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生軍婚:我在八五撩漢做軍嫂 > 第9章 江梅找茬
  蘇晚棠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季秋紅也不好拒絕,她去自己的菜地拔了幾個蘿卜和小蔥遞給蘇晚棠:“那我今天和我家李峰就在你家里搭個伙。”

  “行。”

  蘇晚棠和季秋紅把土豆開墾完,有說有笑的回了大院,大院里看蘇晚棠最不順眼的嫂子江梅看見蘇晚棠和季秋紅一起回來,她陰陽怪氣的說:

  “秋紅嫂子,你啥時候和這個蘇晚棠關系這么好了?她前兩天剛打過你,你忘了?”

  季秋紅這人大大咧咧的,雖然蘇晚棠打了她,但她也有錯,她不應該和江梅一起說靳以深不要蘇晚棠這種話,惹她生氣。

  現在蘇晚棠主動道了歉,那她沒理由不原諒她,好歹她年齡也比蘇晚棠大十幾歲,得多擔待一些。

  和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計較這么多做什么?

  季秋紅說道:“前兩天的事情我也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再加上晚棠已經給我道歉了,我也就原諒她了。”

  江梅聽見蘇晚棠給季秋紅道了歉,她一臉的不敢相信,蘇晚棠會主動道歉?

  “秋紅姐,蘇晚棠向來是做錯事不道歉的,你現在說她給你道了歉,你這是在說笑吧?我知道李峰哥和靳以深關系好,你為了不影響他們倆之間的關系才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蘇晚棠的,

  但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夠說蘇晚棠道歉了啊?畢竟蘇晚棠要是會道歉,母豬都能上樹了呢。”

  江梅言語之間都是對蘇晚棠的羞辱,蘇晚棠聽的臉色十分難看,這個江梅好像一直都和原主關系不怎么好。

  也不知道是因為什么,畢竟蘇晚棠在原主記憶里并沒有搜索到和江梅有什么矛盾。

  蘇晚棠向來對于那種嘴欠的人不慣著,江梅都這樣說自己了,那她不反擊豈不是對不起自己?

  “江嫂子,你知道嗎?你這樣說話會顯得你很沒素質。”

  江梅仿佛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蘇晚棠居然說自己沒有素質?她看她才是整個大院最沒素質的人吧?

  “蘇晚棠,要說沒素質,整個大院你稱得上第一,沒人能稱得上第二!你在數落我之前,你先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吧?”

  蘇晚棠笑道:“我以前德行沒你好這是肯定的,但現在我知錯能改了,德行肯定比你好上一萬倍,江嫂子,我和秋紅嫂子還得回家做飯,就不和你在這里浪費時間了。”

  “秋紅嫂子,我們走吧。”

  季秋紅哎了一聲,跟著蘇晚棠去了她家里做飯,江梅生氣的在后面跺腳。

  這個蘇晚棠現在說話居然連臟話都不帶了?之前她要是聽見自己這樣說,不但會說臟話,還會動手打人,怎么現在她卻一點反應也沒有了?

  難道她真的變了?

  本來她還想著蘇晚棠在大院里鬧騰的越厲害,被靳以深送走的就越快呢。

  結果蘇晚棠現在都還沒被送走,靳大哥真的都不嫌她丟臉嗎?

  蘇晚棠真是討厭死了,越看越覺得討厭!她長得這么丑,憑什么能夠嫁給靳大哥這么好的男人?而自己明明什么都比蘇晚棠好,又為什么只能嫁給陳毅那種大老粗?

  老天爺真是不公平!

  ……

  蘇晚棠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那樣,和季秋紅在那里洗菜做飯,蘇晚棠把剩下的一小塊肉切下來做白菜炒肉,本來蘇晚棠是想炒辣椒的,但是想起靳以深胳膊還沒恢復,不能吃辛辣的東西,就放棄了。

  蘇晚棠今天晚上打算做一個胡蘿卜湯,白菜炒肉,干煸豆角,紅燒茄子,再來一個涼拌黃瓜,四菜一湯夠四個人吃了。

  蘇晚棠在一旁切菜切肉,季秋紅在一旁給她打下手。

  季秋紅看著切菜切這么好的蘇晚棠,她出聲道:“晚棠,你之前不是說自己不會做飯嗎?怎么現在又會了?”

  蘇晚棠把忽悠靳以深的借口用來忽悠了季秋紅,季秋紅信以為真的夸贊蘇晚棠:“真是沒想到晚棠這么厲害,只是看看就學會了炒菜,以后你家那口子有口福了!”

  蘇晚棠笑了笑繼續切菜,等菜切好,蘇晚棠開始做飯燉湯。

  在靳以深回來的時候,蘇晚棠已經把飯菜做好了,這大夏天的在廚房炒菜熱,幾道菜下來,蘇晚棠已經滿頭大汗,一身汗味兒了。

  蘇晚棠抬起手擦拭掉臉上的汗水,看見靳以深回來,她笑著注視著他:“靳以深,你回來了?我今天請秋紅嫂子和李哥來家里吃飯,現在秋紅嫂子回家等李哥了,想必一會兒就過來了,你先洗手,一會兒等秋紅嫂子和李哥來了就能吃飯了。”

  靳以深看著桌上豐盛的飯菜,聽見蘇晚棠要請季秋紅和李峰吃飯,靳以深沒有意見,只是好奇:“你怎么突然想起請秋紅嫂子吃飯了?”

  “秋紅嫂子今天幫我開墾了后院的地,為了感謝她,順便向她道歉,我就請了。”

  她居然懂得了人情世故與往來?靳以深有些不可思議,這才短短兩天,蘇晚棠怎么就和徹底變了一個人一樣?

  靳以深去到廚房洗了手,然后坐在板凳上等著李峰和季秋紅一家過來吃飯。

  等了沒一會兒,兩人就過來了。

  李峰拿著自己一直舍不得喝的酒來到了靳以深的家里,看著豐盛的飯菜,他先夸了蘇晚棠一頓,然后才去到靳以深身邊坐下:“來一杯?”

  靳以深說了一聲好,李峰放下手中的酒杯,給靳以深倒了一小口遞給他:“你現在胳膊還沒好,理論上是不能喝酒的,但喝一口還是能行的,對吧弟妹?”

  蘇晚棠突然被點名,她不好意思的看了靳以深一眼:“他要是想喝就喝,我不管。”

  靳以深注意到蘇晚棠臉頰紅了,他喉結滾動兩下,害羞的蘇晚棠,他還是第一次見。

  靳以深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口就放下吃菜了,蘇晚棠見靳以深用左手不方便,她拿過一旁的勺子放在靳以深碗里:“你還是用勺子吧,我給你夾菜。”

  李峰和季秋紅將蘇晚棠的改變盡收眼底,他們倆心照不宣的在哪里吃著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