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36章 你的嘴親起來扎人嗎?
  擦完所有地方,蘇晚棠把靳以深重新放在了床上,看見靳以深的臉還沒洗,蘇晚棠準備去換盆干凈的水來讓他漱口洗臉。

  蘇晚棠把臟水倒掉,緊接著換了一盆干凈的水端出來,讓靳以深刷牙洗臉。

  靳以深自己刷牙完,蘇晚棠拿著干凈的毛巾擰干水替他輕輕的擦拭著臉。

  蘇晚棠坐在靳以深身邊說:“這次做任務的地方太陽很大嗎?你看你的臉全部曬脫皮了,我給你拿了藥,我一會兒再替你擦一下。”

  靳以深看著和自己近距離接觸的蘇晚棠,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肥皂香,他喉結滾動兩下。

  蘇晚棠替靳以深把臉洗好,又拿過一旁的藥替靳以深輕輕的擦了起來:“這藥涂著會不會有刺痛的感覺?”

  “有一點。”

  靳以深聲音有些沙啞,蘇晚棠聽著問:“你嗓子不舒服嗎?”

  “沒有。”

  蘇晚棠繼續替靳以深擦藥:“聽起來有點沙啞,一會兒喝點水潤潤會好一些。”

  靳以深說了一聲好,非常聽蘇晚棠的話,蘇晚棠認真的替靳以深把藥擦完,她抬起手放在靳以深的唇上說道:“你的唇也曬脫皮了,親起來會不會扎嘴?”

  靳以深咽咽口水,抓住蘇晚棠放在自己唇上的手:“你要試試嗎?”

  “嗯?”

  “唔。”

  靳以深直接將蘇晚棠拉到自己懷里堵上了她的唇,蘇晚棠大腦瞬間變的一片空白。

  靳以深這是在做什么?

  他好像不太會接吻,毫無技術含量的在那里胡亂吻著她的唇,蘇晚棠嘴里有淡淡血腥味兒,這是靳以深嘴上的。

  蘇晚棠嘗試回應靳以深,這一回應,直接讓靳以深找準機會長...驅直入,

  蘇晚棠嘴里充斥著靳以深的味道,她摟住他的脖子,兩人在病房里吻的難舍難分。

  “咳咳咳。”

  門外傳來一陣咳嗽聲,蘇晚棠和靳以深皆是一愣,他們倆緩緩松開對方,蘇晚棠紅著臉和靳以深對視一眼,看見靳以深唇角滲出了絲絲血跡,她心疼的說:“流血了。”

  靳以深臉上掛著笑意:“媳婦兒,不礙事,我不疼。”

  蘇晚棠聽見靳以深如此溫柔的叫喊自己媳婦兒,她長長的睫毛微微顫了顫:“我去給你倒杯水。”

  “媳婦兒還是先開門吧,我領導來了。”

  靳以深向來耳朵尖銳,只要是他聽過的聲音都不會忘記,剛剛那一聲咳嗽,一聽就是他領導的,蘇晚棠聽見靳以深說他領導來了,她趕緊去到門口把門打開。

  王忠誠帶著他媳婦兒李若蘭拎著一袋水果站在了門口,蘇晚棠還是第一次見到靳以深領導。

  因為領導住的地方不是家屬院,是他自己的家里,所以想要見到領導,只有工作時間才能見到,平時都是見不到的。

  蘇晚棠略顯緊張的說:“領導,領導夫人,不好意思,剛剛我不知道是你們來了,開門開遲了,你們快進來。”

  王忠誠和李若蘭都是比較隨和的人,看見蘇晚棠如此緊張,他們笑道:“以深媳婦兒,你別緊張,我們不吃人,你也別叫我什么領導了,和以深一起叫我王叔吧。”

  蘇晚棠點頭:“好,王叔,嫂子,過來坐吧。”

  蘇晚棠拿過一旁的凳子放在兩人眼前,王忠誠和李若蘭一起去到靳以深的身邊坐著。

  蘇晚棠很識相的沒有打擾他們,她主動找了一個借口離開了病房,萬一他們倆要和靳以深說一些任務的事情,她在不是特別方便。

  王忠誠還是第一次見靳以深的媳婦兒,李若蘭倒是見過蘇晚棠幾次,不過每次她看見蘇晚棠都是在和大院里的嫂子們吵架。

  兇巴巴的模樣,難登大雅之堂。

  不過今天蘇晚棠給她的感覺倒是不太一樣了,看起來是改變了不少。

  王忠誠看著靠在病床上休息的靳以深說:“以深,這次的任務你完成的不錯,你的獎勵補貼我也給你帶來了。”

  王忠誠把包里的錢遞給了靳以深,靳以深接過,拿著這一百塊,心里百感交集。

  他媳婦兒總算有錢可以做小吃賣了。

  王忠誠給了靳以深一百塊,又額外的給了一百塊:“這錢是你的醫藥費,你這次受傷是工傷,你的醫藥費自然而然由部隊承擔,

  要是錢不夠,你到時候告訴我,我在給你批!不管咋樣,你都得好好養好身體,我還等著你好了,繼續為國效力呢。”

  靳以深說了一聲好,和王忠誠在聊了一會兒天,就目送兩人離開了,也在這時蘇晚棠回來了,她剛去買了一些糖,準備給王忠誠和李若蘭吃。

  看見兩人就要離開了,蘇晚棠一人抓了一把糖,得體的送著兩人離開了,等兩人走遠后,蘇晚棠拿著糖果回到了病房。

  “我剛看見王叔和嫂子離開了,給了他們一人一把糖,這里還有,你要不要吃一顆?”

  “好。”

  蘇晚棠剝了一顆糖放進靳以深嘴里:“甜嗎?”

  “媳婦兒要嘗嘗嗎?”

  蘇晚棠真怕自己說要,靳以深又開始吻自己了,剛剛那個吻,讓她至今還沒有反應過來呢。

  所以蘇晚棠自己拿了一顆剝來放進嘴里:“我嘗了,確實很甜。”

  蘇晚棠把剩下的糖放在一旁,看著旁邊還放著水果,蘇晚棠說道:“以深,王叔和嫂子買了這么大袋水果過來,我就給他們一人一把糖,我覺得不太好,要不等你出院了,我們請幫過你的人吃頓飯吧。”

  “都聽媳婦兒的。”

  蘇晚棠點點頭,給靳以深倒了一杯水遞給他:“喝口水。”

  “嗯。”

  靳以深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杯水,喝完后靳以深把自己身旁放著的兩百塊全部遞給了蘇晚棠:“這是剛剛王叔給的。一共兩百塊,你拿去交醫藥費,剩下的你就拿去做生意,要是不夠,我在想辦法。”

  靳以深沒有把做任務有補貼的事情告訴蘇晚棠,因為他怕她知道后,會猜到他這次去做任務是為了掙補貼,讓她能有錢做生意。

  到時候她會愧疚,說不準還不會用這錢。

  所以他只說這是醫藥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