陳國武正在打量著王忠誠樸素的家,只見他家墻上貼著泛舊的畫報,家里的家具都是老舊的。

  沙發坐的掉了皮也不舍得換。

  房間是分配的領導房,不大不小,兩室一廳,王忠誠現在和自己的妻子一起住,剩下的一間是他兒子的,但他兒子不在這里當兵,所以房間是空著的。

  陳國武不太喜歡打擾人,但因為他需要蘇晚棠治療自己腿的關系,又不得不來這里打擾王忠誠。

  陳國武坐在輪椅上,略帶尊敬的對王忠誠說:“王叔,我的情況你大致已經從我爺爺口中了解了,接下來我要留在云城一個月治療我的腿,

  為我看病之人是家屬院的蘇晚棠,所以我需要暫住在云城部隊,不知道你能替我安排一個房間嗎?不用特別準備,能住人就行。”

  王忠誠聽見陳國武叫喊自己為王叔,他簡直是受寵若驚。

  雖然眼前這個陳國武年齡比他小二十幾歲,但是人家軍銜比他大太多了。

  他哪怕叫喊自己名字都不過分,居然還如此懂禮貌的稱呼他為王叔。

  這小伙子不錯。

  王忠誠對他的印象很好:“可以,剛好家屬院還有沒住的地方,我安排你和你爺爺去家屬院住?哪里面東西不多,但能住人,要是吃飯的話,我安排一個家屬院嫂子照顧你和老爺子的生活起居?”

  他只是腿不能行走,不是手也不能動,他不需要麻煩別人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不用了,我和我爺爺可以吃食堂。”

  王忠誠就喜歡這種不麻煩人的領導:“那也行,今天晚上領導就住我家吧,明天我讓人去收拾一下房間,你在和你爺爺搬過去?”

  “好。”頓了頓,陳國武難得多說了兩句話:“王叔不用叫我領導,您歲數比我年長,和我爺爺一樣,稱呼我為國武就行。”

  王忠誠點頭:“行,以后我就叫你國武,你和老爺子還沒吃飯吧?我讓我媳婦兒給你們做點吃的?”

  “那就麻煩嬸子了。”

  李若蘭在一旁笑著說不麻煩,她去廚房給陳國武和陳海做吃的,等他們倆吃完以后就上樓休息去了。

  ……

  第二天一早,蘇晚棠起床吃完飯去找季秋紅的時候,就看見小江帶著人收拾她隔壁的房間,這里是有人要住進來嗎?

  好歹是鄰居,蘇晚棠好奇的詢問了一下:“小江,這間房有人要搬過來嗎?”

  小江拿著桶準備去擦地,聽見蘇晚棠這樣問自己,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奇怪的說:“是啊!國武大哥和陳爺爺要暫住這里,嫂子不知道嗎?”

  她為什么要知道?

  她還以為他們倆會直接住王叔家里呢,結果是住她隔壁?不過這樣也好,方便她為他針灸。

  蘇晚棠回了小江一句:“我剛知道,我去忙了,你繼續收拾吧。”

  小江撓了撓自己的腦袋,笑著說了一聲好,就去繼續收拾房間了。

  蘇晚棠來到季秋紅家里的時候,季秋紅已經喝完藥了,她和蘇晚棠一起有說有笑的離開了家屬院,路過蘇晚棠家的時候,她問她:“晚棠隔壁有人要搬進來了?”

  “嗯。”

  季秋紅表情嚴肅的說:“也不知道是不是個好相處的!這要是來一個不好相處的,可咋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