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71章 能夠娶到媳婦兒是我的福分!
  “對了,我差點忘記給綠豆湯放糖了,我去放一點。”

  蘇晚棠說完就起身去了廚房,季秋紅無奈一笑,她坐在外面喝了一杯水,吹了一會兒風扇就去土里挖土豆摘青椒去了。

  蘇晚棠在季秋紅離開不久,便在廚房開始做飯,今天晚上她打算做一個麻辣肉片和青椒肉絲,爭取今天晚上把昨天買的肉吃完。

  湯的話就是綠豆湯。

  因為今天不止她和靳以深兩個吃飯的關系,兩道菜不一定夠,所以她打算把沒賣完的涼皮蒸上,用來做一道菜。

  四個人三菜一湯,足夠了。

  蘇晚棠在廚房里先把涼皮蒸好,切成長條放在了盤子里,滿滿的一大盆涼皮,放上調料后,色澤看上去十分誘人。

  季秋紅拿著土豆和青椒回來,她主動削皮處理干凈,問了一下蘇晚棠怎么切,她幫忙切好,就站在一旁看她做吃的了。

  季秋紅看著還會顛勺的蘇晚棠,她忍不住對她夸贊:“晚棠,你咋這么厲害呢?居然還會顛勺。”

  蘇晚棠被季秋紅夸贊的有些不太好意思了,她笑著回答:“這顛勺我之前學過一點,所以會。”

  “晚棠好厲害,你現在給我一種感覺,就是沒有什么東西是你不會的。”

  她不會的東西,其實不少。

  只是秋紅嫂子沒有發現罷了,蘇晚棠快速把菜炒好,季秋紅將其端上桌。

  等蘇晚棠把所有飯菜都做完以后,靳以深也回來了,季秋紅和靳以深打了一聲招呼,就去了自己家里叫喊李峰過去吃飯,

  經常去蘇晚棠家里吃飯,這弄得李峰都有一些不太好意思了。

  靳以深和蘇晚棠倒是沒覺得有什么,整個家屬院,蘇晚棠靳以深就和李峰一家走得近,天天在一起吃飯,熱熱鬧鬧的也挺好。

  靳以深洗完手便去到蘇晚棠的身邊坐著詢問:“媳婦兒,今天你做生意咋樣?是不是很累?”

  和醫院的工作比起來,做小吃賣確實要累一些,因為在醫院工作的話,她只需要做手術,其他的什么也不需要,

  但是在外面自己賣小吃,什么都得自己做,賺的錢和醫院比起來,也比較少。

  可醫院所賺的一直都是這么點,但小吃要是做成功了,到時候開連鎖店,那她肯定能夠成為餐飲行業的龍頭。

  重要的是她喜歡研究美食,接受挑戰。

  蘇晚棠想了想回答道:“不怎么累,而且今天一整天我過得挺開心的,你呢?有沒有背著我去劇烈訓練?”

  靳以深很聽蘇晚棠的話,她不讓自己做的事情他都不會去做:“沒有,因為我答應過媳婦兒的,在傷口沒好之前都不去劇烈訓練,說到做到,決不食言。”

  “這樣才對,養好身體最重要。”

  蘇晚棠和靳以深談話間,季秋紅和李峰過來了,李峰不太好意思的入座。

  “弟妹又做這么多好吃的讓我和我媳婦兒過來蹭吃,我這都不好意思了。”

  蘇晚棠為了讓李峰欣然接受在自己家里吃飯,她說道:“李哥,先說好,我這飯可不是白吃的啊,我這是一頓賄賂飯,

  因為我想讓你吃完后,好好替我在部隊看著我家以深,別讓他一天天使勁折騰自己身體。”

  蘇晚棠這話一說完,李峰笑了,不好意思的感覺也消失了:“既然弟妹都這樣說了,那我可得好好吃這頓飯了!”

  “行,你多吃點,嘗嘗我今天晚上做的這麻辣肉片咋樣。”

  李峰說了一聲好,開始拿起筷子品嘗起來,靳以深在想吃的時候,蘇晚棠把不怎么辣的一小碗肉片放在了他的眼前:“我怕你太辣的吃不了,給你做了一碗不怎么辣的,你吃這個。”

  靳以深看著如此貼心的蘇晚棠,他點點頭,吃著蘇晚棠特意給自己做的不怎么辣的肉片。

  “真好吃媳婦兒,這麻辣肉片我還是第一次吃。”

  他之前為了把錢留給原主和家里花,一個月都不見得吃一次肉,所以他第一次吃麻辣肉片很正常,

  不過現在她開始賺錢了,以后她會每天變著花樣給他做好吃的。

  蘇晚棠心疼的替靳以深夾肉:“既然喜歡那就多吃點。”

  “媳婦兒也吃。”

  靳以深和蘇晚棠在哪里互相夾菜,看上去羨煞旁人。

  飯后,

  蘇晚棠和靳以深把碗筷洗了,燒水洗了一個澡,兩人就坐在床上聊天了。

  蘇晚棠拿出自己今天賺的錢放在靳以深眼前:“以深,這是我今天賣涼皮賺的錢,總共29.1毛錢,除去食材費,凈賺26左右。”

  靳以深看著蘇晚棠放在自己眼前的一大疊錢,他有些不太敢相信:“就一天,媳婦兒賺了這么多?”

  “對啊!這賣小吃的利潤還是很可觀的。”

  “媳婦兒真厲害。”靳以深發自內心的夸贊蘇晚棠:“能夠娶到你,是我的福分。”

  蘇晚棠撲進靳以深懷里,把他抱著問:“以深不會因為我賺的比你多,而不高興吧?”

  靳以深笑道:“當然不會,我媳婦兒這么能干,我自豪還來不及,怎么會因此感覺到不高興呢?只是媳婦兒以后有錢了,會嫌棄我賺錢少嗎?”

  蘇晚棠才沒這么勢利眼呢。

  對她而言,不管她和靳以深誰掙的錢多,只要是為了這個家掙得就好了。

  蘇晚棠搖頭盯著靳以深,認真的說:“以深,你放心,我不管什么時候都不會忘記自己的初心,我也不會因為我有了錢就嫌棄你掙的沒我多。

  我們倆是一家人,以后你的錢是我的,我的錢也是你的。”

  靳以深搖頭:“不對媳婦兒,你應該說你掙的錢是你的,我掙的錢也是你的,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不存私房錢,我愿意把我的所有錢都給你。”

  靳以深就是傳說中的忠犬老公吧?

  他怎么這么好呢?越來越喜歡他了怎么辦?

  蘇晚棠撲進靳以深的懷里把他緊緊抱著:“以深,你真好。”

  “媳婦兒也好,睡覺吧,你今天辛苦了一天,肯定很累。”

  蘇晚棠剛開始確實是累的,但是在看見靳以深那一刻,她突然一點也不累了。

  蘇晚棠松開靳以深,看著他唇角又曬干裂了,她心疼的摸了摸:“以深的唇怎么又裂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